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反贼已经放弃反共,满足于品葱上骂共,得到幸福感并且进入舒适圈?

  中俄伊朝四个拥核国+亚非拉独联体(独裁国家联合体)。美国绥靖政策。欧洲不问世事。权贵皆为赵狗。韭菜脑已洗傻。很多葱友早就认识到,土共的倒台可能还需要若干年,倒台后消除支性还要若干年,不管如何反共都是像蚍蜉撼树。
  所以,是不是有的葱友看到反共的文章已经直接划走了?也习得性的不再思考如何做对反共有意义的事?只是偶尔在共产党抓不到的地方骂几句解解气?
  国内不许讲反动,但品葱给了大家这个平台。葱友们在这里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恨共党,还可以行使言论自由自由骂共,感觉港台同胞也是站在自己一边的。
  所以我想问,有没有反贼已经放弃了反共,满足于品葱上骂共,并且进入了舒适圈,获得了幸福感?



 
 补充:很多人理解错了,我在此重申一下。
  我说的反共,指的是和中共水火不容。我说的放弃反共,指的不是战略性冬眠,而是从水火不容到可以共处的过程。
  打个比方,有很多人上品葱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言论自由,国内不能讲很多东西,反贼可能会憋出内伤。但是上了品葱,想操齐心就操齐心,想后入习明泽就后入习明泽,想活摘习近平就活摘习近平,讲过这些话以后估计言论自由的内伤也就释放了。
  综合来讲,放弃反共的表现就是:
  1.骂共越来越凶,但是恨共程度越来越低
  2.心理默认为土共无解,不再寻找解,也不再关心别人寻找解的过程
  3.发帖时不以对反共有利好为目的,而是以行使国内没有的言论自由为目的
  4.将支那们设定为土共帮凶,个人最优解是肉身翻墙并且与支那一刀两断
  5.骂共不出品葱(有人说打字影响他人也能反共,但前提是品葱上只有反贼,除了反贼也只有网警能看到)
  
神都不爱的男子 有道之邦以例不以智,亡國之民師智不師古。
可以这么说,但可以描述的更准确一点。你想辛亥革命主力的原型是什么,不也是一群躲在东京的清国留学生。他们和大多数葱油一样躲在东京这个清朝抓不到他们的地方骂满人解气,更多的时间花在和梁启超为首的保皇党打笔战上,如果你穿越过去肯定也认为他们在政治上是一事无成的废物。后来,国民党大吹特吹的几次起义、暗杀据考证背后通通是日本人在筹划、组织。孙文,宋教仁都是黑龙会在华活动的门面和广告牌,真正干活的人是内田俊平、头山满等为数不多的几个日本浪人;精确地相当于毛泽东、林彪手下的苏联顾问,没有他们林彪根本打不起万人级别上的战役,同理没有这些日本人浪孙文也是发动不起什么惠州起义。

现在谁是品葱背后的黑龙会和共产国际,这一点是至关重要。我们不要忘记北洋军阀、国民党和共产党分别是英国人、日本人和苏联人的带路党,他们鼎盛的时候都和宗主紧紧地连结在一起,他们衰落的时候就是被宗主遗弃和背叛宗主的时候。说起带路这个话题,很多葱油的第一反应是当美国的带路党,次之当日本的带路党,一旦二者表示自己没有干预东亚的欲望,他们也就无所适从。觉得自己是亚细亚的孤儿,自己想要搭上的人不要他,肯接受他的人比如印度、越南和伊斯兰世界自己又不要。这就形成我们今天华人反贼圈的现状。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完全不是,而且正好相反,若這麼想就落入共匪的圈套了,想想自己的納稅錢有多少成份是進入維穩經費了,維穩經費那麼高,可不是因為天天有革命党上街鬧起義,你們一定最清楚,鬧革命的第一個戰場是腦袋而不是衙門,保持腦袋反党反帝,習近平自掛東南枝的夢靨,就不會消失。

