关于马来西亚华人。

首先,我觉得我有必要为马来西亚华人正名。

我们从不自称什么“马来华人”。“马来”并不是马来西亚的简称。马来西亚的简称是“大马”或是“马国”。国内普遍使用前者,而海外则是普遍使用后者,尤其是新加坡。

把“马来”当作马来西亚的简称,如同把“印度”当成印度尼西亚的简称一样荒谬。


进入正题。

最近在品葱上,看到了一篇名为“谈论马来西亚华人的问题”的文章。好奇之下,便点了进去,结果看到的却是与本人三观全然不合的论点。以下是对此篇文章论点之逐一回应。

 华人在马大概20%,20%里几乎全部是看不起马来人。觉得华人辛辛苦苦赚钱交税来养这些'马来猪'做事效率慢,又笨,又懒。。又犯罪。奇怪吧,20%人口去歧视70%的马来人。还有很多口中说我们是马来西亚人,心里是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多到你不相信。



我想请问作者,请问他这个“20%里几乎全部是看不起马来人”的结论是怎么来的?作者在他的文章前头便已提过,“每年都会回去至少3次”。既然这样,那他并非长期住在马来西亚,对吧?我没理解错误吧?

既然有了“非长期居住在马来西亚”这个前提,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作者其实根本不够时间去充分了解所有马来西亚华人的想法?既然不充分了解,却还发表此种论述,不仅不负责任,还是在以偏概全,更是在诋毁马来西亚华人。

本人推断,也许是因为作者家人对于马来人有偏见,说马来人是“马来猪做事效率慢,又笨,又懒。。又犯罪”,所以才导致作者觉得马来西亚华人都是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这种想法,基本上也是以偏概全。在现代,勤奋的马来人其实也不少。说到这里,我不禁觉得,作者家人对马来人的偏见,和作者对马来西亚华人的偏见,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至于“20%人口去歧视70%的马来人”这个论点,自然是不攻自破了,大概也只是另一次以偏概全而已。我不能代表马来西亚华人说话,但为什么我要去歧视马来人?他们有什么恶烂的习俗吗?有随地吐痰大小便吗?即使是这样,那我也不能去歧视马来人吧?也许作者和我,对于“歧视”的定义不同吧。我认为,种族歧视其实就是一种偏见,只是层面更广而已。

他们心里永远有一个信念,我们如果被欺负,中国会打救我们,不然的话,还好中国现在强大了,马来人才不敢乱来,如果中国惨了,我们会更惨。




我得承认,目前马来西亚华人之中抱持着此种想法的人不少。我不知道他们为数多少,但至少我家不是这样想的。我爸二十几年前在新加坡工作时,遇见一位中国人。那位中国人问我爸时,我爸说他是马来西亚华人。结果谁知那中国人,居然说:

“那你是中国的私生子吗?”

我爸在提起这件事情时,并没有明讲,但我觉得,这就是他与“中国人”这个身份切割的原因。他并不相信,中国强大了,马来西亚华人也会跟着脸上沾光,更不相信什么“华人归国论”。许多马来西亚华人会自称“海外华侨”“海外华人”,他是一概不承认的。因为,中国人的“海外”,是我们的“本地”啊。

当然,我还是要强调,无论我爸或是我,都不能代表马来西亚华人的意见。但我可以告诉各位看官的是,中国强大,并不代表全世界华人的地位就会提升。因为即使是在什么大跃进、文革时期,华人的地位也没什么大起大落。

为什么华人在越南,印尼,其他很多国家没有向马来西亚华人有这样的问题?因为马来华人非常自私,自以为优越,看不起外族了。马来政府一直希望华人可以跟其他人一样上公立学校,但是他们偏不肯,自己出钱建中文学校,就不要跟那些他们看不起的民族一起读书。



我还是要再说多一次——“马来”并不是马来西亚的简称。

针对这个问题,我的意见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华人占比较少。马来西亚有六百万华人,相当于马来西亚人口中的18%。如果拿周边的东南亚国家来对比,泰国华人占泰国人口的14%,越南0.96%,印尼1.2%。只有新加坡的华人人口大概是在70%。由此可见,人多了,要执行同化自然没那么简单。

马来西亚政府确实希望“国民小学成为国民首选”。但,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政府是有义务为所有小学提供津贴的。换言之,是政府立法允许华小淡小的存在,并予与津贴。而不是作者说的“自己出钱建中文学校”

