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队中人向独立媒体吐露心声:我们其实从来都是政权工具

以下言论不代表引用者立场,相信亦不会代表立场新闻的立场,请读者自行判断。原文粤语已转换国语。

立場新聞
2019/9/20 - 15:02
【專訪】警隊留下難滅印記的 100 天 現役警員:其實,我們從來都是政權工具

反送中運動至今已持續超過 100 天,民間爭取的除了「五大訴求」,還有對香港警隊所作所為的調查與譴責。
這星期,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向警務人員發表公告,形容過去 100 日「是他在警察生涯中最難忘的一段日子」,又稱將會於警隊歷史上留下「不能磨滅的印記」。他又安慰同僚,管理層會採取一切可行措施,照顧同事的福利及家庭需要,「力求讓大家能夠在無後顧之憂的環境下履行職務」。
這 100 天,香港警察做過的事,很多人在媒體鏡頭、直播片段中看得一清二楚,然而面對這場運動(或他們理解的「暴動」),香港警察究竟在想什麼?
為了解警員心態,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立場新聞》三次訪問現役警員阿峰(化名),訪問分別於 6 月中(6.12 衝突後)、6 月底(示威者兩度包圍警總後)及 8 月底進行。
阿峰在警隊任職多年,亦接受過機動部隊訓練,但這場運動他沒有在衝突前線執勤;他只是三萬人警察隊伍的其中一員,意見亦絕不能代表所有警務人員,但透過他的自白,我們至少可一窺這 100 天於鏡頭以外,香港警察在想的是什麼——即使大家未必同意。
(下文經由《立場新聞》記者整理三次訪問內容,以第一人稱寫成。文中的「我」是受訪者警員阿峰。)

*   *   *

「社會衝突警隊埋單」
現在警隊的氣氛,其實都好有趣。明明仍是非常時期,但大家好像都慣了這是常態。照理這不應是常態,没理由天天那么少人返工,大多數同事都要出去做暴動。
以前我們每班返 8 小時 45 分鐘,現在每班 12 小時 45 分鐘。返工多的,可以挑选放假或者補錢。一開頭有些同事雄心壯志,说就是不放假,賺多些,但過一阵,大家都累啦。
之前出去做暴動的同事,會很興奮地回来分享外面的所見所聞。現在少了。可能因為講來講去都是,射幾個催淚煙,搞幾輪,逮捕幾個人。開頭好像很特別,現在不是了 — 其實大多數香港人都是这样啦,慢慢會麻木。
《逃犯條例》这件事會搞到这样大,我是好吃惊的。
其實打警察这份工,大多都是支持政府,就算不支持都會装作支持啦,但这次这件事開始的時候,只講條例,真的不是太多人支持。在警署大家聊天,或者食堂電視播開講兩句,我聽不到有人说,「当然要立啦!这帮仆街要逮捕!」没聽過類似的話。
甚至 6 月 9 日前,我聽到好多同事聊天講,唉其實政府是不是真的要那样急推呀,台灣都说不必啦。那样急推,人们反抗會很大。我自己都是这么想,明顯没有迫切性你又要这樣搞,社會就會有衝突,社會有衝突那谁埋單?不就警隊埋單囉。
我覺得这次我們被人摆上台更嚴重過佔中。我不知林鄭月娥是否有预谋坑警隊一次,但你是將警隊放在一個磨心位,喂老大,《逃犯條例》又不是我说立的,是你要立嘛大姐,你自己出来和人解釋啦。
但我們食君之祿擔君之憂,是不是?我收你工钱,無辦法就要被你推上前台。

