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仔们如何才能统战资本家、串联大陆?

昨天我在品葱发了一篇题为《“和勇并进,统战资本”香港已出现获取初步胜利的历史机遇》的文章,并被转至连登获得了香港手足们的热烈响应和评论,甚是高兴。不过无论在品葱还是连登,也看到了一些对于文章所提策略的意见和对可行性的疑问。所以今天我在这里也希望能通过提问的形式,对大家的一些疑问予以解答并提一些建设性的具体意见,同时也希望能和其它葱油连登仔们集思广益,共同为光复中国的伟大事业而努力!

1.为什么光复香港需要联动大陆?
在昨天那篇文章中我有提到,港警已经有取代资本家作为最重要的执政根基之势(当然林郑等官僚依然在根基支内)。五大诉求中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也已在事实上成为触及中共底线的政治诉求,也因此要想真正让北京在港警问题上让步,必须要能影响到大陆并动摇到其执政根基才有实现五大诉求的可能。为了达到这一步,无论你的政治倾向是否是独,都应该承认仅仅凭借香港自身是很难真正的动摇到北京的,必须想办法联动大陆民众。在这一点上香港手足必须认识到抗争已进入了深水区,必须早日抛弃幻想,迎难而上才是达成诉求的唯一途径。

2.资本家只看钱,怎样才能统战他们?
资本家觊觎大陆的庞大市场,这是人之常情。但大家必须清楚,大陆的市场本质是中共施舍给他们的,而非资本家自己公平竞争获得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香港手足能成功在内地舆论中污名化香港资本家,那自然会逼迫北京与他们割席。当北京与他们割席之后,虽然少数资本家能成功转移资产,远走高飞,但大多数特别是巨头们因为自身的体量是难以完全离开香港。那最终的选择就很清楚了,在被北京割席之后他们除了与香港市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外并无其它选择。

3.资本家重利轻义,无法保证他们能长期支持?
我们其实不需要他们真的长期支持,要清楚我们统战资本家的最主要目标:拿下特首选举委员会!只要能拿下委员会,我们可以说实现了短期目标的胜利,而之后的事会是一些更加长期的战略所需要考虑的。

4.两地民意对立已尖锐如此,如何才能与大陆民众联动?
要想真正联动的确会很难,毕竟过去半年两地民意的对立太过尖锐。但好在这是一个长期目标,如果一同努力并非真的无法达成,想想这半年的运动已是奇迹,再有一个奇迹也并非毫无可能。

我这边就随便提两个建议,剩下的希望葱油和手足们能想到更多:
  1. 重拾大陆和中共过去革命传统的symbol,特别是以前共产党和学生运动时的symbol。很多大陆人厌恶香港此次运动,一大原因是因为被洗脑认为这是一个纯粹的港独运动。如果香港手足在文宣中能用上很多上世纪大陆学生运动和革命时期的元素,其实能打破很多人对港独的印象。特别像是《义勇军进行曲》虽然别看它是国歌,我之前已经有人看到拿义勇军进行曲用作抗争视频的配乐了,效果很好,这首歌本身也是非常贴合革命的。试想一下如果示威者在面对警方冲击时能高唱着“起来,不愿成为奴隶的人们!”,我想一定能得到很多大陆人的同情,也能一举粉碎大陆对这场运动是港独运动的抹黑。除了《义勇军进行曲》之外还有五四等历史symbol可以作为文宣材料,与大陆民众产生共鸣,以中共发家的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2. 要明确斗争的对象,特别是对勇武派来说。要记住你们反对的是警队、港府和中共,并非普通的内地人、内地学生甚至温和蓝丝。特别是勇武在使用暴力时要特别避免伤害这些普通人,真正明确自己需要打击的对象,把自己的朋友弄得多多的,敌人的朋友弄得少少的。像之前火焰瓶烧老人的事,不得不说让内地民意对运动的看法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要知道我们的文宣瞄准对面的时候,对面的文宣也在瞄准香港抗争者的一举一动。


当然这只是我初步的一些想法,更多的方案和细节操作需要品葱、连登等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一起集思广益,相信集群众之力量一定会有更多优秀的策略和手段出现!