他只说对了一半——对的这一半,是“独立中学”这一环。这确实是华社自己出钱建的。但目的绝对不是“就不要跟那些他们看不起的民族一起读书”。这是为了延续母语教育

作者可能生活在中国,不懂得这个东西的重要性。但,本国首相马哈迪就曾经说过,“语言是一个民族的灵魂”。这些华小、淡米尔小学,都是以前各民族自行创办的学校,旨在让各民族小孩能够有机会学习自己的母语。

况且,本人就在独立中学上学,英语老师是印度人,马来语老师是马来人。我的同学之中,原本有一个马来人,但他转学去了其他的独中。学校内也并非清一色华人同学,也有其他的民族。

当然,我也认为现阶段这种方式,其实很不利于民族融合。华人上华小,马来人上国小的,大家缺乏一个沟通理解的机会。待到中学,又有独立中学,使得一些人马来语讲得很烂,也没什么异族朋友,形成同温层。个人认为,既然要延续母语教育,可以在学校里开设语言选修课,让小孩还是能够有机会学习母语。

但现时要全面改制,其实是难上加难,尤其是在独立中学。独中已经发展出自己的“统考文凭”。而这份文凭,在国内政府大学是不受承认的。但讽刺的是,这份文凭的价值,要比国内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要高出一些。许多人让孩子读独中,正是因为这个因素。要想让大家都心甘情愿地去考SPM文凭,那就得让SPM的水准和统考文凭一样高。否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而已。

另一个做法,其实是强制大家必须考STPM,即“马来西亚高级教育文凭”。由于马来西亚并不强制学生读中六,因此其实只要考到SPM便可离校。但STPM要比SPM高,所以还是有人选择读中六。STPM的水准,和统考差不多。

 他们是一般不会感恩的一群人,要知道马来西亚是一个回教国家,他们容许华人在马来西亚猪肉,养猪,喝酒,卖酒。甚至尊重华人的文化习俗,跟华人拜年,花预算布置庆祝华人的节日。首相和部长还会参加华人节日的活动。你去想一想,哪个回教国家像马来西亚这样对华人。但是在华人眼里,他们是没有感觉的,觉得他们是做戏,讨好华人要骗选票。就算在马来人的眼中尊敬的皇族,华人对他们的评价是俎米大虫。



正是因为这些事情,才让马来西亚在国际上被誉为“多元文化的国家”啊。这才是一个有多元民族的国家比较正常的样子,而并非一种文化把其他文化全部给同化了。也许,是国际上像马来西亚这样的例子少之又少,所以许多人反而会觉得,是马来西亚不正常。

或者,是作者认为,政府对人民好是恩赐,而非责任吧。真有土共味道。

(没在扣帽子,只是觉得这种想法,和那些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人的想法有些相似而已)

关于骗选票和做戏,这纯粹是个人政治观点,与民族无关。讨厌的政治人物,自然会觉得是在做戏和骗选票啊。

然后,“华人对他们的评价是俎米大虫”,更是前所未闻

“华人在马来西亚在经济方面是很成功,但是有哪个真正有钱华人敢说,我赚的都都是干干净净,不走后门,不贿赂,不靠关系,没有跟马来人台下交易?我拿他来拜。”



所以,在作者的观念中,马来西亚华人都应该是要正正当当地赚钱,赚的钱干干净净,不走后门,不贿赂,不靠关系,然后不要跟马来人台下交易的,是这样吗?如果有这种标准,那么还是趁早应用在地球人身上吧。

“生活上,华人一般都是聚集华人社区,不进去马来区的,编很多骗小孩子的故事,什么你进去,闯到马来人的小鸡小狗,整村马来人会来围你要你赔几千几百才让你离开还有打你。如果你的小孩子跟你说交了一个马来朋友,你肯定要他不要那么靠近他,等一下他会带坏你。”




不好意思,这又是另外一个以偏概全。没有必要反驳。可能作者的家人是这样说的,他就认为马来西亚华人都是这样吧?老一辈的想法我不清楚,但作为在这里扎根的第三代华人,我的身边并没有这种言论。也许会有家长拿来吓小孩子,但和普通的“不乖警察叔叔会来抓你”是差不多的。难不成,这么说的人都是搞警察歧视的?

