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和我一樣,追求民主但對當代西方白左很反感嗎?

感覺上當代白左其實是很獨裁的,就是那種自詡自己是進步無私 人類的希望
然後覺得全世界都必須跟他們的那一套


用的套路,思考方式其實的文革很很很相似
騎劫學術(在西方大學幾乎不能發表質疑性別平權的觀點,連相關研究也很難開展) 文化 藝術領域(奧斯陸不解釋,然後也批判過去的文化藝術,這點和文革很像)

非常注重口號式,形式上的行動 (環保少女)從不關心實際實行情況 
變相侮辱專業學術(不止一名環保專業人仕/澳洲消防員批評過她了)

攻擊反對者的方法很侮辱,很喜歡公審,人格謀殺(這與文革又很像)
喜歡將別人上綱上線


惟一和文革紅衛兵不同的是: 紅衛兵天不怕地不怕 誰都敢鬥
西左白左欺善怕惡 
永遠針對有言自由 不會對他們鐵拳的民主國家
從來不敢去伊斯蘭國家爭取人權女權 不敢對中國爭取人權女權環保
是次香港事件發聲的反而是各國相對右的人物




很噁心的是,這些白左多數出自天堂般的國度(北歐-歐洲大陸惟一一塊少戰事的區域 除了芬蘭,加拿大,加州)
或者自己犯過錯所以羞愧(德國)

一群1-200年沒有經歷過戰火洗禮的人 就自以為是地指責其他受苦難地區的國家


真正受過慘痛經歷,被屠殺過的民族 沒有一個成為了白左國
以色列 中國 韓國 俄羅斯 東歐 
囍豬頭 吃貨,尤囍吃豬頭
“白左”是被巨婴渣渣们生造出来的词儿,又带有种族分割种族偏见的气味,又有着秀无知的小丑表演做派…… 跟“穆黑”一样,是属于硬造的、反智的、也上不了厅堂的 “小妾”似的词儿… 是任何一本字典中都找不到的词儿....
总的看来,“白左”才是个毛贼东思想指导下以红卫兵思维模式所造出的文革式词汇呢!
记得曾被毛钦定为右派的黄万里,在谈及自个被定“右派”这事时,曾笑曰:看来凡是右的反倒都是对的了,因为英语里right既是右的意思也是对的意思。这个说法呢,简化后版本是,凡左即谬误,凡右即正确,在被右粪们固化并绝对化后,就奉为了至宝圭臬。
不学无术的海外右粉曹渣渣等即是这样:凡左即怼即喷,凡右即赞即挺,这样“两个凡是”。(可曹渣渣所推崇的作家鲁迅和狄更斯都是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左派,在这点上,与他一贯的“两个凡是”有悖。)
殊不知,西方民主,离了左右互博,根本就不行。用兲朝用来夸张形容汉族和少数民族的“谁也离不开谁”来作比,只要还是在行民主,那就左和右都不可或缺,就是说,民主的地方,不能没有左和右。
而那些巨婴渣渣的右粉们,说神马左派无好人,恨不得生生都把左派消灭了才心甘呢……
更可笑右粪渣渣们口中的“白左”是个筐,啥都往里装,一旦喷为了白左,被扣上了白左的高帽示众,那别人就不太敢去沾边了,奥巴马是个黑白混血的黑人,居然也说他是“白左”,他白吗?呵呵。
中国共产党是个土包子,其匪首毛猪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账,他们所指定的“右派”份子往往都是西方意义上的左派。换言之,中共定下的左右标准很随“意”(尤其是随最高领导人的意旨而定),确实与西方的左右标准往往很不一致。就譬如黄万里吧,毛猪头说他右了,他就右了?他其实在打成右派时还是爱马列主义的。“右派”的女大学生林昭呢,在当时也是温和左派,后来被打成右派就彻底与马列决裂了,跳出了马列主义站在其对面去反抗共产专制了,就成真右派了。毛时代像她这样真正跳出了马列主义框框,真正站在自由主义立场上的反共者,寥寥无几。林昭的母亲是个左派,父亲则曾是个民国大官,亦是个真正右派了。
同样被枪毙的反革命份子遇罗克,他是个有主见的中学生,但他的著名文章《出身论》其实也是在马列主义框架内,能说他右吗?他就是个左,追求人人平等,不靠出身的所谓根红苗正和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狗熊儿混蛋来界定阶级成份,他的家庭出身是地主阶级,所以入了另册,他不服气,基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论述去反驳毛的荒唐,是在马列主义框架内去反对毛,才被打成反革命。
美国1890至1920年代的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运动大多都是左派在推动呢,离了左派,连美国历史、美国成就都没法写了。
很多作家艺术家都是所谓“白左”呢。离开了左,欧美的文学、艺术都免谈了。
白人还是左派,那写出《一九八四》和《动物农庄》的奥威尔,终生都是个不折不扣的“白左”,他讨厌么?不是好人么?右粉渣渣曹某某所推崇的英国作家狄更斯也是不折不扣的左派作家,狄更斯这个白左令人反感么?还有大把作家都是左派白人呢,离了“白左”作家,诺贝尔文学家、布克文学奖都会塌落掉大半呢!
卓别林是左派,他令人反感么?(中共建政前民国老电影亦几乎都是左派人士制作的,真的几乎都被左派给包圆了,这些左派人士里,有后来成为毛泽东老婆的江青这样的演员,也有郑君里、孙瑜、汤晓丹、吴永刚等等知名导演,及赵丹、周璇、蝴蝶、上官云珠等等演员。这些左派制作的电影就都去讨厌而不看了么?)
这个星球人类精英中曾有或现有的白人左派人士灿若群星,你怎么反感得过来呢!这么反智和无知,这么毛贼东化思维,咋还好以“追求民主”自谓呢?众所周知,民主是偏左的,自由是偏右的,民主更多偏向集体主义和公平、平等这些左翼口味,其重要原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这样子就可能导致少数人的意见或利益被多数人的意见或利益所裹挟或碾压,偏重劳动人民权利和福祉。“追求民主”却又“反感” “左”或“白左”(还上不了任何正归科学殿堂的所谓“白左”呢),不觉得拧歪么?

