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中国, 我支持香港独立


本文首发于自由时报。五大诉求不是港独,我是港独。

我在中国出生,在美国上学,唯一的香港之旅只持续两天,这座城市却成为我生命的转折点。

我曾是好奇的游客,在街巷间寻觅香港的旧貌新颜。我用英语和粤语与友善的市民聊天,瞭解到本地文化和生活方式。不过也遇到一位说话带有普通话口音的男子,他不高兴地问:「你既然会国语为什什偏偏不说?」可是在香港,粤语和英语作为本土语言的历史长达一百五十多年。

生气归生气,男子还是给我指了去六四纪念馆的路。这个纪念馆纪念着一场屠杀,罪行的发生地努力淡忘并禁止谈论它。那里的志愿者和我一般大,这让我很震惊,因为他们付出心力记录了很多名字,自己却从未见证他们被坦克和机枪吞没 — — 那是在一座遥远的城,在他们尚未出生的时刻。然而在那座城,广场已经变成膜拜刽子手的庙宇,而有些膜拜者曾有友邻被谋杀。

紧接着到了2014,泪水、苦难、决心与希望在这一年交织。香港孩子为了真普选而游行和静坐,在肆虐的警方面前坚守阵地,我在8139英里之外注视着他们。最终我也和上百名香港同学一起走上北美街头,中华帝国的红旗在我们头上虎视眈眈。我们在那个晴朗的日子擎著雨伞,它是千禧一代不屈于胡椒喷雾和橡胶子弹的象征;我们素不相识,在那一刻却被胸前的黄丝带连成手足。

感谢香港的雨伞和黄丝带,它们让我意识到稚嫩的肩膀可以撼动成熟的暴政,鼓励我做一些一直想做却很少付诸实践的事。我开始为报纸写文章,在电视上做点评,在校园里组织活动。2015年我接到邀请,与议员和其他活动人士在国会共进早餐,受邀者也包括两位香港学生,可惜临时未能成行。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在电视上看到其中一位学生戴着手铐,神色镇静。

在金钟,在元朗,警棍与凶器同飞,人们头破血流。香港沦陷已有二十二年,她正在中国占领下挣扎求生。我没法去香港分担那里的磨难和反抗,然而作为外国人,希望香港手足不要灰心,时间在他们一边。只要希望之火还燃在胸中,自由之花就不会凋谢。未来之路或许很漫长,但这段险途结束之后,香港将成为一个远离恐惧和锁链的独立国家。
54
分享 2019-09-18

80 个评论

英文版
Born in China and studying in the U.S, I have visited Hong Kong only once and stayed there for no more than two days , but this city has become a turning point in my life.

A few years ago, I was a curious tourist walking in Hong Kong streets and hunting for the city’s past and present. I talked with people in English and Cantonese to learn about local culture and life. Most people were friendly and ready to help, except a man with a Mandarin accent. He questioned why I didn’t speak the national language despite being able to. However, English and Cantonese had been spoken by Hongkongers for more than 150 years.

Unhappy though he was, this man showed me the way to the June 4th Museum, a memorial institute for a massacre whose name couldn’t be said at the site of crime. I was astonished to see volunteers in that museum to be of my age. They dedicated their time and energy to recording the many names which vanished in a distant city in an old year they hadn’t experienced. But back in the Tiananmen Square and around, where people fell under military bullets and tanks, the murderers’ greatness was now enshrined, even by some of the victims’ previous friends and neighbors.

And then came 2014, a year full of tears, pains, determination and hope, as highschoolers and college kids marched and sat for true universal suffrage. 8139 miles away from Hong Kong, I watched how students stood their grounds in the face of abusive police. Ultimately in Washington D.C, I took to the streets with hundreds of Hong Kong students under the threatening gazes of the Middle Empire’s red flags. On this clear day, we held umbrellas, a symbol of millennial defiance against a brutal regime’s pepper spray and rubber bullets. Not knowing each other’s names, we felt a strong bond of minds as brothers and sisters, by the yellow ribbons we wore on our chests.

Thanks to those umbrellas and yellow ribbons. They showed me that young shoulders could send shivers down the spine of an adult tyranny and encouraged me to do some rightful things I had meant for long but never dared to put into practice. I began writing in newspapers, commenting on TV and organizing campaigns on campus. In 2015, I was invited to a Congressional Breakfast with lawmakers and other activists, including two Hong Kong student leaders. I failed to be present at that breakfast and later saw one of them on TV, with cuffs around his hands and composure in his eyes.

