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命是一場抵抗運動還是啟蒙運動?

這半年來,香港政府的行為作風和法治水平,是一直持續下降的,甚至言論自由都在被干涉。但是同時,香港這一次能堅持的關鍵是喚醒了“港豬”同時獲得了相比傘運數倍淪陷區人民的支持。這種倒掛在歷史上很難找到類比,也許是因為中國人的特性,老百姓在事前最不關心政治,事後政府又更加愚蠢殘暴。從這個週末的狀況看來這半年真的只是一個開始,最大的作用僅僅是思想啟蒙和國際上的一些法案而已(這些法案會否招致狗急跳牆都是未知),無論和理非還是勇武實際上對改善社會現實是毫無作用的,區選的作用是讓大家開心放鬆了一下。這個結果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港共就是共產黨。但是這一點作用,即群眾意識的轉變,也已經是歷史中沒有過的了。我不相信群眾意識在看到現狀沒有改觀的時候會等待議會路線。社會現實和群眾意識的衝突結果應當是當前的衝突風險比區選前甚至更高了。
基於上面的結論,如果6月有不少人覺得今天應該已經結束,那今天各位認為香港什麼時候能出現一個零催淚彈的週末呢?
已邀请:
决不再做奴隶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確實喚醒了很多香港人,也在世界範圍贏得很多支持。衹是這場『反送中』也好、『啟蒙運動』也好,香港抗爭者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

讓受教育程度最高、素質最好、最了解法制與現代普世價值觀的香港人同中共惡鬥,有如下棋時用王后換馬、卒。這個代價是我方不能再次承受的。

最近香港局勢的緩和,可能衹是中共因為花光今年的維穩經費以後的暫時容忍。不久肯定變本加厲、捲土重來。

1864年天京被清廷攻陷以後,太平天國餘部撤至香港,活動全面轉入地下,最小化犧牲。一代人以後就恢復了元氣。先是發起了沒能成功的『大明順天國』起義,然後又以旅居日本的成員組建同盟會、發動『武昌起義』,1912年成功推翻清廷,建立中華民國。

考慮到中共大兵壓境、維尼不惜暴力鎮壓,香港的抗爭應該全面轉入地下。能夠出國的青年應該出國。不能出國的則應該在地下秘密地活動,發展壯大革命隊伍,將革命理想告訴正在成長的下一代。李秀成當年說中國革命將是一場長期的鬥爭,要志士做好鬥爭100年的準備。我們現在也應該做這樣的準備。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