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争取自由民主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大家觉得是中共控制手段的问题,还是中国人本性的问题。
我觉得还是人的原因大,加上中共思想的引导,中共对国人是用经济钱来引导,最近这些年道德滑坡的公众事件屡有发生,归根结底还是中共的钱的套路激醒国人内心的自私,冷漠,懦弱,向钱看,互害互斗,恶性竞争一系列严重恶劣的品质,为了钱管你别人怎么样。
在这些冷漠的中国人思想里,民主自由选票言论所有的一切都不如能让他多赚100块钱来的满意,这也是为什么武汉已如此地狱,人们扔安于现状,武汉已如此地狱,中国敢于发声之人寥寥无几,自扫门前雪,轮到你了应对方法便是认命。
中国人的发声在于哪里,也就是敢于悼念一下中共承认下的党员李文亮吧,而且民间百姓微信圈悼念寥寥无几,李文亮之于普通百姓也就是个因为疫情而死了的医生吧,新闻上看到了就算知道这个事了。
其实民间对政治正确的观念感觉自我约束力更强,他们也知道李文亮的意义,他们也不太敢发李文亮,他们也知道中共不允许乱说话,发李文亮也只能是适可而止,而且点赞之人几乎为0,至于像其他民主文章,人们看到了也不会有任何行动,因为人们都看到了一位医生预警了正确的事的结局,试问百姓别说发声,就连转发都不敢了。
中国的百姓底线实在是太低了,也许等到50,60,70后都快死绝了,也许80后的要求可以高一点,我们期望90后,00后以后的人要求可以更高一点,那中国的民主也许就有希望了。
自私是互害的一个原因,互害已经形成,中国百姓对武汉态度的冷漠,说明人都是各自为战,团结这个词以后可能要从民间消失了,只会存在于中共的字典里,中国经济不蹦,人就无法上街,无法反抗,一切都是由大环境决定的,对不起额可能又放冷气了,讲真,目前逃离的方法只有移民,其实移民的人就是对国家的不认同,有移民能力的人是很少很少的部分,有时候真的觉得中国这个国家有没有都无所谓,只要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幸福就足够了,国家不也是为人能幸福服务的吗!人不幸福,要国家何用?
真希望中国人可以醒醒,眼前的苟且终是苟且,未来的民主才是真幸福,停止互害吧,团结起来。
想团结,可是很迷茫呀,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现在是能跑就跑(跑了就解脱),跑不了就得练狼性,往死了互害,要不他妈的没法生存,你不害人都吃不上饭,你真心去帮韭菜韭菜一定想你有什么阴谋,要用什么手段来害我!这就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越来越冷漠自私无法信任。
中共只把挨打归结为落后,不考虑人的因素,懦弱才是挨打的主因,中国人改变不了懦弱,几个鬼子统治一个村的荒唐还会重演,换谁来都可以独裁,因为独裁感觉好多好,特权凌驾既得利益王侯将相,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你让他选做独裁的赵家还是民主的总统,从个体的角度都会选赵家,选赵家诱惑大呀,选了赵家就代表天下都是你一家的。
既然我们对中共这么了解,对中国人也这么了解,那我们对大环境不成熟的时候,反贼所做的于时代都是杯水车薪,我们要么有能力努力肉墙,要么没能力只能认命,活你自己的。
会问这种问题最大的前提假设就是:中国人还有救。

然而事实恐怕并非如此。中国距离现代文明最为接近的一次其实是北洋到民国那段时间,今天的中国人实际上和晚清的那些愚民并没有太大区别。

而中国已经自循环了两千多年了,现在以及可见的将来再难以出现像晚清殖民时期一样强有力的外部冲击,所以结论就是中国还将继续困于这个自循环当中,直至像庞大而笨拙的恐龙一样被自然法则淘汰。

虽然国际上现在确实有开始反共的迹象,但是个人看来最多做到的就是“隔离式疗法”,意思就是不跟你玩了,但我也懒得理你,然后你自己慢慢就会把自己玩死,最后变得比非洲还不如。
這是一個劣根文明 沒有拯救的辦法的
既然你看出問題的根源 也算是開明了
很多腦子不好的 一味地把責任推到共產黨身上 
共產黨只是劣根文明的產生物
共產黨倒了 劣根文明只會讓另一個獨裁政權上台
自私,冷漠,懦弱,互害互斗,恶性竞争,愚蠢,格局短小,狹隘,虛偽,陰險,劣幣驅逐良幣,這些詞彙應該不夠。
中國人素質低,人品差,沒有下限這是世界公認的吧。
你說難點在哪裡,那是你認為還有救,事實上,這個劣根文明,沒有進步的辦法。
如果說種族滅絕,不叫進步。被殖民,那殖民以後就不是這個文明了。