【补充】

回ab842612

regressive left 这个西方右派新造的词儿呢,根本没法跟支那带有人种色彩的词儿完全对应上啊,你看regressive是“倒退”的意思,不是“白”或“白人”的意思啊。regressive left 也根本对应不了你所言“当代西方左派”或“近一、二十年的西方左派”。其实呢,无论左与右,都有垃圾,都极端化后令人极讨厌极反感并觉得极恐怖,共产党都是激进极左呢,都是垃圾呢。但当代五个共产国家的共产党再加全球各国的共产党,人数都上亿了,这上亿的共产党人,都林林总总各个不一呢,美国共产党的主张能跟朝鲜劳动党的主张完全一样么?赵紫阳能跟习近平一个样么?毛泽东能跟陈独秀一个样么?若泽·萨拉马戈(葡萄牙共产党员作家,诺奖得主)跟伊塔洛·卡尔维诺所(意大利共产党员作家)跟巴勃罗·聂鲁达(智利共产党员诗人)也都各个不同,…… 每个左派的个性和经历都各个不同,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地给以描述成 不接地气、活在象牙塔里、都是福利社会的拥趸…… 是这样么?当然了,左派中一直有不顾事实而靠所谓理想来硬套现实的事情,譬如共产党所主张的“共产主义”这个乌托邦理想,当初其祖师爷就犯这个毛病,人类未来社会什么样,马克思根本是在书斋中构建的一个理想的大同社会,你说接不接地气、是不是现实呢?但人家马和他的哥们恩可自个不这样认为,他们就把人类历史描述成“阶级斗争”的历史,阶级这个词并非马原创的,是西方资产阶级学者原创的,阶级也确实是客观存在的,美国的西弗吉尼亚州很穷困跟你国富裕的广东省都差了些,各国的穷人和富人也都互相有矛盾的,这都是客观存在的,然后马用拿来主义给拿过来使用,最后说阶级斗争要导致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暴力夺权,然后是无产阶级专政,然后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消灭家庭,人人自觉爱劳动,劳动成了自觉自愿的享乐,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 就这白日梦般乌托邦理想,现实么,接地气么,但你去看19世纪当时的工业革命后资本家富人阶级跟工人阶级穷人的矛盾确实很激烈,导致过很多场革命或暴动,…… (过程省略,要不就成讲历史了)可你要看最终历史的进程啊,实在是并未按马克思在书房里构建的那个路径去走啊,他思想的继承者列斯毛邓直到习猪头及各个共产党国家的人都造就共产暴政的专制国家,血流成河白骨累累,人权遭侵人祸遍地…… 而共产主义理想都成笑话了,强求人们统一导致了众多悲剧,无情斗争结果是杀人如麻,共产天堂未到人间活地狱倒是实现了…… 赵紫阳呢,土改时期的赵紫阳跟大跃进时期的赵紫阳、跟改革开放时期的赵紫阳、跟六四时赵紫阳和六四后被软禁在家的赵紫阳,同一个人各个时期都不同,土改时紫阳大义灭亲亲手在枪毙其地主阶级的父亲的命令上签字,特么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从紫阳亲手杀了亲爹就能看出来滴,紫阳在大跃进中紧跟毛,要替广东省饿死人及大逃港事件负责地,改开中紫阳是改革闯将立下了汗马功劳历史会记住的,但其当政期间官倒腐败现象他也有份 难辞其咎,六四时他站在人民一边人民因此怀念他…… 所以就是同一个左派,都各个人生时期或阶段都各有不同呢,那你会不高兴说,我开帖说的是西方左派你咋总扯到支那左派上呢,其实是一样滴,还有你会辩说你说的是当代左派不是过去的左派,其实也是一样滴,支那左派易犯的毛病、拥有的缺点,西方左派一直也如此,马克思的盲点跟当代西方左派的盲点也一脉相承,(之所以用支那或过往来举例,是考虑到人人熟悉他们,省的多费更多文字或口舌去过多解释啊)……所以西方左派里一直存在有这个毛病的,就是为了理想而不去看现实,强把自个意愿强加给现实,其实右派也有这个毛病的,譬如特朗普总统吧,他也曾左派过,曾加入过民主党并非一直都是共和党人,他呢现在就不承认全球气候变暖,其实很多极右或激进右派的人士就是不认事实,死不承认有全球气候变暖这回事儿,就硬说这是左派们编造或忽悠出来的,而全球各国的科学家们(有的左有的右)都证实了气候变暖这回事儿,而且情势特别严峻呢,但死硬的右粪就是不认这回事,特朗普总统也随之起舞,明智么?反智呢!他老人家就在这件事上 去怼 瑞典环保小女孩,好可笑!所以呢,左和右都有毛病的。regressive left 呢在对伊斯兰主义问题上被指摘为幼稚,跟特朗普等右派被指摘在全球升温这件事上幼稚,都可据实去探讨,不必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左派里亦有温和的人对伊斯兰主义有深透的认知,右派里也有温和的人承认全球变暖这一铁的严峻事实并主张采取行动拯救地球和人类的未来…… 所以呢,regressive left 并不完全等同于你所言 “当代西方左派”或“近一、二十年的西方左派”,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人,“当代西方左派”或“近一、二十年的西方左派”是个很大范围的人呢,我还是那句话~ 他们的数量比银河系的恒星数量还要多呢,各个都不同,都有各自的光辉和各自的阴暗,那,你个个都要去讨厌他们,你怎么反感得过来呢?!毛是左派,反感不?希特勒是右派,反感不?法国哲学家存在主义祖师爷萨特是左派,还有紧跟他的法国红卫兵(亦受中国文革感召而激起)都是左派,连同反战歌星约翰列侬鲍勃迪恩都是左派,都反感?智利军事独裁者皮诺切特是右派,他麾下的喽啰们都是右派,都反感么?左的红军旅端着枪杀戮,反感不?近来极右派份子的恐怖也不少呢,挪威那个右派端着枪在一个小岛上狂杀左倾年轻人 还引爆炸弹,讨厌不?新西兰右翼份子在清真寺边扫射杀人边网路视频直播,讨厌不?…… 还是那句话,~你讨厌得过来么?(说实在的,曹渣渣、王渣等渣渣也够讨厌的呢,他们指摘共产党“死不认错”,他们就从不反省自个,他们自个也都跟共党一个德性呢,也都“死不认错”呢,好令人反感咧!他们要是公开并真诚认错,那我愿意把他们的“渣”去掉,重新把他们看作正常人…… 谁个能是真正“伟光正”呢?共党肯定不是他所标榜的“伟光正”啦,情绪化极端化的渣渣们就也不是伟光正,林昭、刘晓波亦是人,亦有认知盲点和个人的毛病、错误滴,他们也非伟光正,我呢,更甭提伟光正呢,根本沾不上边儿…… 我自个的观点从不想强加给你或其他任何人,就是说你当然有讨厌左派的自由呢,你的观点和意见即便我不同意,但我也不会动怒,用法国左派作家左拉的话讲:“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支持你表达你观点的权利!” 那么谁可称得上真正 伟光正 呢?或许只有传说中或圣经中被神化了的耶稣才能吧,当然了历史上真实的、作为人的耶稣也称不上 伟光正 滴……)
守法刁民 观察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引自——文昭談古論今

