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维基对“巴勒斯坦”这个名称来历解释得比较有意思

对比了英文,意大利文,希腊文维基,大致脉络相似,细节略不同,其中希腊维基更强调它的希腊关联:

“历史上,这个名字被认为来源于古代Philistines人的自称。从考古证据上看,Philistines这个族裔可能是从古希腊克里特岛走出去的。Philistines人没有自己的文字,没有留下文字记录。最早提到这个词的地方是古希腊的Linear B文本,在里面它被称为Πελεστέτ,即Pelestet。Linear B语言大致出现于公元前1400-1200年的古希腊迈锡尼时代。
 
今天巴勒斯坦这个词为希腊语Παλαιστίνη(巴勒斯迪尼)。 在公元二世纪时罗马人曾沿用古希腊称谓把它叫做‘叙利亚的巴勒斯迪尼’。”

在被奥特曼土耳其统治时期,并没有巴勒斯坦这个名称。 这个地区分属“大叙利亚”省中的五个sanjaks(旗),省府为大马士革。这五个sanjaks包括加沙和耶路撒冷。16世纪一个耶路撒冷的法学家 Sayf al-Islam Abu'l Sa'ud Effendi把这个地区称为圣地(Arazi-i Muqaddas),17 世纪法学家 Khayr al-Din al-Ramli 常在他的教令中使用Filastin一词,但没有对该词进行定义。

在当地人暴动反对奥特曼土耳其统治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叫巴勒斯坦人,只认为自己是比较特殊的、有古迦南人和古犹太人血统的阿拉伯人。

直到一战以后,被英国托管时,“巴勒斯坦”这个词才被做当作一块单独地域的正式名称而使用。

之前看过一个以色列人的视频,他经常强调,如果你能在19世纪,15世纪,1000年前,或者任何时期,找到有人曾经提到“巴勒斯坦人”这个说法,你可以来告诉我。但我先告诉你,没有。

————————————————————

我简单总结,“真“巴勒斯坦人原来是希腊人。

现在的巴勒斯坦人是近一百年来人为制造的概念。
10
分享 2023-10-23

13 个评论

巴勒斯坦当然应该翻译成斐勒斯廷,巴勒斯坦这个四不像真的太难看了,实在无法理解是哪位神触翻译的,堪比齐达内这个名字。
不是希臘人,是希臘人的堂兄弟,海上民族,印歐人一支成為海上民族,海上民族一支亞該亞人入侵希臘成為亞該亞人,另一支成為非利士人

海上民族到處入侵,入侵古埃及,入侵西亞(非利士人),入侵歐洲(希臘人),非利士人不是希臘人

納粹德國說耶穌不是猶太人,是印歐人。耶穌是非利士人,不是傳統的猶太人,猶太人的體系撈不到好處,自己作為邊緣人搞了個異端被正統猶太人釘死了。如果他是猶太人壓根沒必要另起爐灶,本來就是舊體系的既得利益者。有點類似佛祖不是印度人,也不是傳統的婆羅門,是尼泊爾剎帝利,自己另起爐灶基於印度教搞了個佛教

耶穌不是猶太人,耶穌教也不是猶太教,猶太教不會向外邦人傳教,耶穌說外邦人也能沐神恩,上天堂。基督徒不割包皮,喝酒吃豬肉。希伯來人是摩西的奴隸,只有摩西的奴隸及其子孫才能得到救贖,沐神恩,上天堂。因為他不是猶太體系的既得利益者才搞宗教改革,結果被猶太人釘死了。據說早期基督教還有輪迴轉世等內容,類似佛教,後來被教廷一鍵刪除了

耶穌的教義和穆罕默德類似:

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

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

耶穌還說自己是猶太人的王,妥妥的想造反(猶太人和穆斯林社會都是政教合一),就是個不成功的穆罕默德。天主教說第一任教皇是磯法聖伯多祿,這點無法考究,天主教在歐洲也想玩政教合一,玩不過世俗的王
反过来“巴勒斯坦人”虽然是近代概念,但巴勒斯坦长期以来占人口15-20%的基督徒不是。他们对于自身耶稣门徒后裔的身份非常清楚,而且恪守传统,在1400年的穆斯林社会中坚持信仰,保存血脉。

