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等人依旧失联,但反贼们大多依然漠不关心,如何看待反贼原子化问题?

如题,如今反贼们的确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非常不团结,其实不难理解,这估计是长期墙内环境还有对言论打压造成的习惯,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放在首页将近一个月的联署救人活动被大部分人完全不当一回事,连拯救同胞都不积极你们还想以后有人继续替你当先锋??
先别说什么陈秋实是大外宣的事,不管他是不是大外宣,喊共产党下台那个情绪煽动力是实打实的,而李泽华以前在中央工作,但是跟我们一样很年轻有活力对未来充满梦想的年轻人,他今天敢站出来去拍摄我们却依然有很多人觉得他是韭菜去送死,我想请问历史上哪个民主革命是没流血的?连站出来支援同胞的勇气都没有,凭什么喊要民主自由?你觉得自己配吗?
联署活动那段时间我虽然不是发起人,但也是焦虑的要死,看着时间一天天的接近ddl,一天到晚想着办法召集更多人去参加联署,我开了好几个邮箱跑去联署,想尽办法冲塔让人发现帮忙,Facebook Twitter到处copy留言还要想办法弄得不太频繁不被当spam,甚至拉了几个亲朋好友帮忙联署,虽然效果甚微,但是我很肯定像我这样的人绝对不多,有很多反贼甚至连点进网页看一眼都懒。
这种情况真的很悲哀,天天意淫中共倒台却不行动是不可能的,那些反贼先锋很多一开始行动力特别高的迟早随着时间的发展会越来越少,要么被对付,要么心死,因为你们实在过于漠不关心事不关己,只会天天关心美国什么时候对付中国,中共什么时候搞内战自己耗死自己,甚至连我看得都有种要不放弃算了的想法。
低低调调 看不惯就吐个槽,长篇大论交给你了
如果每个人给我1分钱,我就是百万富翁。如果每个反贼都那么积极,那么共产党还能像现在这样?现实就是这样,没有一个大范围攻击可以同时打击大部分人的情况下,难。
slientone 正在肉翻的34岁码农
我觉得现在的局面,ccp是大坝,反贼们是蚂蚁。
所以能做的反抗就是不买房 不买车 不生孩子,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传播真相,不做帮凶,当然,最好能移民,不纳税。
这就是最大的反抗了。
ziyouaodili 哈布斯堡王朝统一中国 世界臣服于奥地利脚下
我曾在无数美国政要的推特下面宣传因此被封了四个推特号 我也曾和无数的反贼联系表示要搞一个群组但都被拒绝  我依然有坚定的信仰但我很孤单 因为我只能在网上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而现实中我一个都没找到 找个组织太难了  每天锻炼身体和买点求生装备 学点法语 让自己充实一下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签联署不还是想让美国向中方施压么?
就目前中国境内的审查制度和无处不在的监控,原子化不是反贼们的罪过。原子化是保命的方式。墙内冲塔,必死无疑。
先不说现在没可能聚集反贼力量,真要能聚集起来,最大化也就再来一次六四清场。
请客观点认清,你的对手是一个庞然大物,它要么自己垮塌,要么被其他庞然大物消灭。
而反贼,大多数反贼,只能选择静观其变。

我们身在洪水中,你只能坚定的相信真相和良心。
矫枉必须过正 最近比较关心日本政治
不是不关心,是他们没有新的消息所以没引发新的讨论而已。

实际上我们都记得他们。
就要习嘻嘻 德不孤,必有邻。燃旺自己,点亮他人。
在目前国内的现实和网络环境下搞反贼串联和寻死没区别。虽然这话很犬儒,但很现实,做反贼的初衷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若出师未捷身先死,死得寂寂无名,死得没有价值,甚至被共匪污名化,祸及家人,想想都无力。

