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员看了那个觉醒过程的问题,如骨梗在喉,很想分享一番我的经历

我是常年的潜水党,潜水上新品葱只怕都一年了,现在才注册

利益相关:家人都是体制内事业单位。父亲是字面意义上的读书人,一直都在宣传相关的部门,89年同情学生挨了罚,但是后来混的还可以,应该算是党内改革派。爷爷奶奶(我就不说的太细节了)都是“解放”前就入党的农村基层党员

小学的时候竞选班干部,然后好像当了忘了是班长还是副班长,结果当选以后发现主要的工作内容是撒谎(比如伪造班级活动记录),就觉得很不对头。没过多久大概是笑傲江湖成了我的政治启蒙,我也从此信奉起了逃避主义

我记得小时候家里还会看新闻联播,可能是因为那时候晚上7点所有的电视台都转播新闻联播。但不用说父亲,就连母亲都谈不上多信任官宣。当年卯足活力喷法轮功的时候,他们也都对法轮功有相当的同情(最大的原因是周围就有不少人练法轮功)。另一方面,父母经常跟我讲他们在农村过过的苦日子,老家的亲戚也经常回忆起大饥荒时的生活,还包括我奶奶当年差点被忽悠去了新疆的故事

在这里我必须感谢我初中的历史老师,她对毛的批评十分彻底,虽然教科书上说毛功大于过她也只能这么椒,但我相信认真听了课又有脑子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同时她教欧洲启蒙运动给我的印象也是比较深的(虽然这些也是教材范围内的),至少上了历史克以后政治课上再讲什么“中国的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与民”之类的屁话我心里都是呵呵的。我相信很多人也是因为中国的政治教育而对政治冷感并且不愿意学文科。可惜的是这位历史老师在提到64的时候还是还是不敢讲错话,当时我可能是从大人的对话中大致知道了父亲和64的联系,然后从Wikipedia上了解了大量关于64的信息。顺便一提我都不确定当时有没有Youtube这个东西所以视频资料基本上是没看过

这里就要聊到墙了,我翻墙最早也是为了看porn,我记得当年最大的社区还是爱城而不是草榴。一开始我记得用HTTP代理就能翻墙,后来HTTP代理不行了但是用在线代理还是可以,再到后来在线代理也不行了以后我也用过一阵无界,直到后来无界把porn给屏蔽了。我当时是某轩辕剑系列的粉,也因此时不时上一些和这游戏相关的台湾网站,结果有一天某个此游戏的fan site突然上不了了,至此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不涉黄不涉政的网站也可能被“误伤”。顺带一提苍之涛的那本小册子对当年的我触动也很大,当时在国内第一次见到对民族主义质疑的声音

后来在国外待了一阵(父亲认为高考制度变态并且中国大学学不到知识,此期间还被父母在国外的朋友安利了王小波)。我感觉当时在国外的留学生的爱国主义基本还是在健康范围内的,而且大家都不想回国,只是那个国家很难留下来。回国之后发现墙高了很多极度不适应。在国外习惯了软件都从官网下,结果回了国发现有的网站下载速度极慢,有的干脆就被墙了。更有甚者,用Google查游戏攻略都各种触发敏感词,最后发现原来敏感词是“王”。另一方面,父亲说我对时政了解太少,那时候RSS好像还很时髦NYT中文版当时又可以不翻墙全文RSS订阅我就开始看NYT中文版(结果没多久Google Reader就成了时代的眼泪……) 。同时Google+也刚起来,作为一个Android爱好者我也开始天天刷只要改hosts就能上的G+(后来G+式微以后基本上就变成刷推了)

当时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当时的G+虽然能发违禁消息,但舆论感觉和微博差别不大,举个例子G+上很多人都相信共产党对达赖的说辞。当时香港人上街第一手的新闻在微博上也是禁闻,但是G+上是万众支持的,我也以为这就是国内的主流民意。我都忘了香港了当年是为了什么上街了,隐隐约约记和内地有很大联系,可能是纪念六四或者声援内地活动人士之类的。结果有一天同事聊天的时候他不屑地说了一句“香港人又在搞港独了”,另一个人回了一句“不自量力”,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只有保持沉默。12年也是中日矛盾十八大期间,谷歌北京的服务器被疯狂丢包导致我当时用的GoAgent翻墙受了很大影响,有一天所有Google相关的域名都被DNS污染了。至此,我隐隐约约觉得墙只会越来越高,并且我认为墙越来越高和政治上开倒车是正相关的,进一步开始怀疑像父亲这种改革派所谓“循序渐进”的说辞,于是便决定再去美国上学并想办法留下来

