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教,殖民到底是怎么回事?目的是什么?如何看待中共说的殖民包含灭绝本土种族之类的行径?

我认为中共一直在妖魔化西方殖民
我看到,被英国殖民的香港,反而是本土粤语文化最辉煌的地方,还可以成为一个自由、开放的国际金融中心
而中共统治的各个地方,本土文化不断被同化、灭绝

那么中共对于“西方殖民”的那一套说辞有多少是真的?殖民到底是怎么回事?目的是什么?
「殖民主义」就是国民党-中共一脉相承的妖魔化谎言。

「殖民」本身只是一种秩序的出口行为,相当于一家跨国公司来到一个新市场开了家大超市,这个超市专门贩卖法律和执法服务,愿意来买的你就来买。结果因为这家公司卖的「秩序」这个产品实在太抢手了,大家扎堆来这里,超市周边什么配套设施都建起来了,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变得特别发达。这样就搞得本地的国王心里十分眼红,百姓都不去我的法庭打官司了,都要去洋人的地方打官司,我统治的地方人越跑越多,钱收得越来越少,这样怎么得了?于是就编出一套「殖民主义」的神话,把这个超市没收,收归国有,把别人公司经营多年的成果抢到自己手上——当然这样的结果就是提供秩序的人不在了,这个区域变得和以前没什么两样,最终又开始破败。
errantking 深寂離戲光明無為法,有如甘露此法我已得,若示於他無有誰能知,不如住於無語森林中。
历史上,人类在青铜时代就有殖民了。中性地讲,殖民和迁徙一样,都是在人口压力下的一种族群迁移行为,不同于迁徙的是,殖民者的母邦都还在,只是母邦承受不了人口压力,导致一部分人迁往其他地区;而迁徙者,比如草原民族迁入农耕区,往往是由于环境或者战争,原居住地无法生存,迁往其他地区。

殖民者和原住民之间的关系,往往视客观环境、文化因素等不同,有相互融合的,也有一方灭绝另一方,或者并存的,不能一概而论。而且即便是发生冲突,可能原因也不一样。

比如西班牙人殖民,除了瘟疫这个因素,目前经常被提起的导致印第安人灭绝的原因,但是如果关注史料细节,会发现西班牙人殖民时候实际上照搬了印加帝国和阿兹科特帝国统治地方的模式,换言之,是印第安人自身传统的治理模式最终反而使得印第安人在与外来殖民者的生存竞争中处于劣势。