Having been under occupation for 22 years, Hongkongers are in the streets again to fight a new injustice for their city to survive. They stay at Admiralty and Yuen Long, with their blood shed by police batons and thugs’ clubs. I’m not able to share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ufferings and struggles but as a foreigner, I would like them to know that time is on their side. I believe Hong Kong’s freedom will not die once her citizens’ hearts remain warm. While it can be a long journey into the future, that dangerous trek will reward HongKongers with an independent nation free from fear and shackles.
我也是港独,你并不孤单。
你支持香港独立是你的自由…但是独立并不是香港人的诉求。
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三十年前在南方生长的榕树身上的那种精神!支持
你算是实名制出道了。
香港独立是部分本土派 (eg. 我) 的長遠性訴求
但不是這次抗爭的訴求
我不但港独,我还支持藏独、疆独。
昨天写的:港人不必效忠基本法和中国中央,因为:1)基本法作为宪制性法律,没有经过港人公投,也没有被普选产生的香港议会通过,因而是非法的;2)中国中央是从枪杆子里跳出来的,并未获得中国人民的授权,因而也是非法的;3)中英之间私相授受,使自由的香港遭受中国的残暴占领,因而中国对香港主权也是非法的
狭隘的民族主义是影响中国人权的最大问题。 我们需要学习美国 各州司法独立。 三权分立。才是所有中国人的人心所向。但是中国现在早不是中国。已经是支那了。中国人被洗脑成支那人。
人權優先民族
已删除
中国应该分成三十几块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好胆的名字照片放出来
VPN999 封禁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信息自由(详见维基百科)
信息自由,又称资讯自由,指的是保护使用互联网和资讯科技(请参照数位权利)表达意见的自由。信息自由也涉及对于资讯技术领域的审查,譬如在不受到审查或者是限制下使用网络资料的能力。
      信息自由可以视作是言论自由的延伸,受到国际人权法认可的基本人权,后者在现代被普遍认为是在任何型态的媒体上,以口述、文字、印刷、透过互联网或透过艺术表达的自由。这代表在言论自由的保护范围上除了内容以外,还包含表达的方式。信息自由也可能引用于互联网和资讯技术领域下的隐私权。隐私权,如同自由陈述权一般,皆是人权包含的权利,而信息自由法则是隐私权的一项延伸产品。
      依据无国界记者所列出的“互联网黑名单”,以下的几个国家例行普遍互联网审查制度,古巴,伊朗、马尔代夫缅甸,朝鲜、叙利亚,中国,突尼斯,乌兹别克斯坦以及越南[。有一个广为人知的例子——中国防火长城,这一系统能阻止那些来自黑名单IP地址的信息。它由一个标准的防火墙系统以及一个设立于互联网网关的代理服务器组成,根据不同地区的不同需求,该系统还会有选择地监管域名服务器(DNS)。但政府并不会系统地审查网络项目,因为这在技术上来说是不现实的。
管你独不独立,只要能让这作恶无数的中共吃瘪我就支持
真的有點點懷疑你是不是匪諜(捂臉),連香港人都沒幾個真的要獨立的,那些連登喊獨立的一半是氣話一般是玩笑,這個時候喊支持香港獨立,不是知道的太少,就是單純的另懷它心,要把港人往火坑里送。
独立不是未来,民主是个弹性的概念,香港需要依赖大陆的资源,也需要依赖目前的地缘才能繁荣,争取自由是个漫长的过程,但其结果不会是政治独立而是思想独立。
香港现在不具备独立的任何条件,中央政府非常清楚,所以才给香港人贴上港独标签,为的是出师有名。如果要支持香港人,就不要瞎喊这个口号,会把香港人害死。
港獨就是搞分裂,大陸民眾不會認可,軍隊就師出有名了,獨立不能帶來任何好處
今天才10-9,为什么你的回复日期是双十,谁穿越了么?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应该让这些地区都自治,同志。中国应该是一种以民主为基础的联邦共和国,而不是法西斯独裁共和国。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真要是想独立,现在的乌克兰就香港的下场。现在只是学生随便闹闹,大陆没人真当大危机,大家也就图个热闹,香港的豪商们也乐意见到,顺便煽风点火,获取更大的政治利益而已。
你要是头铁真打出独立旗帜 武装运动,将香港带入战乱影响了大家赚钱 ,那帮大商人第一个起来反对 。别说香港这点人,新疆西藏以前多乱,镇压死了多少人?现在谁记得? 希望到时候 坦克履带压过来的时候你这种闹着独立的人 第一个去挡
支持全中国自共产党的残暴统治下独立!
如果香港實現五大訴求中的双普选,中共就完全失去了对香港的控制,就是事實上的獨立。港人爭取雙普選就是爭取獨立。我不懂為什麼要對獨立一词躲躲閃閃。為什麼美國獨立世人稱頌,港獨台獨就要東躲西藏?真如某些人所說的:港人若敢宣稱獨立,解放軍就師出有名?解放軍挑起的戰爭:韓戰、對越戰爭、89對民戰爭⋯⋯哪一場需要師出有名?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中共纵有万般不好,能用70年时间带领14亿人走上致富小康之路,能让国家GDP做到全球第二,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HKandCHN 封禁 回复 凯瑟琳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香港澳门台湾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好不容易中共把国家统一了,你们这帮sb玩意竟然想独立?吃饱了没球事干吧。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真的有那么想做欧美走狗吗?做了欧美殖民地奴隶那么多年做上瘾了?大不列颠让你们有普选权力了?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满清羸弱,八国联军侵华、马关条约割地赔款,把香港澳门割让给英葡100多年。现在回归中华民族大家庭了。改革开放让大陆发展起来了,香港被四大家族笼罩,房价高物价贵,年轻人生活压力大,这锅中共不背啊。况且现在国家也在考虑发展香港民生,你们还有啥不满意的呢。真要重新把香港搞出去,让欧美人来管理、你们继续做奴隶,你们才高兴?觉得中共不好、觉得大陆不行,欢迎你们来大陆看看。别坐井底之蛙。
正是在一個獨裁國家的情況之下才可以高速發展,因為不用經過人民的同意,任何事情都馬上可以用他手上的權力實行,但相同的就是人民失去了選擇的權利。現在的中國不是全部的人都因為GDP第二而富有,有錢的人會一直想要錢,是不會分給你的
其实中国人真的这么讨厌港独吗?

