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包子放狠话要「分裂分子」粉身碎骨的原因找到了:

BITTER WINTER


習近平訪尼泊爾受挫敗 威脅稱反對者將「粉身碎骨」
2019-10-15
喜馬拉雅山麓國家尼泊爾拒絕與中國簽署意圖將西藏難民遣送回國的引渡協議,中國國家主席惱羞成怒。
作者: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

尼泊爾境內有近兩萬中國西藏難民,僅首都加德滿都就有9000多。這些難民前途未卜,因為尼泊爾始終沒有簽署日內瓦《難民公約》及其《議定書》。以往,曾有難民被攔在邊境,並且由於中方施壓,尼泊爾警方禁止在加德滿都舉行任何反中共的示威活動。

但那只是過去,如今,在習近平的統治下,中共開始對尼泊爾這樣的態度感到不滿意了,他們想讓西藏難民都被遣返回中國,並且是先從向國際媒體講述自己在西藏遭受殘暴虐待經歷的藏人開刀。中方媒體和親中共的尼泊爾媒體早已開始故伎重施,宣稱尼泊爾的藏民是「假難民」。

帶著準備好的引渡協議,習近平於10月12日至13日大張旗鼓訪問尼泊爾,希望雙方能簽署該協議。這是1996年以來中國國家主席首次出訪尼泊爾。另外,中方還提出幫助尼泊爾建立國防大學,培養軍事及警務人員。不難想像,中國教授會教給他們什麼。

但習近平的訪問並沒有取得預期成果。到加德滿都後,他被告知尼泊爾政府已決定拒絕簽署引渡協議及國防大學的相關協議,尼泊爾還拒絕接受中方為其建造新的國會大廈以及在中尼邊境修路的投資。

尼方知道要給習近平留面子,他們簽署了《刑事案件司法互助條約》(Pact on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但該條約是針對常見的非政治性犯罪,不是中方期望簽訂的引渡協議。雙方還簽署了普通的貿易協議。

這一次,人權組織和流亡藏民抗議的呼聲終於被人聽到,雖然可以預見中方會繼續給尼泊爾施壓,並且尼泊爾總理夏爾馬·奧利(Sharma Oli,尼泊爾共產黨員)也反覆重申,禁止在尼泊爾組織反中共的示威活動。

習近平在加德滿都講話時殺氣騰騰的語氣證實了他的不快。提及香港時,他說:「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他還說,任何支持分裂中國的外部勢力只能被中國人民視為痴心妄想。當地媒體認為這些話是在含沙射影地威脅藏民和所有支持西藏難民的人。

如往常一樣,中國人民無從得知習近平訪問尼泊爾的失敗,中共媒體卻對本次訪問大加讚揚,稱其取得巨大成功。
13
分享 2019-10-15

12 个评论

邪惡...它們不僅僅邪惡,還輸出邪惡,獨裁,恐嚇,真是不要臉,都快成世界公敵了,還這樣高調的說一些讓人反感的話。我越來越覺得,包子是上帝派來滅共的。他絕對是個key man
人家都逃出中國了 還想捉回來
這就是所謂的一刻也不能分割。
其实世界反共行动最成功是北欧国家,该行动获得苏东集团和其他红色国家给予的最高荣誉——提都不敢提。就如同NBA莫雷一条推就被中国官方怼,而同期南方公园做得严重得多,中国官方却一句都不敢提。北欧国家做得很简单,1918-1919年北欧社民党带着工人纠察队和警察挨家挨户搜杀布尔什维克,导致布尔什维克在北欧的势力物理意义上的全灭。因此北欧国家不仅避免了之后七十年的历史中被苏联集团骚扰,而且执行者成功避免了麦卡锡的待遇,因为所有红色势力团里和外围都对此事完全禁声,提都不敢提,所以大部分今天人反而不知道北欧国家当初是怎么做的,当年的执行者也没有像麦卡锡一样背上迫害的恶名。