*最后的最后再打个预防针,我在品葱已看到不少思考串联大陆策略的提问。很多人对这类问题一回答就开始泼冷水,我非常反感这种行为。明眼人其实都能看出目前两地民意的撕裂,不需要重新提醒。但两地撕裂如此,真的是完全没有缓和的手段么?肯定不是的。我们需要的是更多建设性的建议,香港人克服了万难将运动延续至今,创造了奇迹,难道我们就不能多想些建设性的建议再创一个奇迹么?不投降、不放弃、不割席,唯有这样革命才真正有可能成功!

光复中国,时代革命!
已邀请:
香港人走好自己的路,民主慢慢来,不要急,不要太激进,一口吃不成胖子。

大陆的事,你们不用担心,大陆人民一样向往民主自由,大陆人民会看到、会做好,民主化自由化也在慢慢酝酿。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集中力量发展经济。民主也不断地变多变化,顺其自然,同时也事在人为,他日必定水到渠成。

还有,你们不要再举起美国旗 英国旗或英属香港旗了。这样反而得不到大陆人,乃至有大中华思想的香港人的支持。因为世界都知道,香港是主权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英美在道义上就是不能干涉,不可能在实质上给到你们帮助。

你们可以拿出中华民国的旗帜,我们都是认可的,可以理解的。
或许,你们没有共同认可的旗帜,这也是你们比较尴尬的地方,毕竟运动的历史也就这么几年的事。

建议你们用香港地图作为旗帜,颜色是蓝色,象征着香港是位于海洋之中,巧合的是,英属香港旗也有很大比例的蓝色。像台湾民进党用台湾地区做旗帜一样;像南北韩在奥运会用半岛地图做旗帜一样。
你们志向远大,心向中华,可以用中国地图印在旗帜上,更能让海内外华人看到,情同此心。
守法刁民 擁護專制的人未必不清楚專制不能自圓其說,但這就像煙癮一樣,縱使勞財傷身,但只要有那麼的一瞬間讓他感受到愉悅,他就永遠無法割捨。
香港同胞你們好,我是內地同胞,我堅決支持香港同胞的反送中運動,但凡是瞭解真相並且用邏輯和事實作出判斷而非用立場和態度判斷的內地同胞無一不支持反送中立場的,但目前我們普遍認為,我們支持你們的立場,但我們不太贊同你們的鬥爭方式,我們很擔心結果會令你們受傷。

香港同胞要取得勝利,光有香港市民的力量是不夠的,香港同胞要拉攏四股可以團結的力量才能成事。首先一定要爭取大陸同胞的支持,現在大陸五毛小粉紅對你們敵對不要憎恨他們,他們只是因為網絡封鎖和長年洗腦愚民,所以無法瞭解真相甚至有些人不想去瞭解真相,大陸民眾只要瞭解真相,趙家就出師無名,體制內的開明派反對派就能夠倒戈;另一方面要爭取台灣的支持,只要台灣介入,才可以間接使美國介入;同時要拉攏建制派中親港愛港力量,從港共體制內部架空孤立趙家的香港代理人;最後仲要拉攏趙家當中的反對派,趙家這個體制不是鐵板一塊的,猶其十九大以後,取消了連任限制,大家都明意味著什麼,體制內的反對派如果不採取非常規手段他們就永遠都無出頭之日,而且現在體制內經常用所謂的站隊來打擊對手,換而言之,如果體制不改,反對派連選擇中立的機會都沒,看上去他們身居高位,事實上由於他們也在權鬥的風口浪尖,因此他們既是體制最大的維穩力量,同時亦是體制最大的維穩對象,平時去哪都要向上級彙報,日常生活可能都沒百姓自在,而且他們的家屬和資產又都在海外,想置身事外都不行,一旦某人又亂折騰,導致海外封殺,蒙受最大損失的就是他們,所以當前體制內不滿情緒最高的其實倒還不是百姓,而是鬱鬱不得志的反對勢力。如果香港同胞過於激進反抗,有可能還會逼迫他們抱團自保,只要當國內外壓力到了一定程度,反對派有了相當的資本對抗當權派,反而可以更好的爭取到憲政民主的結果。切記!!

