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怎么看墙内越来越多人自称自己年少无知时候被公知骗了,现在才知道祖国的伟大?

有些人自称当年也是反贼,爱国不爱党.

他们更自称都醒悟了.
一直正義 魔怔人 碰瓷 双簧 女子高生 小字报 真诚用户 太上皇 女仆装 心靈建全 正义人士 大师 小号海 失意政客 PUA 上访 嘿阔 安全因素 必意四 东林党人 PTSD 先哭为敬 网军 自由心证 幻想朋友
这种情况还真的有。

我一位朋友就从支持香港运动到旁观者,因为自己曾被堵在机场。

我看到相关案例都大多遵循以下的模版

  1. 自己认为自己是“反贼”
  2. 然后看到了墙外的“反贼群体”
  3. 进而觉得墙外反贼群体非常不靠谱
  4. 重新变成粉红



首先我认为要从粉红真正成为一位“反贼”,首先要重建认知系统。这个过程并不简单。很多人都在这一阶段因为各种原因导致认为“还是现在的体制好啊……”这种想法

在重建认知的过程中,光靠自己是很难的。无论对于谁来说,三观的颠覆都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从粉红转化而来,离不开旧品葱的良好氛围和理性的讨论,在我心中这才是真正理性有良知的人们。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我接触的是新品葱,而不是旧品葱,那么我大概率被吓跑。很多人可能是在这个窗口期遇到了一些不是那么包容的群体,或者说过于极端,一下子难以接受。

如果反共的人,是“屠杀中国人”、“中国人活该”之类的人,是戾气十足、反智的群体的话,那么也不意外有开始对中共怀疑的人们转身离我们而去了。因为这个形象完全没有好于共产党的形象,那么他们会产生诸如“墙外无脑恨国”什么的印象也就不奇怪了。况且,一般来讲粉红群体是比反贼群体要更加包容的。

如果一个粉红来到品葱发言,那么ta大概率是对品葱没有归属感和认同感的,这时候再去那些立场亲共的墙外社区等,很容易就能找回这种归属感。比如说一个立场稍微动摇的粉红看了法轮功媒体的《天灭共产党》,然后旁边有推送温和亲共的节目(因为都是时政),那么ta大概率会认同温和亲共的多一点。因为后者比前者更加容易接受。可假使ta看了陈秋实的记录,再去看《方舱医院真神奇》,那么ta大概率会认同陈秋实多一点。(因为前者比后者更加容易接受

可以说,这才是大外宣的真正作用。不是洗脑已经了解真相的人们,而是给正处于窗口期的人们一个逃避的空间。大外宣的厉害之处在于阻止粉红向反贼的转换,而不是对反贼进行洗脑。

还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反共,自己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思考方式还是偏向于粉红的思维,并没有真正的认识到自己权利被侵犯的严重性。光靠“铁拳”是不行能改变其思维的,要靠现实结合理论,才可以点破迷津。
这种自称“原来是自由派,后来被公知恶心成了五毛”的话术一直都有,早在2010年,著名蛆坑acfun文章区就存在过大量此类话术,那时有个用户忘了叫什么,整天把自己角色扮演成留英高材生,但每天好像也没啥正事可干,他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在文章区天天转贴投稿国外负面新闻,然后为文章改一个耸动的所谓公知体标题专门钓鱼,让尚未点进去的人以为又是一篇抨击国内社会现象的文章,而文章下面所谓自干五“自带干粮五毛”要么冷嘲热讽要么用此话术现身说法、以达到控诉自由派之目的,极其恶臭。
然而后来也正是因为他们太把自己当赵家人,蛆们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蛆坑却被自己的主子炸了十七八回,再看看如今的a站,好一个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他战胜了自己,他热爱老大哥。
不醒悟是要被批斗死的,这可是第一次文革的前车之鉴。
札格熹 捧共不精通,辱共了如胸
首先是在墻囯接受應試教育成長的青年中,很大一部分從來沒有甄辨是非的能力,高曉松説過,罵美國的都是些沒有閲歷的憤青。這些坐享其成的青年學生,對於世界的認知來源於「be told」,也就是從課本和網路上,因此他們缺乏對於社會多元的和真切的認知。在十年前,公共知識分子們依然保有中文互聯網大量陣地時,小粉紅們入眼的都是對於現行體制的抨擊、反思,告訴他們墻國有多麽多麽糟糕,固然不少公知們學養很好,加之墻囯本身糟糕的現實,結合寫得有理有據的文字,粉紅們在夾著眉頭看完後,勉强認同之餘總不免有些沮喪:「我出身在一個不偉大的國家,如果我不依靠自己的努力和雙手來改變,那我永遠只能艷羡西方發達國家的公民。」但現在,習包子裹挾著所有「主流、官方、權威」的媒體訂正了輿論的教科書,告訴他們,中國已經崛起了,已經偉大了,中華民族已經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了,而比起批評,人總是更易於去接受褒贊,於是他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立即選擇全盤接受這一切,揚棄尚存的理性,投入中共的懷抱,就像是躺在病床上被插管的重症患者,呼吸著最後幾口令人愉悅的純氧,迷失在中國盛世的幻夢裏,殊不知自己已經死在臨頭了。
筱田君 我♥️品葱
这句话仿佛在说,我吃遍四大菜系后觉得屎越来越好吃了,不是宣传话术的话就是真的愚蠢。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很有意思,但是又稀松平常的逻辑:

1. 以前我相信炒股一定能赚钱,现在亏了。但是这不是我的错,都是网友把我说得心痒痒,“荐股大师”又来忽悠我,我才亏钱的。

2. 以前我相信努力能成功,现在没成功。但这不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身在一个充满鸡汤网文的世界,如果不是周围岁静怂恿我,我就不会浪费时间作那些无用的努力。

3. 以前我觉的共产党垃圾,现在觉的共产党伟大。这不是我的错,因为如果不是公知忽悠我,汉奸带路党怂恿我,我就不会有之前的“幼稚行为”。

这是不是很可笑?你要是不想炒股,“荐股大师”能骗得到你?你要是踏踏实实,鸡汤网文就不会进入你的世界;你要是真心爱中共,就不会被公知忽悠。
说几点吧 
 第一1几岁刚开始移民到国外看到法论功那个恨呀又怕看他们的报纸 因为被洗脑说内容看了会中邪 中共洗脑无所不用其极 然后慢慢的接触了其实法论功我到现在还不认可但我也不会去反对 因为这是每个人的信仰不同
  • 第二 国外上学也有政治课不过不是教你怎么去爱国是告诉你国家对你的责任和义务包括我们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每个人每个机构有不同的责任和义务履行了就行 但说到选举老师就说以我自己为例就是谁的竞选承诺对我有好处我就投谁 然后怎么去区分了呢 我记得很清楚老师特意走到我面前说你家里开了个小店 假设同样的别人也开了个和你一样的店 你是客人会怎么做或者来你家买东西前这些客人是不是可以去对比价格质量等等再来决定买最适合的 如果买了后悔了或者质量不好是不是可以退货 中国有几家店 意大利又有几家 又能不能退货 至于答案还真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不是一加一等于2所以我很感谢当时的那位老师 
  • 3全方位升级洗脑 潜移默化的洗 包括我身边那些没有活着墙里国外长大居然也在pyq赞中共 要想反洗脑很难 因为我们的生活习惯手机app是抖音微信之类的为主虽然也天天会刷youtube fb 但是现在这些上面红粉也很多 尤其墙内难呀信息被切断 毕竟假话说了一次不信但是说了一万次你不信也会动摇 一群人是你们赞了我也要赞 当然了有一群是精己利益主义者 在中国有车有房还有存款(我们那里出来的习惯性赚钱汇回国 现在是中共所以人家赞 当然了下台了人家会狠狠的踩
今日來看蛤 真實的尼格時刻
我沒有統計也沒有深入瞭解,但我有一個感覺,他們大多數是在裝,因爲粉紅大V的節奏,所以也就人云亦云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1.五毛骗你的。
2.过去的确有很多黑中共黑不到点子上,无脑捧自由民主的田园自由民主自由主义者式的“公知”,我一直怀疑那些“公知”就是中共专门派出来小骂帮大忙的。
3.墙国近几年开足了对欧美新闻断章取义、篡改翻译的马力,再搭配对反方言论的清洗,的确重新在不少人脑中成功重构了一个虚拟的自由民主世界。
ttoily ”中国”“人“和中共恨不得吧那些农民工与三合大神都给拿枪撅了喽。中国社会就是一个充满了矛盾,迷惑的地方。(请大家照顾小弟的声望一下,我想发一个问题。:3)
个人感觉:一个真正的反贼需要的不仅是外界获取的真相与翻车新闻,等等....还要有反贼“意识”,通俗点来说就是“反贼的大脑”。举个例子:一个粉红今天刚在墙外获取了点89真相,中共大饥荒真相什么的,自以为知道了什么,感觉中共不好了,成为了“反贼”,之后回到了墙内,被小粉红朋友又是一顿红色洗脑,说那些都是当时迫不得已,政府是出于好心的,那么他第二天又成为了粉红。个人感觉不是太好。
Juria 🙌没有人👐 比我👌 更喜欢 ☝️爱美
那边风大那边跑的。没啥思想不用在意,那边声音大就跟谁。
基本都是假的。李承鹏,图说天下系列不知道的都一把。
至于林达夫妇,柏杨,易中天也没读完则更多了。即便有事实,也不过以前就是跟风狗而已,谈不上专门研究民主政治过。
达拉斯永不独行 我们不能忽视专制的毒性,因为它祸害的不是今天的我们,就是明天的我们。
现在洗脑的节奏不是掩饰了,而是公然抹黑带节奏,现在的党宣不掩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因为现在是文革2.0时期,可以利用任何不利的消息变成战狼粉红的高潮剂。
ioth 变量老帅
看不出来。
字数越少,问题越大?
你怎么知道有越来越多的?哪里的数据 ?
你的标题和文字内容也不统一吧?“有些人自称当年也是反贼,爱国不爱党.”,具体内容?