(另外說一點,希望更多的人能認識到,中國大陸的問題,共產黨不是根源,是這個劣根文明的文化造成。
那些動不動無腦反共的,實質上跟那些五毛,自幹粉紅人性上區別不大)
我觉得最大的难点是中国大部分人民不明白为什么要自由民主。

自由民主不是目的,目的是建立一个人人平等,有公平,保障人权的社会。而要建立如此的社会,人类发现最有效的方式是民主体制。

中国人现在最需要明白的不是政治,而是最最基本的普世价值。中国人明白什么是“人生来平等”,明白什么是人可以为自己争取权利么?他们不明白。中国人一日不放弃对“特权”的追求,一日不放弃强行为他人做决定的权利(比如父权,孝道),即使中国实现全民公投,依然还是换汤不换药,投出一个特权阶级。
另类民主斗士 ?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
最大难点在于中国人把不平等当成理所当然。被迫引用之前看到的复读机言论。推翻共产党只要人民群众愿意配合,根本不需要什么伟人,而且在配合过程中实际上没有人知道你在搞民运,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其实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宣传真相。首先,这样分分钟会被坦克车压死;其次,“反革命言论”很容易被和谐掉;第三,岁静和粉红会选择性屏蔽。我们最需要的是通过提升生活中的民主来推动政治上的民主。宣传:宣传父母无恩论,受害者无罪论,早恋无罪论,夫妻关系大于亲子关系论,男女平等论,长幼平等论等。践行:作为父母和老师,不对孩子进行封建压迫,给孩子辩解的权利;作为孩子和学生,在家长老师犯错的时候要敢于“顶嘴”,甚至在父母老师发疯的时候还手正当防卫。坚决不要彩礼,并且拒绝父母要彩礼的无理要求。当父母以死相逼要求自己分手的时候不要管父母,因为不尊重孩子爱情的父母不配被孩子孝顺。当原生家庭利益与小家庭利益冲突的时候果断舍大家为小家,宁可娶了媳妇忘了娘,嫁了老公忘了爹也不能做妈宝男扶弟魔。母亲如果是恶婆婆,就要帮着自己的妻子骂母亲,让母亲颜面扫地,情节严重可以断绝关系。斗争:与不尊重孩子,不尊重女性,娶了媳妇不忘娘,妈宝男,扶弟魔,要彩礼的行为作斗争。这些问题无关政治,不会引起粉红和岁静的反感,闹得再欢也不会拉清单。当人民群众生活中获得了民主之后,一定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舒适,“得寸进尺”要求生活中的民主。到时候别看共产党有坦克车,全国人民一起“闹事”他们是不敢出动的。何况,共产党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很多官员为了报复政敌或者更上一层楼,就会“勾结贼寇”,像袁世凯那样。退一步可以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再退一步可以保住自己贪来的钱。出于利益,这样子我们可以壮大我们的阶级队伍,策反更多的阶级敌人也就是贪官造反;出于道义,他们与自己的昨天划清界限,回到人民的一边,参与革命,作为奖励,把之前贪来的钱追认成合法财产,顺理成章。同时,我们必须做到一码归一码。假设某人平时是共产党的信息员或者五毛,那么他平时就是我们的阶级敌人,但是在敢于与父母顶嘴或者在父母要求男朋友给彩礼时跟父母大打出手的时候,她或者他在这一刻就是我们的革命同志。等人民群众有了民主意识,新的政府也很难独裁。野心家肯定有,但是不可能被人民群众选成总统或者别的大官的,即使选上了,议会也会制约她或者他
最大的难点是中国人受到了几千年儒家思想的毒害已经完全适应了独裁统治,他们完全接受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尊卑有别这一套。人也是一种动物,动物都是有适应性的,好比野猪🐗将它圈养起来慢慢的就会变成家猪,獠牙退化,脾气变得温顺,此时放回野外重获自由反而不适应了。中国人也是一样就像一群被驯化了的圈养的猪,他们适应了这种环境要让他们反抗似乎比登天还难,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
hkgusa 小熊維尼
所以應該各自分裂
能救的救一下
救不了的就算了
萌太祖 大萌标准政治帝国镇守府提督
民主其实是有载体的,现在普遍是代议制政府、责任内阁制和其他配套制度的混合。其实问题的核心不在于争取民主的难点,先要想想通过什么路径实现民主,需要什么样的政治博弈结构能够启动民主,你看非洲有些国家照抄美国宪法也不民主,西方代议制是长期教会与王权,贵族与国王博弈后的产物,它的民主是数百年驯化后的产物。
中国也搞过一次,失败了。
总之别想着一步到位就民主,最短也要一代人的时间,你可以把焦点转向如何培养与教育一个合格的公民。
且不说国内大量的粉红 
就说反贼群体 如果让反贼民主选举会选出一个怎样的政府?我认为依然会是一个专制色彩很重的政府。从小就生活粪坑里支性难改,不是一两代人能改变的。

