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內地有多少已覺醒的人?

我是在連登看到品蔥轉發的文章才到這裏。看到有不少覺醒的牆內人還蠻開心的。不過我就是不知道覺醒的人有多少,在港內地生普遍不支持運動的。

系統說我聲望不夠所以我在這裏回你

@吾心信其可行
對啊,有些同學明明來了香港讀書,知道中共多壞,但還是很反對這次運動。估計他們覺得我們罵中共,感覺好像也在罵他們似的。人一感到被罵很自然就會defensive。

你們心裏支持我們就好,在內地支持我們等於玩命,頂多你們看到有人傳假新聞,罵我們港獨的時侯,你們弱弱的解釋就好。我們大部分都清楚內地人不全是小粉紅的,沒有歧視內地人,可就是很多人覺得我們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搞港獨。中共就是想內地人跟香港人分化,再來香港警察跟香港人分化,香港藍絲跟黃絲分化,和理非和勇武分化。

非常感謝你,你才是真正的中國人。我不承認那些所謂愛國的小粉紅為中國人。


的確有很多黃絲不支持裝修,不過目前還是和勇不分的。目前是希望能拉攏更多淺藍成為淡黃,還有嘗試讓比較理性的內地人理解。

很多人說東方之珠之名已被上海取締,我可覺得不是...香港之所以美麗是因為香港人

@nemo @weber
看來覺醒人士是處於極小數... 港獨是好但現在不能提,目前還是回到真正的一國兩制可能性會高一點...
社会煮役铁拳 嗯哼弄个大新闻
实际数量没有人知道,即便进行普遍调查,大家也会在这种恐怖氛围下撒谎。
但我相信,觉醒的人数是一直在增加的,以后也一直会增加下去。

我是大陆人,我支持香港人抗争,我们同为华人,我为有你们这样的同胞感到骄傲(泪目五分钟)。你们是为大陆挡子弹,为中华做抗争,你们才是真正的中国人。
我有时又替自己感到羞愧,因为我虽然觉醒,但一不能亲自赴港参加抗争,二不能提供实质性比如经济上的帮助,三不能公开为你们发声。:( 

希望你们是燎原之火,带中华走向自由。
不会少,很多人默不作声,我的家人起码没有蓝丝(我觉得比小粉红五毛更恶毒,起码五毛粉红还是网上乱来,蓝丝很多动手砍人了),我起码向我身边同事,的士司机,不下50人宣传过真相,希望他们可以传播更多人,你们坚持,时间越长谎言越无效,起码现在收钱论,一小撮暴徒论都不攻自破
下辈子美利坚 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不多,在14亿人底下,一千万都不显得多,而且集中于年轻人,那些敢于起于发声反抗的都是三四十比较多,那些值得salute。
日常周围都是粉红比较多,但是一般学历高的人是醒了的偏多。那些去了香港就算支持但是不敢高调支持的学生能理解,毕竟现在周围都是举报的,他们家人都在内地。但是那些去了香港还嚷嚷的小粉红就是代表现在大陆普遍的年轻人。
不过相信无数人都默默支持着你们,金钱上、精神上、行动上,虽然能做的不多,而可能你们无法感觉到,但这正如每个人都是V煞,揭下面具都是活生生的人。
加油,手足。
—一个有幸经历过你们的游行的人


我也是声望不够XD
就算你们黄里边都有和理非、勇武、本土等等,但是不也是里边很多不支持装修的么,要跟泛民一样和理非的么?陆生也一样,他们最多就是浅黄,不能接受理解过激行为。就如16年天琦咁,不是他们走得太前,是我们步伐太慢。不过无论如何都要拉拢更多人,敌人越少朋友越多就会赢。只有和勇不分,坚持下去才有可能。面对旁人的不解,尝试更多地让他们了解,
香港人这个称呼,经过这个运动,已经令无数人觉得骄傲。你们代表着我们,代表着生于东方土地但依然不屈不挠、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
nemo 普通人
其实港独挺好的,不过香港没有这种命运 你问中国有常识的人多吗? 不多,很少很少  我人生中就遇到过2个正常人,脑残无数
跟限于什么范围有关系
如果是限于互联网年轻网民中的比例的话,个人推测应该比同性恋多一些。
如果是在关心政治的人群里面的话,可能有个百分之二三十,这是结合之前知乎一网民的调查。