他们更自称都醒悟了?啥叫醒悟?党国给他们发钱了?特别注明,不只是李克强这个总理,还有习近平这个“国家”主席和党“总书记”?

如果通过国家机构,把党员的党费发给我这样的非共党员,我也会热爱党。

但是我不需要爱国,因为我交的税几十年够喝很多中共党委、党委书记喝很多茅台的了。
小熊饼干 幻想中共自我解体,改革的改良派,填入党申请书好了
从粉红变成反贼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期间说不定又会变成粉红。

我本人在14岁以前只懂得日常玩乐,15-17岁是粉红,每天关注墙内新闻,CCTV13有的时候一看一整天,天天认为中共会带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实现民族复兴。18岁,玩steam游戏的时候,找梯子,进入到墙外。

一开始,只是抱着偷尝禁果的态度,看看“反华势力”“法轮功”啥样。刚出墙外第一年心里十分复杂,有的时候就差变成精神分裂症,墙内新闻跟墙外新闻到底信哪一个?有时候因为“支那”这个词又重新变成粉红,从而怒骂某些反贼,我不敢保证我骂的是不是葱油,哈哈。

我到现在还是不提倡用“支那”这个词的,这个词对“墙内”刚出来的人太过敏感了,不过言论自由,我对姨学家跟“支黑”还是敬而远之的。
你说的现象的确也来越普遍,甚至成为一个潮流
我想了想,原因有三
1. 习近平上台之后加强洗脑,宣传力量越来越大
2.胡锦涛时代的丑闻基本都是爆料了出来的,而习近平的丑闻大多数人不知道,造成认知偏差,以为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好
3.中国大陆的红利仍然存在,并将马上达到巅峰
关于一,我不用过多解释,大家都懂,
关于二,可以多说几句,胡锦涛时代总体来说,中国是在进步的,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在想推进中国民主化改革,就连香港人在08年时,都很认可中共,那个时候,虽然有河蟹,维稳,但是人民还有发声的渠道,所以胡锦涛时代的丑闻其实挺多的,而习禁评,真正禁评了,大家不知道,还以为习近平是个好人
关于三,江胡二十多年闷声大发财,外汇猛增,国内的经济也以10%左右的速度在增涨,而这种增长,在2018年达到巅峰后,国进民退,经济形势开始下滑,这也就是很多人开始觉醒,说什么资本剥削,但还有很大部分人仍然蒙在鼓里
很多未成年的反贼其实根本不是真反贼,只是叛逆期罢了,那时学业紧张根本没时间看一些社会理论书籍,学校又都是洗脑鸡血那套,自然会让人反感以为自己是反贼,但没有理论支持的反CCP一碰到法轮功和民逗的那种极端侮辱言论瞬间就能把9年义务洗脑教育埋下的底层爱党爱国的粉红心给激发出来,只有了解各种主义制度优劣,国家体系的区别,有一定历史常识的人,才是真的反贼,而且但凡这方面知识比较多的那基本肯定是反贼
周小平也自称以前是公知,后来转变的——但是你查看他所有的文章,他压根就不是,他这样说的目的只是为了有个逻辑性而已,告诉那些读文章的,你现在对国家不满,是你现在没有认清楚国家或者没有认清楚公知—— 其实呢,都是扯淡的。

不要说什么遇到香港机场被围堵就改变观念,如果一个这样的事就能改变观念的话, 那他以前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观念是长期的潜移默化的形成的,不在于某一件事,某个事情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

上面一楼那位说他的朋友因为香港机场被围堵而改变,我建议你看看他以前所发言是不是这样,肯定不是。
真正的觉醒不易,而且痛苦漫长。很多人以为自己觉醒了,突然发现其实自己还是在梦里,梦里残酷冰冷,于是又睡了。
Chopinscherzo 御风而行
世界观的形成需要很长的时间,主要是人的16-24岁这一段,需要个人成长获得对社会的体验,然后再辅以正规的高等教育,才可以实现稳定,成熟,理性的世界观。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没有条件去实现它。一直都在盲人摸象,因此这种来回的摇摆是正常的
公知在任何国家都有,当然他们不可能每个人都是明智的,能预测历史的。但是有这个阶层就保证了国家有进步的可能。
而中国对于公知的负面情绪,可能来自毛泽东。毛把知识分子和资产阶级强行捆绑起来。世界上所有普通大众都恨capitalist,但只有中国人恨知识分子,就是因为毛的概念混淆。对公知的攻击,也集中在“拿了国外的好处”,“依靠体制获利”,"在团体中饱私囊"等等。
 需要明鉴的一点是:他们对党国的感情不是爱,而是对强者的崇拜(慕强),和球迷喜欢冠军球队本质上是一回事。

