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墙国丧心病狂的经济数据?

本人是华吧的老人了,对省份和城市的情况很了解。刚刚国统省统的数据,黑龙江下调了3500亿,吉林辽宁也免不了暴跌,而福建几个省份居然破天荒的上调。本人不是这几个省份的人,可2019年经济啥样心里还没数吗?福建上调是为了给台湾看,然后把省份给东三省背吗?深圳上调为了给香港看?可我身边的人都说深圳今年都多不景气了,让我想起16年那次辽宁天津因为政治问题挤水,在我眼里东北的数据是很殷实的,如果全国都按照东北天津的尺度评判gdp,墙国不知道人均又要排多少名了?不得不说猪头的脑子真的不够用了
大修 大修
    我覺得,不是習腦子不夠用,而是很多人真吃這一套,講一個最近發生在台灣,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這次總統大選前,各家民調都是蔡英文大幅領先韓國瑜"十幾趴",直觀點就是200萬票以上,但國民黨自己的選前的滾動式民調是倒贏30萬票,完全是兩個世界,最後才知道國民黨內部有兩個民調,
       
     1.是輸百分之15,比較正常一份 ,各位高層裝作不知道

     2.則是每次國民黨都會做的一份 "估票",是各地地方黨部,一層一層報上來的期望值,報低了,黨部還會問是不是太保守了,最後才搞出這麼一個數字,這數字基本上就是造假了

        但是假數字卻發揮了作用,在開票前使韓粉有信心,有凝聚力在,不然知道輸這麼多,可能很多人也就不會出來投票了,以現在來看,在海水退潮前這真的很有用
       
     這就是失速列車,駕駛要是有良心踩煞車,那大概乘客就輕傷,不然的話,直到翻車前大家臉上的表情都一片祥和
Xenon 我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警察有本事来抓我啊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https://telegra.ph/file/8c8925afb5c15a52687ea.png
https://telegra.ph/file/f79fa1d62cc54b09b74af.png
刘西瑞 (1958.08.27)《人民日报》

编者按:这是中共中央办公厅派赴山东寿张县了解情况的同志写回来的信。这封信生动地反映了那里大跃进的形势,提出了一些足以启发思想的问题,特把它介绍给读者。

*   *   *

这次寿张之行,是思想再一次的大解放。今年寿张的粮食单位产量,县委的口号是“确保双千斤,力争三千斤”。但实际在搞全县范围的亩产万斤粮的高额丰产运动。一亩地要产五万斤、十万斤以至几十万斤红薯,一亩地要产一、两万斤玉米、谷子,这样高的指标,当地干部和群众,讲起来像很平常,一点也不神秘。一般的社也是八千斤、七千斤,提五千斤指标的已经很少。至于亩产一、两千斤,根本没人提了。这里给人的印象首先是气魄大。

他们的庄稼也真长得好,一片黑呼呼的要压塌地。虽然下面提出的万斤指标,今年不一定完全实现,但万斤社、万斤乡一定出现,可能不止一个。全县亩产三、四千斤则是有把握的。

粮食单位产量从百斤到千斤,是个质变,从千斤到万斤,是更大的质变;这样高产量,从措施来看,也不外是水、肥、土、种、密等几条,但在具体执行这些措施中就有许多新东西值得研究。比如水和肥吧,他们的干法是大水大肥,让作物吃饱喝足,不给什么限制,不怕作物闹“胃病”。看来,农作物的肚子大得很。这里的单季玉米、谷子丰产亩,一般是八水、八肥,用水量都达到三百至五百公方;用肥是:粗肥在二、三十万斤,化肥(主要是土化肥)在二百斤左右,少数地达到五百斤,是否已经吃饱喝足还难说,但决不过分。过去不少人认为一亩旱作物只需要一、二百方水,化肥用多了就要烧死庄稼,损害土壤,这种看法,很显然是有片面性的。这里干部的看法是,只要有足够的水和一定的有机质肥料相配合,一亩地(仅指一季作物)用它五、六百斤甚至上千斤的化肥不但没危险,并且完全必要。同时,水随肥涨,施的肥料愈多,用水量愈大,足水足肥是首要的关键。足水、足肥还必须和深翻相配合,这一点在寿张特别突出,也是他们能够在大面积的土地上展开万斤运动的决定环节。根据寿张的经验,要搞万斤粮,不掘地三尺是不行的。土质不好需要改良土壤的土地固然要这样作,土质很好不要改良、单是松土的土地也要这样作。他们的丰产田一般都深翻三尺,一般田也深翻尺半左右,他们认为不超过一尺是不行的。

