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香港死宅的一些廢話

這是自我發現品蔥這個地方之後的第一次發言,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在這期間我看到了很多,我看到了政府的無能,我看到了警察的殘暴,我也看到了香港人不屈的精神,故此,打算在這裏說一下我這段時間的感受,抒發一下。由於中文不好,寫不出甚麼感人肺腑的文章,基本上想到甚麼就寫甚麼,希望大家別吐槽我的語文水平。

先說一下我的背景,我是在大陸出身的,家庭環境還算富裕。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來香港居住了,具體是多久以前,我只能說我從幼稚園開始就是在香港讀。在雨革之前,我還是一個對中國人這身分很自豪,覺得出來遊行的人都是搞事分子的無知青年,這可能也跟我是大陸出身、以及家裏人都偏藍有關吧,但雨傘革命,卻讓我覺醒了。雨革開始的時候,我一如既往的覺得那些人是沒事找事,想搞亂香港。直到後來,我身邊的同學參與罷課,我才開始去思考、去了解他們為甚麼站出來。幸好我是活在現代這信息爆炸的社會,我能透過新聞、評論區,了解了當時香港人的想法,以及開始對共產黨有不好的印象。儘管由始至終,我都沒親身參與過雨傘運動,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是這場運動叫醒了我。我很慶幸我能夠來到香港學習,也很慶幸能遇到一群很好的朋友能和我聊大陸的種種問題,我很慶幸,能成為一個香港人。

我經常會去大陸的論壇,最常去的就是貼吧,在那裏,我很喜歡沙雕網友每天帶給我的快樂。但是,每次涉及政治的話題的時候,我都會感覺到我跟大陸網友之間有一面看不見的牆,明明我也是大陸出身,成長環境的不同卻培養出價值觀完全不同的人,令我開始疏遠大陸,減少甚至不再發言。而且,大陸人在香港做的事,也讓我開始怨恨大陸人,不可一世的態度、不文明的行為,令我對大陸人徹底失望,覺得大陸絕大部分人都是無可救藥的混蛋,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還真是可笑,明明自己就沒有認識全部的大陸人,就因為部分不文明的人,對整個群體打上了標籤。

由於我是大陸出身,所以經常會被家裏人帶回大陸,這次也不例外,在這次反送中運動爆發不久,老媽就帶我回大陸了。在回大陸之前,我有去金鐘的物資站,為前線的義士們提供一些幫助。就算在金鐘站的出口,我也感受到了部分催淚彈,那種感覺,我希望我能永遠記住它,因為那是一群義士,為了理想所付出的代價。

在那之後不久,我就回大陸了。大陸的親戚對香港的情況很是關心,很多人都問我香港是不是暴動,由於我不信任大陸人,所以都敷衍過去了。我在大陸的日子可以說是十分痛苦,每次吃飯都要忍受家裏人對香港人的高談闊論,甚麼「香港就是太自由」、「最好出解放軍鎮平廢青」,我恨不得馬上跟他們大戰一場,去痛斥他們說的每一句話,但我的理性制止了我,告訴我不應該為了口舌之爭而跟家人撕破臉,最後,我只能靠動畫、聽歌去麻醉自己,真是可笑,明明一直覺得自己是對的,卻不敢出聲,閉上眼睛掩着耳朵,拒絕和別人交流。

回到香港後,運動還在持續,而且越來越激烈,和理非的場合漸漸減少,勇武的場合變多,由於本人缺乏勇氣,死宅體力也不怎麼好,只能在背後默默的看著前線義士的付出,以及對警方的暴力感到悲憤。機緣巧合之下,我透過連登發現了這裏,品蔥的存在讓我覺得十分的驚訝,我沒想到,在大陸的教育之下,竟然還存在著一群反抗共黨的人,那怕身在牆外,我也是經歷了很多社會大事,才真正的清醒過來,而在牆的另一邊,竟然有一群人有著和我們相似的價值觀。但與此同時,我也感到了悲傷,我只是回大陸幾個禮拜,就感覺每天都像活在地獄一般,而你們,竟然每天都活在這種環境之下。也正是如此,讓我明白到以一己之見標籤大陸人的我是有多自私,也希望有朝一日,我們和你們都能看到勝利的一天,一同脫離這痛苦的地獄。

再來說說我對這場運動的看法吧,我和朋友私底下聊天的時候也經常說到了,這場運動之所以能成功,不只是我們每一位的努力,政府一次又一次的公關災難(應該說林鄭,她身邊的人的公關技巧也比她好),以及警方一次又一次的濫用武力,也是令這場運動持續至今的原因之一。雖然總說「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我和朋友都一致認為,如果政府回應部分訴求,比如說「成立調查委員會」和「徹底撤回逃犯條例」的話,這場運動很快就會「散水」,中央以及港共政府一直以來的強硬立場,讓我覺得他們不可能這麼做。但看到了品蔥有篇文章指中央開始給小粉紅降溫,我開始覺得他們作出讓步也不無可能。但如果最後是因爲部分讓步而結束的話,我內心也不是很好受。一方面,這次可能是香港人離普選最近的時候了,這次之後,不知道還能不能召集到過麼多人出來;但另一方面,我內心也希望這場持續兩個多月的運動能迎來終結,不希望再有人為此付上代價。

最後再說說結束之後有可能會發生甚麼吧。一種可能性是中央意識到香港不是能夠硬拿下來的地方,短期內不會對香港有太大動作,而是像以前那樣,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來對付香港。另一種可能性是中央用更多的手段去干擾香港,社會信用系統、清算所有支持過反送中的人士、加強青少年的思想教育,香港會變得更不自由。如果最後以中央的讓步收場,我相信第一種可能性會比較有可能,但如果我們失敗了,那等著我們的,就很大機會是第二種可能性了。當然還有一種結局,中央和香港人都僵持不下,國際制裁中國,中國由於一直以來的經濟、民生問題,正式支爆,香港和中國的人民終於迎來勝利,但現階段我對這種可能性不大相信。

如果你看到這裏,我很感謝你花了這麼多時間去看我一個廢青的廢話,前路還很長,讓我們一起走下去。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205
分享 2019-08-16

62 个评论

感觉题主太听家长的话了,有话不直说,才会导致自己忍着亲戚的恶言恶语,要是因为非家庭关系的事撕破脸,这种亲戚不要也罢,跟亲戚大不大陆没啥关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