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报确诊人数超过中国后,怎样构建反贼的叙事?

首先请不要有失败主义:
争夺舆论没用,因为中共洗脑太强大;
争取改良派没用,因为习近平一发声他们就归队;
干掉中共没用,因为中国人有xx性;
教育中国人没用,因为已经在基因里了……

那么我们就什么都不做了吗?继续拱手让中共为所欲为吗?放弃一切行动是要不得的。请让我引用粉红的观点:舆论阵地就在那,你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

然后希望有比猜测更强的叙事:
中国的数字是瞒报的;
美国的数字是民主党/CDC夸大的;
美国国防生产法下去之后产能肯定爆仓;
美国一定会开发出解药;
中国一定不得不向美国付赔偿金……

很遗憾,这些猜测实在无法作为足够强的论据,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这也是为什么粉红大反扑,反贼节节败退。

我思考了很久如何解释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那么我来抛几个砖,希望能引到玉。

1. 死亡率叙事
虽然目前美国的总数高,但死亡率还是很漂亮的,只有1.x%,说明美国的医疗系统还是相当强大,十万的病例数也扛住了,并发生没有xx自媒体所描绘的崩溃。相较之下,中国是4.x%。
潜在问题:粉红会说湖北以外的死亡率也不高。

2. 东西方叙事
承认西方国家大爆发,但那是因为西方人的xx性,多地要警察上街赶人,意大利有市长甚至要骂街。而东亚的民主国家做的都比中国好,日本韩国已经控制住了,台湾更是可圈可点。一方面没有与中共的民族主义冲突,另一方面进一步引人往制度方面想。

当然总有葱友抱持不自由毋宁死的观点,不是西方人有xx性,东方人才有xx性。我只能遗憾地说,怕死是人类的天性,不是所谓的xx性,我做不到为这种理由就视死如归,我相信绝大部分人也做不到。

3. 民主分权叙事
承认部分西方政客不行,但指出民主分权体制仍然正常运转。最近的风向是纽约州州长科莫,有人在知乎表示被圈粉。最适合的材料包括,纽约不仅一周内也建起了临时医院,而且条件比大通铺方舱不知道好了多少:
https://i.imgur.com/pi5nM1R.jpg

同时可以演绎,纽约市长最先紧张,但州长放羊;州长22号紧张了,总统放羊。民主制度一直没有失效,越接近选民的,越紧张;正是直接接触下面选民的首长,才会最紧张。中共体制是全体放羊,就等一尊什么时候紧张,而习近平紧张的时候武汉早就不可收拾了。

我知道有很多共和党葱友手里有他不少的黑料,但很遗憾,站在反贼边缘的人就吃他这一套。而且不可能以什么“保障美国经济”去拉拢潜在反贼,他们反而会怀疑,这样做与中共的血汗工厂有什么区别?

砖抛完了,等大家的玉。
已邀请:
jhg 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瞞報是有確鑿證據的,不能説是猜測:
1. 各國撤僑感染率為2.14%: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1035

2. 進行大規模檢測的韓國現在感染率是2.6%,之前一周在3%左右浮動:http://ncov.mohw.go.kr/en/

3. 据SCMP獲取的政府文件,2月底無症狀感染者已超過4萬3千人,而當時官方確診人數為8萬人左右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society/article/3076323/third-coronavirus-cases-may-be-silent-carriers-classified
日本研究者根據武漢的撤僑感染數認爲大約有30%的無症狀感染者,與政府文件的數據吻合
Based on their research, Nishiura put the proportion of asymptomatic Japanese patients evacuated from Wuhan, ground zero of the outbreak in China, at 30.8 per cent – similar to the classified Chinese government data. 