总而言之,很少,但是也不要太绝望,真正的粉红比例也没那么大。
中共宣传体系厉害的在于能使得那些平时基本上对政治冷感和不感兴趣的人,在出现某些事件的时候会为中共站队,形成一种民意泡沫。
年纪大的,好本科大学的知识分子,清醒的多点。沿海的比内地多,但地域是不是原因不知道。
普通大学生几乎清一色的粉红,什么都不懂,研究生也会如此。年纪大的经历过64,不翻墙也知道很多内容。
另外党员也不都是坏人,基层领导和普通党员对包子普遍也看不惯,对文革2.0也很清楚。
绝对不多。首先如何定义觉醒?我不止一次看见过去曾经对民主自由持肯定态度的人现在都沦为五毛了。可见觉醒是不容易说清楚的事。有的人是因为个人的际遇问题,譬如曾是底层身份,对现实不满,受到不公正对待无处申冤等等,有情绪愤而骂政府,敌视中共故而转向对立面……

但问题是,人是容易反复的。那些情绪如果长期没有理论来支持,长久下来也抵不过中共长年累月的宣传机器洗脑。觉醒者,是那种从心灵深处革命的人,必须有科学和思想来支撑信念。因此说,有情绪的人肯定不少,但真正的觉醒者绝不会多。
越是北方小地方的人,越多自干五和粉紅。
其實很多老百姓都心裡清楚現在中國的情況,只是不敢說而已,真要是亂起來,我覺得反共的人絕對不會少。
MC_Lee Fight for freedom
刚刚发现这个网站。我希望觉醒者能把问题想清楚了,矛盾在哪?你反对或者支持的理论依据是什么。要保持思考,不要沦为资讯的奴隶,学会逻辑,批判地思考,不然很容易反复。
我最近很痛苦,感觉进了中国的大学简直浪费时间,墙内墙外完全是平行时空。外面大学必修的是critical thinking,logic…,我现在学的是中国近代史,马克思,毛泽东,形势与政策…
虽然我很热爱这片土地,和这里的很多人,但是我已经决定毕业后就出国了。
港真?大部分都觉醒了 。没觉醒的是粉红和才长大的成年大学生等。
以下都是国内所见
我见过六十岁多老人大街扛民国青天白日旗的。
四十多中年制度男商场说中共是比黑社会黑的,一说说不停。
大街写字帖条幅控诉匪共黑的。
退伍老兵街头说中共黑的,这个你们都知道。
还有各种


什么维权,群体上访,强拆等等数不胜数


只要不是脑子不好使一心跟中共走到黑的。
哪个不是知道中共贪fu。都知道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都知道中共黑暗。

不然他们大力维稳是干嘛玩的?
Patrick_tz 爾識真理 真理釋爾
@Hiaigntv 
不好意思,我不是特地要圈您,但是您的回答很有代表性,其實我認爲,這並不能怪中國人,爾這種順從性,可以說是人性本身就存在的。你看<獨立宣言>的序章,“过去的一切经验也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来恢复自身的权益。”這裏就說明,一切政權,一旦形成,都是有慣性的,爾老百姓,對於這種權力的存在,都是有很高的容忍度的,不管你是哪國人民。

所以,中國人的問題,並不能只責備人不懂事,沒有覺醒,而在於政府對於異見和非主流思想的打壓,還有宣傳,奴化教育。所以,反對極權統治以外,更重要,更迫切的是宣揚實行憲政,法治,真正得把中國的政府權力限制在有限的範圍內。