反驳完毕。然后我要继续澄清。

马来西亚华人并不是二等公民。这在宪法里面并没有列明。宪法里面只是说“保护马来族及沙巴州与砂拉越州土著的特殊地位”。换言之,马来人是享有特权,但并不代表华人与其他民族低他们一等。况且,哪里有一个国家的二等公民,可以做部长,可以在下议院有四五十个席位?

然后看到作者在他的帖子下面问关于爪夷文书法的事情,我只想说,这不过就是政府为了转移人民对经济下行这件事情的注意力,而推出来的政策。偏偏大家对这件事情又很敏感,所以就吵起来了。

大家可能不了解爪夷文是什么,它其实就是除了罗马字母以外,马来语的另一种表达形式。目前推的是它的书法。我觉得,这项政策本身不是问题,但推行时才是大问题。爪夷文有着截然不同的字母系统,老师需要接受培训后才能教导学生。而学生需要学多一种字母系统,才不会发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情况。这样的话,不就是耗时耗力吗?

如果当作美术课的其中一课来上,那是最好。但学了又有什么意义?只不过是一闪而过而已,根本无法让小孩子真正欣赏爪夷文书法。不管怎样,目前本国教育部尚未公布细节,但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了。

澄清结束。来喷。


//我觉得我有必要再补充一下。这里说的文凭,虽然统考文凭比较好一点点,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持有SPM的文凭。这是因为本国教育政策(楼下的@mywolf有介绍)的关系。
我说的是文凭水准,而非学生优劣。学生素质其实不会差得太多。也许独中的数学会好一点,而国中的马来文可能会比较有水准一些。如有错误请喷。
13
分享 2019-09-10

43 个评论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华人要记住,马来人是土著,华人是从中国跑路来的难民。你可以思考一下,如果现在再来六百万非洲难民到马来西亚,然后对马来西亚毫无感恩,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甚至出卖马来西亚的利益,华人会怎么想?
都在地幾百年了還難民?那你我祖上可能都是難民了。
按照你的逻辑,
如果我们现在集体回去中国,
不就是中国的难民了?
没有我们这些难民,会有今天的马来西亚?
算了吧
馬拉現在就是極度親中
10個有9個馬拉華人都覺得中國強大
他們就會更有面子更有話事權
在香港示威中我在Facebook都不知看過多少星馬人傳fake news咒罵示威者


還有新聞都報了
政府扣押香港示威者
和表明不歡迎示威者移民
见过一些大马商人,人都还不错,做生意也比较讲诚信。
性格确实有些和事佬,讨论大陆政治问题基本都点头微笑敷衍过去。
不过说白了也没啥喷的,人家本来就不是中国人,大陆小粉红岂不更是丢人丢到家。
这么爱中国就赶紧回去呗
我只是说如果而已。
对于你们马来华人而言,第一语言是马来语还是中文??我估计还是中文吧,我觉得这就是马来华人被支那严重渗透的最重要原因。
马来华人如今的问题其实和在日朝鲜人很像,占了文化自由文化多元的便宜,桂枝拼命渗透输出资金,构建了一个意识形态迥异的国中之国。
所谓的“独立中学”,要是仔细查查,你觉得这资金到底多少是华社自己出的,还是来自共匪的??
對唔住,我代我啲白痴同胞對你,對香港人講聲對唔住。其實呢度仲有好多人支持你哋嘅,只不过我哋把聲俾啲仆街蓋過咗。
加油!
真的是华社自己出的,毕业生大多去台湾不去中国。
那马来华人的意识形态怎么会这么亲支的??单纯因为中文媒体全部被共匪控制??
低学历的容易被共匪忽悠,中文媒体全部被共匪控制,而且首相是亲中的。很多人就是被“中共等于中国,中共代表中国”骗了。
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難民遷移的歷史。中國人大多數是難民祖。
那我也想請教一下,大馬華人中支持香港示威的佔比大約有多少?有三分一?
马来政权那么开放?共匪政权打压我们南越文化,学生在学校说粤语都要处罚。不知道江浙、福建、江西别的方言区有没有这种现象。
这是我之前的回答。

我认为在那些以华语为第一语言的华人里,30%明显亲共,20%明显反共,剩下一半就是沉默大多数(包括对DOTA/K pop比政治感兴趣的少年少女,觉得国外的事干我屁事的岁静等等等等)。

至于那些以英语为第一语言的,多数对大外宣没什么反应,对中共不会有什么好感,但是他们的声音自然也不会出现在中文媒体下的评论区里。
目前马来西亚没有媒体或独立机构正式搞过针对这方面的民调,只看网络上的评论区的话会得出严重失准的结果。