再退一萬步想,如果有一天,党讓全國的維穩機構,五毛網警們通通休假一天,就一天,而在當天完全沒有人上街暴動抗爭維權,就是乖乖的待在電腦面前上網,當沒出息的鍵盤俠,第二天會有什麼變化,您應該可以想像。

所以保持腦袋清醒,偶爾散播擦邊球的觀點,把自己當成國家的主人,消極但又不至陷入危險抵抗党的政策,對党而言,你就在鬧革命,你就是在耗盡維穩經費,繼續保持對党否定與懷疑,封號刪帖的燒錢工作就不會結束。

党最可悲之處,就是把革命党人的界定擴散的這麼大,那對應維穩工作的範疇和經費就要提高,那怕是舉著白紙上街,全世界第綜合國力第二強大的國家,都要害怕那張白紙,並為其付出無限的維穩經費,這一切始於...我們從不停止罵共!
活摘刁近乎睾丸 沉默的大多数
墙国体制决定了上层人士基本会和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体制内不满甚至反共的大有人在(虽然比起总量基数很小),但有心无力都是事实,因为品葱完全匿名,不知道来这个网的主要处于什么阶层,但分析一大票都属于至少第5级,已经移民的就更高。

不用悲哀甚至斥责大家不敢实际行动,因为行动的早就失踪了,外媒新闻爆料的也只是少部分而已。现在墙国世道,如果要走反抗的道路,付出的代价很大,一般人,包括本站大部分人承受不起,你的家人会因为洗脑会背离你,墙国会从新闻上抹黑你,更不要说抓进去的非人待遇。

我早就说过,品葱的目的是一个独立于党外的论坛,不是一个所谓反抗基地。

韬光养晦,要等到反抗联合成气候的时候才有用,否则只有各个击破。另外,如果跟体制内搭边的人,只要自身安全,就别跟着政权伤天害理的事,这是我唯一的建议。

另外,如果品葱一直存在,你这样想也行,站长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保护了这个站,如果像老品葱那样老早就关了,这已经是最大的进步。

一般人,做好力所能及的事,就不叫在舒适圈里放弃反共。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每一个人,写小说就是另一种反抗。你们也可以寻找其他安全的反抗方式。
Harumimi 亲自乳滑。亲自乳脂。亲自乳射。
我从小就反共,很早就在海外求学生活了,家族内很多人也在北美和欧洲定居,能脱支的和愿意脱支的都已经脱了。我的生活很惬意,所以除非是大陆出现反对极权、反对大政府的,类似古典自由主义或是自由意志主义意识形态的武装反共组织我必会慷慨解囊外,其他毛左、改良、社民、民社、左派民运什么的我不想理。

我相信个人、“民族”自决。西朝鲜今天这个样子根本就是费拉顺民自己的行为和选择的后果,怪就只怪当初苟且求存、没有拼死抗匪。我爷爷是国民党有正面刚共匪,土改时族内甚至有若干女眷自殉,我姥姥的父亲不愿给共匪卖命也选择自溺而亡,我姥爷被打成右派下放了20年,他们扪心无愧... 但绝大多数的大陆人都没有真正反抗过,所以凭什么要求大陆之外的人的支持和解救?

算上没户口的,大陆有近十五亿人,解放军部队现役仅两百万人,武装警察部队现役仅一百五十万人,大陆人存心要反早反了,真的轮不到我们这些反贼替他们着急上火。

我从未放弃反共,但我们必须尊重大陆人的自决意愿。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
品葱的贡献还不如天涯。天涯经常看到的就是上访贴维权贴扯淡贴,内容漏洞百出,质量极其低下。
但是从反贼角度说,要的不是道理,要的就是这种浑水摸鱼。