再看英国殖民北美,则是由于两套完全异质性的社会生产模式,机器化大工业和石器时代的游牧模式,它们之间的冲突,导致北美印第安人在生存竞争中处于劣势。

所以,读历史要看细节。那种带有价值判断、意识形态的观点,无论左还是右,都是有问题的,在殖民这个现象中特别突出。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中文的殖民地這個翻譯不好,不夠直觀
用英文更好理解:colony
什麽是colony?一堆生物聚在一起,就是一個colony
你看紀錄片裏南極企鵝冬天在冰上聚在一起取暖、一起育兒,到了春天企鵝們又會陸續回到大海,那就是一個企鵝的colony:一群不屬於當地的生物聚在一起,一起生活的集合體
但是在中文,你不會説那是一個企鵝殖民地,那只是一群企鵝,所以我説英文在這裏更貼切
所以當一群英國人抵達北美,在北美的一角聚在一起的時候,就構成了一個英國人在北美大陸的colony,就和企鵝在南極冰川上的colony類似,區別只在於可能有的英國人不打算回國了而企鵝都會想要回大海而已
所以定義上,一個colony,或者構建colony的過程colonization,未必要侵害當地
目的也可以有各種各樣的,比方説企鵝的colony是爲了育兒,大多數歐洲人的colony是爲了資源和作爲探險的休息站/補給站。早期的北美colony就是個比較和平的例子,歐洲人和原住民互相送禮物,一些關係比較友好的部落還會邀請歐洲人參加節日慶典。當時的歐洲人也沒真的想要把原住民趕盡殺絕了(也沒那個能力)只是歐洲人太髒,把病帶給北美了而已。一旦有了絕對優勢,按照監獄實驗,人就是會殘暴化的
再説,就算你的目的是資源,你可以選擇各種方式,比方説殺鷄取卵,或者悉心培養
整體上英國式調教就是個SM學,你乖有獎勵,不乖就懲罰。懲罰往往不是惡意的(不像中國對台灣,留島不留人那種的)但一定會很痛。香港現在很好,以前沒少痛過,印度比香港痛得更慘
不然也可以學西班牙,搶了當地的作物,燒了當地的文物
中國對西方殖民的描述存在妖魔化,但不全錯。西班牙燒了砸了不少印加瑪雅的古文物,多少歷史學家痛心疾首啊
英國可是連保護都來不及呢,大英博物館快放不下了
至於文化同化問題,和殖民地關係不大,是一個大趨勢而已。當然殖民地可能加速了同化,但就算不殖民,方言還是會漸漸被强勢的通用語言替代,麻煩的或不再合時宜的習俗、民族服裝會被捨棄
Sodom 索多玛没有一个无辜的人
香港就是例子,被英国这种高级文明的国家殖民是一种幸运,让英国输入文明和秩序,毕竟洼地从来就没有自己产生过文明。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劉仲敬:“殖民”這個詞,各人的用法都不一樣。白左歷史學的用法是特指西方殖民,就是哥倫布以後的西方殖民,好像以前的穆斯林征服、蒙古征服都可以不算殖民一樣。而且,他們出於反西方的邏輯,把“殖民”說成一個負面的詞匯。當然,親西方的人士,像劉曉波那樣的人,就反過來,把狹義定義為西方殖民的現象說成一種正面的因素,這也是很自然的。但是我使用“殖民”這個詞是從演化論的角度來講的。也就是說,任何人的殖民,無論它的主體是誰,時間是什麼,只要是移民團體和輸出秩序並行,都可以算是殖民。其實這是古典的用詞,例如希臘羅馬時代,“殖民”這個詞是經常用的。殖民很簡單,就是某一個城邦有一批人坐著船出去,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建立了另外一個城邦,這就叫做殖民。希臘有很多城邦,包括阿基米德所在的敘拉古城邦,都是大希臘殖民的產物,意大利南部的他林敦也是希臘殖民的產物。殖民在當時如果不是褒義詞的話,至少也是中性詞。殖民跟現代人所謂的開疆建國是差不多的事情,是國父一級的人做的事情,是偉大人物才能夠做的事情。但是,他們也沒有把“殖民”這個詞的真正含義說清楚。

我把“殖民”這件事情定義為一種秩序的輸出。等於是,在兩種秩序或者多種秩序相接觸的情況之下,自然而然就會像是兩個水平面有高低之分的容器接觸的情況一樣,本來相互孤立,一旦接觸以後,水平面高的容器就自然會向水平面低的容器有輸出。但是,輸出不會是單方面的。我們都知道,表面上看上去水是從上往下流的,但是實際上從下往上流的水分子也是有的,只不過算總帳,總是從上往下流的多,所以我們從宏觀上來看,水是從上往下流的。也就是說,殖民是有方向性的。方向性通常是通過上層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來看的,輸出一方被稱之為殖民者,輸入一方被稱之為被殖民者。但是,被殖民者對殖民者的反向滲透始終是存在的。羅馬人殖民東方的結果,就導致東方宗教 — — 包括基督教反向輸入羅馬內部。而歐洲自十九世紀以來的東方學本身,正如薩義德所說的那樣,跟殖民主義是同構現象。沒有英法在中東的殖民,也就不會有商博良的埃及學或者德國浪漫主義的印度學。而德國的印度學之所以走浪漫主義路線,其實我們也可以世故地和政治地說,這是因為德國在東方沒有殖民地的緣故,有殖民地的人就不走那種海涅諷刺為“夢想的空中王國”的路線了。因為印度實際上是英國的殖民地,德國人並沒有份兒,德國人只能做紙上研究,所以他們自然就走浪漫主義路線了。

殖民,如果涉及到自由秩序這個問題 — — 因為並非所有的殖民都一定是自由秩序的輸出,但是自由秩序,像古代的希臘羅馬城邦和近代的歐洲各國,確實有很強的殖民傾向,這是必然的。自由秩序就意味著生產力強,就像是自由市場必然意味著生產力強,自由市場的國家一般經濟比較發達,它自然而然會有剩餘產品或者更高質量的產品輸出;而實行計劃經濟的地方,產量既少,質量又差。所以,兩者接觸一般來說是計劃經濟這一方輸出得很少,一般是粗工或者是原材料產品,而市場經濟這方面會輸出很多多樣化的產品。輸出的一方,一般是秩序比較豐富 — — 也就是說比較自由的一方。自由產生創造力,創造力產生輸出,這是自然的規律。