*   *   *

「训练是这样教」
網上好多人说警察好暴力怎样怎样,喂,我們往往看到,即使在 facebook、甚至主流媒體 重播出的片段,每天都斷章取義,你拿後面那部分 出来講,那就一定是警察錯啦,好像無端狂打人,但你没有放开頭一部分啊。
所以我的同事是非常生气的,整個氣氛都不好,因為这些被剪輯過的片段,不斷在這個世界流傳,以至好多没去過現場的人,或者有去但站得很靠後、不知發生什么事的人,都覺得警察是疯的。
我明白對一些没有受過警察訓練的人來說,會覺得很荒谬。但我們的训练是这样的:一旦警務處處長宣布这场是暴動的時候,在現場出现的所有人都是暴徒,我們不會再推測,某個人是否善意。因為一旦進入暴動的模式,就再不是警察對一個人的場面,而是一個大型的活動,簡單來說,就是 battle 和 war 的分別。
處理暴動的训练 是無差別的,不會針對你扔过东西,所以我打你,你没扔过东西我就請你離開 … 一定無差別的,因為武器的設計就是無差別,催淚彈。當警務處處長宣布暴動,要驅散,根據我們的训练,你站在那,甚至跪在那,都已經不可以容許。因為我們在現場,只有一双眼望着前面,不會知道後面發生什么事,可能你不去打前面無端坐着的人、不射支催泪煙過去,會引發後面很大的問題。
你说这個準則合不合理,我不知怎么答。但我們別無選擇,必須这样做。
作為警務人員,你要信这套訓練會管用。你出工钱就是做這件事。你不會想,他好慘啊,我們可否同情他?如果有同事在現場,見到有市民只不過站在那狂鬧警察,於是覺得「为什么我要向他射催淚煙?不勸他走?」… 如果一個受過完整機動部隊訓練的同事,仍講出這句話,我覺得是非常不成熟的警務人員。這個人也不適合做警察 — 他不是壞人,甚至是好人,但這份工真的不適合他。
你事後覺得我今天很罪惡,要辭職,好;但是大哥,你没领低工资嘛,三四万一個月,真是因為你厉害吗?只是買你忠心而已嘛。

*   *   *

「暴動模式」的源頭
聽到不少人說,為何香港警察突然變成這樣的?每次一進入「(處理)暴動模式」,每個警員的行為、動作、反應,以至情緒,都好像變了另一個人。
我想,這個跟我們接受的訓練有關。例如以前在學堂,七成時間都在練步操,教官會要求一講一個口令,就進入另一個模式去操;另一個訓練是,夜晚全部人睡覺,教官會靜悄悄进来,捉走其中一個 — 當然不让他出聲啦 — 然後看看捉走多少個,學警们才發覺。
這些训练很改變到我。我們慢慢會進入一個狀態,無論任何時間都要很有警觉性。
機動部隊訓練就更加是了。它的成立,就是要處理公眾集會,甚至暴動。出學堂之後,我们會去不同地区工作,大多數同事在半年至兩年之內會被召入機動部隊,接受為期三個月的訓練,大部分都是防暴的訓練。
機動部隊訓練是比學堂辛苦 100 倍,好辛苦。因為大部分時間都放在體能同戰術訓練上面,舉啞鈴、掌上壓、跑步就不提了,重中之重就是防暴操,穿着三、四十磅的防暴裝備上身,在烈日當空之下受訓,而且是很密集式的訓練。教官好嚴格,由你进去第一日,骂到你出去那日,每樣事情都會为你計時,例如燒催泪煙前要防毒面具,25 秒要全隊完成 — 聽起来好簡單?但一隊人不可以全部一齊上面具,否則正戴時會被人打。25 秒,是分批完成的。
又例如有種訓練叫 ETO,emergency turnout(紧急出动)。一班人本來在更衣室好優悠自在,吃雞,聽收音機,突然有人走进来喊 ETO,成班人就要跑着穿衣服,下去拿槍,短時間內拿上装备,隨時上車就走,这個訓練是每日做的。
例子还有好多。和平集會,我們的模式如何;暴動的,模式又如何。教官一聲號令,就要轉。有時明明叫你去一個方向跑,叫一聲就全班人 180 度轉 … 全部訓練,都要你在短時間內進入另一個狀態。
還有,PTU(機動部隊)整天講一件事,叫「震懾力」,所以你整日會見到同事黑脸、爆粗,有时可能他不是太愤怒,但會 展现出 一個很有震懾力的狀態,這也是 训练的一部分。當然有好多同事收工都回复不到状态,当然有好多家庭悲劇發生囉。
我年輕時受訓,當時香港社會氣氛没这么複雜,我还很肯定,練完这套东西,一生都不會用啦。我的同事、上級都这么講:你練啦,滿足下那班官员啦,反正一生都不會用啦。當時我也會幻想,某日兵荒馬亂,就會以英雄姿態、正義之師平息暴亂 … 我没想过,这件事对不对。
隨著年紀漸大,我會想,一個社會是否需要一班防暴警察?個人覺得任何社會都需要。好像一把槍,擺在你面前你可以用來打獵,你可以用來殺人,槍是不會決定前面的目標應否被射擊,而是拿枪的人怎么去用。
所以我不覺得暴動訓練有何問題,而是決策的人怎么去使用 — 這才是問題。