2014初Google彻底被屏蔽——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没过多久,我到了美国念大学。我非常喜欢美国大学的所注重的通识教育,让我这个理科生也受益匪浅。我在大学上的第一门社会科学课就让我们读福柯还给我们介绍人口理论,于是我才彻底明白计划生育有多么荒谬。我记得当时课上还有学生发言,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是non-sense,也没见有小粉红跳脚(估计小粉红不会选修这种课)
后来我上的日本近现代文学入门的课中关于近代文学史思想史的内容以及我特意选修的政治入门的课也同样让我受益匪浅

但是这次在美国大学里我发现小粉红确实变多了,最简单的例子是很多人根本不想留在美国,也不觉得美国有什么好的。我有个室友就是这种人,在美国读了高中并且还在学校食堂打工,按理说接触美国社会还是比较多的,但他一提起自由民主就嗤之以鼻,他父母让他到香港去读研但是他也明确的表示讨厌香港。我还有个朋友,明明知道郭文贵,知道海航,却整天在手机上看国内的花边新闻,我劝他多看看海外的新闻他也不为所动。最后一个比较单纯的朋友是对我触动最大的。我和他闲聊的时候聊到我为什么不吃学校食堂:“学校食堂今年搞出各种花样的饭票套餐,就是要你算不清帐,连学校的校报都登了篇文章吐槽这个事情”,结果他答曰“怎么可能,学校的校报怎么可能说学校的坏话?”。我突然有了一种和他活在平行世界上的幻觉

真正让我不寒而栗的是墙内舆论环境的变化。我个人喜欢ACG和数码,多年以来一直是TGFC和S1的用户。在TG一开始是聊游戏,后来没时间玩游戏就聊数码,但是最近几年上的少了。S1一开始也是聊游戏,后来主要也成了聊动漫和数码。同时,我也是12年开始的知乎的用户,当年回答一些技术问题还是收到了一些赞的。当年我在知乎上也是摄取了大量政治思想的,而TG和S1的水区我始终兴趣不大。S1舆论风向的转变你不用去水区也能明显感觉到:最开始大家对墙都是深恶痛绝的;后来有人用飞盘狗那套逻辑去洗地,结果在S1还是被围攻;放到今天你再在S1这么给墙去洗地估计也没多少人反对了,毕竟外野都没了还有人认为是因为S1不够粉红。知乎就更不用我多说了,我并不经常刷知乎所以并没有见证整个变化的过程,但是当整个知乎的高赞言论和S1都充斥着民族主义的时候,虽然我同时也还在Twitter上并且看境外的新闻,我确实有非常强烈的其实错的是我而不是世界(墙内)的念头的。倒是我上的少的TGFC十年如一日的骂”TG“,差别只是现在骂”TG“多半会被删贴。从demographic上来看TGFC以80-85后为中心正态分布,而S1和知乎都一直有大量(presumably young的)新用户,可能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我还想说说的是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当年也是他介绍TGFC给我的。我一开始都不知道TGFC水区时政帖里头大家天天骂的"TG“是什么意思,虽然大概知道好像骂的是政府,第一次出国期间有年暑假回国刚好碰到他才告诉我原来是”土共“的意思,然后他又给我推荐了奥威尔的两本书。后来有个人在S1宣传Podcast,我听了以后发现诶这主播不就是我这个同学吗?他在S1的ID和以前在TG的ID不一样了,结果我搜到他这个当年给我推荐奥威尔的人,知乎帐号上充满了为各式极端民族主义言论点赞的记录……我都不敢问他是不是高级黑(看着不像)

还有一个对我影响很大的人就是比特客栈的店长了。作为一个ACG爱好者,我一直都很敬佩他对动画游戏的品味并且也受其影响。同时我也认为他是ACG圈内政治观点最鲜明的人之一:坚定地关注并支持香港,坚定的西方左派

再来说说我的父母了。我一直觉得我母亲缺乏判断力(虽然她其实也不信明摆着的官宣),我还记得她看到百度百科上自吹自擂式的产品介绍也就信了。这几年她用上微信之后感觉整天都在刷微信让我觉得着情况有点雪上加霜。而我父亲的变化就让我有点西斯空寂了。当年对中国最悲观,要把我送出去的是他,现在习近平折腾了几年以后他倒是好像对中国充满信心了。15年暑假回国的时候,他却一边跟我说要堤防民族主义,一边又说公知不是好东西,不该骂政府,美国警察早把徐纯合打死了。甚至听闻他最近生了病都不看西医要看中医

至于修仙称帝什么的,我觉得对于我这么一个从12年开始看NYT,从不怀疑庆丰的下限,并且早就料到了要开倒车的人来说完全谈不上什么“惊喜”,但不得不说最近这一段时间的各种骚操总的来说还是超过了我的意料。作为一个逃避主义+悲观主义者,我之前一直都认为我没可能在有生之年见证共产党倒台
95
分享 2019-09-15