從長時段來看(因為短時段發生意外總是可能的),輸出者比較有可能是政治比較多元化的體系,而輸入者是比較單一化的體系,但是兩者之間的關係是互動的。專制是人人都喜愛的,並不是說所謂的自由國家就不出獨裁者或者是沒有專制統治者。實際上,在希臘羅馬城邦和近代歐洲的那些得民心的民眾領袖,換了別的地方是很可能變成獨裁者的。可以說,像威爾克斯(John Wilkes)這種人,在英國是倫敦下層市民瘋狂支持的對象,在英國他也就那樣了;如果是在德國的話,他不就是一個現成的希特勒嗎?凱撒是喀提林的學生,試想他早生兩百年的話,他也無非是羅馬元老院的一個激進派領袖,是做不成獨裁者的;但是因為晚生了兩百年,羅馬憲制已經崩壞,在過去只能作為激進派政治家的人,在現在就可以做獨裁者了。所以這裡面的事情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現象,而是一個動態演繹的現象,是兩個生態系統之間的演繹。
pancake198964 新注册用户
不同時代的“殖民”是完全不一樣的,不可一概而論。
英國的殖民地,比起法/荷/葡/西,在殖民時代過去這麽多年后,我想已經高下相比很清晰了。 我不得不對英國人(這套體制)抱有敬意。 

當然,這是一個感性的第一印象。 拿亞洲的香港/新馬/印巴,對比葡萄牙人管理的澳門,荷蘭人管理的印尼,法國人管理的印度支那,西班牙人管理的菲律賓。 

具體考證,可以去看英聯邦的54個國家/地區。 雖説也有非洲的不少國家我不瞭解情況,就算發展不佳我也不想去爲他們辯解。 我衹覺得,英國體制是相當適合東亞的。已有香港/新馬的明證。 

另外,殖民主義最重要的理論基礎,就是某個人種或人群不具備自我管理的能力,因此需要殖民者來幫助他們建立自治的能力,通過教育,交易,體制的建立,來提升他們的“水平”。 這套理論在一戰后已經被美國人批倒批臭了,可是這套東西本質不就是粉蛆們堅持共產黨領導的一個説法嗎?
中共正正就是世界上最邪恶的殖民者

香港被英国殖民,粤语被尊重和保存了,人民的自由与人权被尊重

浙江被中共殖民,吴语被打压,推行文化种族灭绝,人民变成奴隶,现在还有多少年轻人还说吴语?

西藏被中共殖民,西藏语被打压,推行文化种族灭绝,人民变成奴隶

新疆被中共殖民,维吾尔语语被打压,推行文化种族灭绝,人民变成奴隶,被锁到集中营
當年門戶大開的上海,仍有傳教士操著吳語;若干年前的上海,我金山的嬸嬸在上海因為普通話說得不好被房產中介大罵。
so47009 左派自由意志主义者
殖民是指有一個外族憑自己的優勢拿下某一片其他人在管的土地,轉由自己管治的情況。
對當地影響可正可負,視乎殖民者的目的。
例如殖民者想找人當奴才的也可以透過殖民,想同化土著可透過殖民,想開拓一個自由貿易基地的也可以透過殖民。

因此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關係不可像中共般一概而論,不少被殖民者反而透過當中的機會一舉致富,同時也沒有被同化跡象。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殖民有两个方面,一是武力征服,二是与原住民做交易。各个殖民帝国都是两个方面一起做,有得多有得少罢了,现在情况比较好的前殖民地一般都是之前属于更倾向于交易的帝国。
殖民就是灭绝本土种族,那最厉害的就是它俄国爹了,当年的华人海参崴当地还有华人种族留传吗?
在我看来,殖民就是让原有宗主国的人民移居到一个新的地方,然后在那个地方以从前在母国的方式继续生活。除非有什么不可抗因素(如气候、地理),不然他们绝对不会对自己原有的生活方式进行改变。

殖民者通常不屑于接受本土文化,并会以各种理由及手段,以自己的文化取代殖民地原有的文化,从而实现“同化”。依照这样的定义,殖民别人的行为早在人类文明开始时就出现了。如秦朝设立南越军团,试图征服长江以南的“各方蛮夷”。

不过,也有部分殖民者选择进行本土化,即认同殖民地的本土文化,并与其进行融合,从而诞生一种新的文化。比如英国统治香港期间,没有强迫香港人不能学粤语,反而还融入到了香港原有的社会当中。

反观,不少其他的殖民地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本土文化,也不说原本的语言。比如先后被罗马帝国、伊斯兰帝国所占领的埃及。埃及语早在一千多年以前成为了死语言。