那么算上国内大量粉红 韭菜 岁月静好呢?
可以很悲观的预见到,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自发的产生民主自由是毫无希望的。

所以在中国产生民主自由的最大障碍就是中国人。
大中华联邦2020 公民自由需要暴力建立和维护
中国人既是独裁的受害者,又是独裁的制造者。中国没有民主的土壤,中国人没有人人平等的观念。
当然是中国人的本性问题,不改变中国人的本性,中共垮台之后上台的也会是第二个中共。
不要忘了,最开始就是大部分中国人的支持和麻木成就了中共,70年前也是,现在也是。
认为大多数中国人都已经觉醒或者很容易觉醒本质上就是自欺欺人。
如何让没有接受过民主的人一下适应民主,首先中国家庭中本身就是听爹的。
新納粹份子 你們連保護自己同胞的能力都沒有 哪來的自信
短時間内沒希望的,起碼要經過幾百年正常的優勝劣汰,把畜牲淘汰掉,民主了才不會亂。日韓港澳台同是黃種人,爲什麽就可以民主呢,因爲這些地方戰爭少,也很少内鬥,天性善良的人占了大多數,多數資源長期掌握在基因較優秀的人手上。大陸現在確實沒辦法民主,一言不合就要殺同胞,越壊的人越能成事,民主必亂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追求民主的潛臺詞就是反對獨裁
但是假設民間起義,改朝換代,那反抗軍的領導者必須放棄自己稱帝和自己家人可能得到的一切特權,選擇民主體制,才能實現民主化
大多數的人都會承受不起權利的誘惑,所以華盛頓成了一個偉人,因爲他沒有成爲美利堅第一任國王
甚至不少人是爲了稱帝才成立反抗軍,或者爲了成爲新世界的貴族才加入反抗軍
就算反抗軍的領導有一顆華盛頓的心,如果那個野心勃勃想成爲貴族的人比這個善良的領導更陰險,他可能就能把這個反抗華盛頓給趕走了
華盛頓2號必須要兼備「熱愛民主多過自己的權利」「能夠帶領反抗軍改朝換代並保證自己不被内訌趕下臺」
當然你要是走日本路綫,外力强推民主化,那就另一回事了
自由之剑KTC ? 自由主义/多元文化/进步思潮
反共没有成型的组织和武装力量,觉醒者太少,乐观估计反共者就1000万左右,还有一大部分是脑子不太好使的反向粉红。
东欧能迅速民主化的原因就是在解体前大批成型的地下组织,剧变时一呼百应,能够迅速接管政权。
抛开和平变革发生的可能性不谈,当务之急是成立地下党派和境内传播。
千黛汐 直女一枚。再问丝袜堵嘴。
争取自由民主的难点可以从很多个维度讲:

比如技术上的、认知上的、精神上的、生活上的、政治上的。我说下自己的拙见吧。

技术上的难点:开放互联网;

认知上的难点:政治比经济重要;

精神上的难点:信仰比生命重要;

生活上的难点:言论自由;

政治上的难点:人们有选票就等于有了枪。


其实就是围绕怎样砍断中共的四条腿:枪杆子、笔杆子、刀把子、钱袋子。
北美carl 观察 Progressive Conservatism x Forward Observations Group
难点在与中国人