最後,回應這位題主,其實大陸的風氣不是一直是這樣的,只是習上臺之後,一系列政策,言論收緊,才導致了今天的局面,十年前,甚至五年前,人們在網上,反對政策,罵罵政府,都還可以享有有限的自由,甚至一些媒體報紙,還報道一些社會突出爾尖銳的矛盾。但是習上臺之後,管制言論,突然一下子人人自危,再沒有敢明着表達異議者的存在。所以你問多少人覺醒,並不好說,但是可以明確的是,很多人,90後,00後,都知道中共做的很多事情是齷齪的,是不對的,至於他們會不會支持香港抗爭,不好說,或許會,或許不會,但他們絕對不是大陸主流媒體報道的那樣,都只有一種聲音,都支持黨,贊成國家。
就算言論收緊的現在,你依然可以看到品蔥裏一些朋友收集的牆內“沖塔”的趣文。
*所謂“沖塔”,就是在網絡實名制,言論嚴重監控的當下,依舊有人會發表一些政治隱喻,或類似言論,和當局唱反調或者調侃一些政治敏感的事情。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若家庭非权贵阶层,蛮悲哀的
在大陆接受了完整的中小学教育后,如果不是天资聪颖的孩子大脑的思维模式大半都废掉了,就很难融入欧美大学的人文学习氛围中去了。这些留学生感觉最舒服的生存方式就是混华人圈,最终绝大多数也只能回国靠父母安置工作。
问题是觉醒了也没有什么用,毫无力量,毫无作为,连说句话都被监控,就像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一样,就是觉醒了又有什么用
不要偏见,内地也有为数不多清醒的人。只是我们不能发声不敢作为,因为有父母妻儿做为中共的挟持……既是是媒体人,也更清醒更知道这个社会是什么样
中国有习蛤CCR YouTube: Chinese Chairman's Rap
本人作为内地生在香港亲身经历雨伞运动,当时虽然绝大多数内地生不敢上街,但大部分内地学生至少保持中立甚至私下支持。当时还一起嘲讽国内新闻联播国庆期间播报的“香港万人上街庆祝国庆”的新闻来着……
今年“反送中”开始不久,校友微信群忽然某天爆炸,疯狂指责暴力行为,然后我不少好友的fb开始转发港人实施暴力的视频片段,还带上“支持他们的可以删我好友了”这类评论。付国豪事件发生后,这种转载达到高峰,让我想起了qq空间的“不转不是中国人”/“转发这条锦鲤就会心想事成”……群里还会曝光那些在fb支持香港人的内地校友,贴上他们支持香港人的言论,鼓动大家取消和他们的好友关系。

声望不够……
@扛麥子高手:国内帐号肯定是要拉黑一波啊,因为怕被好友背刺举报我……国外还是需要两边观点的都可以留一些才能让自己保持清醒,因为我一直要求自己做一个没有感情的目击者和记录者。话说付书豪事件是中共最接近成功让我失去理智的一次,因为在港内地生或多或少有种心理创伤(即使没有亲身经历,长期在内地生圈子里也会耳濡目染)付书豪事件直接触及了大部分人心理上的伤口……后面的事就不说了……
所以其实即使觉醒了还是很容易被抓住心理防线的弱点……
守法刁民 观察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僅以我周邊瞭解真相仍然擁護趙家的人為例,他們都是擁護趙家的統治,這是個客觀現實,我們不應該去回避。但!牆內民眾維護趙家的統治並不是因為覺得趙家統治得好,更不是擁有什麼共產主義的崇高理想,或者你會很好奇,既然不滿趙家的統治又沒有信仰的支撐,為什麼還會擁護趙家的統治,這就不得不佩服趙家的愚民洗腦的高超,他們這些趙家的擁護者認為,趙家雖然罪犯滔天、罄竹難書,但如果趙家不復存在,中國就會變成下一個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委內瑞拉、津巴布韋、埃及,圈養再差也比生活在鬥獸場里好。