最近這一兩年我對所謂環境保護保主義有了一些不一樣的看法。

得先聲明,環保思想和環保主義不是一個東西,環保思想可以存在於各種文化中、各種哲學思想中,許多民族的傳統文論,只要是主張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可持續發展的思想,它都有生態思想的那部分。比如中國的道家著作《淮南子》里說:先王之法…不焚林而獵、不涸澤而漁。傳說周公提到大禹時代就有環保條例,叫:春三月山林不登斧斤以成草木之長、川澤不入網罟以成魚鱉之長。這些都是環境保護思想。就是:春天三月不要入山採伐,讓草木長成;也不要到江河捕撈,讓魚鱉成長繁殖。荀子說過:二月無焚山林、三月無伐桑柘、四月無伐大樹,都是從古就有的環保思想。而環保主義是一種現在政治意識形態,現在我總結它有這樣幾個特徵:

一是要全球產業結構發生根本性變化,人類的經濟活動方式要發生改變,生活方式也要發生改變。二是主張大政府、全能型政府、甚至是全球性的政府,強制性地推行產業結構變化、經濟活動變化的發生。三是有強烈文化批判色彩,既反資本主義、也反傳統的倫理信條,環保主義在現實中經常和勞工鬥爭、女權主義、同性婚姻這些議題結伴而行,這幾類議題的支持者也有合流的趨勢。

當然可能在某些地區的具體情況上,會有朋友提出反對意見,認為我說的不符合實情,我是談我對一個總體趨勢的認識。上面講的後兩項特徵,主張大政府甚至全球性政府、和文化意識形態批判色彩,表明其實作為意識形態、政治運動存在的環保主義,有成為改頭換面的社會主義運動的趨勢。

社會主義和環保主義兩者在思想上確實有很多相通之處,在環保主義興起的年代它也得到社會主義者的大力支持,因為:在資本主義國家經濟繁榮,社會主義陣營一個個蔫頭耷腦的時候,環境的污染和破壞,幾乎是證明資本主義無能和失敗的唯一證據了。同時環保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持有同一觀點,就是決不相信資本家會願意犧牲利潤,把公眾福祉、子孫後代的福祉放在優先地位,所以必須要通過強大的政府、控制力無所不在的政府才能保護公眾利益。甚至是要把重要的自然資源都收歸國有,不准自由地買賣和開發,才能保護好環境,朝這個路線的思想發展就是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了,成了推進社會主義一大二公的最政治正確的理由。

以前說「一大二公」是為了達成普遍的幸福,結果集體農莊、人民公社一搞起來看不是那麼回事,說我們搞社會主義是為人民服務大伙都不信了。現在說為了保護環境「一大二公」你們沒得說了吧,你要讓森林、礦藏都掌握在資本家個人手裡,他們為錢啥都乾得出來,才不管是不是過渡開發呢,還是收歸國有,政府來管對大家安全。