据我观察,这样的情况在2011-12年左右开始大量出现,当时发生的一个重要事件就是中国的GDP升至世界第二
我认为并非被骗了,一是当时中国与外国关系较为正常二是网上言论相对开放
而如今无论是关系还是言论的开放程度都持续恶化,用屁股决定脑袋的人自然就觉得被“骗”了
hualaishi hulaishi
t挺多的,我在海外认识的留学生这样的不少,还喜欢在youtube,ptt上用英文中文和自由民主人士斗嘴,天天钻研CNN BCC NYT DW等媒体漏洞
spwork 中熊维尼
n哪能有被公知骗了这种说法,反贼都是自己思考自己得出结论,有质疑精神,哪能随便被人骗,如果真被人骗了说明虽然出了墙国,仍然没有独立思考能力,这是个墙头草,看见什么信什么,看见公知信公知,看见熊信熊,这就是假反贼
话术而已,伪装反正,自以为可提高言论可信度,言论控制之强度即人心向背之程度,控制愈强即证人心离之愈远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理解推特上众多的“辱华”、“支黑”?
答:这种人其实是中计了。
GCD 长期洗脑,有一条就是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有些人认为就是中国人种有问题,这完全是胡扯淡。
著名的反例有:
1. 朝鲜和韩国:同一人种,同一文化,两种制度,两种结果
2. 大陆和台湾:同一人种,同一文化,两种制度,两种结果
3. 中国和苏联:不同人种,不同文化,制度相似,结果相似
这三点证明,适不适合民主和人种之间没有相关性,和制度却相关。
人们在专制的制度下生活久了,就有了奴性,需要慢慢恢复。
还有一件事:那些天天鼓吹中国人低贱,不适合民主的,不排除是五毛的伎俩,让你对中国 GCD 失望,对中国人民也失望,从而让你消沉,这样更好统治。这步棋大多数人看不透,在此一提。
因为墙外有太多消息,无法让更多的人信服。比如品葱说高校性骚扰,强奸,各种匪夷所思,骇人听闻的事情。还有就是墙外说的大洪水,经济崩溃等等之类,但是在墙内生活感觉和墙外说的不一样,他们就会动摇。除非是真正反共,和共匪有不共戴天之仇,恨不得灭了杀光共匪的人才不会被动摇。不是每个人都被共匪欺压过,不完整的看编程随想书单,不把江峰老师的历史上的今天全部看完,很难完整的产生价值观体系。还有比如很多自称反华的裤论之类的视频,天天骂中国人,吹美国看不到美国利益勾兑,天天在哪意淫,发布的有些消息无法让更多的人信服,他们的效果和五毛粉蛆战螂大外宣一样,只会让更多的人敬而远之。
大家也不必为此觉得太气馁 西瓜偎大边 必须承认的是中国人的生活比以前好了 人总是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的 很多粉红会说 你们要中共灭亡了 中国经济就崩溃了 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殊不知 中国经济的好转不是中共治国有方 而是西方社会给予中国发展的机遇 其实说难听一点就是西方资本家对金钱的嗜血 100%的利益能让他们和魔鬼成为朋友 