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救救自己,發現自己道德墜落越來越像小粉紅?

身為香港人,我自己本來就是傾向溫和,每次看著牆內那些屠殺留島不留人的訊息,或者不斷要殺香港人扣港人的言論,自己都覺得心寒,但看了半年反送中,現在自己恐怕墜落到和他們程度一樣。
老實說我很難接受大部分中國人都是擁護共產黨的事實。
首先,我反而開始覺得共產黨比較"善良",共產黨是為了維穩,經常用謊言把事實美化,但絕對不會到90後,00後一代的小粉紅(這類小粉紅看似佔了中國年青人大多數)就算看著新彊集中營也會叫好要殺光新彊人,支持六四屠殺(這些還是人來的嗎~),屠美滅日,半年以來看著他們的言論自己覺得好殘忍。
牆內的世界,他們都是不能給別人說香港台灣半點事的好話,他們還會翻牆主動去消滅自由聲音,這已經不是"被中共欺騙"而是主動邪惡的問題,我相信他們不是網評員,因為網評員是維穩,不是叫囂極端民族主義導致事態失控,覺得你不服從我你該死的邪惡,他們是"真的邪惡"
而比較老的一代,多數認知香港人搞港獨,收錢,暴亂,還有一堆蠻不講理的老伯大媽,他們就算聽了別的資訊也不會接受,他們對香港人的態度很平庸邪惡甚至叫囂支持港警殺香港人
就算有些看似是諷刺共產黨的大陸留言,大多都是針對官府而不是針對政權,他們對香港問題其實也不會同情香港人。
最後一部分是如品蔥或者凱迪社區一部分網站是傾向同情香港的,就只有一少部分明白事理。

-----
就是因為這樣,今次武漢病毒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像小粉紅,很想同情中國人的時侯,看著他們之前一堆叫囂的留言,包括那個說香港人一個也不得留的,我反而覺得這些人不但不值得拯救,開始覺得死光光(以前我會覺得這樣滅絕人性的想法是不應該,最少中國人再壞也是人,人就是人,不應該這樣對待)就好,還覺得死人死得不夠多,這樣我是變得邪惡嗎?但我無法控制自己滑入邪惡
我理性上還是覺得自己想法是錯,最少中國人的寶寶不是錯,還有很多中國人都是教育的背景影響,但這又如何,他們得勢就會叫囂殺光香港美國日本台灣人,我應該怎樣阻止自己滑入這種情緒
已邀请:
甜玉米 台灣人
雖然說過很多次。但再重複一次。

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以德報怨沒有好不好的問題,也就是大多數人說的聖母,不過不需要強迫自己去做聖母,當然也不需要強迫別人去做聖母。

如同香港的藍絲與黃絲。
樓主只要區分支那人與中國人的差別。
就算中國大部分都是支那人也不能代表全中國都是支那人。

看通了就能一笑置之,該如何對支那人就如何對支那人。

只可惜中共不會比較善良,他是支那人的製造工廠,支那人的爹,支那的背後依靠。
大量支那人在傳播恐怖主義卻毫無畏懼,正因為中共默許此主義。

無論您相信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但最終能決定成為什麼人的是自己,教育是猶豫不決的一個推手,知識是做選擇的一個憑據。

您還記得幾個月前品蔥置頂的匿名連儂牆嗎?那些都是中國人。

如果有光亮何須活在黑暗中。
我冀望品蔥會成為黑夜中的一盞燈火。
未來有一天,或許摘下面具口罩,我們都已垂垂老矣,再燒一壺好茶說古論今。

與其選擇上天堂,我已經做好死後面對地獄的覺悟。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其实中共在六四屠杀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就彻底破产了,怎么办,只能玩民族主义的激情,但是民族主义这把火是会玩火自焚的,现在的大陆人比昭和年代的许多日本青年还狂热,更粗俗、更反智,他们绝大多数都是阿伦特所谓 “平庸之恶”者,就像一群丧尸一样,他们并非真的痛恨香港,而是中共让他们痛恨谁就痛恨谁。
这种人是很难让他们觉醒的,也许只有切肤之痛才能让他们稍微清醒一点,也许就算自己死了都不会清醒。
另外也不需要特别痛恨这些人,更应该为这些人感到可悲。就像《墓碑》作者杨继绳写自己小时候父亲都饿死了还觉得“三面红旗、大跃进好”,“父亲的死只是个人家庭的灾难”。
我台灣人,在這次武漢肺炎事件有跟你一樣的心情。
似乎該捐助他們,但又怕捐款捐物資被官方或紅十字會貪污掉,
如果真的到了需要幫助的人手中,會不會被我幫助的人以後又在叫囂核平、留島不留人。
左右為難,輾轉反側幾天後,我終於決定......


捐款給土耳其強震
Nofer 人生好艰难
你覺得他們該死,和你真的想親手殺人,是兩個層級了。
有情緒正常,但是行為不可由情緒主導。
Josephk 学生
从我自身经验出发,阻止这种倾向的办法是在看到这种下贱行为时先自我思考一遍,得出一个自洽的逻辑或者道德标准。相当于打了一针预防针。之后堕落我觉得不外乎是面对这种恶意,尝试当个圣人会很难受,不得不拉到跟他们一个水平来发泄情绪。首先堕落到一个水平是最解决不了问题的本能行为,再者这个道德是相对的,并不是你在当圣人,而是你是个正常人,他们不太正常了。
你會覺得中共比較善良,經已食得屎。

官逼民反,就係咁簡單。
冇不滿,你就唔會出聲,
有不滿,你即係有意見,
不滿多,就會出聲,
不滿更多,就會鬧,
不滿再更多,就會行動,
一開始係温和,再黎激烈。

文革搞得成,因為中共培養左一堆紅衛兵,
今日,紅衛兵叫自己5毛/自干5/愛國者。
一個港青 支持香港獨立!
屠夫與一般人分別:屠夫會實踐殺意、一般人不會。
我們日日要黑警死全家,但有一隻黑警死嗎?
rebecca 观察 武器:pincong.rocks/article/14517 说明书:pincong.rocks/article/14649
希望自己的敌人死光光是求生欲望的体现。

如果要从人道主义出发:你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让这些人停止攻击你吗?