我們自由派當然知道這個結論是荒謬的,其他國家還處於動亂中,以戰後相對穩定的伊拉克為例,2013年伊拉克戰爭後10年,世界銀行的數字,經過價格調整以後的實際GDP,比戰前的2002年增長87%;比起波斯灣戰爭的1991年增長7倍。2002年薩達姆在位的最後一年伊拉克人口只有2400萬,15年後的2017年增加到3800萬,增長了50%幾。人口恢復是社會安全的一個重大標誌。但牆內沒有允許我們發聲的空間,這些話在牆內的大平台是發不出去的。

牆內不是沒有敢說真話的人,而是我們根本不能夠發聲,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刪帖,嚴重的全部捉走,不過你也不用太悲觀,現在網絡上有相當一部分五毛是網信辦的工作人員或者在監服刑人員,他們都是受利益驅使或政治任務而說話,只是一台輿論機器,並非出於自己的個人態度和立場。

如果大多數民眾真的是在瞭解真相以後仍然反對反送中那麼內地為什麼要封鎖消息而且不給支持派發聲呢?因為他們很清楚,一旦給我們發聲,他就無法再通過謊言來愚弄大眾,大眾就會站到香港民眾這一邊,因此內地是否有敢說真話的民眾不能看封閉禁言下的環境,這不是他們瞭解真相後的真實想法。

牆內真正支持趙家的是少之又少,一個是多數反對聲音不是被屏蔽就是不敢發聲,另一個你可以參照一下股市,趙家總在宣揚自己的經濟多麼多麼發達,但是你去問問任何一個小粉紅,現在趙企資金困難,他們當中又有多少個砸鍋賣鐵去給趙企輸血的?不去輸血說明他們根本就不相信趙家說的這一套,否則經濟這麼發達,肯定是一本萬利的,小粉紅怎麼放著利人利己、利國利民的大好機會不幹呢?他們只是媚權罷了,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没人知道
没有投票,也没有基于事实基础真实的调查,具体数字没人知道
阿斯妙特灵 공화망어공산 공산망어공관 공관장지구안
屠刀没捅到猪身上,猪是不会叫的。
你不清楚多少猪不愿意被杀。
所以你也不会清楚墙内多少人是「清醒的」。
给大家提示一个细节
在墙里人去找政府维权的时候,他们都是跪着求「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的。
这样的人,能清醒么?只怕脑子还在清朝。
已删除
无法统计,每个人觉醒后表现不同。
又不能去做调查问卷。有人选择高声疾呼,被禁言甚至监禁。有人选择隐忍待机。有人选择加速主义。
觉醒的程度不同,相信的解决方案也不同。甚至诉求都不一样。
wyy007cn 习不举 包子帝
作为中国人,香港事件发生快半年啦,但在朋友圈却见不到任何消息,而自己也不敢在朋友圈发表任何评论,感觉好悲哀。是个人不幸,也是国家不辛,也是民族不辛。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编程随想】太子党关系网络(programthink)
https://github.com/programthink/zhao

此项目创建于2016年2月,专门用来揭露天朝的权贵(也就是传说中的“赵家人”)。

俺把这几年收集整理的数据开源到 GitHub,便于多人协作——大伙儿群策群力,一起来曝光权贵家族。

初次上传的数据包括:700多个数据文件( 对应700多人,130多个家族 ),另有200多张图片(人物头像)。随着俺不断完善,数据会越来越多。

对这个项目,俺会【持续更新】。比如朝廷每次换届的时候,俺都会补充新的素材。

为了确保数据的可信度,俺主要参考“维基百科”以及一些国际权威媒体的报道(比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版》、《金融时报》等等)。