香港同胞,你要記住,港陸矛盾是一個偽命題,現在港獨派同趙家、港共,經常將大陸民眾、趙家混同,其實是不符合邏輯和事實的。

現在所謂的港陸矛盾其實無非就是三個方面,一個是說大陸人爆買搶佔香港資源,但想一下都知道,如果是指爆買奢侈品,那肯定是大陸極少數的權貴,因為大陸民眾2018年可支配月收入中位數才2028元人民幣,怎可能爆買香港奢侈品,真相是他們已經買光大陸奢侈品然後再去香港掃貨。如果是指醫院床位或者日常品比如奶粉,那是因為大陸不開放充分的市場經濟,大陸民眾收入低物價高,香港物美價廉,真是沒辦法才去同胞那購物。

第二個港陸矛盾就是指大陸人不文明,其實亦是偏見,因為我和好多朋友去香港從來沒試過不守規矩,那如果大多數內地同胞守規矩又不講話的時候,從外表上自然沒辦法分清楚哪些是大陸人,所以在香港不守規矩的大陸人是大陸人中的極少數,與此同時,這些人不單止在香港,就算在大陸都是受人歧視的,我不說廣東那麼發達,你可以去廣西看看,廣西南寧地鐵是一片垃圾都沒的,亦沒人吵鬧或者進食,非常有秩序,而當出現不受秩序的人就會受到大家指責,所以本質上就文明程度問題,不是港人與內地人的矛盾,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絕大多數中國人和極少數不文明的中國人的矛盾。

最後一個令香港人最反感大陸人的問題,就是大陸人破壞香港法治,但有常識都知道,作為一名大陸普通公民,連自己的法治都無法守護,又怎可能有能力去破壞香港法治,能夠破壞香港法治的不是大陸人,而是大陸權貴,他們不單止破壞香港法治,亦破壞大陸法治。我們和香港同胞一樣,都是法治被專制踐踏下的受害者,可謂同病相憐。

綜上,所謂的港陸矛盾其實就是偽命題,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港陸矛盾,本質是包括香港人在內全體中國人和專制者和暴政的矛盾。它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應該一致對外、拋開偏見、團結互助、同仇敵愾、守望相助。中共專制派、港府、港獨派之所以混同中共專制派和大陸民眾的區別,將中共專制派和大陸民眾道德綁架在一起,都是出自它們各自的政治利益,中共專制派、港府將大陸民眾和他們混同,當中共專制派犯錯就可以拉攏大陸同胞幫他們對付港人,港獨派將中共專制派和大陸民眾混同就能夠加深港陸民眾對立實現分裂。瞭解真相的大陸同胞永遠支持香港同胞!!!

牆內不是沒有支持香港同胞的聲音,而是我們根本就不能夠發聲,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刪帖封號,嚴重的全部捉走,不過香港同胞也不用太悲觀,現在網絡上有相當一部分五毛是網信辦的工作人員或者在監服刑人員,他們都是受利益驅使或政治任務而說話,只是一個輿論機器,並非出於自己的個人感情同立場。

如果大多數民眾真的是在瞭解真相以後仍然反對反送中那麼內地為什麼要封鎖消息而且不給支持派發聲呢?因為他們很清楚,一旦給我們發聲,他就無法再通過謊言來愚弄大眾,大眾就會站到香港民眾這一邊,因此內地民眾是否支持反送中不能看封閉禁言環境下的內陸民眾,這不是他們瞭解真相後的真實想法。內地民眾目前能夠做的就是盡量不受外界道德綁架,天佑香港!如果港人能攻破防火牆,不僅香港,全中國人都會得救,但反過來如果不攻破防火牆拉攏大陸民眾,香港同胞靠自己就算今次過到關,以後麻煩都會接踵而至,想拋開中國憲政民主化而拯救香港會很困難,我們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攻破防火牆是港人日後必須長期堅持的一項鬥爭任務。

