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用實彈槍擊示威者的行爲真的合理嗎?

不止一人在今天的幾條關於一位中五學生被警察近距離槍擊的新聞下說在那種情形下警察開槍是正常的,比如「几十人围2个警察用铁管打,正在警察自保肯定开枪,我支持5大诉求,反对暴力 」、「被一堆人圍毆在那個情況下是有理由開槍的,但有可能是純粹想舉槍或想向天開槍但是手脚不協調變成對人開槍了,也可能是本來就想射人。」、「从这个角度看.有一位警察被围殴在地.他的同事开枪.假如放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绝对是赞扬.到了香港就是畜生了.」果真如此嗎?

先來說這究竟是不是自衛。自衛若成立需滿足兩個條件:第一是否受到實質威脅,第二還擊時是否使用適當武力。當時的情形就算那名開槍警員感到了實質威脅,但感到實質威脅和真正受到實質威脅是兩回事,香港警察一向脆弱,連在十幾米外被鐳射筆照一下都感到威脅,但被棍攻擊手部真的是實質威脅嗎?退一步講,即便算實質威脅,他使用的武力也絕對稱不上「適當」。示威者手持的是棍,而開槍警員左手持長槍,右手持手槍,他有除實彈外的無數方式來制服示威者,而且在他身後就有很多警員可隨時支援。就算他判斷當時的情形嚴重到要開實彈,這時首先應該是向天開槍示警,若示威者繼續攻擊,他可以瞄準非致命部位射擊,但這位警員在第一時間極近距離射向示威者胸口——足以致命的位置。你不要跟我說這是什麼「自保」,這就是行刑式謀殺。

有人提到那位警員或許只是因手腳不協調將向天射擊變成對人開槍,大佬,他是專業人士,需經過無數專業訓練,他不是第一天拿槍的啊。他拿著每月3萬+的薪水(這幾個月開OT可以到5萬+),若果可以蠢笨至如此不可思議,那正正說明整個香港警隊除了解散重組別無他法。

至於有人說這樣的行爲若在美國和其他國家會被讚揚,恕我無知,請舉例說明有哪些類似案例警察開槍後會被讚揚。在我有限的認知中,對沒有武裝的人開槍在任何正常國家都會要對開槍警進行細緻調查,該警員會即刻被停職,若調查是警察錯誤則至少是開除,需付上刑責和支付鉅額賠償的也大有人在,即便是在一直被批評警察濫用暴力的美國,也有Jason Van Dyke、Roy Oliver這些因工作中開槍而入獄的警察。而在香港,香港警隊無需任何調查,幾個小時後就發佈聲明說「現場警務人員生命受嚴重威脅,為拯救自己及同袍生命,向施襲者開槍」,最無恥的居然將胸口位置中槍說成是「左邊膊頭附近位置」。

一日之內警方發射六發實彈,毫無疑問這是長期以來警察內部對示威者非人化,稱之爲「曱甴」的必然結果,而警方再次毫無原則地縱容、包庇警員決定了之後開實彈的場合會越來越多。無力阻止情況的惡化,我只能一次次堅定地說明:向僅持棍的示威者開實彈,這樣的行爲在任何地方都既不合理也不正當。
34
分享 2019-10-01

49 个评论

說得很好,沒有補充,批評這個開槍行為就是這個原因......我不會說任何情況下警察都不應該開槍,這就跟說示威者任何情況下就不應使用武力一樣偽善,但這次開槍完全是錯誤行為,更別提他是在遭受攻擊前就主動自己拔出了槍走到示威者之中......
正如你所说的 警察内部将示威者非人化 而大陆官方将示威者定性为“暴徒”、“港独分子”...
双方已经形成实质上的敌对关系 在这种时候 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我正好也想写这个帖子,但是自己语言能力较差,就回复在这里吧。
除了警方从来远远超过【适当武力】,最重要的是,香港警方早已【完全丧失】执法的合法性。
一次次明目张胆的【警黑勾结】、【不佩戴委任证】、【不提供警号】,甚至还有【高空发射催泪弹】等完全不符合世界上任何警察条例的做法,但却没有任何警察需要承担责任时,香港警察已经没有任何执法的合法性。在香港警队解散之前,对香港警队的一切暴力都应视为推翻极权警察社会的革命行为。
另外,对于所有【不佩戴委任证】、【不提供警号】的警察而言,他们没有任何作为警察的合法性。示威者对其暴力行为的反扑,应视为合法的正当防卫。
已删除
从未合理,但是CCP就是干得出来。所以才荒唐。不然还荒唐什么。
嗨,謝謝你特意來留言。香港警方的確同美國一樣是使用高一級武力的,如你所說美國公民可持槍所以警方使用高一級武力有正當性,但香港的情況顯然不是這樣。而就算認可使用高一級的武力,一整隊警察面對僅持棍的示威者,用實彈瞄準示威者心臟射擊,這已遠遠不是「高一級」了。我同意你的判斷,這完全就是公開行刑。