本人不能否定殖民本身对殖民地所带来的好处,如先进的制度、设施等。但本人也认为,部分殖民者不尊重殖民地本土文化,甚至对其进行消灭,是对人类文化的一大伤害。
以宗主國移入人口分類,比例高和低是非常不同的兩種殖民
希臘城邦的沿海殖民地、亞歷山大管中亞、羅馬殖民英倫和中東、英美殖民亞洲,都是少數菁英換掉原本的最高統治者而已,馴服舊的中層官僚,會釋出適當的甜頭給當地人,社會維持常態,少數不聽話家族被幹掉

葡西在中南美、中國人去台灣、中共進新疆,就完全不同了
不管是不是計畫好的,運進大量不同階級的人口,代表所有本土群體都被往下擠,這時是少數搖尾巴的吃到肉,本土人遭受損失是常態。以殖民者角度來看完全合理,肉當然先分給自家家臣。

兩者帶來的怨氣完全不同,以台灣為例就是日本對比國民黨,兩者希望獲取的資源也不同

用商業做比喻,一個是董事會易手換個 CEO 跟高管,執行長失業,其他人大致上繼續辦公。另一個是空降 CEO 自帶所有幹部職工和外包廠商,前經理去掃廁所、前工友失業
silverball 灰名单
殖民地的旧称是【租界】,法理上的定义是【司法自治领】,即是行政、司法、立法独立的领域。

一国两制的核心,在于中共保证除外交和军事之外,香港人能继续实行独立的行政、司法和立法权力。

国安法通过后,在法律上一次性摧毁了三权。因为按中国的法律,国安直接听命于中央,是有权随时抓人进黑监狱的,香港法官以后只能判民事了估计。
殖民有利有弊吧,而且還要看殖民者本身的系統,大英帝國的確將法治的精神帶到了眾多殖民地。不過早期殖民地一定會有人權問題的,只不過是祖輩一代受了,新一代的人只是享受到殖民地的紅利,或者以香港為例,很多人從外地移居到香港時,香港已經上軌道了。雖然香港開埠179年,大多數香港人和香港的關係遠遠少過179年。現在中共作為目前世界最大的殖民主義者,為國內眾多殖民地帶來是利大還是弊大?

不過今天來說香港粵語文化保留得比較好,其實粵語(廣州話)在香港也是外來語,只不過香港以廣東移民為主要人口,加上地處嶺南,對於廣東人來講,代表正統的“廣東話”就是省城廣州的廣州話。但是作為移民城市,當時香港幾乎說什麼話的人都有,除了廣州話,還有潮州話客家話上海話閩南話等,這些都是主流的語言。但港英政府推“廣州話”為官方語言也是有政治考慮,其中一個就是降低本地語言地位(新界原居民講圍頭話,海上人講蜑家話,客家人講客家話,福佬人講福佬話),推廣州話後,香港電台中文新聞就只剩廣州話了(以前還有客家話,潮州話),新界私塾也不讓教圍頭話,全部改用廣州話教,是不是和中國國內推普通話有點像?至於無論是民國政府的國語還是共和國政府的普通話,對於英國殖民者來講都是不願見到這些和國民黨政權或共產黨政權有聯繫的語言在香港廣泛使用的。再早一些,在國內發生新文化運動時,後來的港督金文泰為了對抗五四的影響力,反而是將儒家學說重新推出來,就是不希望香港的華人和國內的文化思潮產生任何共鳴。所以說殖民政權唯一考慮的是如何鞏固在地統治,保護了本地文化這種說法只是後人從結果往前推演歷史罷了。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无论是不是真的,这都是早已过时的东西。
当今的世界再也不可能出现20世纪之前的殖民政治了,因为避孕手段的普及+妇女受教育程度提高+全人类的精神娱乐项目的增多,导致越发达的地方生育率越低,现在只有落后地区殖民发达地区,(如涌入美国的墨西哥人),发达地区才是当今反“殖民”的主力。20世纪之前的极右翼一个个都叫嚷着侵略外国,21世纪的极右翼则天天叫嚷着建墙。
人只能根据自己认知的世界来想象别人的世界,农民认为国王用金锄头挖地就是形象的比喻……
沐英屠杀滇人,张献忠屠杀蜀人,闽人客家人把福摩萨原住民的肉当成药材出售等集体记忆再从拆尼撕的头脑中扭曲地投射出来,就变成了西方殖民者在美洲澳洲有计划地搞种族灭绝的故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2
  • 浏览: 6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