在足水、足肥、深翻的基础上,就可以放手密植。这一点在谷子的种植上表现得特别清楚。过去种谷子一步三安苗,一丛丛的,每亩只留苗三万多株。现在他们的谷子种得像麦子似的密,基本不间留,一般在十万株左右,丰产田二十万株到二十六万株,而穗子决不比过去小。很明显,没有深耕和足够的水和肥是作不到这一点的。

足水足肥加深耕,在此基础上放手密植(当然要有限度)再加上他们的“田间管理如绣花”,亩产万斤就成一个现实的事物了。万斤运动能否普遍推广而不局限于小块土地试验,在水利已基本解决的条件下,看来主要是两个问题:一是肥料;二是劳力。他们解决肥料,除大搞土化肥外(有些社已生产到每亩五十斤),主要靠拆破房、刮地皮,肥料中土肥占80%。而土肥主要是靠劳力换来的,所以中心还是劳力问题。

到底一万斤粮食要多少劳动日?到底一个全劳力使用手工工具一年能生产多少粮食?我们粗粗算了几笔账,很难答复,原因是弹性大得很。这个问题一方面和亩产多少有关系,比如许多社原来计划亩产双千斤,每亩需用三十个工(单算田间和积肥用工,不包括基本建设。以前亩产二、三百斤时,一亩十五个工左右),现在指标增到万斤,使用原来的工具,每亩地也不过六、七十个工。就是说,产量增四倍,用的劳力不过增一倍;单产愈高,用的劳动量愈相对的少。这是一种情况。另一方面,还决定干劲的大小和工具的优劣。据对几个社的了解,亩产指标万斤粮(一季玉米和谷子),主要措施是:深翻二尺,施肥二十五万斤,管理如绣花。一亩地需用的劳动工,以正常的劳动强度,使用原来的工具(铁轮车加木轮手推车、畜力水车)计算,至少要七十个工;如果对工具加以改良,实现滚珠化,有五十个工就够了;如果鼓足干劲加上夜战,工具改革的彻底些,还用不了三十个工呢!说来说去,是不怕指标高、措施大,就怕没干劲和不改良工具。寿张每人平均二点六亩地,每个劳力平均六亩地,单算劳力账,要大搞万斤亩是绝对办不到的,但实际上他们是办到了。他们的钢铁姑娘或钢铁姐妹,住到田间,专管高额丰产田,每人平均还需要管二亩地呢!他们今年的计划实现了,平均每人就能生产六、七万斤粮食。看来,只要干劲鼓得足足的,加上积极改良工具,普遍搞万斤运动(如果需要的话)不是办不到的事。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载蛮族勇士的旧文一则,不妨一看。

从2018年开始,我大中国的经济数据发布质量就开始坚定的下降。首先是各省市陆续开始拒绝发布固定资产投资、企业经济效益等关键性原始数据,只发布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增幅百分比数据,让人无从核算。而在国家层面上,则停止发布固定资产投资的分行业原始数据,只发布一个笼统的固投总数数据以及一二三次产业和房地产投资的原始数据,对于各具体行业,譬如批发零售业、餐饮业或者钢铁冶炼业、汽车制造业等,国家统计局只发布增幅百分比数据,因此我们也无从核验这些具体行业的具体发展情况到底是怎么样。

到了今年,地方上的数据的停发情况更加恶化,除了固投和企业经营数据之外,越来越多的城市停止发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财政收支数据,甚至连最最基础的居民收支数据,都陆续停发。这种情况,导致投资界对城市级的经济基本面进行研究,越来越困难。除了实地探访这种管中窥豹的低效手段之外,要在宏观层面上整体了解一个城市的经济运行情况,越来越困难。事实上,这意味着经济的真相,离我们越来越远。
     