勇武能做的其實就是用自己的身體作爲武器來喚起整個世界對香港的關注,從6月到現在,一次次被打至頭破血流,甚至遭遇性侵,而今天這位中五的學生只差3CM就會被子彈擊中心臟,勇武已經做到盡了。而如我在文中最後提到,根據警方在這件事之後的反應,接下來開實彈會成爲常態。若要阻止這樣的慘烈,我覺得惟一的可能就是和理非要做得更多:真正的「三罷」,真的不再搭港鐵、不用八達通、不去港鐵商場,不在支持政府、警察的商鋪消費,不再繳稅......這些聽上去簡單,但若要一兩百萬人同時做到反而是抗爭光譜中最艱難的事,而這種和理非的抗爭只有相當數量級的人參與才會有效。
警察作為執法者都帶政治立場 ,對示威者有仇恨心理,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找到理由,真當示威者非人看
// 「如果是在美國,這班抗爭者一早就已經被警察開槍打死了。」//
‼️如果在美國,總統一早被罷免兼被送上法庭
‼️如果在美國,黑警一早比人開槍搞掂
‼️如果在美國,這樣執法一早已被送往調查
‼️如果在美國,軍隊早已企在人民那邊
‼️如果在美國,示威者武器不是雨傘而是槍,火力分分鐘勁過警察!
‼️如果在美國,黑警亂殺人,平民也可合法殺警
‼️如果在美國,咁多人上街,全個政府一早收檔下台!
当然要洗白警察了,洗吧,有本事再像上次一样说成是示威者开枪打自己人。
这次洗干净了,下次就是枪击和平示威的,下次再洗干净了,就是开坦克上街屠杀了。
反正各种评论区大家都看到了,别说开枪了,就是全屠杀了五毛也会叫好的。
尝到暴力甜头之后,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我觉得合理,香港新闻报道,当时2警察对峙5人,1警察已倒地。同时,也引用杀君马者道旁儿的谚语来阐述这件事情的观点。可见理智的香港人,是不希望今后的游行变得越来越暴力的。
已隐藏
香港人民现在获得了全世界人的声援和支持,在做法上就不应该和共产党一样。另外我也没有认同“用实弹枪击示威者”,我是站在警员要保护同僚的基础上看待这件事情的。你这脏水泼的,我不能接受。
是的,對開槍警來說他覺得對方是「暴徒」、甚至是「曱甴」,所以開實彈也沒什麼大不了,反正自己也不會有任何後果,就像打遊戲時打死畫面中的一個人一樣。從盧偉聰的無恥反應可以預見情況會越來越壞。
當然是要講的,政府、警察不講道理、不分黑白,但我們要講。我們沒有真普選這樣的政治權力,經濟權力也集中在政府和地產商手中,當然更沒有武裝,我們剩下的就是symbolic power,用故事、道理、論述製造符號意義的權力。
對,你說的這個是更深層的問題,就是香港警察早已不具備執法的正當性,所以不能將他們看做正常社會的執法者。
他們究竟是不是香港警察不是我要證明的事,我這篇文要講的當時的那一槍爲什麼不合理不正當
我早认为中共迟早要对香港动武,没想到这么快了,香港人如今只能鱼死网破自己准备武器反抗中共吧,没别的办法了,不能全指望国际。这事真的只有靠自己了。
但是在正常社會是有細緻的條例、法規來規範警察的行爲,不會讓他們爲所欲爲,就算他們仇恨示威者,但他們使用武器時會有嚴格指引。香港現在完全不同,警察所有行爲都不跟從指引,且所有違規都不會有後果,如@救救孩子 在前面的留言中提到的,香港警察已經喪失了執法的正當性。
根據醫管局通告,那名中彈的學生目前情況穩定,應該暫時沒有生命危險。請千萬不要這麼想,對CCP來說只要反抗就一定會鎮壓,612的時候大家就只有雨遮和保鮮膜,警方還是用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平行射擊至人的眼部、上半身。而後來的情況就更糟,無論抗爭者用什麼防具,就算是沒有防具穿拖鞋背心的街坊照樣被打到頭破血流。防具雖然無法抵禦實彈,但在面對其他級別的武器時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護自己。