另外,对于某些客观事实(比如:生卒年月、简历、亲戚关系),俺也参考了天朝政府的官方网站,以及墙内的“百度百科”。

项目备份:https://github.com/vpxuz/zhao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能觉醒的一般都是有能力到翻墙的人,如果只活在中共的幻境里,我觉得我也会成为一位粉红,但我偶然遇到了一个觉醒的同学,偶然遇到了一个vpn蓝灯,然后一切都不一样了,我真觉得自己真的只是幸运。
很少,大部分人或不关注香港或和伟大的党中央一致。香港人在自由的环境中生活惯了,所以权利被侵犯时会有强烈的反应;中国人只要能活着就知足了,基本不知道何为自由为何要自由。他们确实会“觉醒”,不过那是活不下去的时候,届时流民四起、秩序崩溃,东亚大陆会变为人间地狱,重复着几千年来不断重复的历史。
姨克思主义 隔壁王阿姨
比例不高,个人猜测在10%—30%之间,其实调查自己身边的人就能推测大概的比例。
過去的鴉片戰爭 起初 有多少人清醒的 還不是來了一場真正的戰爭 從夢境中驚醒 CCP的大躍進也是 改革完 秋后算帳  六四事件 被全球人制裁 可結果呢 內陸大概有多少知道六四 可想一下這些瘋狂的人 只看物質 不在於內在 精神方面 不過現在關注精神方面 不過是借助了科技方面 達到虛華的美好 根本就不知那些源自哪裡 只顧看到的 看不到的就是假的 荒謬可笑 不過他們高興不起來了 因為戰爭已經悄悄靠近 非貿易戰那麼形式戰爭 試問 他們對的起中華幾千年古人流傳下來的古訓 再者簡化字改革 使人更失去精神養料 愛無心 親不見 兒無臼 見沒目 體無骨 。。。
你觉得中共对自己有多少民心所向心知肚明吗?如此高压说明什么问题?
Natasha 已停用 拒绝情绪化发言
其实大陆人很多是明理的,但是碍于环境不可能发表意见,即便到了海外,因为还有亲友在国内,以及周围的华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因此不太会表达观点。
那些海外小粉红,都是没学好,或者只想混学位的,真正的好学生,都打通了哲学这一关,非常明理。上次我去参加一个研讨会,有个荷兰学者提到了“面部识别”,在场的几个中国学者,并没有面红耳赤地反驳,而是全都哧哧地偷笑,可见大家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鉴于大陆教育的落后与洗脑特性,大多数人朴素支持共党,另外三分之一是清楚事实的,不过真心认可民主自有价值观,内心反共的(这是我对觉醒的标准)就少多了,多是知识分子,比例很可能不到十分之一
楼上很多说高压,那只能证明阶级矛盾尖锐,很多人活不下去反抗,他们其实并不支持HK,也不知民主自由为何物,他们都没觉醒
这很残酷,但有可能真是这样,HK人民加油吧
你的问题可以改成,到底多少内地人恨共产党?
gikkabos I’m Nobody
以我身边的人来看,大部分中低层赵家人其实很多都是清醒的,只是处于看破不说破的状态,而且这部分人也不太会在网上发言。