如果老天爷一场瘟疫把所有党员 五毛 带走只留下不那么坏的 觉醒的 反贼 那估计民主就有望了 还用什么武器 一发子弹都不用
一,国内打压过严,反对派无生存空间。
二,洗脑无缝,民智倒退。
三,海外反对派各自为政,不成气候。
四,缺乏振臂一呼的灵魂人物,缺乏理论基础,缺乏共识。
五,对墙奴心理和社会现状缺乏深入研究或者不屑于研究,也许是墙奴太过傻冒和太过缺乏基本常识,导致民主人士对墙国人士大多鄙视,缺乏尊重。
六,共匪尚未丧失执政基础,英美等国对墙国觉醒度不够,尚未形成共识合力。
刘晓波说的对,中国人需要被殖民300年。

但是,”被殖民“未必就是一个贬义词,可以说”被托管“。

如果可以公开竞标,经济利益共享,主权不受影响(或者人民自决),以99年为限邀请日欧美来管理中国,未尝不是好事。
markingdom12 FDP “更少国家,够用就好”
很高兴看到有这样的思考,首先赞同解决中国政改的最基础问题是人口对自由的渴求度,或者称为对道德的崇尚程度。因为不只是中国,人类社会政治改革都是这么个情况。

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点就是人民的物质基础。曾经的雅典用过民主制,当然并不充分,但比之后的罗马贵族寡头统治,手里有票的人更多,到再往后法国是君主制最集中的国家,却也是欧洲大革命最彻底的最坚决的。这就是经济发展水涨船高更多人有空关注更多的事情了。

在古代吃饱是普通人民最重要的事儿,吃饱活下去就是道德。人性的黑暗是来自物种生存的原动力,这也是人的原罪,人类如果从一开始就和动物一样,那我们就不会离开伊甸园了。但是我们已经回不去了。那继续往前走的路就是承认原罪与原动力并存,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现在认同共产党的不是就比以前少了么,并不是80,90,00后收到更少的洗脑教育,而是除了洗脑教育知道的更多了,也是因为经济发展才导致有钱有闲能了解这些。可以说上一辈人算是作出了牺牲,可能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你的结论应该是对的,等到80,90,00掌权成为50,60,70岁的人,那中国可能就会变了。
启蒙。中国人还处在矇昧时代。如今居住在城市里的大部分专业人士,尤其是本土培养出来的所谓人才,本质上是一群被教会了使用工具的原始人。一群进了城的农民。
不承认这一点,任何思想运动都没意义。因为农民和工人的思维方式是不同的。原始人和文明人的思维方式也不同。
举个例子,自由权利。
1.原始人会把自由权利理解为他伤害他人抢劫他人的自由。
2.必须受过文明训练,才能明白自由不包含上述权利。
3.再进一步,接受系统培养。才能明白自由权利意味着责任,每一个人的自由权利都是自己的自由权利。
4.更进一步,觉醒自我,萌发自由意志,他才会思考,从而得出自己何以为人的解释。而自由权利,对他而言,就不再是伤害他人或不伤害他人的自由,而是他成为他自己的自由。
中国人普遍在第一步。
最理想的民主形式,则是第四阶段,所有自由人的联盟。
已隐藏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如同很多忠党爱国人士的说辞中国太大,人口太多… 不过与他们不同,结论是中国应该地方独立,各自进步。
预言者 灰名单 解析预言:预言中的永远的福音,终于来了。圣人在东方(法轮功)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564
最大的难点在于清除党文化!

1,经过系统的洗脑,造成无逻辑思辨,无神论思想,双重思想。

2,你能想象中共邪党倒台以后,一群无神论者搞自由、民主吗?

3,中共对人民干的最大坏事,就是把人教育成了无神论者。如果你没有认识到这一点,那么你就不知道什么是最大的难点。

4,无神论者组成的社会,才造成了今天你认识到的无底线的各种无尽的问题。
安平小鎮 安平到 平安到
戰後的第一次民選中邱吉爾落敗,然後他卻說道,一個偉大的民族不會搞個人崇拜。他用古希臘作家普魯塔克的解釋說:「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
「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這裡所謂「忘恩負義」,並非通常語境之下的「忘恩負義」,而是不迷信權威,對偉大人物不盲從。換言之,一個國家和民族,不能迷信個人權威,不能盲從曾經對國家、民族作出傑出貢獻的偉人。就此意義而言,「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彰顯著一個民族理性精神的成熟,道理十分簡單:一個戰時的英雄,一個特殊時刻的傑出人物或勇士,未必是一位治理國家的能人!甚至可能是一位極糟的政治人物——在具有濃厚「打天下者治天下」傳統的中國,二三千年中對此具有無數深刻乃至慘痛的教訓。