这其实说明了中共出卖了中国人民和资本家达成妥协 另一方也说明中共的骗子本性 一方面反对资本主义 一方面做资本家的打手 压榨中国人民 很多国内的朋友知道有美债 他们却不知道中国地方债务有多严重 我一直认为说中共不屑于美帝 那就不用和美国做生意 让美国企业滚出中国 看看中国的经济会怎么样 不要嘴上说一套 身体却很老实  也不要告诉我中国市场很大这种陈词滥调 如果中国市场很大 中国2020第一季度经济为什么负增长 没了外贸 你们什么也不是 所以这次疫情之后我最希望看见的是世界脱钩中国 让中共彻底体现一下他的治国方略 让小粉红们好好的勒紧裤腰带过一段日子 看看他们还会不会这么粉 大家看看 80年代的中国 为什么自由民主之风比现在还盛 那时10年文革的遗泽 不是洗脑就能洗好的 还是那句话 人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 推进逆全球化 支持西方脱钩中国 才能让中国变革 虽然路途漫漫 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更不要在意身边的红粉的多寡 清醒的人不多 真理更不会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的 大家加油
以前是腿被硬掰開被硬上。

後來發現與其痛苦的反抗無效,不如閉上眼睛享受,然後嘴巴再高喊快一點、大力一點。

祖國一點都不偉大,就憑14億勤勞的人民,用點心治理,成果都可以甩現在中國好幾條街。
United People always leave
一种新的舆论引导方式, 证明收了钱有用心在做事, 会变化新花样了.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联动隔壁问题说说十年前的小粉红/自干五和现在的有什么不一样?!(80后粉红和90后粉红的异同)
其实没区别,两代小粉红的思维都是和掌权者的思维一致的。只不过十年前是技术官僚占上风,对西方制度还可以有一定的认同,现在他们被习近平取代了。

所以他们其实没骗你,技术官僚当政的时候他们也相信过民主,习近平上台以后就发现“民主”破产了。
技术官僚口中的“民主”并不等于真正的民主,所以会破产也是理所当然的。
Mockingjays 生命有涯,自由无价
如果就是说说,那就是因为现在这种舆论环境,总还要活下去。再说毕竟大多数人跑不了,不努力得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岂不是很痛苦。

如果是认真的,还是在墙外,尤其是海外粉红留学生,那就是因为还没被铁拳教育过,等挨过铁拳之后你看还会不会这么说。

当然还有一小撮是因为利益,套用一个认识的人的爸爸的说法,就是在国外“没有当爷的感觉”。(这人妥妥的既得利益阶层)以后要狠狠宰就就是这批人
不要高估理性的力量,人群里永远有95%没有丝毫判断力,被剩下的5%耍的团团转,即使自己被当作奴隶卖了,还担心主人有没有赔钱。这95%的傻子输出不了任何价值观,只能把脑子上交国家,国家想怎么洗就怎么洗。

