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汉的优越感是从何而来的?

  皇帝是君权的最高代表,同时也是男权的最大化身。白居易《长恨歌》中“后宫佳丽三千人”是耳熟能详的名句,尽管皇帝未必逐一“临幸”过这三千女子,但这三千女子在理论上却都是皇帝合法的淫乐对象。三千的数字已够骇人,舒芜却从《新唐书》的《太宗本纪》等篇中发现多条一次放出宫女三千人以上的记载,足证白居易的数字已是大为缩小了。唐太宗尚是历史上著名的有为明君,若是荒淫的昏君,则更超出常人想象。十六国中的后赵,疆域极盛时亦不过占据今山东、山西、河南、河北等地,其国主石虎竟曾一次性“夺人妻女十万余口以实后宫”!明武宗(正德)则玩腻了嫔妃宫女,喜欢玩野花村姑,正德十二年(1517年)巡幸宣化府,命江彬“夜入人家,索妇女”。次年,又借到昌平祭告先帝诸陵的机会,“掠良家女数十车,日载以随,有死者”。民间流传的“游龙戏凤”故事,也是京剧中的传统剧目,讲述的就是武宗在宣化与酒家女李凤姐的“风流佳话”。武宗于酒肆中当场强暴李凤姐,随即亮出皇帝身份,凤姐当即感激涕零:“今以贱躯事至尊,曷胜荣幸之至。”舒芜早在1944年便指出:“天下人生下来都是姨太太或‘收房’的丫头,所以每个人就都有‘荐枕席’的义务,皇帝随时都可以‘召幸’。”皇帝对女性的性玩弄性迫害,还要被视为“恩宠”,妇女还以之为无尚的光荣。


  如果到了战乱或饥荒年代,女性的命运就更加不堪了!美籍韩裔学者郑麒来教授仅据二十五史统计,自先秦至清末,中国历史上由战争或饥荒引发的大规模食人事件就多达四百零三起,最缺乏反抗能力的妇女与儿童自然是首当其冲的牺牲品。安史之乱时,唐将张巡镇守睢阳城,被叛军围困,城中粮尽,于是张巡“乃出其妾,对三军杀之,以飨军士。曰:诸公为国家戮力守城,一心无二,经年乏食,忠义不衰。巡不能自割肌肤,以啖将士,岂可惜此妇”。这一向被视为千古美谈。舒芜却说他幼时听了便暗自怀疑,一个爱妾的肉怎够成百上千的将士吃的?原来,杀妾只是带头示范,史书明载张巡杀妾飨士之后,士卒“乃括城中妇人;既尽,以男夫老小继之,所食人口二三万!”这就是被旧时代史家推许为“忠臣义士”、今日依然被某些人视为舍家保国的爱国英雄背后的血淋淋的真相!张巡杀妾飨士之举,绝非历史上的个例。在他之前,除了舒芜曾引及的刘宋元嘉十八年(441年)酒泉守将沮渠夫周“杀妻以食战士”外,汉末臧洪为袁绍所围,城中食尽,亦“杀其爱妾,以食兵将”。张巡之后,则有南宋绍定六年(1233年),唐州被困,“城中粮尽,人相食,金将乌库哩黑汉,杀其爱妾以啖士,士争杀其妻子”。杀妻或杀妾之后,想必亦是“括城中妇人食之”吧!