大城市里的人不是也讨厌农民工吗?其实中国里面有人会理解到香港人的处境?

还是说,其实中国里面的人有没有什么的独立思潮?
來到品蔥就說人話吧
我看了一下这个网站的一些帖子,也都是在自说自话,一味的反共,并不能客观的分析问题,可笑的是这些人和他们所厌恶的小红粉有什么区别。我猜我的这条评论也会被这些人踩。这些人也不能接收异于自己的言论。大家都散了吧,都不用上学上班的吗😂😂
光复香港,输出革命
香港一直獨立也是過得好好的
不知為甚麼就一直說獨立不可能
整天就拿供水說,別忘記貴支也是個糧食淨進口國呢
中港兩地文化差距有如鴻溝, 中共滅亡後兩地合併會是個災難。至於資源方面, 我們可以找東南亞、台灣、美洲, 不需要你們, 謝謝。
我也是香港人,但我个人比较想回归中华民国,香港人追求的自由民主在台湾也有,前途也总比港独好,有没有熟悉经济的能告诉我这对不对
給你點個贊,從-1變成0
其實港獨一直是中共扣給我們的帽子, 我們最早的5大訴求都沒有, 而且現在也是。粉紅也總是港毒港獨的駡我們。
所以當你們說支持港獨, 我相信大多香港人都不太順耳, 你們說支持香港, 或是"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Fight for Hong Kong, 我們會更高興的
希望香港独立是我的观点,不指望所有人都认同。我对德国之音解释过原因:“既然对同文同种的大英帝国可以美独, 对更残暴的中华帝国难道不可以港独? 如果在机场捕获中国特工的港人是暴徒, 缴了康华利将军佩剑的华盛顿难道是恐怖分子?”

