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四中全会,会不会标志着一次历史的转折?

难产的四种全会,显然在酝酿着什么。但不知道这其中对我们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已邀请:
陈美丽 -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刘仲敬先生曾经对此进行过梳理,不妨一看。

中共内部可以简单分为洋务派(改革派)和顽固派(初心派),目前顽固派占据上风,而洋务派则频临崩溃。

对于中共内部的权力结构,我们可以用比较简单粗暴的话来说,中共内部的权力结构是包括有两种人。一种是洋务派,包括那些部分负责对外交涉的红二代和改革开放以后才通过科举和高校或者团组织进入体制内的高级干部。这一批人为共产党服务的主要贡献就是,帮助共产党搞经济建设,同时帮助共产党跟西方世界发生关系——这两者其实是一码事,因为如果没有西方的资金和技术输入,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根本搞不起来的。这种人在体制内的地位比较接近于李鸿章。他们被某些人认为相当强大,甚至被许多乐观的评论家认为能够推动改革开放,能够促使中国向民主化和资本主义化的方向走,但是实际上这些判断都是太高估了。2012年以后的趋势已经很明显,这一派在中共体制内已经明显失势。

体制内的新一派在习近平时代占了上风,他们包括两种人:第一就是最老的共产党的核心,也就是苏联共产国际培养出来的那批核心干部,他们对资本主义是没有信心的,同时他们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真正见容于资本主义世界,如果交出了政权、放弃了权力,他们就要落到任人摆布的下场;另一部分则是我称之为土鳖派的干部,就是说像陕西这样的内地的干部,他们即使是在改革开放这三十年,由于工作方面的原因,他们很少跟西方接触,同时也不大从事关于经济、技术建设这些需要一定含金量的工作,这些人在内地的干部当中和在强力集团——也就是公检法部门中还有相当大的势力。习近平所依赖的势力也就是这两种势力的总和。

现在中共目前处在这样一个阶段,很像是甲午战争和戊戌变法失败以后的那种状态:李鸿章集团和康有为集团如果不是已经彻底失败,至少已经是濒临失败;而在李鸿章时代和康有为时代好像是一度能够主持大清改革开放的那些力量不存在以后,原先好像是只在肃顺时代以前才存在、现在已经失势的那些力量又重新站起来了。这些力量在清朝就体现为端王那些支持义和团势力的力量,他们不了解西方的强大,也不了解改革开放本质上是沾西方的光,还以为大清真的有力量,要求大清走原教旨主义道路,最后导致了义和团战争。现在习近平周围的人明显是属于这一流派的。


现在尚不清楚的是洋务派还有多少实力。四中全会对他们来说,很可能是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反击机会。如果他们失败,中国十几亿人将面临悲惨的命运。

所以唯一的疑问就是,洋务派到底有多大实力?如果洋务派像以前的李鸿章和康有为一样,只是在舆论界势力还比较强大,但是在强力部门并没有很大的力量、很容易被搞掉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断,他们死了不要紧,中国境内的十几亿人是要遭到极其悲惨的命运的,这个悲惨的命运很可能会使1960年的大饥荒相形见绌。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也看不出还有多大机会可以避免这种命运,除非是洋务派实力真的很强,在以前可以韬光养晦诱敌深入、目前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的最后这段时间,仍然可以发动逆袭,仍然可以来一个类似政变的、类似遵义会议的拨乱反正,把政策主导权抢到自己手里面。

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件事情的话,那么照共产党内的游戏规则,失败者的下场是极其悲惨的。孙政才没有好下场,郭伯雄没有好下场,他们没有好下场以后,胡锦涛、江泽民身边的那些重臣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整个在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主持政策的技术官僚都会落到很惨的下场。而比他们的地位更不如、依靠对西方的贸易和西方的经济技术吃饭的几亿人民,下场还会比他们更难看。现在这种可能性是超过六、七成的,其他的可能性加起来都达不到三、四成。

只怕等来的不是中全会,而是或者。。。。
转折得还不够狠吗?美好的新时代
以拖待变,算是中共的老本行了。
開心檸檬 - 90後創意業新力軍
不會吧 怎麼換人都是換湯不換藥 土共還是土共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