  战乱或饥荒期间,妇孺不仅遭屠戮后以充军粮,还在集市中公开出售。曾国藩日记里就曾记载着太平天国之乱后皖南、苏北的人肉价目,高不过百余文,低仅数十文,远较猪羊肉为廉。最初人肉市场中出售的只是死人腐肉,但以后便发展为当场屠宰活人,谓之“菜人”。舒芜在《礼教吃人论补》中便引用了一则读之令人心悸的故事。明末河北大饥,“有客在德州、景州间,入逆旅午餐,见少妇裸体伏俎上”,马上要被屠宰出售,旅客起了恻隐之心,愿意付双倍的价钱从屠夫手中赎买下她。不料在帮她解开绳索时,旅客无意间“手触其乳”,少妇当即义正辞严地说:“荷君再生,终身赋役无所悔。然为婢媪则可,为妾媵则必不可。吾惟不肯事二夫,故鬻诸此也。君何遽相轻薄耶!”仍旧伏身砧板,闭目受屠。这位“不肯事二夫”而被卖为“菜人”的少妇,其实多半就是为其丈夫所卖,却还要为这样的丈夫守节!舒芜不无激愤地指出:“这个故事如果完全真实,自然可见儒家的仁义道德,儒家的礼教,儒家的女教,确确实实是在吃人,是在使被吃者心甘情愿地被吃。即使故事不完全真实,说故事者意在歌颂赞美这样甘心被吃的女子,而他(按:指纪昀)平素还是思想通达的学者,这一点同样可怕,或者该说更加可怕。”
已邀请:
漢人吃人不假,但是羅馬帝國被阿提拉圍攻時一樣吃人。連貴婦也吃。不信去翻歷史。漢人只不過是沒有地中海那樣的氣候條件而又是農業民族而已。沒有漢人把吃人肉看作是一件光榮的事,那不是習俗,而是天性。岳飛那種對侵略者食肉飲血除外。岳飛說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歐洲十字軍一樣吃穆斯林的肉,規模還不比漢人小。五胡亂華時期,羯族統治者也吃人肉,鮮卑化的漢人高洋也吃人肉,吃的是漢人。漢人只不過是戰爭和飢荒才吃人,人肉充軍糧那也是五胡最先開始的。五胡是非戰爭和飢荒的情況下也食人。不信去翻通鑑。漢人的史書不避諱自己食人和虐待五胡,更沒必要為五胡遮掩。
所以說你要用食人來黑漢人,還真的沒有什麼說服力,漢人頂多和歐洲人同一水平。五胡才是和食人族同一水平。
漢人為什麼自豪,你可以穿越回去問問想做漢人而不得的匈奴人劉淵,仰慕中國的鮮卑慕容,多次想要歸附中國的琉球,西域的康居國,以及唐朝時想要併入中國,被朝廷拒絕,通過發動戰爭被唐朝剿滅的方式併入中國的西南某國(忘了名字了)。
漢人湯武革命,比歐洲和日本萬世一系強多了。歐洲人搞了個大革命,還沒把貴族殺光。漢人改朝換代可幹的利落多了。只不過熱兵器時代,在還相信共產黨的情況下,被共產黨騙去收繳了槍支彈藥。要不然誰虐待誰還說不定呢。
等到共產黨垮台後的亂世,擁有槍支的漢人對共產黨的清算,會讓你們瞠目結舌的。
guibuhai Thinker
你老要知道,皇汉优越感只是桂枝系列遮羞布的其中一条罢了。

"要是没有满清,我们汉人政权肯定工业革命+立宪民煮了!都怪满清,我们汉人最优秀了!"

"要是没有TG,中国人的素质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差!都怪TG,,我们汉人最优秀了!"

"要是国家强大,我肯定也可以随便上白妞!都怪国家不强大,我们中国男人最优秀了!"

"我们中国男人不和白妞date是因为我们爱国,我们和那些easy girl不一样!我要是想上白妞还不是手到擒来!"
仅就最后一段女子迂腐守贞来说,印度《罗摩衍那》女主角被反派抓走后男主解救出来第一个先问贞洁还在否,女主角赌咒才赢得信任,后来又被猜忌赶走,女主角被迫再次赌咒跳进大地的裂缝。。。各国对女性的贞操问题都有这种蛮横不讲理并且习以为常的情况出现,古代就是这样,男权社会,不只汉族有。