很久以前,还是公知大V泛滥的时代,还是“1950年国军攻打海参崴,击沉鹅毛达莎比号战列舰”的钓鱼贴的时代。五毛们以为造低端谣钓鱼,可以打击公知大V的士气。结果转载该钓鱼贴的一个家伙(我记得是律师),直接怼回去了:“钓鱼党算个锤子!我们虽然不懂军事不懂历史,但是我们懂得按照中国人朴素的民族情感,收复被俄国占领的失地是民族道义,所以我们就要顶就要赞”。

问题不在于言论的档次,而在于广大愚民黔首(甚至是专业人士在专业以外,比如上述的律师),阅读能力理解能力都极其低下,反贼的文宣一定要够弱智才有受众,比如出租车司机这个层次。对于反贼来说,优势在于,中共当局给自己的定位,所谓人设,就是伟光正,换句话说,你从左的角度攻击他也行(民生,劳动者维权,退休金),从右的角度攻击他也行(市场秩序维护不力,仇富情绪),正向民族主义角度(跪舔俄爹,给少民加分,两少一宽,山东配三个学伴),反民族主义角度(煽动反日上街U型锁砸头,仇穆,仇黑人,关押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阻止穆斯林去麦加朝圣),用反贼通俗的话说,就是党国浑身上下都是G点,一摸就高潮。反贼要的就是让广大人民群众从各个角度冲塔,然后撞上中共的南墙,然后就会降低其岁月静好的程度。因为所谓岁静,就是享受改开红利又没有吃铁拳的亚稳态。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亚稳不下去。
晕晕 我仿佛看见无数被中共迫害死的中国人的冤魂,在空中哭喊着:中国共产党不是人,是魔鬼!
我觉得反共要彻底。

要真正认识到它的恶,从身心上,要真正远离它。

有很多在童年纯真时,被邪党欺骗,宣誓加入了它,说要为它奋斗终生。虽然你现在反共,但这个誓言还没有解除掉,还在。如果你说几岁就自动退出队,几岁自动退团了,那么,证明你还是站在邪党的角度在考虑问题。