建牆需要面面具到、滴水不漏,否則有一個漏洞給到消息出入,其他地方起得再高都沒用。所以攻破防火牆雖然不是易事,但肯定要比起建牆的維護成本要低得多,現在內地輿論已經開始做閉關鎖國的準備,比如放好多關於反映毛時代民眾生活美好淳樸之類的影片,香港乃至中國憲政民主化的先鋒就只有拜託境外突破防火牆了。

這些東西在牆內肯定是發不出去的,總之,香港同胞加油!!
香港除了李嘉誠 沒一個商人能脫離大陸
誠哥都沒有支持連續兩任特首
但他也只能暗中支持抗爭 不能張揚
至於連結大陸抗爭 我相信沒有香港人會反對
只是我們沒辦法主動去建設民主中國
唱歌方面 《願榮光》已成了象徵歌曲
沒必要刻意唱國歌去討好誰的
為什麼要舉美國旗呢?除了要敲碎玻璃心
也因為參議員和總統都給這畫面感動
才促成了香港人權法案通過
资本家大多是骑墙派,代表人物就是李嘉诚,其他几位大佬也一样。
驱逐黄俄 到悬崖边了
等他们再一次成为空降部队的时候。等猪发现安逸吃韭菜的代价是要被吃肉的时候。
一代风流人物 讨厌虚情假意,坚持活出个性
大陆是贪心是老粗,不会尊重别人。香港文化是自大小气,认为自己好厉害,水平好高。

香港人不了解大陆, 就算是在大陆工作的香港人,也是走马看花。他们不会深入了解大陆人的想法,大陆人对香港也是走马看花。

但大陆人很关心时事,对人和事有很深见解。但香港人不关心时事, 只关心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实际上关键要看北京想不想动香港资本家,不然民意在汹涌都没有太大用。现在的情况是北京要香港资本家割点肉,估计还没到把香港资本家逼反的地步。
大陆民众根本就没有权利,实质上是奴民。
90%民智未开,9.9%掩良心吃人血馒头选择性失明,0.1%良心人士维权坐牢翻墙发发牢骚。
香港人,认清事实,这个不正常国家,没有什么正常人。
一定要抱紧美国大腿,争取奴民的支持不现实。
不过可以在香港搞搞奴民觉醒,中共肯定怕到不断削减自由行

五大訴求中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也已在事實上成為觸及中共底線的政治訴求,也因此要想真正讓北京在港警問題上讓步,必須要能影響到大陸並動搖到其執政根基才有實現五大訴求的可能。為了達到這一步,無論你的政治傾向是否是獨,都應該承認僅僅憑藉香港自身是很難真正的動搖到北京的,必須想辦法聯動大陸民眾。在這一點上香港手足必須認識到抗爭已進入了深水區,必須早日拋棄幻想,迎難而上才是達成訴求的唯一途徑。




你意思是要推翻中共才能做任何事情。是廢話。中美貿易談判中美國所有要求都是中共底線,你知道中共底線有多少嗎?任何中共不會自己去做的事都是中共底線。

你的建議可以幫全球民主國家解決它們未來數十年的地緣政治難題,你知道你在做這麼偉大的事嗎?

如果香港手足能成功在內地輿論中污名化香港資本家,那自然會逼迫北京與他們割席。當北京與他們割席之後,雖然少數資本家能成功轉移資產,遠走高飛,但大多數特別是巨頭們因為自身的體量是難以完全離開香港。



怎樣污名化?例如?全部資本家都嫖娼?全部資本家都有外國戶籍?