4. 武漢醫院最近通報一例醫生感染事件,該醫生曾接診無症狀感染者:
http://china.caixin.com/2020-03-24/101533403.html

5. 每日仍檢出多例無症狀感染者,援鄂醫療隊暫緩撤離
http://www.caixin.com/2020-03-23/101532573.html
194支援鄂医疗队撤回,还有139支仍坚守武汉救治一线
http://china.qianlong.com/2020/0326/3900199.shtml

6. 無症狀感染者可能導致二輪爆發,已成爲防疫重點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2016649
http://china.caixin.com/2020-03-28/101535261.html
习大伟人 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
可以參考一下這篇
疫情蔓延的危机和自由民主制度的升级需求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今天美国确诊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当然,不少人怀疑中国数字的准确性,他们认为中国政府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而人为压低了病患人数,再加上许多湖北人在疫情最初阶段无法获得检测和治疗而死亡,他们连一个统计数字也算不上。我在这里想强调的是,虽然中国统计方法的政治导向和不诚实众所周知,但是民主国家也不应该忽视自身在应对疫情时所犯的错误,包括美国在内的民主国家的确有许多需要反省的地方,这种反省绝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应对疫情技术手段,更应该是全方位的战略性的反省。


首先需要反省的一个现象直接与应对疫情的效率相关。无疑,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效率与平等(或者个人权利)在特定的环境下本来就是一对矛盾,民主国家的政府必须在法律的范围内从事,不可能像集权国家那样凭借无制约地侵犯个人权利和不计社会成本地去追求政府认为重要的单一目标,这种制度性的特质给民主国家针对灾难的快速反应带来许多不便。但是这种不便不应该成为行动迟缓的借口,因为在针对战争、瘟疫等灾难的时候,民主国家的政府拥有宣布紧急状态的权力,甚至可以征用社会和民间的资产进行快速反应。


当然,民主国家在征用民间资源和限制公民权利的时候,政府需要对社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事后也应该依法补偿。实施紧急状态,在战争状态下相对容易,因为敌人对国土的侵略就是对民众最好的解释和动员。但是要在瘟疫之初进行快速反应,政治家说服公民要困难得多。因为人们通常难以在疫情初期看出其严重后果。无论是出于无知,短视和个人利益的算计,社会大众、尤其时政治家的行动迟缓甚至错误的决策都会给整个社会带来灾难。意大利、西班牙、美国等国政治家们应对疫情的迟缓已经给本国以至世界带来沉重的代价。如何在制度层面减少政治家在应对大规模社会灾难时的患得患失是民主社会应该面对的一个课题。


第二,民主社会还应该从这次灾难中吸取更深层次的教训,那就是:国境线无法限制极权制度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不仅极权强人对权力的追求最终不会受到国界制约,即使他们的军事和经济力量还无法达到统治世界的规模,那个制度内部的灾难也能轻易跨越国界。在这次事件中形成的一项共识是,中共扼杀言论、新闻自由和隐瞒疫情是新冠病毒疫情开始脱缰蔓延的第一助力,这个事件清晰地提醒人类,那种关起门来对其他国家政府侵犯公民权利的恶劣行径视而不见的做法极为短视,民主社会对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和其他基本人权的其他国家的人类同胞的支持,是应尽的义务,是保护自己权利和生命的第一道防线,绝对不是对其他国家争取自由民主的人民的一种施舍。


第三,与上个世纪末的几次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不同,当前人类社会面临的是三个危机的叠加:首先,它是一场人道主义的危机,人们对疫情蔓延不确定性产生高度恐惧,对政治家们应对危机也非常不信任,这些都将极大地增加政策的不可信度和执行难度;其次,这也是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与以往不同,这一次的危机从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同时发难,对现有货币和财政政策手段的有效性带来了巨大难度,也会增加政策的长期副作用;最后,这场危机也挟着两种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的角力,极权制度希望通过这场危机进一步消弱民主制度,中国政府正在一方面极力掩饰自己的责任,另一方面虚妄地宣传自己的所谓制度优势。这是一次缺乏世界领导者的危机,这为全世界应对危机的协同努力带来的难度比以往的任何危机都严重。


对于民主社会来讲,这次瘟疫的流行提供了一个绝地反击的机会,一个让他们认识自己内在制度的短板的机会,一个痛定思痛竭力正视问题,完善民主制度的机会;也是一个认识极权制度的邪恶和危害,下定决定进行决战的机会,我希望民主社会有远见的政治家们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不仅高举自由民主价值的旗帜,也要克服民主制度的不足,在不断完善自己的过程中克服极权制度带给人类的灾难,击败极权制度对人道主义和人类自由文明发起的挑战。
水悠然 忙于生计 暂时退葱
当反贼又不是一定要舔美国的臭脚
今次美国做的不好是有目共睹的