轉自網路
在于非外力干涉下民主制度建立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香港台湾都是属于受到国际自由民主主义直接输入了秩序才勉强达到了民主制度的门槛
你国手握核武,不到你国既得利益者因为自身过于臃肿软硬件都跑不动了,进入所谓大洪水状态各方自保互相内乱,然后接受欧美法律价值观以及军事输入,你国就会变成一个人杀人的熔炉,非洲,中东什么样,到时候你国就是什么样
最可能的后果就是沿海得到欧美日的军事管制输入法律体系维持秩序,像日本那样被管上几十年,沿海一片可以得到你说的民主制度
至于内陆我估计会变成中东,穆斯林俄罗斯以及原住民在泥潭里玩泥巴
其他可能性基本没有,期待上面自我革命搞和平演变的结局不是变成台湾,是直接变成俄罗斯大玩寡头游戏
  个人浅见,将近四十年的改革发展.让国家中的各阶层分化特别的明显,阶层与阶层之间不仅有经济实力、收入水平、文化素养的巨大差距,更有执政党笼罩下巨大的意识形态作鸿沟.
  俗话说的体制内外天上地下,在内外差别之外,体制内从权力大小上又分了三六九等.体制外从家庭个人财富上也有层级差别.
  自由、民主、法治这些构成国家社会生活保障个人在其中天然的、基本的人身权力的重要要素.我想没有一个国人是不想拥有的!
  现在争取这原就属于国民,天然的、基本的权力的最大障碍乃是严重固化,并被专制意识形态话语权所剥夺的各阶层之间没有能够进行沟通对话的管道.本该为国民争取权益的精英阶层、或者说文化阶层不是因为被打压迫害而日渐声微,就是早已伏首贴耳。体制内部的庞大官僚机器,本就是附生在广大普通劳动者身上生存.在既不用对下负责、又不被有效监督下。政府这个不是经营性组织的机构,从社会经营活动中获得了巨大利益,并层层占有剩余价值的所有权和分配权(依部门权力大小和职能不同)让公务和官员在此之下得到照顾、为之孝命.使得这一阶层就更难有为广大人民、甚至自身争取权益的动力和动机(进入政府就放弃了对自身权益的追寻,笃信自已能被照顾好。
  如此而来最广大的下层百姓无力争取自身权益,在不堪重负拖着庞大官僚阶层前行时,还要被出卖了保障公民天然、合法权益职能的政府所压制.这让高坐云端的执政党更漠视民权与民意!
父权思想过于浓厚,没有自主意识,独立精神不够,不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很多人至死也没成长为独立有担当的成年人。
从小接受霸凌教育,不了解其它相处的方法,当霸凌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会尝试去霸凌别人。
对生命不尊重,既不知道尊重别的生命,也不知道尊重自己
lesfourmis 明我以德
从舒适圈跳出来没那么容易的,你叫国人冒着放弃眼前生活的风险去争取一个他们没有概念的东西,很少有人能有这个魄力。
这也就是为什么64那么快就平息,而香港可以斗争至今的原因。后者可是尝过自由的味道的
自由公民 死了骨灰都不要飘到东亚大陆洼地,telegram/ziyougongmin
中国的文化本质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实现自由民主,除非被殖民几百年。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根本原因是中国社会基层不存在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的能力,就算是一个小区也推选不出一个民意代表机构。
DoUHePplSing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本根上在于思想。

中国的文化提倡的就是枪打出头鸟,你改变不了环境,你只能改变自己。

人多力量大这种事情都是等党,或者是上面下来的权威说,别人才跟从。很少人会为了自身的利益去做什么,有人做了,其他人也是只会默默的旁观。旁观的人的回答是我觉得自己出来也做不了什么。因为觉得和自己没什么切身利益关系。

另外,党对于社会太过于深入,大到军队必须有指导员和政委,市长省长必须陪市委省委,小到中学班长团支书以及社区里的工作人员都是党的人。这部分党的人未必就没有开明思想,但很多时候都是屁股决定脑袋。

