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技术大咖用的都是什么开发系统?

我自科研入坑以来,
先后用过:

Ubuntu Gnome
Deepin DDE
Manjaro Plasma
ArcoLinux Xfce
Arch Xfce
Solus Plasma

现在感觉起来 ArcoLinux 是最舒服的版本, 虽然用了半年手贱换掉了.
现在用 Solus 感觉也不错, 但是 eopkg 用起来并没有 pacman 顺手, Plasma 比起 Xfce 来说对硬件的要求也有点高. 所以有时候会有换回 Arco 的想法, 但是 Solus 也足够有效来留住我, 论坛用户很活跃开发者很年轻.

Ubuntu 难用死辣.
...
沉默的广场 休假中 中客理真迫 5C91 7AD9 AB01 9AD9 88BD 7392 35E4 5656 81A7 EB63
试了以下桌面发行版:

Ubuntu18
Ubuntu19
kUbuntu19
Debian+KDE
Debian+Gnome
Manjaro+xfce
OpenSUSE KDE

美观&使用体验最好的:Manjaro+xfce
稳定性和体验兼顾的:Ubuntu19
当然如果只论稳定的【桌面系统】,都不如Windows10。。。
Gentoo 賤兔,用了 8 年了,占我 Linux 生涯後期 70% 時間了。

❂字數補丁❂字數補丁❂字數補丁❂
haytt 这个壬很申必,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比较肯定这是个钓鱼问题,建议不要回答。国内Linux用户数量极少而且多在相关论坛上,一旦透露相关信息非常容易进行定位。
Resistance 编程随想读者|会点IT技术|爱好信息安全|关注隐私保护
俺用过 Solus 这个在天朝比较冷门的 Linux 发行版,当时的感觉是 UI 确实很美观,但是此类冷门发行版的 mirrors 往往都不够多,天朝直连速度很慢。现在清华大学的软件源做得比较好,有一些冷门发行版的 mirrors。

俺个人偏向使用 BSD 系列,内核非常稳定,安全漏洞更少,不过上手难度较高。

最后,建议大伙儿【尽量不要】使用 Windows,一定要使用时,尽可能放进虚拟机里,能不联网尽量不要联网。如果需要使用专业软件,在断网情况下,做好【物理隔离】。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有兴趣试试IntelliJ IDEA,人机工学挺好的。跨平台的。可能中文资源少一点,英文好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函數一等公民 我熱愛生命,絕不自殺
主力開發Arch+kde,lts kernel

Windows 寫python也不錯,反正docker/wsl 能彌補缺*nix系toolchain的問題

Mac 還好,但還是bsd更好(茶

其他Linux distro,非rolling release使用上不方便,pacman使我留在了arch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还想玩的话,你可以上Gentoo,保证玩到疯。要么从此不再换,要么从此不再碰。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小白
目前用K Ubuntu
因为以前的Windows过期了才换的

可能因为太小白了,感觉不出来各个系统有什么差别
wishXiLongLive 拥护习大大 谁反对他我跟谁急
macOS 这个挺不错
Windows 特别是从 10 以后就一言难尽了

Ubuntu Gnome 环境在虚拟机体验过,一般般,只是日用的话还好

开发喜欢 Fedora
Windows Server 2008 Standard
用过无数个系统,MacOS、Windows XP到Win10,Linux用过Ubuntu、Arch Linux、Deepin……
还是Server2008最稳定好用,软件支持也多。
rebecca 武器:pincong.rocks/article/14517 说明书:pincong.rocks/article/14649
Windows 7 Ultimate (也可以理解成Server 2008的未阉割版)。
需要GNU的时候开VirtualBox。

和洁癖无关,纯属习惯问题(专业软件重度用户)。
hallo 小熊维尼
感觉国内很少人用elementary os,用arch linux的好像都比用elementary os的多。
我用elementary os的主要原因是基于ubuntu,因此可以直接安装很多ubuntu官方源里的包。如果要跑深度学习的东西的话,ubuntu应该是用的最广的,所以基于ubuntu的系统有很多优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放弃不了gnome桌面overview那项功能,但gnome问题太多,pantheon的桌面正好有类似的功能。
mahjongatom 帐号已弃用。品葱的朋友太愤怒,各种对于普通个人的攻击导致已无法完成理性交流。故退葱,并报以对整个民族的深深悲哀。The deep sorrow for the whole ethnicity.
ArchLinux 用过大概一年,用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大部分时间用Ubuntu LTS,装一个AwesomeWM桌面。
longstring 經典長字符串
Ubuntu, kali, debian, raspbian, batch system, centos, 99%時間都是在用 cli,1%可能是安裝 Centos 的時間?