真正的皇汉有推翻满清统治,建立民国,坚持革命,恪守信仰的,也有抵抗侵略战至最后一刻的,并不只是那种在网上吆五喝六、跪舔政府、鄙视异族的才叫皇汉。

还有明朝和清朝的问题,明朝后期南方生员屡屡暴动,市民运动蓬发,万历时代开始江苏浙江等地屡次发生地方豪绅与知识分子联合起来抗拒朝廷命令、保护自己喜欢的官员一类的事情,黄宗羲《明夷待访录》抨击君权,认为君主是天下最自私龌龊的事物等等,都代表着当时的文明有一定的发展前景,可清朝入关以后为了大一统和稳定,钳制思想,镇压了南方的不稳定,建立了一个在当时模式下最稳定的国家,却也扼杀了社会的自我进步和改良的希望。
吃人是不是天性我不知道,但是汉人的优越感可能来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以血缘为纽带的社会结构,说直白一点就是种族主义。血脉是汉文化核心中的核心,美国传教士雅瑟·亨·史密斯在1890年代所著的《中国人的性格》一书中记载清国人为了传宗接代而溺杀女婴,在一百多年后的现代,这种思想依然根深蒂固,有不少中国父母为了能生儿子传宗接代而堕掉女婴。
wyf180 90后男工人
我就不了解这些所谓民主派为何仇恨汉人,汉人超过十亿,比TG多好几倍,这股力量最大偏偏不用,去用人口不及TG的少数民族,你看看成功了吗?反而让w族奴役也加强了。还有去支持女权什么,现在别说天朝,美国反川女权游行甚至有组织者头像直接写江清万岁,民主派要明白,其实天朝力量最大的恰恰是汉族和男人,不利用之恰恰不会有进展!
Alisatang 恨不抗共死,留作今日羞
这逻辑真是有问题,皇权=男权=吃女人=皇汉,举得例子也够无聊的,连战争期间人相食的极端事件都搬出来,事实上在极端环境下为求生存人化身野兽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更何况,用现代人的想法考虑古代本身就是问题,你完全可以再推到原始社会,那你会更有优越感。
大锅焖支猪 反匪不反支,依然是白痴
支国特色粉蛆思维的范围缩小版.......
一般通过社民壬 新左派/反列宁主义/宪政民主消灭极权
除了更low逼以外跟世界各地的民粹没有本质区别,或许可以叫你国特色田园民粹
天神九頭鳥 品葱吉祥物
借着这个问题谈谈皇汉。

个人认为在现阶段联不联合皇汉是个人自由,但绝不应该将所有皇汉思想都打倒。因为现阶段的主要目的依然是瓦解中共。中共的意识形态远比孔孟儒家要邪恶。

对皇汉所秉持的意识形态的批判,应该是在更高秩序生态位的基础上才能完成的。无论是否认同汉族这个概念,也无论当年产生这个概念的基本盘有多糟糕,至少目前皇汉可以通过它凝聚起一群人,在网上还多多少少敢喊出屠杀少民征服异己这样的言论,先不论他们是否真的能做到,至少能够通过反对中共的民族政策来为自己谋利益,单从这一点来说就比到处宣传白左那一套人人平等的民小要高几个数量级了。在中华民族这面破旗濒临倒台的时候,能对这个概念造成更大伤害的势力都不应该反对。支持东突支持图博支持内蒙支持满洲和支持皇汉其实是一回事,后者人数还是最多的。当然通过扭曲民族主义继续为中共统治辩护的伪皇汉是需要打击的。

对于明朝的评价窝跟阿姨的想法还是不一样,他老人家可能觉得把明朝完全批垮有两个好处,第一就是通过揭露朱元璋这个流氓无赖的统治把无产阶级帝国批垮。第二个好处就是直接瓦解汉人的认同感,为之后的民族构建来创造历史依据。但这里有个问题,中国的最后一次革命连民族性都算不上,而是完全阶级性的革命,这跟朱元璋的驱逐鞑掳恢复中华比起来还要堕落了几个等级。现在的社会基本盘连明末乱世都还不如。而能成功的利用皇汉对汉族文化的认同,对复兴汉族文化的力量从意识形态上摧毁中共是一件好事。不论是驱逐鞑掳的明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还是亲征漠北的明成祖永乐皇帝朱棣或是在朝鲜半岛屡败倭寇的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甚至是明末数下罪己诏的最终死社稷的明思宗崇祯皇帝朱由检,都是凝聚大共同体的材料。都不应该在目前这个时期就一路瓦解到底。凭空从诸夏概念中建立创造的民族,到底是比虽然构建的极为不成功但已经产生了历史路径的民族的根基更加不稳定。另外诸夏的建立需要瓦解大一统,实际上对德行的要求非常之高,即便处在人类秩序生态位顶端的近代欧洲仍然产生出纳粹势力希望统一欧洲的历史,指望东亚大陆在下一次动乱里一次性就打破上千年的路径依赖一次性回到春秋时期(春秋战国还有周天子,正是因为周天子权力式微才导致秦一统天下,彻底格式化了封建制度),这肯定是不现实的。这也是窝至今并不认同诸夏的主要原因。

任何能够帮助皇汉凝聚共识的意识形态,都不应该反对。窝老就觉得真正的皇汉就应该恢复帝制,就应该通过皇权法统来凝聚汉人共同体,就应该通过孔孟道德文章来打击中共意识形态,类似现在的满洲复国运动一样,真能恢复到明初的社会基本盘是好事,也是历史上孙文等人在海外宣传民族主义的目的,包括一些民国派们在目前仍然在喊的口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