45 个评论

体制内基层待遇近几年提高了不少,这可能是令尊大脑降级的原因吧...
福柯是大师,理科生能读到他是幸运,中共垮台不是最重要的,人民的转型才是最重要的,我是看不到什么希望,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谢谢分享
据我所知应该不是这样,他所在的单位最近几年应该是在走下坡路的,比较基层一点的职位工资都降了很多,而且据我所致他15年也算是被“整风”了的
BE4 已停用 回复 蒜青强过葱
你跟家人通话是否是通过加密渠道?比如Telegram的加密聊天。
如果你老爸知道通话是被监听和记录的话,比如微信,那么他是不会说真心话的,老实说,说一点跟自己以前的观点截然相反的话反而是对你的提醒以及对他自己的自我保护。体制内的人现在阶段能顺利退休是最好的,说不定能避开风浪。
請問一下被整風是什麼意思?
确实如此。让人很悲观。
中共内部的一种disciplinary action. 占上风的派系打击异己的手段.
謝謝分享:)
S1是不是有海外版和粉红版?
相信你也快要明白ACG+小粉红糅合在一起是多么精神污染了吧
不好意思,我澄清一下問題,我知道中共初年的整風運動,也大概明白整風的意思。但你說2015年出現整風,媒體上好像沒什麼消息,所以想請問一下,這輪整風是什麼引發的,還有情況是怎樣的?謝謝!
楼主终于从潜水到发声勇气可嘉,希望一些个人信息是做过模糊化处理。

身为网瘾晚期,我对所谓ACG圈子在近几年急转直下的风向也深有同感。ACG这词本身的瓦房店属性可能注定了这个圈子的走向。我不知道台湾人是出于什么考虑把G和AC挂在一起,但无疑全世界只有华语区是这么做的。这个词传入中国大陆以后(我第一次在主流媒体看到这个词大约是在chinajoy第一次举办的时候)二次瓦房店化,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G被拿来和AC并列,逐渐被当做『宣传品』的一种——当然,按照大陆游戏业的光荣传统,多少同行是巴不得自己的产品获得赵老爷垂青成为宣传品——圈子风向随着宣传口的转变而转变也是顺理成章。

不知道楼主长期潜水没发帖的具体原因,在此推己及人一下:因为品葱的大环境对(西方定义下的)左派用户不是很友好。从中文网路世界一路流亡到品葱的朋友们,肯定有不少是不满于西方左派对中共的宽容与绥靖的,于是西方左派提倡的少数权利、性别平等、国际主义之类也容易被视为伪善、亲共的表现。不巧的是,我这样的网瘾患者——无论《魔兽世界》怀旧服要排多长的队,S1或TG或A9这些ACG主题论坛号称自己有多少活跃用户——非常清楚自己所处的群体在十数亿的人口基数面前依然是少数,在墙内我可能是随时被送去电击的网瘾废青,在墙外我可能是川普所谓被游戏制造出的怪物。于是我无论在墙内还是墙外都必然属于偏左或者中左,这就很尴尬,墙内论坛什么都不能说,来到品葱又什么都不敢说,只好长期潜水。
那可能是部门不同,我了解的基层公安等待遇都大幅增加了。
不过往好的想,可能只是担心你说话不注意被整吧...
看到你寫的搜索了下比特客棧,然後發現這個店長是我之前在推上關注的人…
會不會是覺得不應該反抗,卻又接受不了,結果只能硬去辯護?
2015是庆丰元年, 应该是跟维尼熊刚上台需要巩固政权有关.
非常鲜活的经历,恭喜你肉身翻墙成功,同感这几年国内急剧左转,令尊的转变或许和前些年大量的讲述中国成就的纪录片有关,也跟舆论环境的日益收紧有关。不得不承认中共在修宪之前的舆论工作比较成功,中国梦的宣传很到位也很接地气,但是直到修宪以及之后的一系列骚操作才让大家看清楚了中共的本来面目,才让大家明白了所谓的初心是什么。
很痛恨自己醒来得太晚
已删除
修宪把我的中国梦修碎了
人性是懒惰的,是愚蠢的,我自己的父亲以前给斗过,但竟然现在给CCP点赞,觉的镇压香港是对的,必须的。64的镇压是正确的。
有时候我都很怀疑他脑子是不是给换掉。
看見通識教育...我只想到這玩意差點把我的first hon弄沒
Lz也是s1 tgfc 两边混啊!!在这看到同道中人不容易啊,
体质内应该更容易拿到数据。看看今年的人口数据就明白中共坚持不了多久了。
太吓人了,读福柯的人居然信郭文贵这种满嘴跑火车的,这书看来是白读了
同是爱撕衣和老虎俱乐部用户,前者现在饭圈化太重了,后者还是时常能看到些硬核用户,就是删帖封号很没意思了
ACG的G在早期可能是特指galgame,AC也是特指日系的动画和漫画
如果一个人,可以不经常出来看看,身边坏绕大粪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每天香喷喷
那么这不是圣人,就是神
我基本每天一天一个电话和家里聊。。2周一个小圈子群语音
https://www.reddit.com/r/saraba1st/
https://www.reddit.com/r/saraba2nd/rising/
https://www.reddit.com/r/saraba3rd/
全都占好了
罪魁祸首应该是微信。主要社交媒体从微博转到微信以后,明显人们的智商就开始直线下降了。