*   *   *

「拖垮警隊太天真」
有些事我是想解釋一下的。
外面講到警察形象好像好差,但對我每日工作有没有明顯影響呢?其實好少。
你做前線警察就會知,真的好像平行時空一樣。外面示威暴動講到好恨警察,但你每日走在街上,香港人真的很有趣,他们好似變回馴良的市民。
有一個例子。我的警署雖然不是「大港」(即旺角、尖沙咀等大警署),但之前都被人圍過。圍完,第二日有超多街坊送东西,幾乎每個鐘头都有人,卡呀,花呀,是有李偲嫣之流,但更多是平民百姓,有三十歲出頭的買個禮盒過来,还有個阿婆,大熱天時,帶了煮好的雞蛋,還有一箱水 … 你说他是親中愛國團體策動?我怎么都不信。
所以是否新聞所講,地區街坊都好討厭警察,真未必是一面倒。甚至有些同事會說,這些才是真街坊;平日夜晚那些,是示威者扮的。
另一個誤會是,有些暴徒说想拖垮警隊。我想講,警察累就真的有,但如果他們真的这样想,其志可嘉,但未免太天真。你要知道,我們是拿几万块工钱,有政府公帑支援,出入有冷氣車,还有精良裝備。累的話,警隊會安排冷氣地方給我們睡覺,每日有免費飯吃 … 我們是這樣跟他們打消磨戰的。
六月底有人包圍警總。我认识一些同事,當時在警總里面戒备。他们说好爽,啥都不用做,天天吃雞、上網,糧水又充足 — 警察總部有四萬個杯麵,全部大碗裝、十几块的出前一丁。大家以為他们一定是含辛茹苦般守護警總,但原來如此輕鬆。

*   *   *

「無見過基層如此恨管理層」
發展到今時今日,我們當然很恨示威者 — 就像示威者看警察囉,100% 同事都會叫他们做「蟑螂」。
但好多基層同事,包括我,同樣很恨管理層,即是警務處處長、副處長等。
大家一向都不满意盧偉聰,6 月 12 日之前那几秒,都还覺得他是一個廢柴,看清楚他舉棋不定,但 6.12 之後,其實是有改觀,因為他这次真是果斷,好快就宣布暴動。如果上次旺角騷亂他是 0 分,6.12 令他至少加到 50 分。
但之後又跌回去。轉捩點是第一次圍警總,好多同事都很气,不是气示威者包圍,而是气为何警隊管理層容許这件事發生,这個不單關乎士氣、尊嚴,警隊是緊急服務的機構,總部被包圍,在其他地方已是緊急狀態,为何管理層不做事?不是不能,是不為。於是好多同事大惑不解,氣氛變到非常差,很憎恨管理層。
之後 6 月底,管理層做過好多事,上面幾隻神獸(處長、副處長、高級助理處長)不断發信,说會好好保護每位同事,现在这样做,是因為正在打一場仗云云,又有高層不停走訪不同警署,但講真,没可能可以平息到警察的憤怒。我真的未見過基層如此恨管理層,講粗口就必然啦。
现在每日記者會,眼見到他们拙劣的溝通技巧,真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我真是覺得不如别講啦。
恨管理層还有好多原因。更重要是他們的決策失誤,不時令到夥計落單,陷入危險的局面。例如機場那單(8.13),还好夥計没拿槍乱開一通,这個你没得怪他,被人打到那樣,分分鐘會死嘛,但之後示威者的情緒會更加激進。
如果開了槍,这個完全是RRC(Regional Response Contingent,總區指揮大隊)的問題,是你把他摆到一個没得選擇的位置,明明應該可以避免的。
不過,雖然對上頭好多不滿,但「骂着做」一向都是警隊文化。你说警隊多不多牢騷?好多,多到如果你单聽他講话,不看他做事,會以為警隊就要滅亡、叛變;但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警隊的特質是「骂着做」,你命令来到,就不會再想什么,事後做完又骂,下次又做。你说會不會有一日會爆?真是无法回答你,但警隊近 200 年都未爆呀。