暂且不说中英移交香港的协议违反殖民地自决原则,香港人被排斥在谈判之外;也不说中国全面违反“一国两制”的承诺,甚至自己都宣称中英联合声明无效;单是香港人所遭遇的暴政,就足以证明:香港比当初的美国或印度、现在的苏格兰或魁北克,更有理由独立。独立能不能实现和独立有没有道义基础是两个问题。

可以理解港人对“港独帽子”的忧虑,也可以理解很多港人尚有中国情结。只是党卫军至今没有公开杀人,并非因为港人避谈独立,因为“五大诉求”和黄之锋早已被中国标榜为港独。而且尽管西方赞成“一国两制”,但也赞成言论自由,包括谈论独立的自由。此外,很多中国人正在劝港人“见好就收",甚至”回头是岸”,因为中国强大,港人太叛从必然被镇压,而这正好是被用来劝说“不能独立”的一个常见理由。

站在港人的角度,有时候很难分清中国人反对“港独”,到底是在劝说,还是在威胁。他们或许反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承认自决权,而殖民地应该有自决权,没有独立选项的自决权是虚假的自决权。正因为我来自中国,尽管不是中国人,但也有必要明确表明对香港独立的立场,这才是对香港毫无保留的支持。
香港是中國人的香港,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請離開。
你好 我是剛過來的香港人

最近《人民日報》刊出一篇香港評論〈香港:何為民主的真正意義?〉,說「香港的民主政治發展,必須符合香港政治地位」,所謂香港的政治地位,就是上述說的「北京擁有當然干預權的香港體制」,但如果隨時受到「外國勢力」干預的,又算甚麼民主呢?該篇評論說,實行雙普選是為反對派「奪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權鋪平道路」。

民主運動就是人民要「奪取最高統治權」。不否定黨國干預權,又怎會是真民主運動?如果我們爭取的東西,最後都是北京有否定權,例如將來他們 DQ 一個民選的本土主義特首,我們當然亦不會說這是真民主,最多只是「有中國/一國兩制特色的民主」,而不是我們心目中「國際、普遍性」的主權國民主。要顧及中國國情和干預權的香港普選,即使符合《基本法》的普選,也是「假普選」。

香港民主問題的糾結之處,就是誰擁有「最高統治權」的問題,是北京,還是香港人民?如果承認北京的主權,香港怎會有真民主;如果我們實行真民主,我們又怎可能繼承尊奉北京的主權?畢竟北京是實權者,要不斷干預你來確立主權,北京不是像英女王那樣的虛君。

然後想談香港現在慢慢構成的民族論,有位教授Benedict Anderson 寫了一本書 想像的共同體,研究印尼這個國家。上世紀印尼這地方有很多小王國,後來帝國主義來到亞洲讓它們變成殖民地。當地原本有不同民族,而且有回教徒,印度教等等宗教地區。可是,大部分人民後來也產生了一個民族的身份認同,是由想像產生出來的。這打破了我們一直覺得民族是由皇帝子孫,單一民族而來的看法。

