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选择题你会做么?

目前所有发生的政治问题实际上都是选择题:

1、中美脱钩,美国人自己不能再用到中共残酷压榨奴隶的血汗商品了(当然这也是低价倾销的不公平竞争),那么自己享有便宜中国商品的幸福,和,中国大多数被压榨的人的幸福,谁更重要或者更有价值?你能抵御低价商品的诱惑么?为什么?

2、香港人在争取真正的自治,是为了自己和子孙后代的民主自由而甘愿牺牲(揽炒),还是,为了苟且偷生让大陆最终控制香港而屈服顺从?(当然这个选择题不能概括香港的局面,但肯定是其中之一,关于香港还有很多这类选择题)。

3、莫雷爆雷,是选择要有钱,还是要言论的自由?言论不自由意味着是一个被控制的环境,意味着环境里人是丧失言论自由权的,而有钱是什么意思?有钱了要干什么?如果接受有钱这个选项放弃言论自由选项,这部分获益的有钱人享有的幸福,和,(无论现在或将来)丧失言论自由权的人的幸福,谁更重要更有价值?
……

*、历史上的纳粹把犹太人和德国人的幸福两者放在一起做选择题,很遗憾德国人选错了,不知现在和以后的世界各国会怎么做同样或类似的选择题。

另外,原先我以为西方民主国家大多是自愿自主的,不太需要做这样的选择,现在看来,这个选择题已经全世界都要做了。
1
分享 2019-10-08

18 个评论

说大陆人不支持抗争,这是事实,但是……是有原因的。
其实,大陆民众之所以对很多事情漠不关心,恰恰是平时没有这种生活方式,说大陆人素质低,对,但是不让你培养训练这种素质,你怎么具有这种民主或者自由的精神素养或者使得自由精神这一面展现出来呢?
这也是一个争论很久的话题,说你素质太低了,大众素质要先达到民主自由的要求,然后才能自由民主,还是说素质低是不能民主自由的结果,而不是不能实现民主的原因……?
是选择要有钱,还是要言论的自由?
很简单,全都要。只要扳倒中共,就能全都要。屈于中共统治下,只能要一样。
所以莫雷说的没错,支持香港人抗击暴政。贪图眼前那点好处,只能是短视的
这个地方是有这个问题,或许不应该做一个不能两全其美的选择题,但两者都要,这是不是和两者都不选,也是一种选择呢?
题目Q,答案:选择A,选择B,不选A也不选B,选A也选B。
因为不能都选,所以一个也不选?—— 这其实是摧毁置大众于这种选择的组织或环境。

那么,怎么摧毁这种东西?
是啊,我们脑子里总是不是A,就是B,其实可以有更多可能性的,估计这也是洗脑的后果吧。
哈,你已经醒了。^_^
選擇題裏基本的邏輯就不現實,例如題裏假設了你國經濟永遠強大,壓榨工人永遠都是世上最便宜等等,不符現實呢
压榨工人不就是使得人工便宜?莫非美帝民主自由国家要跟大陆比较谁的人工成本更低?秦晖有一个比较有名的说法叫“低人权优势”,我看如果比成本低美帝是赢不了的。
這條問題的現實謬誤是因為全世界不是只有中國人工便宜啊,越南菲律賓這些,基本語言能用英語,當地政府又對美帝聽聽話話,為甚麼美國一定要賣中國帳呢。
你的意思是换一个成本低的?也就是说你的实际选择仍然是建立在“低人权”上?只是选择不同国家?
莫雷目前的选择题是这样:
得罪国内坚持言论自由的本国人,
还是,
得罪能给自己团队带来那么多利润的他国人?
苹果选择题雷同。
这个是真的,一直都没那个教育也没那个环境,突然就可以民主自由了?事实上假设现在让人民能自由投票了,可能也会再投一个独裁者出来,总之大陆多年来没有民主,而人民也似乎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包括很多移民即使肉身出了墙,也习惯性不关心政治,这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
那么,面对一个素质低的人,是选择任其自生自灭,还是选择救苦救难,开启智慧?
你这个问题有一个前提,必须是这个“素质低”的人自己愿意被救,倘若这个人本身没有这一层认知,强行灌输只会让人反感,这就是为什么大陆很难实行民主,因为能认识到的要么被禁言了,要么出走了,能留下的是被“筛选”过的。打个比方,一个精神有疾病的人,倘若能自身认识到需要帮助,那么一般治疗后果都是正面的;如果这个人认为自己很正常不需要帮助,那么你去帮助他的时候,这个人反而会反抗,甚至认为你才是“有病”。
你讲得很对,天助自助者。
如果人的认识被扭曲了(如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意识不到,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第一个问题中西部的美国失业工人绝对不答应,就像Peter Navarro说的,买的便宜,活得糟糕,许多人失业为代价买便宜的中国货,谁愿意干?
便宜货的消费主体和失业工人的主体,他们尽管有重叠,但不能完全看成同一个主体。这里如果不考虑生产商,实际上就是,享用到便宜货的这群人的幸福,和,失业的工人的幸福,两者的选择。
而且可能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循环:因为失业,他只能更大程度的降低消费水平,反而倾向于选择便宜货。
现在简单分析一下暴雪公司惩罚香港选手的事情:
暴雪公司的规定是这样:竞争规则禁止任何“破坏自己的声誉、冒犯部分公众或某些公众群体,或损害暴雪形象”。
这样的话就有几个选项:
1、他是香港选手。一个人如果自己的家乡正在承受灾难,在赛后接受采访的时候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不是最为正常的表现么?难道要让他装作自己的家乡什么也没发生?—— 这是很可能会破坏自己声誉—— 违反竞争规则。
2、如果香港选手发出的声音不是解放这座城市,而是奴役这座城市,那么是不是也会冒犯这座城市的公众?甚至包括他自己在内。
3、他发出的声音是解放这座城市,还以自由,这不正是与大陆中国相同的核心价值观么?为什么会有人认为他冒犯了大陆这部分公众?
4、作为一个在游戏界享有多年盛名的游戏公司,难道不应该是一个有着社会责任感尊重人类选择自由寻找自由这样最基本的游戏精神的公司?如果对一些地区公众的抗争视而不见,甚至对抗争精神进行惩罚,那是不是算得上是对这个公司信誉的损害?

暴雪公司这道选择题怎么做?

要回复影片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