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歐美對中國的嚴重誤判or錯誤的樂觀主義?

我們看到了西方國家前仆後繼(非維尼語,仆街的仆)地購入中國人完全不用的檢測kit,並且不斷失靈

我們看到了川普沉迷達成協議,和股市,幾乎一直忽略疫情

我們還要看到,西方的綏靖(不徹底反CCP就是綏靖)思想根深蒂固——他們沒有明白中國甩鍋宣傳用意為何:為的是樹立國內眾口一詞的“制度優勢”,西方完全沒有看到,10多億人一起“制度優勢”,比納粹可怕,比切爾諾貝利可怕的全球性災難醞釀其中(是的covid-19可能還不是最可怕的)

所以西方有言論透明的通道,他們知道中藥抗疫,也知道1984,但是他們就是以為地球不會跟著爆炸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這群“先進世界分子”可以掩耳盜鈴,無視就在眼前的、地球即索多瑪危機?
Postindustrial 新注册用户 后工业时代来临了,后工业时代过去了,新时代正在来临
欧美没有购买很多垃圾kit,只有捷克和西班牙,而这被渲染为都买入,就意味着西方对中国的敌意在被引导上升。川普维护股市是因为股市代表资本家利益,也是他们维稳中产阶级的虚拟“财富”的来源,也是QE在起到促进经济作用的同时又不导致通胀的蓄水器,忽视疫情也是类似的原因,这里还要加上封城对经济、财政、利润和稳定的巨大冲击。而中国和美国或者欧洲并不直接接壤,因此一直没有急迫性,这和中国网民或者港台反中反共者不同。

中国10亿人从经济规模和人口数量,的确有比纳粹更大的挑战“优势”,不过也有巨大的劣势。比如中国无法从陆地威胁多少国家,打俄罗斯比纳粹德国更难,除了韩国没有可以而且值得征服的敌人,而海上的投送能力仍然非常差,核武器也远比俄罗斯或者美国少和差。因此“但是他們就是以為地球不會跟著爆炸"是有道理的。

生物武器的战略是中国激进派针对上述困境的合理战略,化学武器没有这么有用,核武器追不上,常规作战力量受限于地缘政治和技术能力,事后诸葛亮地看,武汉肺炎并非奇怪的策略。

从这次全球抗疫来看,全世界十分缺乏应对生物武器的能力,而生物技术的发展却大大加强了生物武器的研发能力。

从反资本主义理论角度来看,新自由主义的道德风险就是通过降低社会应对这些危机,乃至制造盲目乐观和幻想来产生超额利润和超高利润增长,还分润给许多专家和官僚,制造了一个受益者阶层,其利益包括自由、地位和财富增长。最显眼的例子就是川普对CDC的削减以及全世界对医疗投入的持续削减(但这不意味着凯恩斯主义,或者说是理想化的凯恩斯主义执行的医疗公有制度是有可持续性的)。而他们的利益的代价就要逐渐开始支付了。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因为可以捞钱啊,另外,老欧洲本来就不服美国,一边享受美国的安全红利一边捞中国钱还能挖美国墙角,如果中国强大,美国削弱,欧盟重要性上升,可以两头好处赚,两强争相收买的好日子。默克尔这种人,嘴上批评下赵国人权,让白左黄左废物开心下,私下勾兑一点都不少,刘晓波临死的那段,德国医生还帮着洗地。阿萨德搞化学武器,技术就是来自拜耳——专注毒气制造,德国品质。就这么个玩意,不是大批左派当成自由世界的的灯塔不是。
所以,误判这个事不存在的,误判的是楼主,德国以及美国左派,从来不关心赵国的人权——包括台湾,NYT自己就说,把台湾几万亿美元卖给中国算了。所以人家从来没有误判。至于这个肺炎,完全可以算是天罚,你们既然喜欢跟魔鬼沆瀣一气,那就活该如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๑乛◡乛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07
  • 浏览: 1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