如果有,就用。

如果没有,聪明人会再想办法,普通人还是头盔+防毒面具+眼罩吧
Daredeer WHO不是你的WHO
臺灣人很同感。
天天叫囂留島不留人、武統、台獨綠蛆、日狗雜種,再不然就假中立、假消息、裝可憐。
中共完全不能理解臺灣年輕人反中到底是怎麼來的吧?沒把自己做好,老是派一群攪屎棍到社群裡面弄壞討論環境。

現在看武漢災情,我不會幸災樂禍,但想到這些辱罵、外宣行徑還有這些年來的文攻武嚇,實在沒辦法升起同情心。理智上知道很大部分的中國人只是跟政治無關的普通人,感情就是無法接受。

我覺得樓主有自覺情緒開始影響自己,那是好事,去看個電視,唱首歌,踏踏青,讓自己心理轉移注意力,休息一下再來加油吧!
jsglsjh jsglsjh
你分得清粉红和正常人,你就不是粉红。就好像昆山龙哥砍人,结果被反杀,那不能说明反杀的人是另一个龙哥,他只是正当防卫,客观上一不小心还为民除害了而已。
达拉鸡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当然是去读读书,读书使人明志使人聪慧使人进步。
playgamenow https://twitter.com/playgamenow
對於中國,我覺得如果我能捐的是槍我就捐,我覺得中國需要的是槍。
一般通过Menshevik 中左Liberal/反列宁主义/剿灭列维坦
我平时认同普世价值,甚至有点大爱左胶。但是看到墙内粉红发言有种化身张献忠真人快杀的冲动😂只能说……希望有些人能更像人一点
姨学姨做 从费拉不堪到武德充沛,只隔着一个张献忠
很简单,不要忌讳和它们一样,只需要比它们慢一点突破下限即可
道德本质上是虚无的,如果人不是群居动物,是根本不需要道德的。
所有认为道德有其固有意义的人,都有一个种信念在支撑,比如说宗教教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共产主义,自由主义。
只有当你从诸多假设中选择一个作为你坚信的世界观的时候,你的道德观念才是牢固的。(但不一定是正确的,也不一定对你有好处,但可以让你更自信更有自我实现的感觉)
Laphroaig 酒跟民主都是好東西; 大一統滾
中國人也分很多種, 有粉紅, 有腦殘民國粉, 有泛自由派(大一統/姨派), 但更多人是冷漠自私的小人物
你要知道關心政治的人從來就不多, 中國人普遍品德低劣缺乏人性, 但不是好戰份子, 更多人比較關心自己銀行的存款數字多於國家的成就


整體不等於個人, 中國人/中華文化整體很壞不等於一切中國人/中華文化都壞, 分清楚就好
你和小粉红的区别在于,小粉红享受着美日港台这些文明秩序社会提供的安全与繁荣,不但不感恩,反而对民主文明社会恨之入骨、恩将仇报;而你天天遭受小粉红的死亡威胁、要被他们夺走自由与安全,却连恨它们的权力都没有——这公平吗?
Hiaigntv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极端言论都是仇恨教育和民间交流封锁形成的。
如果中共没有这么大搞仇恨教育和洗脑宣传,我真不会这么激进。只是贪污官僚主义官商勾结官官相护欺上瞒下不把百姓当人的话,几千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也没啥。但是把这么一个温和的民族教育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是我难以接受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洗脑并不限于低教育水平者,宣传布满各个阶层各个年龄段,完全为一己私利抹杀一众百姓的未来。

虽说这些人的悲哀在于他们受的教育和信息渠道,但是他们造成的伤害也是客观的。
不过我觉得可以乐观一些,真正的百姓中,叫嚣着那些反人类言论的比例并不高。至少我二次三次认识的人里面,多数都是普通百姓心态,因为没法改变,所以不会去反抗。以我所见基本只有学生群体是真正激进和脑残的。
中国人比共产党更坏,这不需要用“反而”这个词。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应该实事求是地看待,用“休谟剃刀”理论,剪除不必要的条件和假设。如果你觉得中国人看上去好像比中共更坏,那么不需要找一大堆理由解释这种现象的成因,也不需要反复自我催眠“中国人其实不那么坏”,而是简单接受事实——中国人就是比中共更坏。

憎恨坏人不会让你变得更坏,嫉恶如仇更不是一种错,楼主在心里认为所有恶人都该去死,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人类情感,这不是一种错,更无须自责。但在贯彻的行动上时,必须以理性思考为主导,实践中的暴力应该被降低到“必要”以上的最低范畴,把“暴力”控制在刚好够用的范畴,这是一种理性,从结果上来说,自然也是一种善。
是的,兔杂五毛远比主子极端,他们认为中国不应该对香港台湾好,所以说是 跪台办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远了,坐等下一个上台的大撒币。
他們是他們你是你,你總不可能要求每個人智商都達標吧?
理解。我觉得是理性和感性的冲突。理性一方认为 ”不是,每个人都有幸出生在一片自由的国度,被洗脑不是中国人的错”
但是感性的一方觉得 ”他们这样说真的很伤感情,很讨厌”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想上來理性表達自己政治意見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28
  • 浏览: 2943
  • 关注: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