目前个人观察到的,老一辈支持中国大陆的较多,支持香港示威和五大诉求的以年轻人居多,另有一大部分只关注本地政经文教课题的人,或岁月静好者(国际新闻在马来西亚没有本地政治新闻的吸引力来得强
已删除
blablabla是回应这篇文章。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848

我在水区也有一篇。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856

希望你能发表一些想法,因为我不能代表大马华人,in fact没有人可以代表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
关于文章中上公立学校一事,我在这里帮忙补充一下。

在马来西亚,全国所有华小,淡小(印度文小学),和国小均为政府学校,接受大马教育部的津贴或资金,并受教育部的直接管辖。换言之,华小就是公立学校,大马华人和印度人不上公立学校的论点完全不成立。

而且,除了独立中学(这里简称独中),也有很大部分的大马华人也是上国立中学(SMK)的,本人就是其中之一。我在国中,一样也有上中文课,也一样有华人老师和教华文的老师。在我的中学400~500名学生里,有接近100人是华人,和大马的各族人口比例一样,非常符合,这代表了政府并没有阻止华人上公立中学,华人也没有抗拒上国中。

另外,在大马的国立学校,从小学到中学,只要是大马公民,学费是完全免费的。对,完全免费,不管你是哪族人,只要是大马人就行。课本为租借制,父母只需承担文具和校服等费用即可。这么好的政策,一般中层和低层收入华人家庭不选择上国立学校才怪,而且华文独中还得年年交不少的学费的噢。

因此,在网上流传的“大马政府阻止华人上公立学校论”,“大马华人不愿上公立学校论”,皆为不实谣言。
感谢补充,本人比较不熟国中。
捕获独中生一枚。晚安。
本来要睡了,竟然有篇为我说而发的,不回可以睡不着吧。怎么称呼我也困扰,马华又不对,因为'马华'是个被大部分华人讨厌的华人政党的名字。

这样吧,如果我说的话/语气你不同意或者不舒服,抱歉。但大方针我不变。

我没有对马来人有偏见,这跟我在后面说的逻辑不通。我说是我的遭遇,所见所闻。我说的歧视不是什么随地大小便,素质差之类,是能力上。你可以去任何政府部门去体验我的说法(几年前,最近没有去所以不敢评判)

关于在回教国家,容许华人吃猪肉,喝酒,是马来人对华人的体谅和宽容,不要说宪法,因为很多年前马来西亚已经正式成为回教国家。可能我不应该用感恩这样的话,应该说他们其实有一个包容的心。可容不能容之事,住马来西亚人的人是知道他们的教义是很严的。不是你把我说的像土共那种方式。

我承认我家庭方面比较可以,我住在华人花园,接触都是华人比较多。就以我灌输的印象就是这样,也没有去过马来村。但我是说华人的看法,不说马来人的想法。

至于华人商人,我不知道你的经历,我认识都太多了,抛开什么贪污,不说。南洋商人怎么做生意的,大家心中有数。我问你,你痛恨贪污吗?OK,接下来,你本身有行贿过任何政府人员吗?哪怕有10块马币?OK,enough say。

至于教育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应该从一开始就应该强迫用英文为主。每个种族都要妥协。。

唉,最后想说的,你一直辩护,不同意我的论述。我不想再多说,反正马来西亚华人亲中是中国五毛,自干五,小粉红,还有一些小报打包认证的。你打开电视astro,哪个中文海外频道不是红媒或亲红?

还有我想说一句很残忍的话,我也时常跟身边马来西亚亲戚朋友说,在宪法上保障华人也是这个国家的合法主人(一等公民)。不过我请大家摸摸自己良心,你们是真心认为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一等公民)吗?里面说的要保护其他种族,已经白纸黑字说清楚了,华人跟印度人已经是二等公民了'马来优先',但不是没有办法,你加入3M吧。你就是一等了。

我也为你抱着正能量面对未来感到高兴,9A/10A状元进不了马大,大学的种族配额,到底是什么理由呢?至于你说林神能做部长,本来就是政治分配,忘记他的上任被多少马来人反对吗?读个稿都被要求要以马来文读
感谢,希望多介绍这些常识,很有收获。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这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经典体现啊。
算了吧,这人只会不懂装懂,以偏概全和搬龙门。跟他说了那么多都听不进去。
我跟他没有共识。我也不打算达成一个。
香港變“反共基地”,馬來西亞人急了
Sulaiman Gu