墙外网站对于翻墙五毛网评员以及监狱服刑的发贴减刑人员该用什么做法,可以参考以上
什么时候中国也这样,尸体就堆成山了
作者:赵真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808756/answer/8892410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引用刘仲敬《简明20世纪东亚史》https://www.douban.com/note/516965286/ :从列宁角度来看,他作为一个国际主义者,他的目标绝不仅仅是推翻沙皇。他虽然拿德国人的钱,但是我们也不能按照白军的诬蔑去想象他,说他就是一个德国人死
心塌地的代理人。他跟德国人的关系,也是相互利用的。只不过是因为他处在一个绝对弱势的地位上,没枪没钱,德国人有枪有钱,结果造成的效果好像是他为了德
国的利益出力,而德国人不大在乎他。其实这是双方实力对比造成的。他的根本目的还是在全世界发动世界革命。俄罗斯是不太重要的,照十九世纪社会党人的普遍
观念,真正的革命中心应该是在资产阶级最发达的地方,而对于欧洲来说,毫无疑问,欧洲的工业中心是在德国和比利时,比利时太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德国。所
以共产国际成立的时候,工作语言是德语,最主要的几个干将也是德国社会党的左派。列宁的想法是把俄罗斯作为导火索来用,引起全世界的革命。俄国革命一旦成
功以后,即使资助他的德国人也在他下一步革命的范围之内。革命胜利以后,共产国际的工作中心就要迁到柏林,工作语言自然也是德语。俄
罗斯是一个导火索,这话的意义就是说,它要烧尽俄罗斯的资源去引起世界革命,而不会对俄罗斯采取保己安民、积蓄财富政策。相反,它要打倒俄罗斯的资产阶级
和有钱人,要把他们的全部资产都榨出来,在极短期内用到全世界的革命方面。所谓共产主义的暴政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共产主义本身造成的;另一方面是由于它
的颠覆性造成的。如果你的目的是,比如说你打进了一户人家,目的是要把这户人家的钱和资源拿出来,造成武器,顺便把其他邻居也搞掉,那么你肯定不会在这户
人家里面实行长治久安的政策,不会像唐太宗李世民那样搞什么休养生息啦、指望二十年以后人民更加富裕什么的。二十年以后的世界革命早已经爆发了,哪里还考
虑这么多。现在就是把现有的资源尽可能的榨出来,涸泽而渔地利用,然后等到世界革命成功了以后,你这个地方就是一个挤干了的橘子,没有用处了。这个政策可
以解释布尔什维克在最初几年采取的极端残酷政策。可以说后来,大家后来都说斯大林残酷,其实斯大林比起列宁来说应该是放得比较宽的。之所以会放得比较宽,
是因为在斯大林时代,他们已经很清楚,世界革命不能在短期内成功了,所以俄罗斯在短期内是他们唯一的家园,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了。所以在这个时期,
他的政策中间才采取了一些为长远打算的政策。在二十年代的时候,他是根本不顾惜俄罗斯的。不惜把俄罗斯的一切资源全都消耗到更广大范围的革命当中去。他
在这场游戏中间,面临的第一个障碍就是欧洲各国的社会党人。如果让列宁的计划得以完全实施的话,那么欧洲各国社会党人应该像是俄国社会党和克伦斯基一样落
到同样的下场。但是这个计划没有完全成功。二十年代,它在欧洲激起了广泛的清党活动,在瑞典、芬兰、德国各地的社会民主党都采取了报复性的活动。布尔什维
克在这场斗争中证明自己是失败者。而这些社会民主党的报复活动其实是相当惨烈的。跟蒋介石的四一二政变比较起来,你可以说蒋介石是心慈手软,而且杀得很不
彻底,比起芬兰那些所谓白卫军。这一点我们不能相信布尔什维克的宣传,如果你相信布尔什维克的教材的话,那些搞清党杀共产党的人都是资产阶级,但实际上不
是这样,布尔什维克在这项斗争中,首先打的是社会党人(与共产党同生态位竞争的左派政党,与共产党不同的是,社会党不主张暴力革命,而是希望通过民主政治
的和平手段颠覆有产阶级的保守主义宪制)。杀他们的所谓白卫军,一般来说是芬兰的退伍老兵和社会民主党的工人纠察队。他们之间的关系最近,斗争斗得最狠。