*   *   *

警察誓詞第一句
以前我好緊張警隊形象,但近年会想,以前香港警察形象好只是bonus ,因為全世界沒一支警隊形象好。
好多人有個美麗誤會,警隊當然有一部分職能是服務市民,塞車就告車,你被人偷东西就幫你捉賊,你不见孩子就幫你找回来。但亦有很大部分職能,其實是擁護政權。为何我們要做防暴演習呢?防暴本身已是維護政權的行動。市民出來暴動,其實是反映對政權的不滿嘛,如果單純是服務市民,不要说幫他,至少不應該阻止。
但警隊为何要做防暴演習?要有防暴隊?基本上就是擁護政權。我們一向都是政治工具,你喜不喜欢都好,這是客觀事實。
這三個月,好多人拿着香港警察誓詞出来,说什么「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 其實大家知不知香港警察誓詞第一句是什么?
是「本人會竭誠依法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效力為警務人員」— 無論如何,我們都是擁護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骗你啦。
4
分享 2019-10-29

25 个评论

废话不要多说,先交出一个人,当众自尽,一命换一命,把陈彦霖的命抵回来再说别的吧。
覺得委屈就辭職吧,對,是很大的犧牲,不過路是自己選擇沒有人用槍指著你的頭强逼你做什麽,所以不要怨,你明白自己的職業跟人民對立就好了,不要又做妓女又要立貞節牌坊
香港警队传统就有问题。长期以来,以专业,国际化闻名于内地。想不到一场反送中运动,让警队出现这么多问题。整个警队才多少人。香港人民已经非常非常克制了。而大陆方面的压力,这些警队内部人士,也不会不清楚,自己现在所作所为会不得善终。箭在弦上 不得不发,他们都被裹挟了。以暴制暴,甚至发泄兽性于市民。
講的好像納粹戰犯是聽從命令          所以就不用負責一樣       
手裡沾血      那就付出代價       法律之前      警民平等
剩下的不用說那麼多
別裝可憐了,政權把你們當打手工具,但你們早已自己進化成犯罪工具,非禮強姦殺殺人私刑也是政權迫要你做的?
应该让卢伟聪自杀
大陆人民宣
他这言语间明明还对警察工作蛮得意蛮满意的嘛,那继续呗
为什么尽力为公务员群体辩护却仍难以令人信服?
Posted by 布鸣真象 | 2月 2, 2015

原文转自知乎

我来了。这回答要是知乎敢不删,我就敢往一万赞去写。

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两天还应该有另一个题目老是出现在时间线上,跟这个题目类似,问的是警察的辩解为什么老不能让人信服。我本想养肥了再答,现在就在这儿一并收了。