倒不如看看台湾,天时地利人和全占上了

从2019年年初开始 包子持续犯傻逼:告台湾tongbao书 反送中事件 禁止大陆人自由行 间谍叛变事件
地理上跟中国不接壤
民进党刚刚大胜士气正高

台湾后续一套操作干净利落,东亚唯一一个幸存的就是台湾
我觉得大家说的都非常好,非常有道理

可是我就想问,这些内容怎么才能让墙内韭菜看到呢

首先,墙内言论控制现在可以说是登峰造极,更上一层楼了,所有主流平台基本上清一色沦为喉舌,一旦有不和谐的言论“”甚嚣尘上”,立马被封,甚至理性中立的言论只要涉及到与tg的宣传不一致的也立马gg

另一方面,墙内韭菜现在越来越心甘情愿匍匐于维尼熊的熊威之下,天天觉得幻想中的大国梦就要实现,只要干掉美国这个万恶之源,天天不去反思这场瘟疫中的不足,反而非常乐此不疲地嘲讽其他国家日益严重的疫情。他们很享受这样的状态。这种情况下,恐怕主动想出墙看看的人也会变少

第三,梯子越来越难搭,越来越少的人能免费出墙,成本的增加进一步减少了出墙的人数
avatar 极右
反贼暂时不叙事了,坐等小粉红失业、还不起房贷哭爹喊娘的时候补刀。
同人志 b站萌二
这些都挺好,承认欧美国家的失误和低估,赞赏东亚民主国家的反应及时,顺便黑一波欧美政客对中共不够了解。
但是如果硬是要拿你匪来比烂就是输阵了,粉红就喜欢看到反贼拿美国的不好来跟你匪比烂。
我觉得还是认怂比较好,不要在防疫效率上正面硬刚。事实证明应对重大公共卫生危机确实不是民主体制的强项,不止中国,韩国日本等做的比较好的东亚国家也都是有很深厚的集体主义传统。

应对舆论战的切入点最好是强调中共一刀切的粗暴防疫政策导致的经济自杀和种种次生灾害人道危机,毕竟,染病甚至死亡终归是极少数,但是被迫在家坐牢高价菜地域歧视经济衰退破产失业等等这些才是绝大多数人正在经历的CCP Virus。
[url=#][/url]
意大利6千萬人,8萬多
美國3億人

把法、西、德、意加起來就知道
西歐比美國嚴重幾倍

不戴口罩和民間輕視是主因

重點要放在全民派錢,代付租金或薪金等類似的政策

美國防疫是重點保民,也不是像西、意兩國意療崩潰
pcpc 自由空气感染者
我觉得真的没必要洗粉红,因为如果现在还能当粉红,那绝对是脑子的级别低,理性思考有问题

就拿现在很多粉红深信不疑的东西来说,里面多少逻辑漏洞,多少不合理的地方,但这些人从来没想过用脑子去思考,都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包括现在很多公众号,连文字都不通,内容胡编乱造,一看就是假的不行的内容,也能很多人津津乐道到处转发

那么你怎么和他们说都没有用了

我在欧美留学了些年,开始那时候还有点粉红呢,虽然我一直都知道很多东西是假的,国内很多东西是不合理的,但是毕竟那些年的发展和变化也是真的,在国外的不顺利,特别容易转化为华人小圈子对于祖国的推崇,仿佛国家强大了,自己就跟着厉害了

外国的学生不一定比我们强,但大多数绝对有着比我们更丰富的人生,这就足够让人羡慕,但是很多留学生总觉得自己有钱就有一切罢了,呵呵

后来,一次次的事实,内外信息的不对称让我意识到,他们做的,不是夸大功劳,压根儿就是搬弄是非,混淆黑白,官方造谣,将很多明明是老百姓的努力化作自己的功绩,还强迫大家跪舔,这就非常恶心了