早几年,洗脑教育搞得不彻底,公知还能说说话。现在除了洗脑国家队,都封杀干净了。这帮傻子昨天还是韩寒等人的粉丝,今天就觉得周小平讲话有道理,前一秒还觉得要相信科学,后一秒跟老婆说怀孕期间少吃酱油防止生的小孩黑。一点也不稀奇。以他们的智商,不仅从来没读懂过韩寒,恐怕也读不懂周小平,只不过是听到啥就信啥罢了。
mtw1994ja 五毛亂華
這種話術以前就看到很多
我也信的😂

後來覺得那些人太假了
这种话术一直存在的,根据我的观察,不存在越来越多一说。只能说现在(台面上的)粉红总体变多了,那类似的话术也就变多了。
保佑我移民成功 反正不当中国人
话术而已 他们从来没有变成过反贼 其实都是彻彻底底的粉红
hallo_Welt 因为粉德,希望拥有纯正德味车的本田车主
我比较单纯,我相信他们是真的发自内心地,经过了一番自己的思考之后这么觉得,我讨论的“粉红”也是那些愿意自己思考的亲共者,不是职业五毛或者没有理智的人。那我们就找自己的问题,我觉得“自己的问题”在于:

自由世界的一些媒体不够严肃,为了吸引眼球,收入不负责任的报道。

我觉得中共假如坏它就是坏,不用黑它,也不用说一些让人震惊的话,我们只要付出足够多的努力去探索它的罪证。罪证包括数据,事实,逻辑。好比说:中国的中产阶级在2015年之后收入开始下降,因为财富被中共掏空了。那我把这个数字摆在你面前,亲共者你还觉得“中国越来越好”了吗?

我再次推荐文昭的节目,他从来不“黑”什么。他做的就是把自己探索之后拿到的数据,事实和逻辑平静地,严谨地摆在你面前。
因为中国崛起了,中国人不需要披着文明的外皮来骗欧美人,可以自由的展现出野蛮的本质
万能小人物 国是什么?国是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你在乎他干什么。
主要的问题是墙外反贼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学历高的都在自己的小团体活动。不靠谱的却是太多了
赤清太史 粪蛆心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赤清终生荣誉史官(野);
话术而已,目的就是混淆是非,让你从内心产生疑惑和动摇。如果你信了这种话术,你可能会自问:啊?已经这样了吗?难道是我的思考有问题……?

相信我,声称自己“以前是反贼,现在变成粉红”的,几乎都是粉红。
大清辣子鸡 见习反贼
说这话的人一般也不超过25岁,象牙塔里的大学生居多,搞得好像自己很成熟一样。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還有一種是最惡心的 - 用盡心機移民後 開始"裝"粉紅的 (也真有一顆紅心被激發的 那我尊重). 我見過的原因大概就是

1. 自己的生意/家庭的生意跟中國還有很大關係 
2. 純屬跟潮流 反正說愛中國 自己的移民身份也不會被註銷 ("西方不是自稱民主國家嗎 我肉身自由 言論也自由") 發一些 大義覺迷錄式的文章 蹭流量 變網紅 說不定用這個還可以回去撈一把 
3. 反向阻止中國人移民 - 很多人移民後發現 怎麼自己住的地方四周都是華裔 中國人 那我花這麼大工夫移民到國外幹嘛 我是要跟"外國人"在一起 脫支的 不行 我一定要告訴自己的"同胞" 我有多後悔
我這邊華人論壇最常看到的是,出了國才知道民主自由都是假的,媒體自由也是假的,出了國才發現祖國有多好。
座標澳洲
For_freedom 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说白了还是墙头草,一不会思考,二不会辨别真相还是谎言
从共产党不好转变到共产党好还是不太可能的,基本上都是骗你的话术
不过从共产党不好美国特别好到共产党不好美国不太好,还是可能的,我就是这么转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三观被毁了,出来这么多年,今天才知道活摘居然是真的
今天看节目,提到活体摘除
居然一搜,黄洁夫真的承认了。。这不是犯反人类罪吗?

