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王小波?

已邀请:
中国第一代黑客:为了写自己的小说,开发了自己用的编辑器。让我想到了为了编写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而开发Tex的高德纳。

沉默的大多数和特立独行的猪等杂文是我也是很多人的思想启蒙吧。
陈清扬被打屁股而爱上王二,让我认识到性心理的复杂。
Silence - 沉默的大多数中的喧嚣的一小撮
前不久刚好读了王小波的一些文章,正好可以谈一谈。
关于王小波,我最先是在《读者》杂志上看到的,那一期上有其他人对王小波写的回忆和节选的一篇文章(如果没记错,应该是《我的精神家园》)。读了之后,感觉他的作品还不错,挺喜欢的。说句题外话,我有不少喜欢的作家都是在《读者》上发现的,不过准确说,其实就两个,另一个是卡夫卡。不过可惜的是后来一直没大有时间去读,直到几个月前才买了王小波的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
读了几篇之后,便愈加喜欢他的文章。甚至因为不想尽早读完而故意降低阅读速度(不是逐字慢读那种,是隔几天读一篇那种)。直到所剩无几时才一口气读完,但是最后的衣食住行的那几篇反而却不大合胃口。
王小波作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必然对政治有特殊的感情。不过幸好他不像一般的红卫兵(加强版小粉红)一样失去思考的能力,反而真正从思考中获得乐趣。他也应当是对中共的统治有一定反感的,而且他在文章里提到过他喜欢《1984》:

我喜欢不少小说,比方说,乔治·奥威尔的《1984》,还有些别的书。...《1984》这样的书对我有帮助是帮我解决人生中的一些疑惑...

——王小波《盖茨的紧身衣》


俗话说,多一个人读奥威尔,就多一份自由的保障,我认为是不错的。但是他在文章中并没有过多的表现这一点,并且多次自称“我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我不是民族虚无主义者”。我也认为这很正常,毕竟他只是作家,不是民主斗士,没必要冒着风险去做些无谓的事。

总之,我还是比较喜欢他的。但是通常来说,大陆作家迫于政治方面的压力,在涉及政治与思想的杂文上终究有局限性,不要太苛求就是了。况且,它的小说,也的确很有意思。不过小说方面目前我只读过他的《黄金时代》和《红拂夜奔》。《黄金时代》的语言读起来感觉很轻巧,似乎是浑然天成;其内容也很新颖,尤其是搭配上那娓娓道来的平静口吻。不过至今我只读过一遍,后来也没有时间再看,也算是一个遗憾;因为我总感觉像这种文章只读一遍是不够的。至于《红拂夜奔》,据说有两个版本,只是当时我还不知。我本想读的是一篇长篇小说,结果阴差阳错读成了那个三万字的中篇。就这个版本而言,它的语言的确是比较幽默诙谐的,但是我却总感觉食之无味。后来查了资料,得知这是受出版社要求由十八万字缩减而来的,这样看也就情有可原了。
陈美丽 -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刘仲敬先生曾经提到他对王小波和他的作品,不妨一看。

刘仲敬:王小波是一个未完成的作家。他的作品跟思想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最初是从我匪的老干部那一套blabla,就是现在人用讽刺的方式称之为沟马派的那种东西,就是山沟里面的马克思主义者、土鳖共产主义那种东西里面走出来的。他第一步先走到罗素和费边社那种我们现在称之为白左的路线上,如果他能够再多活二十年的话,顺着他原有的发展趋势的话,可能会走到更远的地方,但他不明不白的死了,这条路就断了。所以他的作品一开始,从《黄金时代》开始,离旧式的伤痕文学还不是很远,但其中已经可以看出作者的文学功力和想象力不是一般的伤痕文学能够比的。这一点照他本人的说法来讲,依靠的是翻译家而不是作家。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推崇的,因为确实是像他说的那样,白话文的文学最好的就是翻译……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