真论土著而言他们比任何犹太人都土著的多。犹太人在公元70年再次大流散后从来没有成群回来过,而他们坚守圣地已有2000年并存活至今。他们比任何现在的以色列人都更“土著”,更“犹太”。

基因检测也显示他们就是迦南民族的后裔,但即便如此他们依然被以色列政权长期迫害,看看现在的伯利恒吧。
这就是民族发明,没有六次中东战争,没有以色列,发明巴勒斯坦民族根本没有必要,约旦河东岸居民和西岸居民有什么区别?也许城市市民和传统农民共同讨厌贝都因武士,但他们也没有独自建国的打算。
巴勒斯坦民族发明本身就是以色列民族发明刺激下的产物,因为战争失败约旦和埃及放弃巴勒斯坦地区的所有权声索,导致当地不被以色列承认国籍的原住穆斯林必须有一个代表政府,因此就有了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最早是苏联支持的恐怖组织,而当地人民是传统上不介入政治的费拉,这也是当地难以建立民主的主要原因。
耶稣本人说过:“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如果我的国属于这个世界,我的臣仆早就起来争战了,我也不会被交在 犹太 人的手里。”
罗马总督彼拉多也表示耶稣没有罪,是犹太人长老非要弄死他的。
可见耶稣只是个马丁路德式的宗教改革知识分子,不是穆罕默德那种动刀兵造反的人。
>>这就是民族发明,没有六次中东战争,没有以色列,发明巴勒斯坦民族根本没有必要,约旦河东岸居民和西岸居民...


最草的还是说巴解“屡次刺杀”约旦国王所以是约旦内乱根源,我只能说全阿拉伯世界+以色列想杀他的可太多了,这事完全可以说是巴解替约旦政权内部叛乱者背黑锅而已。1970年约旦内战更是侯赛因自己输急眼后的无能狂怒。

所谓“引发黎巴嫩内战“更是无稽之谈,虽然马龙派和以色列眉来眼去完全可以理解,但所谓”巴勒斯坦难民”挑起黎巴嫩战争简直是无视了黎巴嫩国内16个教派无数个部落的既存秩序。
猶太教有其歷史背景

古印度政教分離,宗教上婆羅門和世俗統治者剎帝利是兩個階層。古埃及一模一樣,法老和祭司是兩個職位。法老有感埃及國內祭司眾多,不同地區信不同的神,決定收回全埃及所有祭司的權柄,建立政教合一的新埃及,把全埃及的宗教權力歸於法老一人,就是秦制的中央集權,只有世俗領袖法老才有資格祭祀太陽神,其它人都是法老的子民,全埃及只有一個神,一個大祭司(法老)

法老死後人亡政息,親信摩西向奴隸傳教。猶太教本來就繼承法老遺志政教合一,這也是猶耶伊三教的共通點。後來伊斯蘭教傳入埃及,延續了法老的理想,建立普世的萬民的政教合一宗教國家

現在不拜太陽神了,拜這塊黑石: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4/41/Mosquée_Masjid_el_Haram_à_la_Mecque.jpg/1500px-Mosquée_Masjid_el_Haram_à_la_Mecque.jpg
基督教有善惡大對決末日審判,伊斯蘭教也有。末日到來,所有人都接受安拉審判,有經者的經書全變可蘭經,信可蘭上天堂,不信下地獄

有經者的經書包括猶太教經典,基督教新舊約,甚至佛經。伊斯蘭認為有經者的經書是被猶太人篡改的偽經,可蘭才是真經
>>不是希臘人,是希臘人的堂兄弟,海上民族,印歐人一支成為海上民族,海上民族一支亞該亞人入侵希臘成為亞該...