德国人也是这个样子,杀德国共产党杀得最狠的首先是德国的社会民主党。在屠杀的最高潮的时候,瑞典和芬兰社会民主党,采取的基本上是挨户搜查、发现赤卫队
和红军就要不经审判立刻杀掉的政策。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内战,双方行使的都是战争权力。因为他杀得比较彻底,所以以后北欧国家的共产党经过这次元气大伤以后
再也没有翻过身来,而形成了社会民主党长期执政的局面。最后这段历史基本上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了,大家还觉得社会民主党好像是最温和的政党,其实它之所以后来能够采取最温和最文明的做法,正是因为它在最开始的时
候,把共产党都给杀绝了的缘故。以后它不再有敌人了,也就可以温和了。如果它没有杀绝了的话,以后共产党一次又一次闹事的话,它恐怕也会像蒋介石一样,反反复复地像慢性病一样不断地杀来杀去。这样一来,尽管蒋介石,说老实话,开始的时候杀人杀得不残忍,但是最后反倒得到了恶名,就是因为他杀得不够狠。如果
他斩草除根了,大家以后也不会骂他了。他以后说不定也会变成民主人士了。这就是马基雅维利政治一个最可悲的地方。大多数公众心目中的历史形象,跟实际历史
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差得太远了,所谓“身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陆游《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身后是非谁管
得?满村听说蔡中郎。”),你指望人民是公正的,历史是公正的,会给你复原真相,这个其实是件很不靠谱的事情。哪怕是在号称民主和言论自由的国家,人民所
知道的历史也是高度歪曲和极不可靠的。
半壶水 新注册用户
这固然是直接原因,但我想还有一个间接原因,中共层领导者肯定不信他们给平民宣传的执政为民那一套,到包子那个位置上,早已用掌控欲突破了普通人的道德底线与操守,对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掌权者来说,尽可能的占有与消灭属于汉文化人种以汉族为主的的周围势力,早已成为了本能,只有在这消灭的过程中遭受了惨重的军事打击,信心受到了重创才有可能放弃他这一代的执念,典型的如北宋赵光义,打南方势力时顺风顺水,在幽州被打的屁滚尿流后,再也不提北伐破事了,当然在受打击后是否能够振作也是一个统治者成分的验金石,是色厉内荏,徒有其表之徒。还是一个坚韧不拔,意志坚定的枭雄。还是一个光有一股无知无畏之气不知策略的莽夫,当然包子肯给不属于第二种,不必对他的才能与谋略报有任何期待。
半壶水 新注册用户
共党的大部分高层官员在有秘书代劳文书工作的情况下,在回答时事问题时,早已沦为了背稿子的机器,说一下大方向上正确的废话,对解决当下问题毫无用处,对海外出乎意料的提问,要不情绪化表达,要不依靠本能进行丢脸的毫无逻辑的狡辩。这与古代夸夸其谈的儒生有何区别,不过用万能的唯物主义八股代替了儒学经典,古代诗书礼乐治家的豪族好歹自身通经典,而他们是把这份工作都由秘书御用文人代劳了。中国人民的修养是否比古代强这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现在的高层统治者的眼界文化修养别说和古中国辉煌时期的统治者相比,就连清末的那些都比不了,这可真是逆进化,现代文明物质的发达促进了他们的懒惰与不学无术,可以肯定高层的政治斗争都是在用出于本能的狡诈与粗鲁在斗,更本没有敬畏的底线,就是兽性的争斗。
想必最先粉身碎骨的人是谁呢?
勃列日涅夫 回复 半壶水 新注册用户
就是受教育程度的问题,除了日本人办的大学教出来的江泽民还有点文化人的样子,其他人不出洋相就谢天谢地了
半壶水 新注册用户
技术和生活方式随着时间可以大变,但政治争峰的原则,手段从来不会大变,他们既没吸取本国历史传承下来的经验教训,又不学习进现代西方通行的政治规则,自诩唯物主义者却又丢掉了辩证方法,完全是奴隶时代统治者的思维,一群在现代社会践行丛林法则本能的老僵尸。
 刁包子以为它能只手遮天,结果发现它连自己的腚都遮不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