香港百萬年輕人反送中,這讓不少馬來西亞人坐立難安。昔日街頭運動領袖丘光耀在臉書多次譴責港人“暴亂”,著名評論家謝詩堅最近也發文,批評”香港動亂”有如”顏色革命”,擔心“紅色江山面臨決堤”。
在長達數月的抗議活動中,香港警方對和平的市民使用大量暴力,包括在麥當勞釋放催淚瓦斯、用布袋彈瞄準眼睛射擊、刑訊和性侵被捕者,以及無差別毆打地鐵乘客,甚至傳出殺人拋屍綁架家屬的駭聞。
然而,港府卻反稱示威者是暴徒。謝詩堅認同這一指控,要求示威者”收手”,別再”動輒砸物傷人”。同時他擔心真普選產生(和北京)” 唱反調的特首和議員”,并希望繼續推動23條立法,因為”香港不能成為反華反共基地”。
馬來西亞曾與共產主義密不可分。獨立之初,共產黨在馬來亞聯合邦發動武裝暴動,襲擊火車、工廠和村莊,並將拒絕”參加革命”的華人警察和記者作為”漢奸”暗殺 。這場危機持續了12年,而中國支持的馬共遊擊隊直到1989年才徹底解散。
為了銘記為自由而戰的歷史,馬來西亞樹立了國家英雄紀念碑,向抗共犧牲的軍民致敬。然而近年來隨著中國崛起,包括謝詩堅在内的華人學者紛紛主張擯棄反共意識形態,承認馬共的“重要貢獻”。
他們懷念共產黨,并非是希望馬共的毛式革命重來,而是不忘自己根在中華,而中華與中國和中共三位一體。所以他們舉著習近平頭像參加大選,與中國外交官共話“祖國”統一,以不屈的港人為寇仇 — — 哪怕他們自己在兩年前還抗爭在吉隆坡街頭。
紅旗在香港黯然失色,很多馬來西亞人急了。他們生在曾被共產黨淩虐多年的馬來西亞,卻為了外國共產黨的事業心急如焚,同時他們堅稱自己是忠於君國的馬來西亞人。
MyWolf 回复 feefee
这文章有点bias了,不是所有大马华人都是为中共操碎了心的,只有网络上那些被称为“中华胶”的人才会为共产党/中国操碎了心,大马中文论坛/媒体评论区里骂中国/嘲笑中国的也不在少数。不过支持中共和反对中共的人数比例尚不明确,目前没有做过相关民调。
admin Free HK
如果楼主可以改一下标题的话我想把本帖推荐。
很明显两位完全是站在不同角度分析问题的,不同群族之间价值观、想法自然是不同的,很支持铁柱的那句“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很赞
已修改,感谢管理员。
赞哦。希望你有空可以在各个方面多做延伸与补充。谢谢。
我是马来西亚人。我不止一次,在街上看到男女(马来人和华人)。在街上玩、谈恋爱。包括我自己,曾经有过和街上陌生的马来友族聊天,最终还和他们合照。显然友谊的建立,与人种、种族、国籍身份,没有关联。而部分人的偏见,导致互相的对立,是自己造成的结果。
我这篇文章竟然被转到品葱了。解释一下,文中说的”很多马来西亚人“就是“中华胶”。大马当然也有人布置连侬墙,中国外交官说他们“错误理解的民主自由的真谛”。不过从我对马来西亚中文圈(包括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的了解来看,盼望中国早日平定香港”暴徒“的,应该是其中的大多数。我点评马来西亚的文章根本在当地就发不了,有一篇投到隔壁的联合早报,本来是上下篇,然后批评华社亲中的下篇,还被编辑砍了。我想可能问题不在于我批评亲中,而在于我提到中国的时候用了“集中营”、“对港人发动恐袭”这样的词。

顺便把关于马来西亚的其他文章贴过来:

观念之殇与体制之痛——隔岸旁观华社马来书法风暴(一) (联合早报)

马来西亚华社对华小马来书法计划的批评,除了“伊斯兰化”之外,也涉及马来书法本身。例如有人说它是宗教的一部分,尽管马来书法也被用来书写诗歌和公文,正如汉字书法并不只是用来写佛经。