最后,80后不会有太多改变。

我体制内的70,80后同学朋友这次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现在政府已经很透明了,这次的事情要相信政府相信党。等这帮70,80上去了,中国还是现在这鸟样
是流官制和官考制,官僚阶层完全成型,这个阶层左右政治走向,且对执政地不需负责。
正是这种特殊的身份权的存在,让民主自由文化难以生根发芽。
士商工农的社会排序就是常说的重商主义,比对历史上的士农工商就知道并没有多少进步。
中国只有官僚而没有贵族,所以不会思考文化中内在的神性和理性与人性的联系,“敬鬼神而远之”,“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执着于身份权和身份权分配,进而发“国有制”为“官有制”,也就是改开这几十年的故事的本质。
自“马主义思想”立党到“官有制经济”立党,再到“党媒姓党”,其实是这个党已经迷失在权利甜点中,只会分蛋糕,思想再无寸进了。
是官就需要有更高的官,是身份就更要直达天际,所以近代有张勋、袁世凯复辟,现在有修宪终身制,其本质依然是官僚文化发展线的必然,中国的历史动向因此而路径锁定。
用西方的语言,就是国民费拉化,社会达尔文主义,其实只是官僚制的外在表现。
在党法关系的论述中,“党大于法”是其结论,这个结论的本质可以理解为:党是组织法人,党的拥有者即皇帝,皇权大于法权。这种思维路径与西方教的“众生平等”、“三权分立”、“社会制衡”有本质区别,可以概括的讲:官僚制就是民主自由的最大阻碍。
FerrousIon 愿我们能在光明的地方相见
楼主 我从前也相信90后 00后 起来以后会好的 这几年被疯狂打脸. 
poiuyt 黑名单 很多中国大陆人经常问一句问题。这也是被共产党洗脑的第一反应:”没有共产党,谁来管我们”。。。 我说:”你们是猪吗?非得要人来管? 每个地方应该自己管自己,然后一起选出一个帮你们办事的官员,一定期限内做不好,大伙再叫他(她)滚蛋!再选一个
最大的难点是:一个独立和安全的媒体社交工具
匿名发帖 ? 品葱异议人士,建议别像共产党对待异议人士那样对待我:)今天终于喜提观察,恭喜品葱,你们离共产党又近了一大步了:)
懦弱——>挨打——>更懦弱——>再挨打——>.......
这就是中国人现在最大的问题
Deatholder 黑名单 人在大陆,巴不得明天共匪就死
如何让处于地穴效应的原始人接受太阳


字数字数字数
aoijihi 这介绍倒是直接啊
我想最大的难点是,绝大多数人不会想着要什么自由民主,也不谈论zz,已经对这个环境习以为常,就像翻墙一样....身边好多人已经,不需要翻墙了,看的东西娱乐什么的全都是国内的,觉得不好也都懒得翻了
Jesommes 社交圈老反贼,论坛新手,多多指教
我來提一個大家很少提及,但是確實很多人研究過的方面吧,有我自己和其他前輩們的觀點,請各位指證

地理環境

地理環境決定論其實是個陳詞濫調了,不過個人覺得很值得思考一下。其實無論是共產黨的原因,還是中國人的原因,歸根結底著眼點都在於人。可以換個角度,把著眼點放在天地這一方面。自由民主國家的國民的一個很重要的共性是公民的自我價值,個人主義和個人價值認同感越高,這個國家的民主化程度和健康程度越高。反之,集體主義越濃厚的國家,越容易走向獨裁,越容易被共產主義和納粹主義染指。這兩種特質下,社會力量向不同方向分散和匯聚,一種是力量向下對公民分散的力量,一種是向上對統治者聚攏的力量。社會的力量分佈方向不一樣,社會制度的發展脈絡自然不一樣。為了橫向對比我這裡拿我們的近鄰日本來做例子,他們和我們的文化幾乎是同源,他們的野蠻時代經歷得比較久,但是他們實現了民主,這裏固然有二戰被美國人打碎原有結構,用西方邏輯重建的原因,但這是其中一方面。因為我們不難發現日本並不是二戰之後開始西化的,而是黑船事件之後就開始的,所以美國人能夠打碎日本的軍國主義建立民主制度,日本自身的原因也很重要。其他原因這裡不提,地理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們把中原和日本的地理環境做一個比較,這二者具有非常大的不同。