中華民族也是Create出來的,在孫中山以前根本沒有中華民族,我們有漢滿蒙回藏。

香港到目前為止,對香港人的「民族」認同,無可否認開始產生。這不是單純歸咎於血統民族等等,很多香港人也是從1949年,中國逃過來的。而是 一個族群對另外一個族群壓迫的「想像」產生了。不是針對大陸人而是政權。中共不斷用民族主義攻擊香港,包括港毒,國家安全。回歸前從來沒有這樣的想像,正正是香港人長期對抗中共產生出來的「民族」認同,沒有中共壓迫 根本沒有香港民族的想法。
原本也没有香港人要独立(只是占很少很少数)
其实香港人真的很容易管
只要好好搞好民生,别搞太多什么国民教育,23条等恶法
就没有人要反,因为大家都为生活拼搏
再慢慢等2047收回香港就好
管治權從來都是屬於人民,人民授權政府去管治。
現在還未支持港獨只是沒看清而已,或是裝睡。
我傅明策也支持
我身为中国人,如果中国可以独立于中国共产党之外,我也支持。
主要是很多人跟廣東一帶有聯繫吧,有點像英愛那種,獨了會很麻煩,而獨又還真沒有這需要,畢竟正在一國兩制...所以其實沒有太大市場,討論度也不高。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爲什麽大陸人不反抗
香港是中国民主的最后希望,支持香港独立!支持自由、 民主和富饶的香港。
說實在的, 在香港沒多少人想港獨...在我看來, 是很美好但不實際. 沒有軍隊,何來獨立....不是太痴人說夢了嗎....
只要中国灭亡了就不是痴人说梦啊。不是不可能有军队,而是中国不允许有军队,反过来说没有了中国,谁还能阻止香港拥有军队呢。。。
其實我只想中共滅亡而已........有可能嗎?
如果中國民主,獨不獨都無所謂啦
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你的村庄是你的村庄不是中国人的村庄,这个国家政权覆灭了你的村庄还是在那里,与哪个国家无关,最恶心的洗脑什么都是中国人的,有国才有家,我呸!
已删除
支持港獨,香港人不做黃俄奴!
披着美国狗皮的假中国人
我什么都不支持,独不独立都与我无关。作为一个普通的大陆人,我只希望人民都能自由、富足。而不是给暴君当狗去
不太理解,国家分裂了对你们个人会有什么好处。我虽然反共,但都还是处在个人理性反共的前提下。再者毕竟大家都是华人,反华就等于不认同自己的种族,多少就有点过分了。
向大佬学习,第一,美国小哥,其实我觉得美国其实可以分为13个国家,毕竟最开始也是13个州合并的嘛,要向苏联学习学习
我不是港独 但我是台独 XD
言论自由哈,请莫封号,
当然可以,在美国宣传各州独立是合法的。
没毛病啊,到时候你们习惯了,咋管,如果一下让你们政策一下和大陆一模一样你们会同意么,感觉这是个问题,所以这种事以后会越来越多的,放心吧,比较习惯了就好
所以啊,还是钱没有给到位,钱到位了,谁闹独立嘛,我个人觉得还是香港的年轻人小哥快活不下去了,才会闹,正常,也能理解
支持实验把给钱给到位的镇压方法,反正我不出钱,其他中国人出钱。当然军队武警部署也需要军费和维稳费所以不出钱是不可能的,期待~~~
为了不闹笑话,我去查了下资料,好像美国每个州独立只能思想上有想法,实际不能独立,南北战争就是见证
法律只要支持的人够就可以改啊,所以才要大举宣传让大家支持独立啊。
所为的钱到位,不是说的就是给他们钱,那他们和乞丐有区别?其实还是因为发展的瓶颈,好的资源都被之前的人占有了,新生代需要付出更多才能去得到同样的资源,这只是对自己的无能的宣泄而已,反正我是很无能的,只能在角落瑟瑟发抖
所以就是笑话啊,那么多人可能全部同意么,再说了现在美国人多屌炸天哦,到哪里都是老子天下第一,心理满足的很,哪怕他在美国就是个屌丝,但是到其他国家,都很吊,参考,苏格兰独立,就是笑话,苏格兰别人那么那么多人都同意了,但是还是没有独立出去,最近还在闹,所以,政客的话听听就好,屁民,只要能让自己过上好生活,就行,无论谁治国,
你给我点不点赞无所谓了,几分我也无所谓,我就是表达观点而已。目前喊独立无异于政治自杀,虽然少数人可能觉得很好很理想,但眼下不会得到绝大多数香港人的支持,更是为镇压提供绝佳借口。
我也认为该回归民国
支那这词源自印传佛教,指中原,本无贬意,如梁启超写过支那少年,还用于笔名。后传日本,日本人还以为是个敬语,也用上了。
后日本侵华,成了个…,成个党化词。
不過要港獨恐怕真的很困難,光是水資源就....
港独是违背基本法的,从法理上走不通,也不会得到西方支持。到时候包子名正言顺的开坦克进香港。最好的办法还是要坚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一点
兄弟你这种靠机翻的英语水平是怎么在美国读书的。。。。
我更支持联邦制,真正做到港人治港,澳人治澳,台人治台,藏人治藏,疆人治疆。
我是香港人,我並不追求香港獨立,但我支持中共倒台,中國民主化。

不過香港要是不覺間獨立了,或是回歸去中華民國(台灣),也是okay的,
反正只是想要民主的香港,不要獨裁威權。
恐怕提倡香港獨立會失去國際很多支持。而且就民族來說就真的會變得四分五裂,這未必是大眾所希望的,因為許多人都跟內地有頗深連結。

要回复影片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