有反对者认为马来书法没有经济用途。古典艺术的确不容易变成金钱,但教育不能只考虑金钱,否则难以商业化的唐诗宋词就得退出华校课本,而华校本身也并不必在广泛使用英语的马来西亚存续。

最直白的意见是:“蝌蚪文”没有美学价值。马来书法基于阿拉伯字母,自然缺乏横平竖直的中华意蕴,但不使用象形文字的人未必觉得它不如汉字美丽。回回有用阿拉伯字母拼写华语的“小儿经”传统,并且和马来人一样发展出多种书法风格。

然而,在排除阴谋论、仇恨、误解和偏见之后,也不能说政府的决定就一定合理——这个问题或许永远没有定论。只是华小课本要不要增加薄薄的三页纸,为什么要由教育部决定?关键在于华小是体制内学校,过去可以被官派不懂华语的校长,现在也难免被官修课程。

华社可以试着劝说体制满足自己的需要,也可以争取建立更多的私立学校。华社正在呼吁政府把现有的独中和统考纳入体制,但独中和统考正是因为处于体制之外,享有华小难以比拟的自由度。

在马来西亚,教育只是现代米列特体制的一部分。在这个体制下,华人作为少数群体享有诸多例外权。但例外意味着从属和被凌驾,而在自由社会,没有任何人可以凌驾于另一个人之上。一个人用什么语言翻译圣经不应该由雪州伊斯兰理事会决定,正如一个人怎么践行清真不应该由中国人民决定。

因此,宪法的土著地位条款应该修订,土著机构应该转型为非政府组织;公立学校应该允许穆斯林学生免修宗教课,改变信仰不应该以父母同意政府批准为前提。那些热衷于为马来人充当监护人的领袖不妨读一读这段经文:“你当教诲,你只是教诲(他们的),你绝不是监察他们的。”(115:22-23)

当然,政府可以继续帮助穷人,只要选择扶助对象不应以肤色为标准。马来书法当然有理由在自己的故乡繁荣,而雪州的双语路牌也不妨留下。

在另一方面,华人有理由质疑独立时的社会契约,争取和马来人一模一样的公民权利。与其假装马来西亚在自己的祖先到达之前是蛮荒之地,不如理直气壮的说:《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并非种族主义。

马来书法进华小在华社引发了一场言论风暴,事件本身如同一面镜子,折射出被扭曲的观念和不正常的体制。马来西亚华人一人一票促成了换政府——他们多半反对香港人拥有同样的权力——,但新马来西亚的诞生,仅仅通过一次大选还远远不够。
2.伊斯兰化与中国化 — — 隔岸旁观华社马来书法风暴(二)(自由时报)

马来西亚教育部在中文小学课程中引入马来书法,华社强烈反弹,指为马来人伊斯兰化华人的隐议程。政府的确希望马来文化发扬光大,至于伊斯兰化华人则不然。

天启宗教离不开传教,但伊斯兰恰恰不以传教士闻名,因为古兰经提醒穆斯林:「对于宗教绝无强迫」(2:256),「不要与信奉天经的人辩论」(290:460)。在历史上的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基督徒和犹太人不需要在古兰经和火刑柱之间二选一,当然他们也经常面临制度的歧视。

今天的马来西亚华人同样面临制度困境,这是基于一套被奉为建国契约的种族论述 — — 马来人作为土著应该享有特权,华人作为移民应该客随主便。然而,伊斯兰认为每一寸土地均为真主所有,不同肤色的人均为真主所造。如果华人集体伊斯兰化,马来民族主义者将何以拒绝以古兰经为依据的平权诉求?

事实上,与其说马来人打算伊斯兰化华人,不如说他们害怕自己被中国化。首相马哈地早年著有《马来人困境》一书,就反映了马来精英的这种心态。他批评华人享有经济文化优势,却不愿认同和回馈本地社会。对于忧心忡忡的马来人来说,伊斯兰和马来语是马来人团结奋斗的旗帜,而华人学习用阿拉伯字母书写的马来书法,可以彰显马来文明的地位。

在另一方面,随著中国崛起,很多华人的中国情中国心让人侧目。他们不让孩子进入各族统一上课的宏愿学校,却盼望中国的坦克早日统一自由的台湾;他们上街为改革和净选而战,却对港人的真普选和反送中恶语相向;他们对本国的五一三冲突念念不忘,却认同二二八和六四对中国的强大很有必要 — 对于精通中文的马来文化人如迦玛鲁丁.依布柳欣来说,这种双重标准既让人震惊,又催人警惕。