環保主義當中有一股思潮叫「生態社會主義」,擺明瞭就把社會主義和生態保護拉在一起,以前說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救俄國、救德國,現在叫只有社會主義才能保護人類生存的環境。這個學派的代表人物柯維爾和洛威,在2001年發表了《生態社會主義宣言》,柯維爾這個人2002年出版了一本新書叫《自然的敵人:資本主義的終結還是世界的終結》,一聽書名大家就知道內容說的是什麼了吧。

另外要提到的是,有一個叫「國際綠十字會」的組織(和「紅十字會」呼應),它是1992年在世界環境大會上提出來的,在1993年成立的。這個組織發起人里有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就是蘇共前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蘇聯解體以後他想復出政壇很不如意,哪個政黨都把他當成個負資產,你讓他加入,給俄羅斯人的感覺是,我選你這個黨不等於蘇共又復辟了嘛,所以誰都不搭理他。這位老兄一看只能走投身公益活動的方式搞政治,就投入環保、人口膨脹這些議題里來,很多前東歐共產黨人都走上了老戈同樣的道路,西方的馬克思主義者也很有意識地向環保主義靠攏,這個新運動很能爭取人們的支持。所以我們看到西方的綠黨在政治光譜上也基本上左派。

當然環保主義要獲得人們的認可,關鍵是危機要夠嚴重夠緊迫,所以我們就會看到這類很驚悚的推論:如果不能全球統一行動,再過一代人、至多兩代人,全球暖化就會給人類造成滅頂之災。全球統一行動就必須有全球性的政府,要打破國家主權的壁壘,各國按這個全球性政府的指令行動。建立全球政府的過程也是建立全球綠色產業的過程、就要摧毀傳統的產業門類。能源和傳統製造業會被當成造成全球暖化的元兇受到千夫所指,它們的凋敝勢必又會帶來社會階層的大震蕩和大重組,財富向金融、高科技產業匯集,傳統產業門類製造大量失業人口,又會湧現人們對福利的要求。通過發放福利,政府又成為了全國人民的衣食父母,社會主義高奏凱歌,資本主義被掃進「垃圾堆」。馬克思全球插滿紅旗的理想實現了,只不過沒有通過暴力革命。

有一種生態專制主義的假設,為了避免全球變暖的到來,政府有一天甚至給每一個人制定碳排放量的定額,超出定額就要被罰款、蹲監獄。每個人的碳排放額度還可以成為貨幣、期貨,在市場上交易。為了監控碳排放額度被遵守,政府建立起龐大嚴密的監控系統,個人自由蕩然無存。如果喬治奧威爾活到今天,在《1984》這本小說之後可以再寫個續集,叫《2084》。小說中的「老大哥」由赤黨黨魁,換成超級綠黨的黨魁。

對於環保主義不管支持還是反對,關鍵在於那個全球暖化的危機是不是真的有那麼緊迫,是不是真的主要由人類的工業活動造成。

但是從我的視角來看,環保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趨勢是比較明顯的,特別是近幾年尤其明顯,我對此非常警惕。

轉發者結語:

環保社會主義專制政權,由於其極具道德渲染力和合法上台的外衣,憲政社會要防範就變得更加困難。不僅如此,由於環保社會主義專制具有高度的道德偽裝,很容易將不同偏好的人群在打倒資本主義的名義下形成共流。

舉個例子,對環保人士可以說是因為資本家為了追求利潤最大化所以到處破壞環境;對女權人士可以說是因為資本家為了追求利潤最大化所以壓榨和剝削女權,而絕大多數的資本家都是男性;對於動物保護人士和素食主義者可以說是因為資本家為了追求利潤最大化所以支持殘殺動物組織生產;對勞工主義者可以說是因為資本家為了追求利潤最大化所以剝削勞工的權益;對非法移民可以說是因為資本家為了追求利潤最大化所以不支持承認你們的移民身份(雇傭黑工的工資報酬比合法公民低)諸如此類等等等等,總之千錯萬錯,都是資本家的錯,只要消滅私有制,世界就和平了。不要認為這是危言聳聽,白左在各國登上政治舞台正是乘了這股風氣,所以不得不讓我們及早深思和警惕。
首先你要定义什么是白左。

如果你指的是字面意思“白人左派”,chomsky那一代人上街的时候大部分网民还没出生。

如果你说的是美国政治语境下的“young progressive”,他们是在毫无廉耻穷凶极恶的婴儿潮一代(boomer)的剥削下长大的,政府为了降低失业率转移产业而鼓吹大学教育,结果人均数万学贷。工业转移的结果就是毕业后失业,只能干点没有保障的短期工作,拿到手的钱还有一大半要给boomer当租金上交因为boomer拥有绝大多数的地产。年轻人投票率远低于老年人因为年轻人知道boomer靠他们的金钱垄断了政治,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国会预算都在砍预防投入却大力推进癌症研究。

为什么他们的手段神似文革?因为他们没有政治力量去立法,只能靠populism上位。为什么他们喜欢public shaming?因为他们没有cnn,fox,nbc,只有youtube上的几个频道。为什么他们在学校里比社会上影响大?因为学校和贷款公司要赚他们的学贷,而毕业后他们就是为租金烦恼生病不敢治的wage slave。