mac 是開來玩 LOL 測試性能的
windows 不怎麼用來開發,用上 sublime text 的 vintage mode 還是很別扭。不過 wsl 是個好物,大愛。
建议Ubuntu以外的用户不要回答该问题,国内Linux用户数量极少,注意保护个人隐私避免被国保找上门。
小君撫 大雄维尼
Ubuntu,公司的用16,自己装的18。有个笔记本装了manjaro大半年没用过了,以后有空给它装回win

原因:最无脑,十几分钟装好,apt也很无脑,遇到问题解决方案也多。过了那个爱折腾的年龄现在跟工作相关的只求方便,有时间折腾系统不如打打游戏 看看电影
推荐 Debain ,虽然 ArchLinux 也不错,但是太容易折腾了,可能是人老了
pincong360 忍 狠 滚
用过Linux Mint和Manjaro KDE,现在一直用MacOS,还是Mac方便点,Linux用起来还是麻烦。下次准备换套顶级的台式机,装黑苹果,体验一下MacPro的感觉。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有过这回事吗?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在一千人共用一个卫生间的隔离所看《政治秩序的起源》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

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

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那个用橘子皮当口罩的人。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

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

那个不眠不休建设完火神山医院返回村里,却被自己村人视为瘟神的人。

那个身患白血病需要去北京进行骨髓移植,却没有途径出城,痛到想要安乐死的人。

那个穿着寿衣打电话求一张床位未果,崩溃倒下的人。

那个因疫情做不了血液透析,在社区门口哀求无果跳楼自杀,自杀后6小时遗体才被拉走的人。

那个被派出所罚写100遍《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的人。

那个未戴口罩被扇巴掌扇出血的人。

那个喊着我饿啊我要饿死了,老婆孩子都在家挨饿,想必你们肚子是饱的吧的人。

那个以养蜂为生、因疫情导致蜜蜂无法转场最后自杀的人。

那个为了外出谋生,长途跋涉13天,徒步700多公里,睡桥洞睡草窝,打工的地方是煤矿的人。 ​

那个无处收治怕感染老婆孩子,写下遗书想将自己的遗体用于科学研究,愿天下人不再受病痛折磨,而后留下钥匙和手机离家出走,最后死在回老家途中的人。

那个写下“死后遗体捐给国家。我老婆呢?”的人。

那个因为封城禁车只好背着妈妈四处问诊,一路走了三个小时的人。

那个把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医院,写下“生孩子已花光仅有的积蓄,走投无路流落至此”的人。

那个为了出门买肉,从10楼爬下来的人。

那个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5天,并给爷爷盖上被子的孩子。

那个重症被治愈后回家发现家人都去世了,在楼顶上吊自杀的人。

那个60多岁独自一人承担派出所60多个警察的采购、洗菜、做菜、洗碗、打扫厨房,最后累到在走廊里哭的人。

那个在武汉街头流浪了20多天,头发白了一半的人。

那个没钱买手机上网课,而将妈妈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一把吞下的人。

那个25岁从央视辞职,在最危险的时候去武汉直播,对着门外将要把他带走的人,背诵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弱则国弱的人。

那个在领导检查时,在楼上大喊“都是假的”的人。

那个从坍塌的泉州酒店救出三个孩子尸体后大哭的人。

那个写下60篇封城日记,被封号数次,被群氓围殴谩骂的人。

那个只有七八岁懵懂跟随大人队伍里为父母领取骨灰的人。

那个苦口婆心有理有据给政府公务人员打电话说病毒要防、人也要吃饭,最后轻轻叹了口气的人。

那个深受病人爱戴,因戴口罩而被医院训斥,后感染病毒死去的人。

那个说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的人。
连品葱这样的地方都有发行版之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半导体行业女博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0
  • 浏览: 4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