就好像,你加入纳粹,到年龄了,或伤病困扰,你离职了,那你还是纳粹吗?是的,你还是。你并不是因为它的恶,而远离恶的。

我们身心主动脱离恶,才是脱离恶。毕竟你之前发过誓。

大纪元退党网站 https://tuidang.epochtimes.com

实际上,有人三退,我就觉得他了不起了,因为在中国这个环境,能做到这一步,是真的了不起。

一个人不需要喊口号,也不需要到处去反共,他真的能退出党团队,那么可以说,他实实在在的在反共,并且他对反共有非常大的贡献。

反共并不需要看他来不来论坛,发不发帖子。而是看他是否三退,或者还是找各种理由不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党团队。
你幸福是因為知道鐵拳還不會砸到自己頭上的安全感,跟品不品蔥沒有關係。只要你不去想像別人在痛苦,幸福唾手可得。
瘋魚 關於真相.目前我們較能相信的觀察工具只有邏輯.可是邏輯又受限於自己的所知.所以自己所認定的任何見解.都應該還是要持保留態度.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現實就摧毀我們根深蒂固的觀念.
你認為中共倒台需要反賊去做些什麼事.可是事實上.只需要靜待時機即可.
那個落井下石.牆倒眾人推的時間點一定會出現的.
一個朝代的滅亡.總是一連串常理意料之外的組合.
誰知道今年中國會冒出個瘟疫蔓延全球呢?誰又知道今年中國異常氣候如此嚴重呢?
去年你會知道今年的國際局勢會變成一面倒的反共嗎??
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意外呢??
讓我們拭目以待
一只小马扎 Mean people fail
恕我直言,絕大多數(可以說99.99%)的蔥友都是自以為自己在反共實則僅僅停留在罵共。根本就是自己騙自己。這倒不是態度問題,純粹是能力問題。
就說一句:品蔥現在已經幾乎變成連登,滿屏支那用語,這根本就是在推離中間人群,幫中共變相維穩。中共都會表面拉攏打造自己形象,暗地裡下黑手滅聲打壓。品蔥上一堆腦殘除了發洩情緒,通過支那之類的用詞精神撇清自己中國人身分認同之外還做過什麼呢。分析問題又淺薄,甚至高質素內容比半年前都大幅下降。
多做貢獻,不是會噴就行,不然跟腦殘粉蛆有何區別?
键盘反也是反,这种现象永远不会消失,因为产生的原因不是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干,而是tg自己亲手制造的。每一个倒车的政策,每一个被迫害的事件,都会催生出一大批恨它的人,它自己负责源源不断地制造这些人。
晚清的报纸骂得更凶,然后才出了几个革命党,最开始也是不过是在海外造势,有了日本苏联的支持才搞了些事情。现在墙内不允许这样的空间存在,外面开了口子,必然有一些心存不满的人涌过来。有,总比没有强。
反共主义不是真正的反共,只是寻求一种精神安慰。你我都知道除非中共把自己玩脱或者美国搞垮中共,否则基本上不会因为网络上骂骂共产党或者游行示威就能把中共怎么样。翻墙而觉醒的大陆人我估计也就江峰或者文昭的粉丝数吧,基本上反共的人人关注,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台湾人香港人。不过还是很感谢墙外的自由世界,让我对生活燃起新的希望。
说到这就不得不佩服编程随想,坚持十多年了,产出数百篇优秀博文,真的大佬。
粉红围城 死城里出来透口气
很多人有心无力,战略性冬眠而已,静待春雷惊蛰
Laphroaig 酒跟民主都是好東西
這是論壇,不是革命組織的屬下平台,你是有錯誤期望了


「4.将支那们设定为土共帮凶,个人最优解是肉身翻墙并且与支那一刀两断 」
中國人很壞,這是事實,心累選擇脫支的也無可厚非



 「 5.骂共不出品葱(有人说打字影响他人也能反共,但前提是品葱上只有反贼,除了反贼也只有网警能看到)」
其實去Twitter罵就有用了,因為很多國際政要都在玩
  
Ancap404 无政府资本主义者
更离谱的是,看到疫情期间网络上浮现的大批马教徒、毛左给土改、反右、大跃进、文革的洗地后,甚至已经快成保皇(特色)党了
worldelite love you zindagi
中国随便一位张献忠,即使是砍小孩的懦夫,对人类自由的贡献也远胜于任何品葱用户——在有人在中国制造命案并亮明自己品葱用户的身份之前,我这个判断不会改变。
地球上沒有一個國家有義務幫中國民主化, 某些人天天自己在網上打嘴炮還怪別國反共不用力, 真的是支性難改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我经常做一个梦,梦见共产党放弃政权,开放选举了。醒来满枕头的眼泪。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有這種人
你看品蔥上很多『我現在完全不關心中國什麼事了,反正我脫脂了,支人全死光不關我事』『只要不影響別國,支國和外國完全脫鉤,怎麼樣都隨便』的,實質上就是學會共處了的
撇開這麼說話不道德之類的大道理不說,你們真以為支國完全脫鉤就會不影響外國了嗎?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的舒適圈就是不接觸中共國,甚至限制接觸中文,本來我過得好好的,十多年都很舒適,除了與家人,一年在街上說中文的頻率都接近0。

偏偏習肺炎搞出那麼大動靜,我十分害怕被送中,於是來了品蔥一洩我的怒火,最高境界仍然是無視習二二一個小丑繼續跳,我自己能扔掉中共國國籍,不怕被送中,然後我就歲月靜好了。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很多人不但已经进入舒适圈,而且把希望全寄托在美国上,川普政府对华政策一个接一个出,这帮人还失望不已,好像川普不是美国总统而是应该全职反共。