各位,依靠在商业中心冷眼一看吃饭人群的多少,打听某个在当地亲戚的收入增减的这些肤浅的方式,是不足以在准确判断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前景的。之所以存在地方级的政府统计部门,就是为了能够收集、整理系统性的数据,以便上级政府以及投资机构可以整体性的掌握城市经济存在那些问题,或许投资过剩,或许消费不足,或许劳动力紧缺,然后针对这些问题提出对策,或抑制投资,或鼓励消费,或放松户籍。而投资机构则可以根据这些数据以及地方政府的治策,决定自己的投资方向,或减少基建投资,或加强商场投资,或兴建学校医院等。系统性的数据,是地方治理与一切民间投资的基础。

然而,现在已经没有这些数据了。地方政府内部或许还有一份完整的统计数据,供地方主官审阅,但是不再对外发布,不再接受机构的检验之后,这些数据在真实性的问题上,已经得不到多少正分数了。在另一方面,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在没有数据的情况下,去考量如何加大对一个城市的投资,选择什么的行业,这成为了一种猜谜语式的游戏,不再有任何的合理成分。
        
但是,请注意这个但是,恰恰是在这种几乎没有可信的地方经济数据支撑的情况下,我国开始大规模发行地方债,今年1-8月份已经发行了4万亿,预计全年要达到6万亿的惊人规模。各位,单年度6万亿是什么概念?08年的所谓4万亿计划,事实上用了三年才募集回来的。就现在这种情况,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发行地方债的政府不需要公布自己的实际经济数据,负责审核的机构也不理睬它的实际经济情况和还款来源,至于最终的资金方,根本就没想过原来自己买下的其实是一个盲盒,说不定到最后收款的时候打开盒子一看,里面就一张白纸上写着四个字:欢迎惠顾。不愿意去赌盲盒的真正负责任的资金,当然只能是黯然离场。毫无疑问,这又会导致固定资产投资数据的加速下滑。体现在数据上,就是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原始增幅,2017年还有5.9%,2018年下降到0.6%,到今年1-8月,已经下降到-3.5%。注意,这是一个负值。
        
就现在这样的情况,研究经济的有效数据越来越少的趋势,已经是不可逆转了,各地统计部门的数据发布权限日益上移,现在连GDP的发布权都已经没有了。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当然不可能是由于经济蓬勃发展,增速高得吓人;唯一的原因,只能是各项数据实在是不好看,必须将所有原始数据统筹起来,最后随便给出一个增幅百分比了事。面对这样的局面,除了敢于赌盲盒买地方债的资金之外,其它稍微有点底线的资金,都会拒绝投资。而仅仅依靠6万亿的地方政府债,当然不可能支撑得起总额超过60万亿的固定资产投资总规模继续增长。
        
各位,这就是我大中国的现状了:虽然经济数据的日益缺乏未必是投资资金离场的原因,但是,这必然是原因之一,并且,这必然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把投资的寒冰捂热,唯有切切实实的累积一点一滴的改变,让资金看到诚意,看到希望。即便是数据趋势本身不好看,地方政府的努力和各种相应治策,同样也可以给资金以信心。唯有真相,可以给资金以信心。
        
而尝试蒙上所有人的眼睛,停止数据发布,指望资金盲目的投入各种政府指定的不明所以的项目里,毫无疑问,这种尝试,注定会失败!绝对,绝对,会失败!
rebecca ? 武器:pincong.rocks/article/14517 说明书:pincong.rocks/article/14649
在价格透明的市场上,跌幅太大市场会恐慌,并进一步加剧暴跌。于是为了防止暴跌,价格就必须不透明,必须造假,但是造的多了,主权信用会跌,最后还是贫困人口买单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瑪麗蘇說我家財產有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此處省略好多9)99億!
差不多一個意思,鍵盤卡住了而已,數字的具體值已經不重要了,你只要知道很大很有錢就對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刁大犬扛麦宽衣,修宪必入地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28
  • 浏览: 5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