中國根植於大陸,日本漂浮在海洋。中原農墾區擁有非常肥沃的農田和水網,千里大平原不但提供了豐富的物產,足夠讓中原居民自給自足,也提供了一點先天的劣勢。有一篇報告提過,歷史上的氣候變冷時期往往對應著中原王朝的衰落,冰河期過去,中原王朝重新形成大一統。究其原因一是因為氣候變化決定了中原的糧產量,糧產量又決定人口,人口又決定中央財政稅收,故此冰河期會造成中央財政縮減,中央對地方的控制力就會削弱,中原便慢慢重新跌入動盪,戰爭饑荒瘟疫導致因為豐收而暴增的人口銳減,某種意義上來說,大自然也在不斷維持平衡。另一方面,中原北方,具體可以說是長城以北,是基於溫帶大陸氣候形成的茫茫草原帶,這一代的地理環境決定了這裡是出產遊牧民族的天然牧場。他們比中原人更加依賴天時,草原環境迫使他們不斷遷徙,與農墾區的中原人行程了鮮明反差,一旦草場因為氣候變冷而無法提供足夠的草料,他們就必須動手去搶。中原人建立了聚集點,名曰“國”,本身就是個國民保衛的軍事要塞概念(簡體字的‘国’變成了權力概念),中原城市的雛形就是高城牆的四方型建築,為什麼?阻擋騎兵。沒錯,城市的糧倉是專門為了應對天災而設立,同時它們也是遊牧民族劫掠的主要目標。那麼城市的城牆就是為了應對遊牧民族的騎兵而設立。我們會發現在這一過程中,中原人的主要動作是都是保護性的,無論是建糧倉抵抗天災還是建立城牆抵抗外敵,中原人的表現都是內向型的,換言之,守成。守成的文化就是在這種被威脅的優渥環境中這樣形成的,中原人很在意守衛自己既得的成果,非極端情況下很難擁有變革的動力。被搶多了,自己的比別人好這種文化性格也就根植下來,既然好,那就更不可能變革,久而久之便積重難返,我們看見這世界上最難改變的就是中原文化圈的人。還有兩種情況,中原人的擴張和外族入主。很遺憾,踏入這片中原農墾區的外族,留下來的無一例外都被漢化,他們必須接受根植於這片土地的漢文化才能生存。中原人的保守性格也並不適合擴張,因為農耕文化的邏輯在草原地帶根本難以立足,所以北邊我們只能修起一堵牆了事。中國人在自己的家旁邊修牆,在自己的城市也要修牆,在國家邊界也要修牆,保守性格可見一斑。而長城也是中原文化能夠向北輻射的最大界線了。長城雖然保護了外人不入侵,同樣也保護者保守的中原人能夠不改變自己農耕文化的邏輯,也阻滯了向外學習的動力。

與中原被威脅的優渥環境不同, 日本正好相反,日本四面環海,土地貧瘠,最危險的時候也有神風相助,本土僅僅被外國人攻進一次,而這一次就把他們變成了世界最文明最強大的國家之一。他們的外部環境非常優渥,但是內部地理環境就非常難以令他們自豪了,地震火山頻發,岩漿形成的土地並不肥沃,季風氣候也導致他們很依賴季節和天時,四面環海因此漁業發達,而漁業其實也是某種意義上的遊牧,都是食物來源很不穩定的型態。日本人雖然受到外敵的干擾不多,但是自己本身的生存狀況也並不優秀。由於這種條件,日本人就不得不主動向外界接觸,主動學習。這和中原人恰恰相反,中原人每一次都是被迫學習。因此在拒絕學習這件事情上,中原人絕對和日本人是兩個極端,也正因為如此,日本人形成了善於學習和改變的外向且謙遜的文化。日本人的謙遜是自己長期不受侵擾,文化碰撞交流少因而長期落後的結果,而外向則是生存所迫。這二者一結合,因此日本在主動外向探索失敗後能夠迅速接受西方文化改變,事實上在那艘黑船的蒸汽機發出的隆隆聲震醒了日本人之後,今天的日本就已經在路上了。

地理決定的民族性格。

那麼如果說古代農耕經濟依靠天時,今天的中國城市化進程更快,耕地面積更少,農耕文明的影子是否應該消退?中國人是否應該外向地主動學習接受變革?

李鴻章們,譚嗣同們,宋教仁們都給出了答案:可以學學,學完就忘!