看这次武肺,前面那么多让大家出离愤怒的事情,一个都没有解决,甚至都懒得和你装模作样,就是不在乎你韭菜怎么想,民意不重要,我就是贪钱了,我就是不顾人民死活了,大家闹得厉害了就全网删帖,假装没这回事。不然就是直接把真相辟谣,官方在网上大肆传播各种虚假信息,那时全网刷帖的,很多也是小粉红们

而这么多的事实都没能打醒他们,后来,在网上高喊着各国抄作业啊!阿中哥哥真好啊!阿冠哥哥杀光美国人啊!还是这批人

你和他们说事实,他们会搬出一堆官方造的假新闻反驳你,他们看不懂英语的,官方说啥是啥,不然就是我不听我不信;你和他们说意大利医疗水平很高,只是老龄化严重,他们说意大利肯定瞒报了还是阿中哥哥好;你和他们说台湾应对策略好,他们说台湾也是瞒报,信息不透明;你和他们说美国如何发达强大,他们说都是电视里演的,我们的外交部说了,美国要是不听话口罩都没有

那么你觉得和这样水平的人,还有必要说话吗
第二种和第三种叙事确实很有道理。

但是,第二种叙事的痛点是小粉蛆不相信台湾日本等所有东亚除中国之外的国家数据,认为都是瞒报和假的。但是在为欧美目前的窘境开脱还是有道理的。西方人过于自由散漫,然后引导到新加坡和韩国的治理效果不错。尤其是新加坡,小粉蛆对新加坡的威权体制不是那么的反感,而且确实效果不错,可以吹一波新加坡。主要从民选政府也有为人民百姓鞠躬尽瘁的领导这方面来谈。

相对而言,第三种叙事更符合中国人的乡土情怀。可以往目前中国地域矛盾上引导,最终落实到各地要有对各地负责的领导,那就必须各地自己选举自己的领导才行。可以不用回避分权体制固有的问题,相互掣肘,决策效率降低。甚至可以贬损特朗普,但是表扬各地州长,部分议员等等。

我自己的叙事思路是强调西方国家人民群众依旧是很英勇无畏的,与墙内百姓对医护人员公务人员的支持共鸣,消解无脑反西方的叙事。另一点就是强调地方选举出来的领导的优秀,对比武汉F4等丢人现眼的领导。

在目前墙内的民族主义下,比较可行的叙事就是讲在散漫不听指挥的、自私自利个人主义的人群中,西方地方政府利用地方的资源,自治保护自己的家园,这一点与墙内不少地域优先者(排外者)是能够找到共鸣的。
當然是努力吹中共的騷操作
吹到除了小粉紅以外的歲靜們反感

加速討伐留學生回國
“ 千里投毒你最行~ ”
“ 去要去國外念書就別回來~”

一邊聲討“武漢肺炎”是種族歧視
一邊在國內歧視湖北人武漢人

一邊歡慶國內疫情趨於0
一邊繼續強烈禁止武漢解禁~

逆向討伐外國人到外國企業
最好讓外企滾出中國
讓外資加速撤退中國市場~

再繼續吹中國醫療世界第一
冠狀病毒的檢測又快又準
武漢人有現在都應該要感恩黨的指揮 ~

去關於肺炎的各種負面消息影片下留言加速
“ 現在是中國抗疫大喜之日
  誰給你勇氣讓祖國丟臉 ?”

這種以粉制粉的方法族繁不及備載
要比就來比 精分誰不會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根本问题你搞错了。