韩寒原来有篇文,说这个脱轨的国家里,每个人都很委屈,彼此不理解,都觉得你们怎么能这样呢?挺适合描述现在公务员和警察们自身的感受,每个都觉得我已经鞠躬尽瘁了,多少压力挫折你们这帮人民群众看不到,怎么老是批评我们呢?其实你们也不用抱怨委屈,仔细想想,现在全中国哪个行业有好口碑?医生?教授?国足?专家?还是做奶粉的?哪个行业要是说集体涨薪能不被喷?券商?石化?电信?记者?还是搞房地产的?就连IT这么人畜无害的生物圈,小米出个空气净化器被骂抄袭,罗泳浩的情怀被撕逼到肚脐眼,我还用提百度的排名和史玉柱的网游么?

戾气这么重的大环境,谁都免不了走两步就当头一盆屎,我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我们携手前行,听我慢慢分析。

单说公务员(也就包含警察)为什么——在我看来可能是永远——得不到老百姓的理解呢?即便你写出再多的亲身经历,感人肺腑的故事,大家可能最多也就是对你高看一眼,觉得你是个各例,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洗白无效。咱们国家司法口有句顺口溜——大案讲政治,中案看影响,小案讲法律。这不是我编的,都流传许久了。所以说,你让一个警察/法官/检察官跟你讲他秉公执法的真人真事,永远都不缺实例,毕竟不是每个案子都是大案么。你能看到基层的民警,绝大多数时候,也是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风吹雨淋,早出晚归。在毫无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基层的警察/司法口工作人员/和基层公务员——甚至中高层的公务员也包括在内,都能做到遵纪守法,照章办事,各个都是典范,你邀请哪个来知乎回答这个问题,都能给你写篇报告出来。君不见,在苍蝇老虎落马之前,有多少都是媒体记者采访过,还当成勤政爱民,廉洁奉公的典范呢,要是真是非黑即白,非善即恶,那么这些大奸大恶,哪儿有这么多素材可供吹捧和表扬?

你说这不是挺好的么?你这是要给公务员洗白么?不符合你风格阿?

我刚才说了,在绝无外在因素干扰的情况下,这些公务员——基层的和高层的——多数都能做到秉公处理,公平执法。

但是!(终于来了)

一旦天平从密封舱里拿出来到现实当中,一旦有外界的因素介入到公务员——无论是司法口公检法税,还是其他业务办事员——一旦有外界的因素介入到他们的工作范围内,那绝大多数刚才公平的天平,都会毫不犹豫地要摆偏移。这些外界因素,可能是“人情”,“政治”,“领导”,也有可能是“利益”。

很难理解么?一个交警——基层交警,每天早出晚归,风餐露宿指挥交通,带病坚持工作,很感人吧,估计很多人会把他归于“上知乎,有良知”的好公务员。但你问他,迎面逆行特权车他敢拦不?一辆宝马违章停车该贴单,或者是酒驾被拦住,司机一个电话挂给交警大队长,队长打个电话回来跟警察说:这谁谁谁是朋友/领导/关系企业,罚单没入档的话这次就算了吧,我让他下回注意点。——你觉得这种情况在身边常见不?这个时候有几个基层交警敢说不行我一定秉公执法?要是来电话的比队长的职位再高点呢?

你要是个基层民警,跟着队伍一起扫黄抓了一群嫖客,这时候“上面”一个电话过来说你抓的这群人里面有个某某某纳税大户的企业领导,放了吧。哪个警察敢说:不行老大这是选择性执法,不能这么干。可能不?

如果你要说我上面说的例子,那些“违规操作”,不“秉公执法”,都是些没有受害人的“小恶”,就太天真了,不妨发散思维,想象一下,在我们国家那些被“上面”“压下来”的案子和事件少么?上面一纸文件,一个讲话,甚至就一通电话下来,下面的那些公务员,无论你是基层,中层,高层。有几个敢说坚持该坚持的?有几个敢拿自己的前途来赌一个正义?