地理決定了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需要遵從的生活邏輯,香港,台灣,澳門,新加坡這些華人之光,日本韓國這樣的華文化之光,他們,沒有一個是有中原這種受威脅的優渥環境的。

看起來很讓人沮喪,如果這樣說的話,中國的民主化似乎遙不可以。雖說如此,其實還是有方法可以試的。我本人比較期盼工業化的中國發動一次文藝復興,恢復被理學和共產黨破壞的原有人文體系。現代的人文思潮其實中國先賢古已有之,但是農耕社會的現實打破了他們美好的夢,孟子的理論終究淪為了帝制的代言。其實,地理環境改不了,但是人文環境可以改變。西風東漸的今天,工業化城市化的今天,在嘗試一次那些“過時”的先賢智慧,可能真的不是什麼壞事。強行將西方文化引入,怕是又同化在這諾大的醬缸裡面了。
初音維尼 我的任期做夠未
Dallas 中国是台跑车,不过司机只会倒著开。
1.获取更多信息来补足客观论述的能力没有
2.觉得自己就是个小虾米(韭菜),岁月静好最实在
3.过著自给自足刚好的生活,认为这就是小康脱贫
4.不愿、不想、不敢发声,最终导致潜移默化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武装夺取政权,没有武装。
唤醒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从上学开始就洗脑能唤醒?
是真的,中华民族被带向深渊,搞不好中华民族灭亡了,都是中共的锅,死了也要下18层地狱的崽种。
哦,忘记了,本来地狱就空荡荡。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最大的問題是一堆忠黨愛國的小粉紅跟一堆歲月靜好的傢伙吧,只有在被鐵拳打到頭時才會想起來要爭取自由跟民主,平時都是不屑一顧的
難點在人民如何擺脫受控制的媒體

中共長久下來深化控制力,社會缺乏有效連結和組織的結果造成原子化社會,幾乎無法凝聚社會共識只有黨的共識,自然沒有社會秩序和社會道德,整個社會只重視物質上的發展,毫無文化上的進步,菁英知識份子被噤聲,根本沒辦法帶動社會成長。

無法接收外界訊息和言論自由,這是目前最難突破的,幾乎所有媒體都被控制的情況下,人民只能繼續被催眠,加上黨化教育洗腦,脫離思想控制是一定要先做的。

為什麼香港能一直抗爭至今,在於香港人公民意識強,能凝聚強大社會共識集體行動,他們知道不站出來,就永遠站不起來,知道政府做錯事,他們有權利出來發聲,公民教育是民主一個起點,是自由的基因。

相比武漢,武漢人面對錯誤的政策時,即使大多數人不願意也不敢反抗,無法反抗,在黨的控制下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社區都變成一座孤島,武漢的情況就像一個縮小版的中國,要改變這樣的情況,我認為要先種下自由基因再等待時機公民覺醒。

新聞媒體自由是另一個重點,能自由接受訊息在推廣公民教育上有非常大的好處,製造出一個不受限的公共空間,讓社會互相對話才能凝聚社會力量,漸漸形成公民社會,往民主邁進,這也是香港與武漢除了公民意識外最大的差別。

中共不能隨意動香港,也正因為香港有自由媒體發揮監督權,港媒絕對會好好的監視政府。而在國內,中共掌握媒體,媒體不能發揮正常作用,變成宣傳、欺騙、操弄人民的工具,連帶讓社會聲音不能正常交流,影響社會發展,是原子化社會的原因。

在黨化教育下,所有建立在權力上的意識型態都是唯我獨尊的態度,把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以及中共領導人的觀點混雜起來,作為唯一正確的理論,這種情況下,紅色教育逐漸影響中國人的價值觀,我覺得不能怪罪中國人的本性,在奴化教育下的結果就是這樣,只能從根本教育下手,教育是百年大計,只能說中共的洗腦真的徹底。

總之,我認為最難的地方在各種監視手段下,人民要怎麼擺脫媒體控制,傳遞新思想,個人或許比較容易,但要讓全家似乎就很難了,無論如何,唯有先脫離思想箝制,能自由思考,中國才有往民主邁進的籌碼。
华文昌 中华民主自由文化语言思想昌盛。
一切尽在不言中,言多无意,无意言多,有时候真累,心累,你在说谁被怎么样死了,他会说所以活着就好!活着就要享受,就要过好自己,至于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就这种思想中国有多少?你能叫醒?才怪了!
缺乏言论自由,难以形成类似1989的全国性的规模化的集体抗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1
  • 浏览: 7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