题主作为医学专业人士,完全可以自己从生理学或医学角度来分析两个问题:
一、如果仅以自愿捐献作为唯一来源,按照现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感谢恶俗维基让我知道还有这么个东西)登记在册的人数,假设每年有5k人排队等待捐献,假设配型成功率为0.00001(这个概率似乎已非常高,医学同行们应该有更准确的概率),再假设这些志愿者全部都在六个月内正常死亡,这5k人里面有多少人能在2020年获救?
二、如果这5k患者里面有1%是来自13亿金字塔里面最顶层的家庭,在不考虑移植所产生的经济、法律和道德伦理等一系列问题的前提下,需要多少个志愿者在六个月内正常死亡?

我反正没有仔细计算过。既然官方媒体把贺建奎的研究成果写成新闻发布出来,就已经说明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为什么喀什这种超级小机场会有器官绿色通道,这不是很明显吗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5138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話術麼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香港的浅黄派也就对十一月份的黎明行动不满意,因为全城瘫痪了,上不了班,他们也只是对黎明行动本身,不是对整个抗争事件,所以你说“墙内原来的反贼”不正确,他们还是粉红的思想
mizuo 已退葱
脱北成功的脱北者还有闹着要回朝鲜的,在意别人的想法和命运干嘛?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李小鹏博士是个很好的典型。奴隶只有恐惧与服从的自由.
你管他共产党的傻逼宣传软文是什么内容呢?不是还有扔下一万元就走这种……新闻业者应付这些工作一靠瞎编,二靠百度,真没什么想法在里面
這些人就是望風使舵的投機者罷了
往後他們還會更加深刻地體會到祖國的「強大」
深刻到讓他們刻骨銘心
不過反共人士文宣手段過於拙劣也是不爭的事實。
想想當年蔣中正那幫人的文宣口號,現在都可以作爲笑料來看了。可嘆的是,雖然時過境遷,新老更替,這一立場的人士還是在文宣上面沒有任何進步,例如「法輪功」系媒體,無中生有甚至夾帶私貨的表述也不鮮見。
真的感到很悲哀。
止痛药 21世纪流浪汉
1. 部分公知确实水平不行.

2. 大多数普通人只是跟风黑公知来凸显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

3. 普通人基本上处于一种拒绝接受拒绝理解其他国家文化的态度,一棒子打死不论对错。

4. 黑美国是营销账号引流的基本操作了。

5. 当年被公知嘲讽的怨气难平。

总之,大多数人都是跟风刷烂梗肯定不会错的态度
肉食者鄙 自由之花需用习近平和共产党的鲜血浇灌。
说明很多人终于发现,自己虽然体重过百,可脑容量不超二两,思考太过痛苦,还是顺从安逸。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這我知道啊,小粉紅最愛用的話術。

小粉紅:我以前很反共,自從我翻牆出來後,發現我誤解党了,我開始知道中共是對的了。

回懟:
我還知道你以前反傷風敗俗的色情,但自從你翻牆後,發現誤解了,你開始相信Porn是對的。
这是真的,我自己就是。墙外的媒体质量实在是盲目乐观,很可笑知道吧,我就是翻墙出来变成自干五的,因为说的根本不可能,什么中共不行了之类,什么正义挂嘴边。
我还是后来不翻墙慢慢又变成自由派。
中共的寿命暂时还看不到尽头,人带着立场确实容易乐观看问题。
我就是,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是反贼,翻墙出来后,发现品葱里的反贼很多非常极端,动不动就是支那,对中国人要杀要剐的,然后我表达了我的意见后,两次被禁止登录,突然发现哪里都没有言论自由,墙内没有,墙外也没有,本质上没什么区别,都是文革作风,没几个正儿八经讨论的,都是扣帽子,人身攻击,对不同意见者没有一点尊重。翻墙后觉得墙外的世界是平等,自由,充满爱和包容的,现在发现天下乌鸦一般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4
  • 浏览: 15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