我最早知道文革和六四就是小学的时候我奶奶给我讲的。我外公也经常对新闻联播给出不屑一顾的态度。二老退休前都算是地方上的中层干部,老革命了。

我父母,我女友父母(都是给赵家打工的中层干部)。也时不时表现一些模棱两可的态度。

我在体制内的同学,现在基本处于基层,但父母大多都略有背景,未来发展有所指望的,也时不时冒出一些反动言论。

我认为真正的粉红大多集中于分不到核心利益的那拨人,以民营企业的工作者为主。这些人是最容易被洗脑的。
Jue 中国人不值得拯救
我常逛的一个墙内的同志论坛里面就有过关于香港问题的讨论,我发现还是有非常多的人都能够看清问题的本质的。粗略估计,不说百分之九十,至少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支持香港人抗争的,当时看着还是非常感动的。不过同性恋觉醒应该算是比较正常的?毕竟真的想象不到作为一个同性恋还能怎么做到爱国
魔鬼Sir 香港00後蔥油
為什麼我遇到的都是五毛,感覺他們全都洗腦洗到無藥可救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555220/Detention/
参见简中评论区的两方人数比例
不过这比例只适用于部分steam群体,墙内整体如何,仍然未知,垬也不一定知道
已删除
神与我们 我就是那个不愿做奴隶的人
現在就是“粉紅時代”,國家主義、民族主義崛起,自由是什麼?是西方人的陰謀,我們中國人不要自由要奴役。這就是這一代人的思想,自個琢磨吧,以後會更糟
不多,所见过的人都是粉红,唉o(︶︿︶)o
经济越发达的地区明白人越多,反之亦然,尤其是内陆地区,也算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吧,比如湖南这种红色旅游资源丰富的地方就是清一色党的政策亚克西;而沿海地区比如广州福建,明白人的比例就大不一样了。
对内保防侦查局 西南某地国安,各位葱友注意保护隐私
经济发达的地方清醒的人越多 这次包包去上海 南京路全部商场歇业 没收菜刀
王思蒜 脱北者
我觉得粉红与否与地域还是有一定联系 我可能是个特例吧
Busuiraku Free HongKong
手足别这么悲观,虽然支持的人很少,但我敢肯定,坚决支持的人肯定超过香港的人口,之前我问过一个上海读研的朋友,他说他们宿舍人都不信ccav的宣传,都持中立。其实我个人认为能说出自己中立的,就已经说明支持了,只是环境实在恶劣,都不想给自己找事,所以表达的暧昧一下。个人认为像这种中立的人在大陆13个人中之少能有1个。(之前微博上有个关于nba的投票,我看选(政治和体育应该分开的)有7分之一)。这么算下来,也是一个亿。
aajjcf 习近平,请你亲自枪毙自己,向天下苍生谢罪。
不知道题主的觉醒指的是支持香港还是知道TG的真面目。就我而言,接触的普通人大多数对于运动漠不关心也就在宣传机器的带动下会附和一下类如“护旗手”之类的粉红言论。在接触的中上层里面大多数人都知道尼裆是个什么东西,但是这些人都基本含赵,明理也没用。
生活中几乎没有,身边的同学都极度粉红,如果说一点不好的国内新闻他们就会马上暴跳如雷反驳我……所以也挺失落的。
我猜大約 1%  會看英美劇 外國新聞的才會覺醒
很少,不是说反共的就是觉醒的人,大部分都是墙头草。觉醒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逻辑思维,这样的人肯定会寻找大量信息支撑自身的观点,但是在墙内基本上不可能,所以说就会翻墙寻找信息。
其实大多数人都是谁有钱跟谁,你让他们像民国那样饿着肚子搞民主。。。hmmm。。。
应该不多,因为觉醒是有条件的,有资料,有悟性,有事件推动,可以接受到双向信息等等,这些大陆都研究透彻了,在觉悟之路上阉割堵截,我猜这就是共党的可怕之处。有报道说,流传于世的《道德经》是被人伪造,替换过词句的,细思极恐啊。
時代革命光復大陸 把革命擴散到大陸
無灰心,歷史掌握在少數人手裡,大陸手足正等待時機,即使有1-2%人是清醒,已經足夠,
其他95%的人都是墻頭草。這些人大清的時候喊皇上萬歲,民國時候喊民國萬歲,現在,現在又在做墻國夢。
現在中共正在加速主義,自己把自己玩死,我們要相信中共必亡,那些草民是怎麼想的,完全不值得一提,也不會影響到歷史進程,現在中共對香港下手,讓世界更看清了它要閉關鎖國,與自由世界為敵,為自己加速起碼3-5年
一带一路通向民主 力微言轻心比天高
个人只遇见过一两位,其他朋友最多只会稍微附和,更多的是激进反驳。内地觉醒的实在太少。
我回复一个层主,不知道为啥不让回复。当年清廷搞内阁也是少数人觉得皇族内阁,要推翻清廷,结果迎来了武昌起义,建立共和国,听上去很美好。然而推翻清廷之后呢?苏俄来了,日本人来了,大部分人不是岁月静好,就是麻木不仁,结果大家到看到了,最后中国人迎来了本世纪最大的恶魔组织。所以革命靠少数精英,但建立民主国家要靠普罗大众的觉醒。
Hiaigntv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什么算觉醒呢?
用吴思的潜规则来说的话,我觉得觉醒是不惜一切代价追求一等公平。
但是以我自己来说,我是不想武装革命的,如果一定要选我会选继续过着三等公平的日子。
中国人是这样的,麻木,顺从,他们不是不知道自己遭受了不公待遇,而是没有勇气站起来。直到受尽压迫连三等公平也没有,活不下去了才会开始反抗,这也是ZG能大行其道的原因。这片土壤就盛产这样的人民,无论这与封建压迫有没有关系,和当朝高压有没有关系,这都是客观的民族特性,要想救中国人首先要了解中国人。
所以我对于新政权也持悲观态度,只要一天中国人没有追求一等公平的自觉,一天中国就还陷在这个三等公平的怪圈里。
lilylovelaw 古爾丹之手
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擺脱洗腦,辨別真相和媒體想給你看到的事實,對法治是什麼有基礎的瞭解,就算是覺醒了,但是這仍然很難很難,看到上面很多分析說有過千萬的人,我覺得是已經比較鼓舞人心的數字了。
因為自古以來祇有知識分子階級才有能力提出問題,引領思想,讓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都覺醒這不太現實,並不是歧視農民,衹是這個國家的結構如此,他們確實被政府推到教育的邊緣。
我相信,民國年間的覺醒者是不會超過一千萬的,民國年間出國留學的人也是沒有現在這麼多的,但是那一代人出了多少引領中國民主的人。

