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美国最高法院判决1964年人权法案第VII条保护LGBTQ+群体不受雇佣者歧视?

2020 6-15日出的判决

第VII条写得是“不得按照种族,肤色,宗教,性别,国籍为歧视标准”。

6-3判决。Neil Gorsuch写的majority意见是“雇佣者会开除一个LGBTQ+人士是因为一些如果这个人是另外一个性别就不会有问题的特征(比方某男性gay抹口红,如果女性抹口红的话就不会被怀疑),所以这是第VII条所禁止的基于性别的歧视。即使当初的立法者没有想到这条法律会被这样诠释,立法者自己的局限性不能让我们忽略这条法律的意义。

Samuel Alito和Clearance Thomas的反对意见是:”性别取向“和”变性人“这些概念在1964年立法的时候并没有被考虑,所以不能被引申,这个决定跟立法者的本意是不同的。这个决定的本质就是立法

Brett Kavanaugh的反对意见是:因为三权分立,虽然他支持把LGBTQ+包括在第VII条里,法院不应该把LGBTQ+加入第七条,这是国会的工作。

*对了,Neil Gorsuch是川普提名的法官。
假行僧 我躲开了乱世 因为我满身的火
我觉得majority意见的理由太牵强了,所谓特征只是线索,最后歧视的原因还是由线索确认的性向而不是性别,比如某个雇主同时歧视男同和女同,那显然就不是基于性别的歧视
赞同少数意见,法院越俎代庖了,这一条应该通过立法加进去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大家的反应都差不多,高法这次明显不是立法而是司法。

但是这种事并非第一次发生,顺应时代而为也是美国最高法院一向在做的事。有权而不滥用,是美国司法的一大特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6
  • 浏览: 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