我早就说过,只要中国经济没有问题,你就永远说服不了粉红。如果粉红工资只有你十分之一,他们自己就会过来舔你。

现在根本就不应该跟粉红纠结,而是应该让欧洲国家认识到中共的邪恶,促进切割。否则美国孤掌难鸣,民主派占上风,反而走回头路了。

除非全球重回保守主义,否则中共不倒,粉红继续高潮能把你气死。
后入习明泽 观察 习明泽的炮友
懒得和支蛆多废话,爱信支共就信,就像之前我认识一个人认为中国经济基本面很好然后投p2p,我大力支持。一个人信什么,就会收获什么样的下场
Shaun 斗争哲学家。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支持言论自由平台。
我个人是很支持让出公共卫生事件的执行力这一点,关注于自由世界民选政府对民众的补偿措施,构建草根叙事而不是比拼共匪擅长的宏大叙事领域。
反抗者 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劣凶殘到這地步。
我認為說服力最強的是指出中共自身風向的變化。

https://i.imgur.com/frdGFDW.png
https://i.imgur.com/puDa3oo.png
起初使用「武漢肺炎」之稱把責任推卸給地方政府的環球時報修改報導標題就是一個好材料。
wyf180 90后男工人,实用主义反贼
其实借疫情,反贼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反了三十多年不成功,真的全是在所谓奴性吗?其实我自认为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不少人盲目抄了西方的作业,对百姓不实用,比如有些人抄白右市场经济作业,结果一艘钻石公主出事后后来又有多条邮轮出事,那家游轮公司恰恰与美国现在右派的共和党关系密切,没受到惩罚,比如有人抄白左女权作业,结果西班牙疫情当前还发动三八大游行,结果副首相也被感染了,其实据我所知,现在大学生中确实五毛愤青多,但三四十岁经历命运捶打以后其实骂领导的就很多了,但真要他们做反贼其实也不愿意,所以我们要提出对天朝现状更实用的政策让他们愿意去冒这个险。
soni_ono 支持将加速运动进行到底
美國確診超過10W以後不知有多少小粉紅歡呼雀躍,殊不知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絞索越來越緊臘。
Deatholder 人在大陆,巴不得明天共匪就死
反贼最有力的武器:
社会主义老大哥的铁拳
所以尽可能召唤铁拳出击就是最棒的措施
至于欧美,这次他们会长教训的
蔡孝乾 一舉殲滅省工委
你們還是太菜了,比不上幾十年堅持反共教育,深入骨髓的台灣人。我哥昨天跟我閒聊,談到這事很嚴肅的跟我說,這次可能是共黨故意製造的恐怖攻擊,我是不太信他這個想法,中共畢竟還是沒有那麼誇張吧...?

如果真有這種事(拿到證據、或者證明全球大傳染是中共的政治體制失當所造成),那八國聯軍開進京師的事是有可能重演的。
SaberChen 這個驗證為什麼那麼煩!
美國這幾年新聞自由度和民主指數都在降,疫情表現也確實爛,當然也沒得洗,希望他們能吸取教訓,完善民主制度。
沒有歐美還有東亞啊,假如民主制度一定帶來疫情亂象,韓日台的成功就無法解釋了。
润之的忏悔 反党积极分子
我相信美国人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来整理回顾这次疫情,无论是歌功颂德或是栽赃陷害都是需要避免的,因为事实就是事实,带有主观的事实就成了观点。
最重要的事抓住疫情发生和进展时间线。比如11月、12月就发现不明肺炎,1月1日竟然把8名医生的当传谣者进行训诫。1月2日,新加坡香港对武汉入境人员进行体温检测,而国内经毫无反应。再有就是武汉两会期间竟然没有确诊,实际有医生感染了。
同时境外国家首例确诊都是国内传出去,并且时间点晚于国内。
国内第一例境外输入是在2月26日,境外输入远远小于国内本土案例,武汉作为二线城市感染数量是北上广深的100倍。湖北的三线四线城市感染数也远远高于比北上广深。这样可以反驳病毒外来说。

1月23日后,中共的铁腕措施确实做得很好,把病毒压在武汉和湖北,至于封城内的实际情况,身为个人是永远无法得知的,因为具体的个人无法跟国家机器比。即使你怀疑中共数据,但你也说不出真正的数据。
美国上拒绝中国人入境时,实际还是开了很大窗口,华春莹还批判美国过度反应时。可以看出美国表面在防疫情,实际很儿戏。
而欧洲左派当政,更是毫无防备。整个西方世界浪费了整个二月份。