理解了吧,在这个人情社会里,在这个权力分配至上而下层级分明的社会里面。所谓的“基层好人”,只不过是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让你看到了他的好。一但有“压力”至上而下,那他马上变成这不公正的暴力机器的一部分,他的力量也马上会汇聚成推倒你不可抗拒的那股力量之中的一份子。

这时候,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你怎么想?你还会因为一两个公务员作了好事,平时不做恶,而对他们有好印象么?

你们要是从事某些需要宣誓的特殊职业——比如警察——回去看看你们的宣誓词。作为人民,我知道你是忠于我的,问题是,我在你“忠于”的对象当中,最多排在第二,没错吧?第一,你得先忠于那啥的领导。这处境就尴尬了。

说道这儿我想起一笑话:说我们家我跟我老婆谁说的算?我俩意见一致的时候,我说的算,我俩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她说的算。那你说究竟我家谁说的算?(我要强调我没老婆)

所以,作为人民的老百姓,我要是跟你领导意见一致的时候,我知道你忠于我,为我服务。问题是我跟你领导不一致的时候,你是为我这个人民服务,还是为你领导服务?你是帮我跟你领导争取权利义务公正,还是帮着你领导来对付我?每个人都知道,绝大多数的公务员会怎么选吧?

====先写这么多,不删继续写====

2月1日更。

承前文。所以说公务员不受待见,跟你平时干了多少好事儿,多么敬业奉献,多么吃苦耐劳没太大干系。归根到底,你所服务的那个最大的boss,跟老百姓不是一伙的,但你的工资却是每个人每个月工资里面抽税缴的。你终极目的跟我不一致,你的赏罚任委不是我说的算,我不可能信任你。

评论里面绝大多数还是眼睛雪亮的,有那么一小撮不懂是真不明真相,还是故意胡搅蛮缠,要么就是猪一样的队友或者潜伏的高级黑,非说全世界都一样,每个岗位都一样,不光公务员这样,机关企业里面也是讲人情,听上级,所以答住说的是废话。

稍微有点脑的人,都能想明白,企业里面的听老板的和公务员听从上面的指示压力有什么本质不同吧。企业再牛终归是企业,先要面临政府监管,媒体监督,自己不可能为所欲为,也要面对市场经济优胜劣汰,同行竞争。你告诉我,监管监督和竞争这两条,在公务员系统所代表的这个整体体制里面,哪个是存在的?即便某些层面存在,透明度和约束力,和对企业的能比么?企业卖假货,你可以到消协告他。企业文化你不认同,服务不好,产品质量差,你可以不买他产品和服务。你觉得马云长得不帅,你可以不用淘宝用京东,你不用淘宝,马云就没办法从你身上赚一分钱。你觉得公务员不作为,不公正,你有办法不缴税不?

我们这个社会对于企业的要求还是很严很苛刻的,老百姓手里的钱就是选票。就算是垄断行业,电信行业,你不喜欢移动还有个联通给你选——虽然两家都不咋地,但起码我能看到还是有同业竞争,电信没做好的,联通尝试着做好把客户抢过来,反之亦然,久而久之这受惠的肯定是用户。

再者,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企业,能像公务员机制这样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又独一无二不准别人开分号。你在一个公司里面,如果上面压下来让你做违法乱纪的事而,你总能找到个渠道去举报去反对,甚至都不用跳出这个企业本身。真是觉得不能忍,丢一封信走人就完了,加入竞争对手公司,或者自己创业搞个公司,把之前的无良企业给干下去,公务员,想想可能么?

在这里提一个知乎用户 @淇淋,她的例子。这妹子原来是在移动互联网公司,公司产品非常丧良心——就是跟电信公司勾结,软件暗扣话费那种。你买一手机,预装一堆软件,点开之后给你绑定一个什么套餐业务每个月扣你几块钱那种,受害的都是底端用户——厂工,农民工等。妹子觉得这事而违背良知,拍案辞职。没错,她改变不了行业现状,还有大批的企业在干同样的事,她的离开不会让这个公司的黑手缩回来,甚至后来人会前赴后继的填补上她留下的位置,但起码她能做到不为这样一个无良的企业贡献力量,不让自己的劳动成为助推黑手敛财的一部份。多一点人有这样的觉悟,做一样的决定,你说我们这个社会会不会越来越好?