和理非的反抗確實亦需付出代價,這中間的dilemma是越多人參與其實大家的代價就越小,比如一間公司有80%的員工罷工,那管理層開除所有罷工員工的可能就比只有10%的人參與罷工要小得多,若有超過一百萬人以公民抗命的方式罷繳稅,那政府起訴這些人的機率也就很低,只是如你所說要讓這麼多的人以自己的飯碗和牢獄之災做賭注,對大家來說是異常艱難的選擇。

就目前的情勢來看,雖然越來越多人考慮移民,但同樣亦有很多人不願離開。對很多年青人來說這裡是我們的家,而這次抗爭更凝聚了香港人的主體意識,前所未有地,大家爲「香港人」這個身份自豪,驕傲於自己作爲抗爭群體的一員。我是覺得還遠遠沒有到所有抗爭者都需避難的程度,依然有很多事可以去做,但對那些遭起訴的抗爭者,尤其是可能被判較長刑期的,我不是他們不可以代他們表態,只是在想是不是可以有類似六四後的「黃雀行動」那樣的方式可以令他們至少多一個選擇。非常感謝你一直以來對香港的支持。
从视频上看,警察当时已经拔出枪来威胁其他人了,这个受伤的学生是从旁边出来试图打掉他的枪的,然后警察才转过身体来对他近距离开枪。也就是说,无论这个学生是不是要威胁警察,警察已经要用实弹威胁他或其他人的生命安全了,只是打的是不是自己罢了,同时这位学生的攻击部位完全是手臂范围,事情就成了这样子——学生是在试图阻止警察威胁其他人,他是在救人,而不是要威胁警察生命!
警察生命也许受到了威胁(再往前的场景没看到),但绝对不是这位学生在威胁他的生命。
沒錯,我特別反感那些罔顧背景就單純拿香港警察武力和美國警察武力做對比的說法,一直想用一些案例來詳細說明這種論述的荒誕,只是每天都很多事發生,到現在也沒能靜下來寫。
典型的whataboutism。什么时候香港警察干的比美国还暴力了,他们还能拿自己和沙特对比,和朝鲜对比。再不行了还能拿出五千年历史,你看现在多文明,放到大清都给你满门抄斩,凌迟处置了!
你脑子有坑?
香港警察用實彈槍擊示威者的行爲真的合理嗎?

看清楚问题再回答,别什么都不经脑子。
这应该是现阶段警察收到的指令,滥用实弹只会越来越多,恐怖蔓延目的就是制止人民上街.
历史上几乎没有什么权利是靠讲道理讲来的 即便有 也远不如武力争取来的实在
我非常支持你们 但照目前的情况看 “和理非”逐渐疲软 “勇武”派则人数太少 这场运动是否就要消于无形?我有些担心...
我文中引用的那幾位我倒不覺得他們是「五毛」,應該就是沒搞清楚基本的事實和邏輯
抱歉,無法理解你的邏輯,我文章的標題是「香港警察用實彈槍擊示威者的行爲真的合理嗎? 」,你一會說「合理」,一會又說「没有认同“用实弹枪击示威者”」,所以你到底說的是什麼?
我倒不覺得用實彈是CCP的決定,昨天的事應該還是偶然,只是這種偶然背後有警隊長期以來對警員「洗腦」的必然,如我在文中最後一段的簡單分析。香港顯然不具備武裝革命的基礎,目前可行的反抗就是長期、深入的各個層面的抗爭,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香港人也從沒有天真地以爲國際社會可以救香港,只是在反抗這個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極權時必須要得到國際社會盡可能多的支持。
美国的条子能以自卫为理由开枪也是基于枪支合法的现状下的。粉蛆一向喜欢比烂,讽刺美国条子“随意”开火,让香港条子也去效仿,既然它们要比执法严格程度,那我也要比一比公民权利了。先让香港公民全民皆兵合法持枪上街游行示威吼不吼哇?
是的,那位開槍的警員之前用槍指向另外兩位示威者的頭部,中槍的這位中學生看到後用棍去打警員的手,很明顯他是想保護那兩位示威者,結果自己被槍擊。
如我在前面的回覆中所講,我倒不覺得警察內部已允許警員用實彈,昨天的事應該還是偶然,當然這種偶然背後有警隊長期以來對警員「洗腦」的必然,再加上現在無論警員犯了多大的錯,警隊都一路撐到底,從不承認任何錯誤,這也讓警員覺得無論做什麼都不會有代價。今天有民主派議員組織律師團隊向警隊索要這位開槍警員的個人資料,要告他企圖謀殺,現階段這樣的控告是非常重要的,要讓每個警員意識到不要以爲有人撐腰,他們做的惡就完全沒後果。
油管上有不少频道是专门上传美国各州条子执法的dash cam视频的,真的是拿着棍棒对条子张牙舞爪无视命令然后被射击的多数都被称为suicide by cops,真要有预谋想整死你条子还用把破手枪和冷兵器?达拉斯一个狙击手击毙五个条子,最后还是特警用炸弹机器人炸死他的,天天跟你打游击你条子吃得消?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已隐藏
這地方講不通道理的
已删除
我錯了,剛剛看到新聞說警方9月30日晚發通告更新警隊的《程序手冊》及《警察通例》第29章,將容許使用槍械的「致命武力攻擊」定義更改,只要警員認為「相當可能」引致嚴重受傷或死亡,即可使用槍械。這樣看來是高層同意用實彈的了。
我們說的不是同一回事,我說的symbolic power是指傳播的權力,靠表達來建立論述,來確立自己行爲的正當性,而不是跟政權講道理。
和理非和勇武並不對立,大家相互配合才能有強大的力量。勇武的行爲必須要有和理非向普通公衆解釋,這樣才能得到更多人支持。否則對香港這樣超級溫和、保守的城市,怎麼可能連勇武用了燃燒彈大家還能不割席?
你說的沒錯,現在出門遇到胡椒噴霧、催淚彈已經成了「標配」,所有商鋪都冷清惟有五金店生意紅火。6月時警方不跟從指引發射催淚彈大家都會非常憤怒,而現在依然使用過期催淚彈、橡膠子彈射向記者、警棍打爆頭這樣的事似乎成了「日常」。今天我們憤怒的極點是昨日開了實彈,但若開到一百發、一千發時我們還會這麼憤怒嗎?