疫情在中国以武汉和湖北为重心,把周边资源调过来压住重心,现在基本解决了。
而疫情在西方却遍地开花没有重心,都出是火,灭了东边,西边又燃起。
西方是咎由自取了。

祈祷经济技术比较落后的非洲地区能够安全度过,不要出现扩散了。
祈祷所有国家疫情早点结束。无论是喜不喜欢一个政权政党,人民总是无辜的。
死亡数超过也是可以预期的事情,为什么要和假数据比呢?
ten_miles Ten miles mountain road.
就给粉红说医护补贴被扣,留学生回国受阻,湖北人不让进京,这些国内的烂事。看他们怎么洗地。仅限于国内问题的话题被洗地了翻车率极高。
民权斗士胡锡进 为人民叼盘
这两天翻推,有不少西方人看着共匪多日新增病例清零和高治愈数,开始怀疑共匪故意投放生物武器了,你可以参考一下。
ZacharyYang 只是一只羊
美国已有多名国会议员感染,病毒距离特朗普只有一步之遥。

德国总理默克尔被隔离,英国王子查尔斯被确诊。昨天,英国首相约翰逊也确诊感染病毒。


中国的体制优势就在于,即使在疫情爆发最严重的时期,也没有一名高层领导被感染;即使在风暴的中心武汉,武汉的市委省委也没有一名领导被感染!

中国的体制优势就在于,即使在医疗物资最紧缺的时刻,也能保证重要人物有口罩有床位;即使在严令封城、所有交通被切断的情况下,也能保证重要人物畅行无阻!

中国的体制优势就在于,即使疫情再严重十倍、百倍、千万倍,即使有百万、千万、亿万人遇难,我们依然能保证重要人物的安全,从而保证中国人的血脉不会断绝,中华文明的薪火代代相传!
矫枉必须过正 最近爱看Vtuber
我有尝试构建,中国不要和美国比,欧洲比。应该和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比,和非洲比。
除了中国以外比较严重的国家也就只有伊朗了。疫情的严重程度和医疗水平抗疫能力不一定成反比。
首先要承認失敗,在這場武漢病毒的比賽中,西方自由世界開局先失一分,誤信中共和WHO的謊言,錯失防止疫症蔓延的黃金時機,加上Trump低能輕敵,反應太慢讓疫症在美國擴散,這等同於二戰的珍珠港。

1918年西班牙流感有三波,武漢病毒的比賽還未打完,只要西方不再犯錯,還可以在餘下的賽局中追回分數。

至於小紅粉與打與論戰,只要集中火力提出中共數字不可信,和刻意向外輸出病毒就可以了。
HFirework 人人无辜,或者无人无辜
就统计口径一点就够了,这导致不同地区数据本质上不可比。

就阳性而言,美国用的检测手段灵敏度更高,时间更短,自然可以短时间内查出大量阳性,可能你拿这个去中国,哪怕是现在的中国查,也会查到天文数字,但是大部分人无症状或者弱症状,在中国目前的口径里就不算确诊,中国现在是用着假阴性率超高的试剂盒,而且排除无症状感染者,按照粉红的逻辑这才叫“自欺欺人”。

就死亡人数而言,就算不考虑瞒报的事情。中国的死亡人数是确诊之后死掉的人数,疑似死亡和悄悄死亡的根本不会回过头再检测,更不要说因为次生灾害和一刀切封城导致的人道灾难引起的超额死亡,这些才是大头。意大利会把因为肺炎相关死亡都算进来,那些别的重病患者被抢床位导致的死亡都要算,自然显得高。想知道武汉到底死了多少不该死的人,看看明年的统计年鉴如何安排两个数字:死亡率、火化数,当然这个他们也有能力造假。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中共瞒报
中外统计标准不同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大伪似真 水葱狗管理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用美国的检验方式检验一下粉红国,同一个标准来试试,敢不敢
hj1985 小熊维尼
我觉得去想什么叙事没有必要。1. 要承认某些欧美国家防疫失败;2. 要强调美国的医疗资源没有被击穿;3. 强调很多国家对国民的补助;4. 坐等全球反共的浪潮。小粉红经济上不吃点亏,你是无法压倒他们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thispersondoesnotexist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9
  • 浏览: 6593
  • 关注: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