最好的办法还是待时而动。原子化,未必不能实现“农村包围城市”的效果,一个反贼就是一颗火星,至于怎样去点燃另一颗火星,这是个很强调个人能力的过程。

所以我自己是多读书、多看电影、多和有见识的人沟通,先把自己这颗火星燃旺起来。

剑在匣中,待时而动!望楼主坚定信心。
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难道劫狱? 联署也签了 除非我妹改嫁特朗普
spwork 中熊维尼
h还能做什么,韭菜已经被洗得没脑子了,也许是上帝降洪水的时候了,也许只有大洪水才能打醒这帮没脑子的韭菜。也许死一半韭菜才能唤醒这帮韭菜,也许唤不醒,醒着的。能移民移民,不能移民的,以身体力行拒绝被割,少买东西,不买房。韭菜也许有它们的宿命,应得的。
——————————————————————————
上面的就是喝醉酒说的,为了不学共产党删帖就保留了。这事还是得等天时地利人和,反贼应该保存实力,等到关键时候站出来主导舆论,才有可能使下一个政权走向民主。现在能做的事是1.身体力行拒绝剥削。2.唤醒更多韭菜。关于唤醒更多韭菜最近有一个观点:生在中华屁民共和国天生就是粉红的,只有运气好遇到了获得真相的机会才能变成反贼。所以,看见韭菜为共党辩护,不要嘲笑他们,也不要贬低他们(五毛除外),回想自己当粉红的日子,并站在他们的心态上引导他们接近真相。仅供大家参考。
安東內斯庫元帥 罗马尼亚大元帅暨总理
没人愿意起来啊,力量挺分散的,主要是很多人也不想反,感觉都是自由派.
Marksman 精神南极人。不好意思,我是多边主义者,你葱的反动人士。
我在此正义钦点,我们现在在品葱上整这整那问这问那是玩网废物没一个是最后中国革命的领导者之一,顶多就是另外几根稻草。

我骂我自己。
北美carl Walk through SL
有人还说他们必须死呢 我都不怀疑是不是反贼 我怀疑说这话的是不是人
不要总以为大陆人就比反贼低人一等,从统计学角度来说,不会有显著差异。
关注他们的遭遇,能做什么?大陆人什么都不能做。国外的人除了白宫请愿,也没啥可做的。
与其动不动就一竿子把大陆人贬低一番,不如想一想你能做什么实事。
墙内的人可以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向身边有可能转变的人宣传。
墙外的人除了以上的,还可以积极参与本地政治,上街举牌示威,发传单等。不要说没用,至少比键盘侠更实际,比成天和粉红争论有用多了。
自视甚高的反贼们,不要只做个键盘侠了,只知道鄙视墙内人,做点有用的事吧。
鄭若驊 現實主義臼主
关心的点不同吧 我就不关心陈秋实这些人 我关心香港不可以吗 不关心他们就是韭菜了是吗 不可以这样说吧 我作为广东人 实在对"北佬"不感兴趣 我关心广东关心香港 就是不关心他们 这样不可以吗
咋关心?要是朋友里有国级领导,倒是可以问问,可惜没有…

现阶段反贼难成气候,就好像康乾年间天地会逐渐萎缩是一样的。时机未到。等到独裁者的统治力逐渐下降,开始乱了,才是反贼显露身手的时候。

现阶段发个朋友圈都能招来领导和长辈一顿骂,更别提和政府明牌了。
随着管控力量和洗脑力量的增强,中国正在朝鲜化,军队不反就能控制一切。

朝鲜啥样子你知道吧?在墙内反是没用的,最好是跑出来报名,在墙内一百万人强行跳反都是被军队消灭的命运。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反:那就是军队叛变,不过这样的话貌似也和一般老百姓没啥关系。
mk999999999 深吹的克星
策略问题而已,声援政治犯虽然可以有一些广告效果,但对反权贵来说却意义不大,党怕的是墙内大规模有人组织的抵制中国公司,反消费,罢工包括摸鱼的形为,这些行为真正实质性的影响权贵的核心成员收入和收买党的打手维持党的监控系统的能力,所以与其声援政治犯不如抵制中国公司少消费。
唔做豬韭嘅Cantonese Cantonese for廣東人&廣東話
聯署一早簽了,警察問綁匪人質情況,綁匪卻講與其關心這些,不如如何如何……
我也想救出人,但是下一步我「們」能夠怎麼辦!?https://i.imgur.com/5AV5Xz1.gif
octupus 匿名环境的赞美和荣誉对我而言一文不值。除非你们不说话,就别指望我不能免费从各位那里获得可能有的那么点讨论价值。我不需要赞美和讨好任何人。面对面时,沉默代表最大的蔑视。匿名下,沉默只能表示不反对
只有原子化的“反贼”才会想这些问题,有组织的反贼只能表示同情。

他跟我们没有关系,他的命也不比同袍的生命更重要。

而且,仅仅是“关心”也救不了他的命。

更要命的是,如果你总想着线下行动会承担失去生命的风险,那么你永远都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反贼。
除了给ccp又记上一账,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遭遇之外,还能怎样?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
现实的情况就是反贼被原子化。聚集起来不可能。反贼们都是孤独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榻榻米是我唯一的克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04
  • 浏览: 4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