人大抵是靠情感逐漸喪失銳度變得「麻木」來進行某程度的自我保護,而我認爲知識人、寫作者、藝術家的責任就是在這種時候要提醒公衆,永遠都不能對警方瀾暴習以爲常,不可以忘記那些受了傷害的人。
已删除
他们是有组织有预谋有步骤的,一步一步提高镇压等级,现在就是看警察有没有人性,是枪口抬高一寸还是为了媚上抢功劳.中共刻意嘉奖听话的警察,刘光头在微博每天俨然网红一样受到各界热烈追捧.把灵魂卖给魔鬼可以换得荣华富贵,对同样疲惫不堪的警察来说也是诱惑.他们唯一的阻碍就是香港人的信念!
勇武并没有做到尽头,完全不够。

还要说如果美国的,美国人自己都说这些抗议者是他们240年前的国父,操,还碰瓷美国人。
废青们没武器咋办,拿起枪 多杀几个警察才能 引起轰动
今天得知那位返回來嘗試救中彈學生的示威者是一位原本明年就畢業的PHD,現在卻被控暴動,面臨可能長達10年的刑罰。這個城市是如何幸運擁有這樣的年青人,而這個社會又是如何荒誕才會令那些最純粹、最善良、最美好的靈魂成爲階下囚,那些沒人性的卻可以安享高薪厚俸。
這個政府是有病嗎?算了,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真是絕望的現實
讨论合理不合理我觉得没什么意义。
世界上的事情最终还是靠实力,地球上有那么多的事情不合理,有实力就能改变对自己而言不合理的状态,没实力就算这个世界再不合理又能怎样。作为普通人,最后还不是随波逐流。
我觉得交税不合理,上班不合理,可是又能怎样?
你覺得的「不合理」不等於事實的不合理,正常的社會執政、執法者需要具備正當性,這就是爲什麼要有選舉、要有法律。討論警察開槍是否合理當然是有意義的,即便是在未有民選的香港,政府和警方依然需要建構正當性,否則警方沒必要將向胸口開槍說成是「左邊膊頭附近位置」,政府就沒必要編造各種fake news.
合作夥伴 – 香港警察濫權實錄資料庫 
tl.hkrev.info/police-timeline/
目前收錄的警察濫權個案超過 1400 個,涵蓋十三個範疇,包括

休班時言行不當類、勾結與包庇黑勢力類、妨礙司法公正類、性暴力類、“ 恐嚇、威脅、言語暴力類 ”、拒絕出示委任證類、插贓嫁禍示威者、攻擊記者及妨礙新聞自由類、攻擊醫護及阻撓救傷類、濫用肢體暴力類、濫用警權類、與中共勢力合作類及違規使用武器類

本頁面將會持續更新所有警察濫權濫暴行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17
  • 浏览: 8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