马来人也日益注意到:同属穆斯林的回回人和维吾尔人受到世界同情,在华社,却有很多人一边呼吁「公平对待各族」,一边像中国人那样对被压迫者喊打喊杀。他们希望本国城市有更多的中式建筑和中文路牌,却赞成回回清真寺和清真饮食被「中国化」。数月前维吾尔代表团到访马来西亚,他们竟批评政府和「恐怖份子」打交道,盛赞集中营乃是「先进国」教化「落后种族」的善政。

他们为了华小教材裡的三页马来书法高喊「换政府」,却容不下中国枪口下的人们说:我们不想变成习氏农庄里的动物。他们的祖国到底是马来西亚还是中国?

在马来西亚,与其说马来书法即将使华社伊斯兰化,不如说华社早已高度中国化。
我关于印度传教士查基尔风波的两篇文章:
(我所有的文章都放在https://medium.com/@slmnguyi下面)

1. 从查基尔与再里尔管窥新马来西亚的种族政治
因为要“华人回中国”,印度伊斯兰传教士查基尔点燃朝野怒火。首相敦马批评说:作为永久居民竟然参与大马种族政治,越界了!

有些人呼吁把查基尔送回印度,是因为他们认为他的言论撕裂社会,他却将其歪曲为老移民对新移民的排斥,他在利用马来西亚的种族隔阂打马来牌。然而敦马的批评同样有问题,敦马似乎是在劝诫查基尔:种族政治必须等入籍以后慢慢玩。在旧马来西亚,敦马自己就是种族政治的顶级玩家,而以新马来西亚为使命的行动党也曾推出再里尔这位马来金童。

在另一方面,查基尔也不是种族政治的唯一外国玩家。黄惠康前大使连永久居民都不是,却在敏感时刻现身茨厂街。如果中国真正关心华人,它为何在天安门用坦克屠杀本国华人,用布袋弹和黑社会恐袭香港华人?如果茨厂街华人像陈辰参赞所说的“部分马来西亚青年”一样,“对民主自由的真谛理解错误”,中国还会不会挂念他们?

然而,与查基尔的马来牌不同,中国的炎黄牌大受欢迎。“一带一路”被写进了马华竞选口号,而那些和中国官员“共话祖国统一”的华社领袖也不会像谴责查基尔那样谴责中国。

回过头来再说当年的再里尔风暴。这位政治新星当年是作为“开明马来人”被行动党隆重推出的,该党希望证明自己是多元族群政党、“新马来西亚”是大家的马来西亚 — — 可惜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却揭发说:再里尔是“假马来人”,因为他的原名叫克里斯多弗林,在14岁那年随着母亲改嫁进入马来家庭。而再里尔一直没有正面反驳这段传闻。

再里尔的马来身份遭质疑,行动党似乎弄巧成拙,只是马来社会并不那么看重基因,阿都拉有回回血统,希山慕丁祖上来自土耳其。

就算如此,再里尔仍然是“法定马来人”。因为根据宪法第160条,马来人只需要说马来语、按照马来习俗生活、信仰伊斯兰,并且不是独立以后的新移民,他们并不需要提供血统证明。然而,建国元老奥玛翁和奥斯曼陈作为“法定马来人”,不会希望自己领导的马华公会被视为马来人政党。

马来人的定义很重要吗?对马来西亚来说很重要,如果宪法不定义马来人,就无从构建国族并执行特权;对行动党来说也很重要,它曾经指望马来人再里尔帮助“新马来西亚”左右逢源,并利用马来右翼“回中国”的言论巩固华人铁票;对敦马和查基尔来说呢,他们一个是马来人的守护者,一个急需马来人的同情。

马来西亚变天,有了更多的自由和公平,但不变的是政治的核心 — — 种族。

2.查基尔应该被禁言或驱逐吗?