Philistines来自哪个岛或者哪些岛,是什么族裔,没有定论。我这里引用希腊维基的观点,说“可能是”来自克里特。我说是他们是希腊人,一半有道理,一半好玩。好玩的部分就像题目里说的,这个说法“有意思”。

有道理的部分是,爱琴海岛屿几乎全部属于希腊(今天),只有极个别属于土耳其。另一面的大岛塞浦路斯也是希腊裔为主。除此之外,没有发现那个区域有其他文明的大岛。

如果你有其他结论来源,可以发到这里告诉大家。
其實就是名字的問題而已,最早的巴勒斯坦人/腓力士人是來自克里特島米諾安和邁錫尼的海盜,就是造成青銅崩潰海上民族的一支,(ps海上民族不是民族,而是海賊聯盟),他們後來去了加沙到特拉維夫之間的沿海地帶殖民,他們居住地方也就成了希臘羅馬人口中的巴勒斯坦。但當地土著的迦南人以色列人當然不認這個名字,是後來羅馬驅逐猶太人,為了羞辱猶太人才將猶地亞徹底改名成巴勒斯坦。但中東這塊地本就是東西方明的交匯處,當地居民早就被換血好多次了,爺爺強姦奶奶,爸爸強姦媽媽。聰明一點的希臘羅馬人早就潤了,會留在那鬼地方的希臘人基因也早應稀釋為零了。

說到底,阿拉伯人和猶太人才是同一個種族,只是宗教文化不同而已,但都喜歡恐怖襲擊和共產主義。也一直都有猶太人留在那塊破地,而且很多以色列人並不是歐洲殖民者,而是建國後被從周遭阿拉伯國家驅逐來的難民。英國託管自然承襲羅馬而不是土耳其版圖,當地穆斯林很多也不是土著而是新移民,這才開始叫自己巴勒斯坦人。
>>基督教有善惡大對決末日審判,伊斯蘭教也有。末日到來,所有人都接受安拉審判,有經者的經書全變可蘭經,信...


你是不是看太多陰謀論了。有讀過幾句聖經古蘭經的都不會說耶穌和穆罕默德是同樣的人。耶穌說那些話不是讓你去鬧事,而是堅守信仰,他還說愛你的敵人,被打了左臉讓打右臉,上帝愛每一個人,所以基督徒歷史上也沒鬧什麼事,就是費拉不打仗害得羅馬滅亡。而古蘭經從來沒說真主愛穆斯林的敵人。

當然,這些宗教都是編的,猶太教是伊朗巴比倫埃及迦南的同人,基督教是猶太教的全年齡向同人,伊斯蘭教是猶太基督教的黑化同人。但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就是根本不同的宗教。

還有古埃及一直都是政教合一,法老就是人間之神最高祭司,每年還要朝尼羅河射精保豐收,後來埃及衰弱,祭司的權力才慢慢趕上王權,但始終沒能超過法老。還有伊斯蘭那個石頭在伊斯蘭教之前就存在了,是異教的傳承。而且摩西這個人估計也不是真的,開紅海啊你真信。
>>你是不是看太多陰謀論了。有讀過幾句聖經古蘭經的都不會說耶穌和穆罕默德是同樣的人。耶穌說那些話不是讓你...

分紅海有個類似的版本,在埃及莎草紙,據說是埃及某學生的作業,所以錯字比較多,也有缺字損毀。埃及摩西分紅海;埃及學生在紙上寫了個類似的故事,主角是法老祭司和妃子,所以摩西確實是埃及人,不是希伯來棄嬰,而且是祭司階層,因為故事裏是祭司施行神跡

簡介:法老和20位裸體穿着魚網的妃子泛舟,妃子的珠寶跌落湖,和法老說,法老說倉庫隨便拿件比原有的更好的,妃子拒絕,要掉下湖的珠寶,法老求助祭司,祭司念咒湖水分開,伸手從湖底取回珠寶

看起來有點怪,因為是古埃文翻譯為英文,再google機翻繁中

Westcar Papyrus:綠松石吊墜的故事

韋斯特卡紙莎草紙的第三個故事由胡夫之子鮑弗雷講述,故事發生在斯尼弗魯統治時期。它講述了有一次,國王感到非常無聊,在他的首席祭司賈賈曼赫的建議下,與二十名漂亮的年輕女子一起出海。然而,其中一個女孩將一個綠松石魚吊墜掉進了水里,她對吊墜的丟失感到非常沮喪,即使皇家財政部承諾更換它也不能讓她高興起來。然後,賈賈曼赫使水自行折疊,以便可以取回護身符(與出埃及期間摩西分開水的動作相呼應)。

完整翻譯...