大多数人的面对新闻媒体的倾向,分辨能力是有限的。我一个伯父今年80岁,体制内退休,以前经常上网对社会是非的认识还算比较正常。四五年前起朋友圈的分享就越来越粉红。
整个中文的大环境不行了,除非是熟练掌握第二语言经常浏览外语网站,否则墙内墙外的中文环境都不能看
好的
精彩
我真的服啦,郭文贵这种人渣都拿来说事,恕我直言,你也没什么判断力。
我的point是他对墙外的政治不是一无所知但仍然选择天天刷国内新闻+看国内影视剧。
是整个中文互联网都不友好,或者说大环境在不断右转。品葱直到现在仍然是相对偏左的(是的,偏左)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和“中华民族”的概念是怎么发明出来的?为什么“中华民族”是伪民族,“中国”是伪国家?
答:“中华民族”和“中国”是非常晚近才出现的人造概念。两者都是冒牌货。

“中华民族”是梁启超在20世纪初编造的伪概念。当时,梁启超认为,清朝治下的东突厥斯坦(新疆)、西藏、蒙古、满洲、“汉族”聚居区居民虽然族群不同,但同属于一个所谓的“中华民族”,试图将多元族群的清朝伪装成一个单一民族国家,从而防止清朝解体。这之后,“中华民族”这个伪概念也被国民党和共产党继承,用于维护他们对远东大陆的邪恶统一。说维吾尔人、藏人、蒙古人、满洲人、“汉人”属于同一个民族,就如同说由于法国、波兰、挪威都被纳粹统治过,因此法国人、波兰人、挪威人都是“纳粹民族”或者“欧洲民族”一样可笑。白种人特征明显的维吾尔人与黄种的“汉族”,怎么可能属于同一个民族!?

“中国”一词虽然出现得很早,但其含义在漫长的历史上和现在完全不同。从周朝到宋元时代,“中国”一词一直是地理概念,指中原地区,也就是今天的河南、山东一带。有时候,古人也会将“中国”这一概念引申,作为中原政权的代称。比如,三国时期,中原政权自称“中国”,称吴国为江表。五代十国时期,中原政权就自称“中国”,并不认为南方的吴越、闽国等独立政权是“中国”。明清两朝虽然有时会在官方文件中自称其政权为“中国”,但直到晚清时代,“中国”一词在绝大多数东亚人心目中都并不被当作国家的代称。因此梁启超曾哀叹称,“吾中国有最可怪一事,则以数百兆人立国于世界者数千年,而至今无一国名也”,试图强行将代表政权、地域的“中国”一词当作支那的正式国名。这一理念,此后被国共两党继承,并流毒至今。没有国共两党惨绝人寰的军事征服和暴政镇压,就没有血淋淋的中国。

综上所述,“中国”和“中华民族”是近代大一统分子强行发明的一对伪概念,其险恶目的则是为了压制弱小族群对独立建国的追求,维持邪恶的大一统局面。“中国”是“中华民族”的国家,“中华民族”这个概念被证伪,“中国”的合理性也就不存在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2015年的整风是习近平开始的“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基层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的职工要学焦裕禄,看焦裕禄的电影,写观后感、抄党章、写思想总结
謝解答!
微信就是低门槛的通信工具,国内大多数人都是用微信的。用来监控,洗脑,简直不要太好。
no潜、逃等,不存在舆论,些别的是不是那样,无影响,除你x不管怎么做,be,想,可做,be,想任何任何都可
08年后s1每下愈况
甚至你提及你欣赏某些非中国政治正确的事物的时候都会被封号,很是失望。
感觉你爹地还是认同中共的核心价值观(丛林法则,零和博弈,金主爸爸教你做人等),很有可能他自己也没意识到,我觉得这部分人群为数众多,可能他们自己觉得我不喜欢共产党啊,但是他们已经被那种价值观传染了。
他把你送出去也是利己主义者的一种表现,和他的价值观不冲突。
恐怕是这样!大外宣太恐怖。有时候觉得,老美等西方国家太蠢太迟钝?当事人也不能轻易突破司法。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90后 墙外码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