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群体到底是认清真相还是过分悲观呢?

在上大学,有中度抑郁和重度焦虑,身边的人认为我看问题总是过于悲观。
所以我在想品葱是不是也有过分悲观的可能呢?会不会品葱用户很多也是像我这样的人呢?
身边很多人(有不是粉红的)对在中国生活的未来还是挺有信心的。就像之前其实也有好多次中国崩溃的言论,但事实上后来并没有发生。
当然我也不是要质疑批判什么,可能只是我希望这无奈的现实是自己过分悲观吧
已邀请:
苏维埃督战队 Aby kraj ojczysty mógł awansować! W przeciwnym razie zastrzelę cię.
抱一线希望,做最坏打算。
鲁迅说,他是不惮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中国人的。后来无数事实印证了他的话。
中共现在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统治危机。为了保住政权,它们可以动用一切手段,哪怕是最卑劣的手段。它们已经封死了一切协商,妥协的可能,因为协商和妥协就意味着丧失政权,就意味着清算。
从这个立场出发,我认为对形势做最坏的预估是有必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悲观」。生存主义者为即将到来的天灾人祸做着各种准备,但绝不能说他们是「悲观」,因为他们深信做好准备就能在天灾人祸中存活。我们这些不是生存主义者现在所做的事也是一样的道理,都是为了在最坏可能发生的情况下,存活下去。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说反了吧,对很多反贼来说,中国能一直这样保持下去才是悲观的看法。认为这个体制会崩溃的才是乐观吧,认为这个体制一两年内就崩溃的是非常乐观。
大家的朋友 只不過是 一介凡人罷了
換個角度想 是不是現實對你來說很悲觀 或著他人的言論在你的眼中很悲觀

也是大家只是正經地在討論某個東西 但在你眼裡很悲觀 
真相与悲观之间不矛盾。
真相是客观的,悲观是主观的。
所以你的问题提的就有问题,我们对未来的预测是基于现在的事实。如果所有人基于现在的事实都会得出中国必将崩溃的结果,那也就不能说我们悲观。
即:我们是不是比墙内人认识到更多的真相呢?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如果所有的墙内人在得到和我们相同的信息的条件下得出和我们相同的结论,那也不能说明所有人都悲观。我们是不是比普通人更悲观?我不相信。我也不觉得我比普通人更悲观。我们只是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更美好的中国而已。从这个角度来说,相信中国崩溃反而是一种乐观的表现。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我想是因為:認清真相,所以比較悲觀
中國是注定會崩潰的,因為它的制度無法維持它本身的存在,就好像一個壓力鍋,溫度持續上升,每次即將沸騰的時候,管理者就給它加壓,久而久之有些旁觀者看出苗頭不對,於是跑了開來,邊跑邊喊壓力鍋要爆炸了
不過到了今天它依然還沒有爆炸,但這樣就能得出它永遠不會爆炸的結論嗎?還是說只是單純的壓力或溫度不夠呢?
仔細看,鍋子的邊緣已經出現細微的裂痕了
抱抱 和我的心境很像 我还有性别和性取向方面的纠结。。
可以试试先不要关注这些事情,安心学习,安心生活调整情绪再思考
就像动物里也有警觉性比较突出的个体,群体里有过分悲观的人也很正常,品葱也不是没有过分悲观的可能
仲长若谷 黑夜很黑,星星很亮,但照亮黑暗一颗星星远远不够
我认为恰恰是因为缺乏更多真相而过度乐观
至少这是我对自己的判断

抗争专制极权的这条路上 实际上乐观不得
因为你永远没有他们邪恶
更不会以此为职业 大撒币投入研究如何迫害

但我们又不得不乐观
因为他们有一个目标 我们也要有一个目标
而不是被动防御和跪求
因此我们将尽力理解和传播真相

希望没有跑题
根据斯托克代尔悖论得知,乐观主义者往往活不到最后。
正确的应对方式是抱有坚定的必胜信念,但时常保持悲观态度。
认清真相之后,变得悲观是必然的,因为现实就是这么悲观。
看到评论有说做最坏打算没坏处的,我觉得未必,当你做最坏打算时,你寻求的出路其实已经下降了预期要求,这样你谋得的出路未必比那些乐观的人选择的道路要好。
其实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就拿刚出来的鼠疫来说,品葱上恐慌程度感觉更大一些,以及面对一些其他事件,品葱的言论也明显悲观一些。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相对的。

对大陆悲观,其实就是对香港乐观。
还真是支国人均抑郁,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想过是自己抑郁了才想明白现实,还是现实让自己抑郁的
电子羊 仿生人
战略上乐观,战术上悲观。任何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且看局势的演变。
超現實魔幻 跟你說個笑話—澳門。
心理學研究表明,智商愈高、知識量愈大的人,會更傾向悲觀,更容易得心理病。
無露米歷險記 「統獨問題時間站在台灣人這邊,但經濟問題時間不站在台灣人這邊!」最近發現這事實感到憂慮的台灣人
我想兩者都有吧。許多人都看到中國將付出的代價,但一時半刻卻找不到中國通往希望道路或方法。對自己無能為力又無法沉溺在粉紅的夢中感到沮喪。
姬晦 温和派李克钟,非姨非统,反对无差别仇恨,悲观
看不到未来,看不清现在,每次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就想哭,真的想哭。
吳樂天 愛思考的宅宅
老實說      看到真正的事實    還能樂觀起來的是神人

話說中共的宣傳真厲害     明明水都快滾了     鍋子裡的青蛙
還在覺得歲月靜好

中國的未來???     有請樓主賜教一下     是要如何好法?
 身在美国,来自墙内

个人理解,大陆已经不需要为你们的行为付出多少代价了,一旦国际舆论倾斜,香港示威者可以依赖的一切外部资源都不复存在。剩下留给你们团结港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但你们只提出问题,没有人解决,如果不信赖港府,你们可以自己组临时政府,不是吗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