你的全部計謀都是一種:宣傳一個理念,它就會燒下去,敵人在骨牌效應下自動被燒到滅亡。
這種計謀在十多年前高登很流行,有一堆政治巫師喜歡談這種「刀仔鋸大樹」的奇計,爭著做水鏡八奇。
宣傳一個理念,聯動,敵人就會瓦解,這種理論只能發生在四五十人的小圈子,譬如中學生之間互傳流言蜚語,解散一個朋友圈。

你可以進入廣告行做半年,看看賣一條底褲賣一卷廁紙有多難。你看世界新聞中的一切群眾運動,都似乎是因為「一個理由」、「一個原因」而上街,這是普通人看新聞的心理偏誤(故事偏誤、單因謬誤、現成偏誤)。事實上就連ice bucket challenge這種簡單的病毒行銷都無人可複製。

你的建議是:「我幫你做好了一張poster,剩下的工作很簡單——讓全世界人看到。」
這有點「何不食肉糜」的感覺。

我不想每一點都反駁,我只想指出大方向是對的,如果那個大方向夠大,大到沒有誰能用。
就像三國志8內政系統的「方針」,設計了「方針」下一個回合就完成。現實是不可能的。
我現在坐在keyboard前面,下一步要怎樣做?

這類建議每一點都可以變化出幾十種變體,視乎你如何詮釋現實。但都有一個問題:具體要怎樣做?
就像說:「我有一個好idea,就差一個程序員了。」


*此外,你認為中國有東西可以和香港臺灣英美日法德意澳聯動嗎?
這才是最大問題。香港聯動中國國內的人民,讓中共真的認為香港動搖了中共的前途,那香港會有滅頂之災。
而中國那一點點人也會失去香港這個火種。這才是我的判斷。

我相信大陸的反賊們在街頭看到大家也不會互相相認,確定大家是反賊吧,為甚麼?
因為你們知道大家實力不夠。這時大家相認,就等於一起仆街。

老實說,中國現在滴水不漏的統治下,任何地方包括台灣想動搖中共都是死路一條,河水不犯井水中國人還有一個窗口待未來模彷或作為火種。
早幾年高登就有人聊過這個問題,一句話比喻:你和一個植物人聯動甚麼?


-----

那麼,要怎麼辦?
首先,人要接受世上有一些事情是無辦法解決的。(世上真的有絕境存在,不是漫畫,不能「計謀」解決所有問題。「計謀」不是魔法。)

這時就只能求改善,盡力而為。
七月之後我基本上就不再在任何場合給香港人出意見,因為你想到的,都被人做了,而且是冒生命危險去做。
有用的做法都留下來了,沒用的,自然消失。
而目前的情況,只能說是盡力後的結果。



以下是題外話:
關心政治最重要兩條法則:

兩條法則:
1. 先要好好解釋眼前所有現象。
1b. 一再審視自己對現象的解釋是否妥當。
1c. 再三檢查自己的解釋。
2. 提出改善建議。

先要好好解釋問題,才能思考改善問題。
凡是已存在超過五年的問題,都是惡性循環的系統性問題。
而人世間的問題,動輒就存在了幾代人。
就算是進入一間公司打工,不觀察兩三年,也很難對公司的問題提出有用建議。


以我為例,

我自己去到金融的東西就比較無知,而金融經濟是目前最能預測中國政府動向的領域。在這一領域沒有太多認知基本上不能看到問題全局。我能做的只是談一些人情世顧上(心理情感上)、溝通技巧上的東西。這些東西平時不做,有危急情況來到就只能是一盤散沙。(這是極重要、極慢也沒人肯去做的基礎建設)

我建議不能談政治的人可以多學習溝通、心理方面的技巧和理論,多傳播。這種技巧內化後,人比較不固執,理解別人的能力也較高。(更神奇的是,懂溝通的人也活得比較快樂)

近幾年我知道中國人(由藍絲到本土派)愛看中國哲學,我也去看一點,同一個道理,中國有的就用中國的,這也是一個方法,天下間的好人都是一樣值得尊敬的。


不能溝通的人才是專制的最大資產。(想想要讓大部份人學習心平氣和溝通(及理解)有多難,而這還比樓主的建議容易得多。)
魔幻社会主义 觀此一書,則賊中不為無人
现在香港手足统战资本家统得怎么样了?

拿出新公私合营来宣传宣传,不知效果怎样。
统战资本家不能靠香港和大陆普通老百姓,得逼着共产党倒行逆施靠他们自己觉悟
大陆人还是装少会逼吧 照照镜子 目前所做出的贡献不到万分之一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弄潮儿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07
  • 浏览: 1515
  • 关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