反观挨骂的公务员群体,一个个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为怎样的力量推波助澜,却又舍不得自己好不容易跻身进来的既得利益群体身份——虽然你既得的不多,但绝对是既得利益群体其中之一,即便你的利益也在从其它层面被剥削。
立場轉的?怎麼讀著感覺國語用語習慣與粵語習慣交替。上週末直播看黃埔居民趕走警察我又覺得撐警真的不像主流哦~不過他要這麼想自我安慰也不能強扭人家意願
当这些香港警察被送到大陆,四散各地,言论管制,出国边控,每年聚会隐隐约约都有几家人蒸发消失之后,会不会后悔今天没有哗变到示威者一边。
通篇看完都在幫自己找藉口,
什麼警隊訓練就是這樣、警隊本來就是用來維護政權的...,
完全就是為虎作張,還講得理所當然似的,明明你就有下手輕一點的權利,
難怪會被人叫做黑警,
香港警察中共打手的形象我看你們是洗不掉了
港警是不是聪明的跑完了,剩下的集体智商低下?那些纳粹集中营看守也这么说自己的,二战结束都70年了,洗地开脱能不能有点新意?
这三篇可不是香港粤语的语序吧,虽然我不懂,但是怎么看都是普通话

警局要平息这个问题,实际上很简单
那就是,如果人民,和政府,发生不可调节的矛盾的时候
你是站在人民一边,还是站在政府一边

答案也很简单
政府可以随便换
人民你换一个试试?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账是记在那儿的。一旦他出事了,这个账全给你拉出来了。
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这都得应验的。不要干这种事情。

这下被拉清单慌了,跑出来为自己辩解,期望大家原谅?怎么可能!
香港八成市民认为你警察过度暴力,你警察认为没有过度暴力也没用,大陆14亿人认为你警察做得好同样没用。因为你警察是香港市民纳税养你们的,纳税人不满足,你认为做得再无奈再无辜都不管用。明白这个简单道理吗?纳税人认为你们做的差,你们就必须检讨,该受惩罚的就要惩罚。八成市民认为应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就理应成立,这就是公民社会的逻辑。
如果你们觉得冤,不明真相的人冤枉你们,那就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还你们一个公道吧,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行得正企得正还怕调查吗?
鼓勵的是督灰和遠離前線,而不是抱怨自己被動。
尤其腐敗的員佐級和警司,以至身邊的腐敗警員。
拒绝洗白
好撚假, 連自己都呃埋
致香港警察:你们确实是专制政权的工具,但你们并非无辜. 你们只能承认自己的罪行,余生都活在负罪感中.
我觉得警队本来形象就不好。所以我觉得大家现在对警队那么多要求其实就是想他们反过来给政府施压而已。老百姓应该心里是不管警察什么专业不专业的。

看之前香港电影PTU 任达华演的。也是演他们丢枪,包庇同伴,然后刑讯犯人等等。那时候还没有雨伞运动之类的群众活动吧!
这条路是自己选的,也有选择离开的权利,所有借口都显得荒唐无比,这群垃圾没一个无辜,不会被鳄鱼的眼泪欺骗!
哼哼,知道就好了
如果这篇文章属实的话,警队所处的地位确实可悲,Carrie Lam,卤味葱躲在警队后面,前面冲突的只有警队和香港民众
体制崩坏产生路西法效应, 权力一方好人都变坏.  如果是良心警员认清警队的错误可以暗中留证, 等待时机再出来笃灰, 最少可以为公义发声.
落葉知秋 新注册用户
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消極怠工。可以應付了事。希望你們的良心早點醒悟。對抗極權。站在正義和港人這邊。用你們的行動來給自己贖罪。媒體就在你們身邊。每天都有記者在報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