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美国NBC记者的调查,葱油们能推测出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去年10月份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中央社台北10日電)追究武漢肺炎疫源,武漢P4實驗室屢遭外界質疑。根據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掌握的報告,2019年10月間武漢P4實驗室及附近的手機收發訊號幾乎一度歸零且交通停擺,疑似發生「危險事故」。

這份登載於網路,封面印著MACE E-PAI COVID-19 ANALYSIS字樣的報告,是由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調查記者凱普蘭(Adiel Kaplan)提供。

報告指稱,武漢P4實驗室及附近的手機收發訊號,自去年10月11日起大幅銳減。先前最後一次的手機訊號啟動是在10月6日,顯示6日至11日期間可能發生事端,而且是疑似導致實驗室關閉的「危險事故」。

中法合建的武漢P4實驗室全名是「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2015年1月建成、2018年1月啟用,主管機關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報告指出,圖像顯示,武漢P4實驗室周遭10月14日至19日聯外交通完全停擺,疑似架設路障禁止車流與人流接近武漢P4實驗室。

图片略,见网页: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5100149.aspx

圖像顯示,武漢P4實驗室周遭2019年10月14日至19日聯外交通完全停擺,疑似架設路障禁止車流與人流接近武漢P4實驗室。圖上日期應為筆誤,為2019年。(圖為NBC調查記者提供)

圖像還顯示,去年8月至10月6日期間,凡進入實驗室必先經過可能是門禁管制大樓的位置有很多光點,顯示園區內活動頻繁。但10月7日至24日,整個實驗室園區光點歸零,直到25日疑似門禁管制區的位置才又出現光點。

報告指出,去年11月24日至30日期間,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及附近出現的多個手機裝置定位中,其中有個手機裝置的定位點在新加坡,持有人是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Duke-NUS Medical School)新興感染疾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小組的成員。

但NBC報導另指出,這些資料來自實驗室部分員工的個人行動通訊裝置。美國情報官員則說,這些證據可能不夠充分,目前他們還在蒐集和篩查更多個人手機的定位資訊,以及武漢P4實驗室的衛星圖像等線索,釐清是否有任何異常。

NBC的報導說,這份分析報告並未提出可佐證P4實驗室曾關閉與外洩肺疫病毒的直接證據,但若實驗室的確曾突然關閉,可視為病毒外洩的間接證據。

儘管如此,有關武漢P4實驗室狀況不斷的消息陸續浮現。根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8日引述費加洛報報導(Le Figaro),武漢P4實驗室最近可能出現密封問題,也許中國去年12月在國際市場購買抗凝劑庫存足以佐證。

法廣報導說,當初中法合作興建武漢P4實驗室,法國研究細菌戰、外交與國防事務的專家,以及法國國防部總秘書處(SGDN)持保留態度,因先前法國資助中國成立的幾個P3實驗室下落不明,質疑中國必定也會以同樣方式使用P4實驗室,猶如「令人不寒而慄的缺乏透明度」,可能會淪為「生物武器庫」。(編輯:曹宇帆/邱國強)1090510
宽衣新时代 紧密围绕在以维尼同志为核心的裆中央周围,共创庆丰特色通商宽衣新时代
不过说实话真的很牵强,即使发生了泄漏之类的事故,也不能证明与疫情一定有关。但是这可以给予中共压力,论证实验室发生泄漏并且导致了疫情是存在可能性的,要求国际调查,如果中共断然拒绝,因此至少在舆论上可以对中共,进行有罪推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6
  • 浏览: 2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