真是反共反到脑子都掉了。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即使已經移民自由世界,因為需要防止共匪赤化自由世界,還是應該參與反共事業,宣傳反共思想與揭露共匪的邪惡本質是有積極意義的,不然共匪不會搞防火墻,很多東亞大陸人可以成為反共人士。
回破壁:除了第二点其他的赞同,这个词谁污名化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污名化了就不要再说了,说玻璃心什么的纯属放屁你应该明白怎么尊重既成事实并降低影响
不是,我就很支持成立政党,进行更有组织性的行动;不过说不定现在已经有秘密结社了呢?天知道。
扯淡 观察 清醒的人
恕我直言,在坐的诸位基本都是。我看了很久观察了 很久才申请的账号,真的说实话基本都是如此。没有什么真正的行动诸位如果选择暴力,犯罪对抗,哪怕是不上班也是种对抗(是的你不上班少交一堆税收)可是大多都是骂完发泄完继续好好上班,我观察过很没出息但这是事实仅此而已。不要听了我的话感到不舒服,你们要行动啊,怕被抓不干犯罪?你可以小偷小摸啊,主动辞职不干,主动不上学,就是种罢工,罢课别说自己啥都干不了。


重在行动重在行动
tommy_lee 移民积极分子
上个网就是让自己舒适的嘛,大家都是网民而已,又不是专业搞革命的
我看连品葱影响力都慢慢不行了,流量下降两个月,中共越来越猖狂,社会一天比一天黑暗
哪有什么舒适圈,就现在这样谁舒适的了?只有绝望圈,一望无际的绝望
以前被人当枪使了,后来悟出:其实天下既没有那么多道理,也没有那么多东西。
自由大鷹 愛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完全西化羅馬希臘派,支持中華帝國解體,各民族自決,建立歐盟那樣的東亞聯邦,反對儒家思想,鐵桿自由主義者。
我們品蔥必須強調一點就是民主自由人權神聖不可侵犯,從2013年開始五毛積極抹黑覺醒啟蒙主義,敵對基本社會人道主義思想,崇拜威權極權法西斯主義,我們必須武裝對抗希特勒。
然则你鼓励人送头然后吃人血馒头?
你影响力会有许章润大吗?
别忘了一句老话,知识就是力量,让人获得关于中共邪恶的知识,这最终就形成力量。
ioth 变量老帅
急什么?
小时候我父母借个矿石收音机,偷听敌台,也就是台湾或者美国之音的电台,你觉得算不算反共?
64之后几年,大学毕业的师兄们纷纷考试托福去美国,算不算反共?

互联网时代在中国,还不到20年。
继续努力20年吧,如果没有这个心理准备,那就今天去写入党申请书。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不要小看人心。
我们的心永远不会被他们俘虏和支配。
对一个表面上以暴力控制人身,实际上需要以支配人心来维系的反人类极权政权来说,失去一个又一个的人心就是这个政权失去了一部分它要去统治的对象。
我的心永远是自由的。
要翻盤,必須要人民思想的覺醒,慢慢來吧,等50,60后死光了,再看看,
zhimakaimen 芝麻开门
本来就是啊,反贼可以做的事约等于零,不在品葱骂就在墙内别的地方骂,但骂总比沉默要好,让那些被权力欺负的人不至于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
这里不少人确实如此,整天窝在这里骂粉红,抱怨大陆民众是只顾岁静不愿起来抗争的愚民,要么祈祷加速主义,最好大陆早点来个灭顶的天灾人祸,民主自由就水到渠成了。

记得有人在推特上为了驳斥五毛来这里请求支援,这里有些人居然讥讽他是吃得太饱,我觉得这种人就是为自己慵懒无能找借口,上个世纪的青年在没有社交平台的情况下,尚知道走上街头发传单,拿个喇叭宣传自己思想。任何对政治有抱负之人都会意识到只有尽可能影响到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愿景和理念相同才能凝聚起足够强大的力量,才有可能推动社会政治的改变,纯粹犬儒和佛系心态的人还是让开点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4
  • 浏览: 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