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医疗系统,还有别的):疑似瓦解中 ~⊙﹏⊙~

先抒发一下普京的心声:维!!!!!尼!!!!!

上一次发帖也就是前天,我还在凸(艹皿艹 )#普京强征医校学生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369

如4/27所写的一样,今天,俄罗斯已经毫不意外地成为COVID-19公开排行榜的世界第七。本周内,俄罗斯依次在周一,周二,周六,分别超越了中国,伊朗,土耳其。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58

维尼的中国则已经掉出了前10。但很不幸的是,前10以外才是聚光灯更强的位置。

今天依然追踪俄罗斯的COVID-19发展,消息来源依旧是莫斯科时报
  1. Russia confirmed 9,623 new coronavirus infections Saturday, bringing the country’s official number of cases to 124,054 and marking a new one-day record increase. Russia is now the seventh most-affected country in terms of infections, having surpassed China, Turkey and Iran this week.
  2. Russian Prime Minister Mikhail Mishustin has been diagnosed with coronavirus, he said during a video meeting with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broadcast on the state-run Rossiya 24 television channel Thursday.
  3.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has extended the national “non-working” month through May 11 as Russia continued to see sharp daily rises in new coronavirus infections in recent days. Moscow's coronavirus lockdown has also been extended until May 11.

— About 2% of Moscow residents — or more than 250,000 people — have the coronavirus, the mayor of the Russian capital said on Saturday, citing test results.

俄罗斯昨天的单日新增确诊数高出之前最高纪录1000多,达到了7933。但是还没来得及感叹,今天的单日新增确诊数就再跃一步,达到了9623例。比前一天高了1600有余。这使得俄罗斯的确诊总数到达124054,提前一天越过了确诊数同样超过120000的土耳其。

4/30,前天,俄罗斯总理已经确诊感染。

5/1,昨天,俄罗斯的建设部长亚库舍夫,继俄罗斯总理宣布确诊一天之后,他也确诊感染并入院。

5/2,也就是今天星期六,莫斯科市长索别林说,根据检测结果,莫斯科2%的居民感染了,大概250000人。

市长在他的博客中说
"According to screening tests of various population groups, the real number of the infected is around 2% of Moscow's total population," Sergei Sobyanin wrote on his blog.


“根据对不同人群组的检测结果,莫斯科的真实感染率是总人口的2%”,索别林在他的博客中写到。

---------------------------------------------
不过,真正的坏消息不是这些。

第一,俄罗斯的检测没那么可靠
Moscow accounts for about half of Russia’s Covid-19 infections with 57,300 officially registered cases. Andrei Nikerichev / Moskva News Agency

Half of Moscow’s coronavirus patients in serious condition have tested negative for the virus, Mayor Sergei Sobyanin said Thursday amid questions over the accuracy of Russia’s tests.

莫斯科市长索别林在星期四(4/30)说:莫斯科有一半重症患者,检测结果为阴性。

第二,疫情重创俄罗斯卢布
昨天,卢布兑美元下跌到75.2比1,星期四的时候,这一数值还是72.7比1

第三,俄罗斯的急救力量已经筋疲力竭
急救员Ruzanna Kirakosyan一个人值24小时的班,然后发现自己在发烧。但她必须自己决定是否留家里隔离,因为她的单位没有任何人在疫情爆发以来做过COVID-19检测。

星期五的时候,她的急救站只有两个半小组。本来在人齐的情况下是七组,每组有两名急救员。司机们不断因为感染而离岗,但没有人填补。有的病情严重上了呼吸机。

普京许诺了每月25000到50000卢布的急救人员奖金。但是,唯一一个同《莫斯科时报》记者交谈的54岁司机Dmitry Belyakov,说他到目前为止,得到的奖金是7200卢布(95.4美元)。

急救人员缺防护装备,不断有人感染。缺人越来越严重。(同时感染者增速还在加速上升)

另外,没有足够的ICU病床。最极端的一例是,急救人员带着双肺炎感染者走遍一个又一个医院,足足找了15个小时,晚上又把病人送回家,第二天早上再去接他,试其他的医院。

Yelena Novikova,50岁的急救员告诉记者,她不得不把一个病人多次送回其家,因为医院找不到空间了。(注意,不是空床)

这名急救员现在自己已经双肺感染发炎,这是她自己去做的CT检测结果。她说:“我们一次都没有检测过。上头的意思是,那还能剩下谁来工作?”

在他的一名同事因为感染而入院之后,司机Dmitry给记者发来急救站司机们网络对话的截屏图片。一个司机说“我们都要进去”,另一个说“把你自己名字划掉”,第一个司机回答:“他们会治好他的,然后我们可以去宴会。”(小说中看到这种对话,都会是掉泪的时候)

------------------------------------------
再说说间接影响。这些才是昔日的社会不可能再回来的理由。

俄罗斯人担心酗酒问题归来
在家无事可干的俄罗斯人重新抱起了酒瓶。一些已经戒酒成功的人旧瘾复发,剩下的在挣扎。

在俄罗斯开始封锁的第一周,酒类的销售增加了65%。加上失业,家庭暴力正在上升。

更糟的是,俄罗斯的东正教目前似乎自身难保
之前我发的帖已经提过,一名东正教牧师在确诊感染之后,逃出医院纵火自杀。他名叫Alexander Ageykin,是中央莫斯科大教堂的负责人。他是目前俄罗斯东正教里地位最高的,由COVID-19导致的死者,尊称大牧师。

俄罗斯一位很受欢迎的神学家Andrei Kurayev,则因言辞侮辱那位自杀的牧师,被俄罗斯东正教禁止履行圣事。Kurayev说死者是“一个混饭的蠢蛋”。东正教领袖基里尔说接下来将决定是否将Kurayev开除教籍。

巧的是,死者Ageykin大牧师的继任者,则因“不明疾病”入院。

------------------------------------------
14世纪的瘟疫,对欧洲天主教信仰,对罗马教会的打击有多大,应该不需要额外说明。

在社会中,观念的改变会带来真正的行为改变,这种改变会有重塑社会制度,调整历史方向的效果。从俄罗斯目前的状况来看,东正教信仰势必下坡,本来就输给伊斯兰信仰,以及俄罗斯人口逐渐相对减少的局面,在未来将进一步倾斜。普京,或者说俄罗斯帝国仰赖的传统支柱,从经济,农业到出口,从东正教信仰,专制制度到军事力量,都被COVID-19,也即总加速师维尼狠狠地给打懵了。

和俄罗斯的疫情比起来,从大牧师死亡到神学家被罚,这一事件其实根本不算严重,然而非常有象征意义。这一不便明说的忧虑,记者已经在最后隐晦地比喻为“不明疾病”。
28
分享 2020-05-03

49 个评论

中共这么多年在海外这么多资产企业,随便卖一点都够回血了,说见底还是太早。千万别低估对手。

聽說都是紅色家族的企業,那他們決定好哪個家族的企業要倒霉了XD?
還是有共同股份?如果是共同股份就麻煩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 follow Truth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3
  • 浏览: 16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