旅居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宣教士查基尔被印度通缉,他辩称如果自己应该回印度,那么华人作为“老移民”也应该回中国。多个州政府将他禁言,华社更是要求政府立即采取驱逐行动。

我反对查基尔在社会议题上的很多观点。例如:他用英语向全世界宣教,却主张禁止基督教传教士在穆斯林国家宣教;他也提倡在现代社会用断肢刑对付偷窃。

伊斯兰并不赞成选择性的宗教自由,因为人受造时被赋予选择信仰的能力和责任;伊斯兰也并不以砍手砍脚为宗教的一部分,否则先知在肉刑时代多次拒绝行刑就成了违抗主命。仅凭人性和常识即可对这些课题做出正确判断,何况查基尔还精通宗教。

查基尔的谬误很多,惟不应被禁言,因为言论自由的意义正在于胡说八道的权利。如果一个社会禁止被政府或人民判定为错误的言论,结果不是少数人的专政就是多数人的暴政。

在马来西亚,查基尔拥有比林连玉更多的支持者。华社呼吁政府禁言查基尔,却忘了当年政府更容易地禁言了林连玉。现在确有数州禁言查基尔,但董总主席也因“煽动言论”被录供。华人作为少数群体,更应警惕政府审查言论的权力,而非抱怨言论审查不力。

查基尔说出“华人先回中国”让举国大哗,但他是一个印度宣教士,宣教对象也包括华人,不大可能是马来民族主义者。但他用种族的方式回应面临的“回印度”的要求,入乡随俗地打起了种族牌,毕竟马来西亚到处是种族政治。

让我们换一种场景 — — 森林城市业主说:要我回中国,马来人作为先到的移民是不是应该先回印尼?华社大概不会齐声喊滚,因为马来政客早就要华人“回中国”,而华人多次用“回印尼”一语来反唇相讥。

马来西亚宪法尊崇一套奇怪的“社会契约”:华人作为新移民,公民权利来自马来人的恩赐,所以马来人作为原住民享有特殊地位。马来政客要华人“回中国”正是基于这样的逻辑,新移民查基尔为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也借用了这套逻辑。

在马来西亚,土著可以对新移民颐指气使的论述获得广泛支持。人们热衷于比赛谁的祖先更早在这里定居,却很少说:就算我昨天才成为公民,但是我的权利和你一样。

言论自由正是最重要的一条公民权利。在美国,外国人和公民的言论自由尺度并无区别,白人公民让华人新移民闭嘴,将难逃种族主义的指责。然而马来西亚奉行“东方价值观”,像“先进国”中国那样害怕自由言论,要求后来者说话时讲究做客之道。

印度政府声称查基尔是恐怖分子。作为宣教士,查基尔的言论时常限于狭隘之中,而一些追随者可能因此激进化和暴力化,就像川普的追随者在美国屡屡犯下仇恨罪一样。但思想狭隘不等于直接行凶,查基尔似乎没有公开赞美恐袭 — — 而有些马来西亚人却用华语为元朗恐袭叫好。

在马来西亚华社,恐怖主义是一个被滥用的政治标签。中国用子弹、暴徒和性侵镇压香港年轻人,而华语媒体在报道中把反送中者和恐怖分子相提并论;早前希盟领袖和维吾尔代表讨论中国的种族灭绝,也被批评与恐怖分子会面。

政治可能导致司法迫害,因此被通缉者往往寻求外国庇护。如果被控强奸的安华听从建议避居英国,他显然不应该被纳吉政府引渡。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被中国控以恐怖罪,但他是联合国和国会山的座上宾。作为被庇护者,查基尔言行虽有争议,祖国的通缉令也不当成为驱逐的依据。

我不喜欢查基尔,但也不想看到他的嘴被捂住。如果马来西亚是一个自由社会,那就不应该害怕辩论。希望看到一场场成熟的辩论,马来西亚人把能言善辩的查基尔驳倒在辩论场上。
”马来西亚不欢迎香港示威者移民“,这可能是马来西亚当地中文媒体制造的假新闻。我在英文报道中没有找到旅游、艺术及文化部秘书长依斯汉的这句答复,而且事后首相马哈迪就此被提问,他说要研究研究,这相当于间接否定了这篇报道。但这篇报道被中国媒体很高兴的到处转播。背后展示出的中文圈跨国生态链耐人寻味。
原來如此 可能真的是這樣 我向樓主道歉
你发的文章是大部分在马来西亚的华人不会去想的角度和问题的根源。

容许我反驳你一点,马来西亚也不是你说的自由社会,哪怕是今天的新加坡在种族问题上也不是,我非常反对你说希望来辩论,驳倒查基尔,因为这将是双输不可能有赢家。所以我反对如何有关种族,宗教仪提上有任何的辩论,一切就以当家说的算,如果不服就换当家,不然就静静或者离开。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bla bla bla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