至于欺善怕恶,一帮wage slave在自家被宪法保护的时候都被压榨,要求他们为第三世界shithole牲口张目未免不切实际。

我其实很好奇为什么这么多人觉得“白左”势力很大(假设白左指的是美国young progressive)。美国国会能算上白左的也就aoc那几个freshmen,剩下的一水建制派。行政牢牢把握在川皇手里,司法在这几年mitch的渗透下换了一堆保守派法官,预计十年内都是右派天下,三个分支里白左p都干不了,只能天天祈求boomer早死。
你这席话,基本上就是被中文舆论带偏了,属于自立靶子。。。

如果从西方的政治环境看,左也好右也好,只要建立在自由民主制度的基础上。都有一套完整的意识形态和实践方式,本质上是互补的关系。不存在中文语境那种你死我活的死斗。你不爽某种观点很正常,但相互尊重即可,没必要用中文世界那种造谣的办法批臭对方。
喂你吃包子 “中国人素质低”,辱华警告;“所以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我学一下楼主的语气:
有人和我一样,支持民主自由但对当代支那黄右很反感吗?

首先,支那黄右们靠着白左对他们的友好得以移民欧美,没有白左们的争取,美国的排华法案澳洲的白澳政策两大耳光就扇到他们脸上了,支支们如何能移民欧美?支右们移民到西方后开始辱骂当初帮助过他们的白左,诅咒白左们全家不得好死,并且歧视其他少数族裔,请问支右是不是喝白眼狼奶长大的?

支右们说自己支持民主自由,然而却敌视同性恋,支持把堕胎的女人们送进监狱,这不是独裁专制吗?

支右们说白左欺软怕硬,不停地辱骂greta,然而当greta发声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时候支右们又对此视而不见。

支右们说“白左從來不敢去伊斯蘭國家爭取人權女權 不敢對中國爭取人權女權環保”,更是毫无事实根据啊。伊朗的女人不是刚刚争取到了看球的权力?另外中国国内也有很多白左建立的环保和人权等NGO组织啊,只不过由于共匪的打压这些组织比较低调罢了,而支右们却把矛头对准白左是不是标准的键盘侠?白左国家批评中共的人权状况很多次了吧,远的有挪威给刘晓波授予诺贝尔奖,近的有瑞典给所有维吾尔难民居留权。关于环保,没有白左的国际河流组织的反坝抗争,怒江上早就建起了大大小小的水坝了。支右仇恨的白左国家瑞典,垃圾基本百分百回收,人均碳排放量只有中国的一半, 然而支右们却对此一概视而不见,真是可笑啊。
bushiwumao 休息一会儿
上面的人说了,你这纯属自立靶子,把你讨厌的很多东西归类为“白左”。

看意识形态判断的时候,我们要看你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如果你在中国那种地方生活过久,发现一个稍微有点儿同情心的人,就会认为他是白左,但人家在自己的国家根本不极端。

另外,一个目标达不到,不代表追求他就是没意义的。比如我们都忍不住把人归类,忍不住歧视某个群体,但总有人提醒我们不要歧视,比光明正大地歧视好得多。
有勞聖駕 親自評論 親自點讚
所謂的左和右都是很正常存在於人群中的觀點,並不是非黑即白,非左即右的。有的時候,我們還要感謝某些左派自由派推動的平權運動。女性現在在西方有了投票權,同性戀不再受歧視能走進婚姻殿堂等等,都是社會的進步。我個人是一個環境學研究者,也認同很多環保理念,認同為此發聲的人,參與過之前沸沸揚揚的Extinction Rebellian遊行。但是,我卻反對集權體制,比如歐盟這一類的組織,在某些左派眼裡,就這一條足以把我歸為右派。所以你看,即使是一個人,都可以同時擁有左和右兩種價值觀。
我認為現在西方主流媒體和學術界可能有點巨嬰,聽不進不同的聲音,讓人有點反感罷了。但是我不認為在普羅大眾裡有極端政治觀點的人佔多數。大部分人可能有同意部分左派觀點,也同意部份右派觀點。只是在國內很多媒體宣傳的,好像全歐洲都是“白左”,“歐洲遲早藥丸”。國內的媒體,怎們黑歐美怎麼來,對吧?
首先聲明,左派與共產並不代表是同一條線,左派也可以重視民主。

左派不是都理想主義,很多人厭惡左派覺得左派很聖母,但可以試著想想看有哪些是左派幫忙爭取的。

很多人以為的自由、民主、人權如果少了左派會變什麼?

勞工沒有任何保障也沒勞基法、種族歧視、性別歧視、醫療資源有錢人才能用、貧富差距極端化等等。。。

生活在這樣一個完全"自由"的國家,你認為這樣算重視人權嗎?