我突然不那麼悲觀了。
因为香港问题,已和关系最好的一个朋友几近断交。
很悲观,感觉人数不会太多,大部分人不关心政治。
二本废物 努力活得明白的人
少,非常少,楼上一众未免太乐观了点。
墙内几乎只有两种人,要么是战狼,要么就是完全不感兴趣的,后者居多但他们的智商可能都不及小粉红。
比例很低。

怎样算觉醒?这很难说。

我看到有人去年还在一口一个“反共”,这算觉醒吗? 他今年就支持港警枪杀学生,这又怎么算?

更不用说在暴政下为了自己的安全,很多人不会说出真实想法,谁也无法得知大约比例,但比例肯定很低。更不用说,很多人即使觉醒也不得不表演顺从。
而真正的绝大多数人根本不关心香港的事,只要还能吃饱饭就不会觉醒。
cyberspider The revolution is not a treat for dinner.
内地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多看,多思考,克制冲塔冲动。
大英义士柯林斯 天命昭昭 覆盖亚太
嘻嘻,粉红不重要,老美,老澳,也有红脖,都是朴素的正义感情被集体主义填满,随着认知变化,还是有救的,没救的粉蛆是天生认为就是对的
觉醒这个词就透着一股傻气,印象里只有神棍会这么自称,显示一种装模作样的高高在上。什么叫觉醒?谁来下定义?下定义的人又因何有资格定义别人为蒙昧呢?民主自由本来挺好,干嘛非要跟觉醒这种宗教式词汇搞在一起,徒增笑耳。
看起来很少,但是如果真的哪天大家能能自由说话,数量绝对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多。目前不敢说,不想说的比较多,并且还同时存在,整天恨着共匪,但依然听信国内媒体的宣传恨香港人的。
Utopia1516 寻找干净的思考地
因为你问题中的“觉醒”定义不明,本不想作答,但是身边的现实状况说出来还是有些正性意义的,就粗略聊两句。
1,网上活跃的粉红、深红们肯定不是觉醒者,但是他们的数量很多吗?如果有心统计的话,需要把一人多Id的剔除,需要把机器人剔除......
2,没有显身高调唱红的,我感觉70%是觉醒了,只是觉醒的程度不一而足。
3,举个栗子:我有一个370多人的大学同学群,深红2人,粉红4-6人。其他人基本不做声(对颂党颂国甚至对现今的香港),要知道,这个群里有75%以上的人是党员,30多位大小书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勢弱言輕 決不虛作無聲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23
  • 浏览: 19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