然後鮑弗雷站起來講話,說道:“我會讓陛下聽聽發生在您祖先斯尼夫魯時代的奇蹟,這是合理的,而且是首席讀經祭司賈賈曼赫所做的事情”。然後他講述了綠色寶石的故事。

[ ]天的事情還沒有發生。[斯尼夫魯]走遍了宮殿的每一個房間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他找不到任何房間。他說:“去把首席讀經牧師和圖書抄寫員賈賈曼赫帶給我,他立即就被帶到了他面前。皇帝對他說:“我走遍了宮裡的每一個房間,想給自己找個消遣的地方,但沒有找到。”

然後賈賈曼赫對他說:“哦,願陛下前往宮殿的湖邊,為宮殿內所有美麗的女子駕駛一艘船。看到他們來回划船,看到湖邊美麗的蘆葦,看到美麗的田野和水岸,陛下的心會感到高興。你的心會因此而高興,所以我會安排一次划船之旅。”

請給我帶來二十支鍍金的烏木槳,槳柄是鍍金的檀香木。請給我帶來二十個身體美麗、胸部發達、編著辮子、尚未生育的婦女。讓我拿二十張網來,脫掉她們的衣服,把這些網交給這些婦女。” 一切都按照陛下的吩咐進行了。然後他們來回划船,陛下看到他們划船,心裡很高興。

然後,一名正在划槳的女人被她的辮子纏住了,一個真正的綠松石魚吊墜掉進了水里。然後她不動了,不再划船了,她的身邊也靜止了,不再划船了,陛下說:“你能不划船嗎?” 他們說:“不用划船,我們的划槳就靜止了”,國王陛下對她說:“你為什麼不划船?” 她說“這個真正的綠松石魚吊墜掉進水里了”,然後[他說]對[她]“[應該]更換”,她對他說“更喜歡真正的綠松石,而不是替代品” ,然後他的陛下說:“去把首席祭司賈賈曼赫帶給我,他立刻就被帶來了。

然後國王陛下說道:“賈賈曼赫,我的兄弟,我已經按照你所說的做了,國王陛下看到他們划船很高興。然後,其中一根划槳上的一條真正的綠松石魚墜落入水中,她不再划船,就靜止了。碰巧她打亂了她的一側,我對她說“你為什麼不划船”,她對我說“真正的綠松石魚墜掉進了水里”,我對她說“劃,瞧我自己”將取代它”,她對我說“我更喜歡我自己的東西而不是它的替代品”

然後,首席祭司賈賈曼赫念了一個咒語,將湖水的一側疊在另一側上,發現魚墜子躺在一塊碎片上。他把它取來並交給了它的主人。中間的水有十二肘,折起來有二十四肘。他念出一個咒語,部分湖水又恢復了原來的位置。國王陛下與整個王室一起慶祝了一天,最後他獎勵了首席祭司賈賈曼赫(Djadjamankh)所有的好東西。

看看你的祖先、上埃及和下埃及國王斯尼夫魯時代發生的奇蹟,這是首席讀經牧師和書籍抄寫員賈賈曼赫所做的事情。

然後上下埃及國王胡夫陛下說:“請向上下埃及國王塞尼夫魯(Senefru)獻上一千條麵包、一百罐啤酒、一頭牛和兩團香,這是合理的,並把一塊蛋糕、一壺啤酒、一大份肉和一團香送給首席讀經牧師和書籍抄寫員賈賈曼赫(Djadjamankh),正如我所看到的他學習的一個例子。一切都按照陛下的吩咐去做。

改編自 Marc Jan Nederhof 和 AM Blackman 的翻譯
創世紀之後是出埃及記,明擺着告訴你,我摩西和一神教都來自埃及 al qibt الْقِبْط

摩西(梅瑟,美斯,梅西)詞根符合埃及語,參考拉美西斯Ramesses,ra-messes,拉神之子

https://en.wiktionary.org/wiki/Moses

Etymology
From Latin Mōsēs, Mōȳsēs, from Ancient Greek Μωυσῆς (Mōusês), from Biblical Hebrew מֹשֶׁה‎ (mōšê). Further etymology is unclear, but it is sometimes conjectured to derive from Egyptian
(msj, “to give birth to”), a common element in Egyptian names of the form ‘[name of deity] is the one who bore him’; or, alternatively, contains Egyptian (mw, “water”).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10-23
  • 浏览: 3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