你無限誇大左派某些言論與缺點,卻不知道我們現代許多所謂的"人權"與"平等",就是由左派爭取的。
diabeticwinnie I don't like the drugs but the drugs like me
超级反感你们这种支那整天“白左”的叫。欧美左派有的是比较理想化主义,但是大部分还是比较理性的,只是相对更注重对少数族裔权益的保护。如果没有白左,支那们还想移民欧美啊,乖乖的在支那待着吧。美国的“排华法案”,澳洲的“白澳政策”两耳光从人家国门煽到你脸上。而且中国、韩国怎么变成“白左”国家?你就不是白种人啊,再左也变不成“白左”啊
Nord Liberty, Equality, Fraternity
“白左”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粉红,皇汉,毛左,姨粉,右翼自由派,各类神棍都能对这个靶子疯狂输出,也是有意思
有人反对民主也对西方白左反感,那就是社达小粉红
我不同意白左的中心思想,但是我尊重/肯定他们的理想和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他们,我们不会活的比现在好。
黄金骑士 真相知道得再多又如何,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实际行动,迟早有一天都会陷入绝境!
和你一样,就政治正确来捂口,我就不能忍,听说那群白左整天想着在人间实现天堂,还对土匪的宣传倾心不已,真希望他们能来大陆体验几个月生活。

https://i.imgur.com/cGGeUw5.jpg

当然我也知道大部分白左私下都是群相当好的人,当是爱心泛滥有时候也是一种罪。
千万不要这样想,你是典型被国内舆论灌输洗脑了,说的不好听没有这些人,世界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如果美国没有这些人,那些在美国的华人早被赶出来或者隔离了,华人卫生习惯差,全世界华人街都是当地脏乱差的地方,没有这些平权的美国人,换成普通中国人逻辑,这些脏乱差华人都应该赶走,还有日本没有这些平权的日本老百姓,日本犯罪很大一部分是中国人贡献的特别是很多杀人的恶性案件,按照日本这么高的中国人犯罪比例,以中国人思维某群体中犯罪分子比例这么高,见到中国人就应该抓起来审查,总之一句话所谓白左是中国粉红民粹舆论造出来的一个打击西方政治词汇而已,暗示西方社会没有好人,就算那些好人所谓圣母白左都是中国想象的傻白甜的傻逼,然而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吗?个人见到的很多左翼都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典型,而且也不是中国人想象这些人整天网上喊口号,都是身体力行去做事,为流浪汉办技能培训班,组织各种捐款帮助穷人和一些非洲国家,美国有穷人买不起车就打不了工,就有人义务接送这些人上下班,等你赚钱了就可以去买个车了,很多人都是把自己工资绝大部分拿出来弄各种公益事业,自己留一点点够生活就行了,当然这是中国人不敢想象的
喷神王壬俊 徒孙跪下巴结我
退行性左派的很多做法的确令人不适,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理念有什么问题。建议思考一下,在人权、社会正义、环境保护这些议题上,是所谓的“白左”与中共更像,还是广大黄右们与中共更像?
一见平权,立刻想到圣母,立刻想到白左,立刻想到康米,立刻想到中共,立刻想到绥靖妥协,立刻想到赤化。黄右们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yyw 大熊維尼
不見得西方的右派就不支持民主自由呀 我搞不懂你這個"但"是什麼意思
感受一下黃右(毛左)後就會感激白左是多麼美好的存在,世界需要白左!
abc12345 说不过激寒针织黑
没接触过真左派和真右派,田园左派和田园右派倒是见过不少,田园左派差不多就傻白甜,善良过度甚至有些不理智,田园右派有相当的数量是拿仇恨当正义,嘴里喊着自由民主骨子里都是要杀人全家的货色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白左理念不是问题,例如民主怎么可能是错的?但可惜的是白左有些做法违反常识,因而被保守共和击败。

其实真正的问题是常识问题,而不是理性理念这些。如果一个东西走起来像鸭子,跑起来像鸭子,叫声像鸭子,它就是一只鸭子。但是理性主义走偏就会怀疑那是其他的可能性,要搞标准巴拉巴拉,这是笑话。其实理性只是人用的,是依赖于人使用才成立,理性主义就违反常识成为反人类。
socdem 激进社民
你这完全是生造,“白左”包含的那些讨厌的概念,最初都是法拉盛的某位知名高雅人士凭空捏造的
如果你把白左看作某种带有乌托邦的和激进平等主义,以及部分普遍主义政治想象的左翼思潮,那我可以告诉你,最早的白左就是废除了选举权的财产要求的进步自由主义和共和主义者——在他们之前,一切自由主义和启蒙思想甚至还认为自由的权利依附于财产而存在呢。
在共产党未得势时,同情共产党,鼓吹共产主义的就是这么一帮所谓的知识分子,在共产党得势后,这帮人收获共产主义铁拳打击,失去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甚至生命安全保障,这时候他们要么闭好嘴巴乖乖忍受,要么直接被干烂得连骨头都不剩。就是这么一帮只会动嘴皮子,无所事事的废物,指望他们帮你反共?还不如指望海里的海豚帮你反共现实。
西方也有很多人討厭阿,多元化本來就會有各種思想嘛...
Tom84114 唤醒者
凡是极端的,都有问题,中庸不是没道理,凡事都有两面性,过头就会反噬,哪怕再好的事物。
因为传统左派运动从1970s末期以来就陷入低潮,从根本上铲除不平等的声音已经被严重打压排挤了。但同时不平等依然存在,于是只能从表面上、从形式上反对不平等。“白左”就是运动流于形式的产物
Sager_or_Gesar 愿民主之光照遍中华大地
虽然很多白左太天真,但是跟他们交流起来比白右种族主义者更舒服
感覺很多蔥友對西方社會的認知從美國作為藍本去了解。其實英語國家普遍算是頗右的西方民主社會,人民生活也比不上很多歐州大陸國家。是不是共產黨的慘痛經歷都讓大陸的蔥友們對社會主義一詞有強烈的反感?
請問一下,這次美國大舉black lives matter, 讓這些人情緒推到最高,然後合理化打劫殺人放火的算白左嗎?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承認有些人是很討厭
我討厭那些爲了作秀而vegan,甚至逼著自己的貓狗也要吃成vegan的變態
我也痛恨那些要求顔文字要有全套人類膚色和性別,不然就是歧視的被害妄想症
我同意瑞典環保少女以她的年齡而言想了很多又很有行動力,但爲了做秀反而更不環保的行爲看上去只是僞善(尤其是個人熱愛燃油車更加視為天敵,就跟你們説了和燃油尾氣沒關係,有空管這種事不如減少工廠產量)
但!是!
憑什麽我說兩句支持動物權益就有人説我白左,憑什麽我說我支持平權就有人説我政治正確?
我沒説樓主就是這個意思了
但碰到很多人了,以對某個特定話題的立場來給人貼別的話題方面的標簽的人
說到頭來,不是左右的問題或者黑白的問題,就是給人貼標簽的問題
你説你不支持平權環保,你就是人渣……這就是從話題A的立場(不支持)來給別的方面(人格)貼標簽,所以才被討厭
你説你支持?白左……這也是啊
和左右沒關係,就是別亂貼標簽
不過我說不要亂貼標簽,大概又有人要説我白左了吧?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先把这些白左的先驱洗干净了
罗曼罗兰热爱苏联,萨特早期热爱苏联,后来疯特了,去崇拜毛
河内简热爱VC
日本赤军,德国的红色旅
现在的白左主要是因为过于费拉,搞不成恐怖活动了而已
qikelong13 众人来,齐克龙
更准确的用词是“文化马克思主义者”Cultural Marxist和当代语境下的“自由派”Liberal。
亡黨復興中華 武漢P4病毒
無分左右只要奶共就反感,左的因為大愛,要拿道德光環,縱容匪作惡。右的因為金錢,盲目追求經濟增長,很多時匪給一點好處就作出妥協讓步。
Gandalfreborn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
要我说,我觉得白左没啥不好,起码比黄右好,起码人家不会建集中营把不同民族的人给关起来。
L_DiZzie 请推到这个防火墙
楼主 I got you.
讨论这种问题 就又涉及像川普这样的事情
老百姓白左 把这个世界想的太天真了
而政客可能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左什么右都是说给屁民听的
不过美国的制度之下 创意自由度还是挺大的
 
你討厭白左沒問題,西方多得是也討厭的,你不能扛著民主的旗幟反民主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一缺乏必要的英语阅读能力,二缺乏对这个PC来源的了解。 一切社会现象都不是凭空产生的,自然也不应被割裂的进行判断。
是的 我对白左最反感的原因,就是因为白左对共党绥靖

如不是里根,苏联现在都还在制造恐怖政治,如不是川普,中共现在都还在输出意识形态
坦克俠 翻墻還愛黨,定是狗娘養
@囍豬頭
同意您的看法,就是用了太多“呢”看得人頭疼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我对观念什么的不在意,因为随着时代改变什么观念都是会变的。但现在看,白左作为人是人类里最好交流沟通的一群人,相对而言哈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是黄左……
我喜欢保护全人类,讲人道、人权,但也喜欢循序渐进,比如,环保,不是说要怎么疯狂攻击炼油厂,暴力手段来做,而是要尽量辅助开发绿色能源,等到普及开了,慢慢的来,百姓也就会自己接受了,而不是强迫性质的。
主席聖明 守護最好的阿趙哥哥
民主和白左又不是綁定關係,西方的右翼也同樣討厭白左,但不妨礙在民主制度框架下共存
包庆天 中德朝伊新轴心
无法参与讨论,我只想说上面几个通过假设没有白左这种蝴蝶效应来证明lz会老死支那的逻辑很滑稽也很低级。很简单一个道理。没有威尔逊罗斯福这种骨灰白左今年是大东亚共荣几几年?
awsdddd 天诛奥古斯都
只能说白左里面肯定是有形式主义的人,就比如前段时间的瑞典女孩,她根本不了解现代工业体系,她高喊环保但是各种倡议怎么看都是毁灭现代工业体系,再者一直嚷嚷环保其实人类的排的co2其实还好根本没有那么严重,总结一下白左的形象基本是被几个个人给毁了的就像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最近百年,白左做的恶比得上中左的十分之一吗?
憂鬱的烏龜 愛用正體字的反賊,過度消費正體的反賊...
最近宅在家中,閲讀了兩位白左作家:

卡爾維諾作品 我們的祖先三部曲《分成兩半的子爵》《樹上的男爵》《不存在的騎士》《寒冬夜行人》《蛛巢小徑》

薩拉馬戈作品《失明症漫記》《復明症漫記》《修道院紀事》《里斯本圍城史》

還有一位黃左作家:

松本清張作品《點與線》《零的焦點》《砂之器》《隔牆有眼》《黑地之圖》《單身女子公寓》《黑色的天空》《女人階梯》《日本的黑霧》《歪斜的複印》

推薦大家都多來讀讀白左作家卡爾維諾和薩拉馬戈、黃左作家松本清張的作品。寫的真好!受益匪淺!
可以請題主定義一下白左嗎?在我眼裡主張普世價值和天賦人權不必然是一位白左......
 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粉红和白左还有太多种价值观念
(此段本来是回答https://www.pincong.rocks/question/26126的,但是它被合并到这里来了)

我赞同的价值观有但不限于:自由、人权、公平。我认为民主政体、分权体制有助于保护人民的自由和人权,促进社会公平。相比结果平等,我更注重机会平等。相比大政府,我更喜欢小政府。

我讨厌的有:虚伪、侵犯个人自由和人权的行为、破坏社会运行中公平原则的行为。中共侵犯人权、限制人民的人身自由、且又当又立(虚伪),我想这应该没人否认吧?“白左”是一个太过广泛的概念,我讨厌其中的部分思想/人的原因主要是虚伪、侵犯个人自由和破坏既有的较为公平的规则。我认为"do not fix what's not broken"是一个广泛适用的价值倾向。

举例:美国部分政客(民主党居多),标榜“保护少数族裔”,实际上则破坏了既有的较为公平的竞争规则,引入了过分多的“身份政治”,过度强调“政治正确”,以至于反而伤害了不受他们关注的少数族裔的利益,同时不同意见则被排挤。

我赞成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赞成无关性别的平权(feminism这个词我不喜欢),在堕胎问题上偏向pro-choice。我反对身份政治(因为我赞成性别/族裔无关的政治参与机会平等),反对在没有很好的替代方案之前一刀切式地停止化石燃料工业(don't fix what is not broken)。
白左这个词真是彻头彻尾生造出来的种族主义歧视言论。

黄种人里面一样不少,勒紧裤腰带去境外支援兄弟国家死了几十万,现在哪个不反目的?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饿死几千万还要大把粮食出口支援亚非拉。延续到现在一堆人没脱贫(三十年前的贫困标准)还要大撒比。
这种叫圣母婊就对了。
饿的死的不是他自己,蛋炒饭那个纯属意外。
照楼主你这逻辑,只有左派才有普世价值观和天赋人权,而右派没有,大部分都是反对普世价值和天赋人权的法西斯了。

随意给一个人群下标签,知道在国内什么人这么爱扣帽吗?粉红
首先你要知道白左恰恰是反民主的
因为白左所谓的民主
就是  多数派专制少数派

51%专制49%算哪门子的民主? 

不要说51%
哪怕70% 你凭什么去干涉30%人的生活方式?
你这套东西怎么像是支乎洗脑文章...
首先这里大部分都是右派,就算是左派也没几个人喜欢"没有敌人就制造敌人"的PC bullshit
但"白左"是一种稻草人,一切党不喜欢的(或某些田园右)都能划进去,甚至包括"精神障碍/孕妇不判死刑""给残疾人发补助金"等基本人权问题

关于"欺善怕惡"这点,我只能说是事实错误,敢于在伊斯兰中国等专制地区争取人权女权环保都被抓了,并不是"没人敢"。这这个问题上指责他们属于 Victim blaming
其他内容基本同意吧,这帮人局限性确实非常大
窝佬路过的 In primis venerare Deos.
白左本质就是打着民主反民主,稍有常识的人都会反感。
upup6324 做个复读机,每天收入0元
白左还是8行。照样会为了自己所在政党或团体出卖选民/人民/国家未来。参考德国的问题。
雖遠必譴責_反支 香港人,反支派/分裂派。光譜比大部份品蔥人走得較前(你們叫"激進"),差距約十年。所以你們無法理解。沒興趣"遁遁善誘",浪費我的時間。
我自己近一兩年在鬼佬論壇混多了,真實感覺:
白左/聖母的討厭作嘔程度,其實跟糞蛆真是不相上下。
當然嚴格地真強逼要我選,我當然還是寧願去跟白左一起。
dogg0五入拖拉曼 抵制中國製造
現在造反的都是右翼民粹,香港也是右翼民粹,小丑也是右翼民粹。日本對二次元性變態獵奇之類的管太寬了。西方對性變態比較嚴,但同性戀多,還有奇葩審美觀的卡通作品比如扶她,爆肌怪人,巨肥怪人,血腥。白左還喜歡聽奇怪的電子音樂,流行歌,假裝反戰。白右愛聽暴力粗魯的歌如acdc。中國那些二次元肥宅我看也都是左派,崩壞3廣告音樂超土
可能没有真实接触过白左的都觉得还好,他们的理念是有可取之处。
然而,欧美学术界现在已经左得不像话了,老师上课不讲实际的,天天就是马克思或者西马,反对资本主义那些东西;学术界不发表点强调黑人/女性/残疾人等弱势群体权力的已经要找不到地方投论文了。
但是你说他们真的关注弱势群体吧,第三世界国家的真实情况他们又不了解,停留在一个理想化的世界。
基督山伯爵 或生或死,你是我唯一的安慰
我的观点,口号喊得响就等于做得好?在我眼里以环保主义者(不是支持环保的人)为代表的人就是群夺权之前的共产党,或者纳粹,我就不说什么左右了。
  口号宣传,道德高地,什么都喊得很牛逼,看起来很公平很正义,很震撼人心。但是要怎么实现那些目标呢,控制政府,或者要求政府立法强迫别人做他们要求的事,因为世界要因为环境破坏而毁灭了。
  听着怎么就像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消灭剥削和压迫?真的是无比正义和伟大。
  不说什么他们是不是真心地想保护环境,他们的做法就是夺取公权力,侵犯别人的发言权,以环保的名义慢慢走向极权。戈尔巴乔夫现在不就是在搞环保主义来获取影响力?
  
  
  
月幾望 臭港飛仔
左左們就是一堆反智反人類團體 只有非洲的原始部落滿足他們的要求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