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蔥裡面的反賊真的有執政意志嗎?

先不討論共產黨是否會在未來倒台或者如何倒台,這裡的反賊或者說中國的潛在反對派是否思考過如何管理這個國家?這個國家的問題是如此的多,利益這麼多交錯,在野的是否有能力建構出更合理的體制和這個體制有否能力提出比共產黨更好的管治方案?我認為作為反對派是相對容易的,因為為了制衡政權,可以因此反對而反對,這是合理的,但一但自己執政,會否變成惡龍或者更甚?我覺得這些都值得思考。
汉帜飘零楚望台 墙头草脾气 花岗岩脑袋
首先网上大部分人都只是在娱乐吹水

第二反贼没有执政的义务

如果六四赢了,当国家主席的也不是王丹、柴玲。

而是赵紫阳,田纪云。
品葱是正常网站,不是反贼网站,比如我主要是在这网站连载墙内不可能发行的网络小说。反共只是为小说提供灵感和素材。

楼主可能误以为言论自由的环境里,正常人谈论政治看上去像想着法子去推翻政府获取权力。
世界唾弃之都 脑后有反骨,永远的幽灵
没有人能掌握巨型政府的利维坦,哪怕是哲人王也做不到,因为那远远超出人类群体信任阈值,貌似是50或者60人,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的时候是在人类简史看到的,尼安德特人只能依靠信任但智人依靠语言组织了更大的军团击败了更散沙的尼安德特人,但是,那时组织的军团也不过两三百人。
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为了摆脱生物圈种群个体数回落曲线而不断进行残酷人吃人的恐怖世界。
如果没有生产力提高,那或许就是这样,参照明清。
但是,一段源于古印度和古巴比伦的早期文明数学知识被流传下来,经历希腊的逻辑化,伊斯兰世界的相对开明的保存和应用,北意城邦文艺复兴的汇总再到启蒙时代的法国,工业化和近代化的英国和德国,最后是建立世界秩序的美国,人类总算能靠利用客观事物的规律避开回落曲线,借助世界秩序,东亚那些新生的国家如日本韩国也得以参与了这场伟大的接力接下来的部分。
这种利维坦绝不是某个文明或者王朝,或者一家一姓能够构建的,然而某国沉迷在一家一姓的幻梦中走了两千年——没错,至少秦以前的中国文明还算是有点活力的,并不比同时期的接力文明链要差。
现在,因为习近平的幻梦,中国似乎要将世界带入回落曲线了,不过,那并不是值得哀叹的事,因为是人类自己放弃了逃开回落曲线的路,准备重走霸主路了而已。

其实我倒是有一种执政理念,那就是有利益竞争能力的小圈子社区群,在一个地区可以同时存在纳粹,白左,共产党和普通人,或多几个类似lgbt或者死肥宅的少数群体,这些群体保持地区内的动态平衡,执政者可以作为社区之一加入动态平衡,既是社区群中的社区之一又稳固宏观状态,相对的,因为执政群有着宏观和信息先手,那么就得允许纳粹做煽动,白左骂人,共产党做宣传,普通人做争夺利益的任何事,而lgbt和死肥宅,他们要为少数群体呼喊,总之,允许任何势力在自己的社区内部做任何事,任何符合他们自己利益的事,包括禁止别人离开社区或者逃离社区——看起来有点奇怪但世界就是这样,允许相斥的行为。
要让他们学会为利益去争夺。
不过,我的理念似乎什么都没改变,因为这个理念就是根据世界的运行设计的。
社会不允许你做这做那,但一旦利益有关,你就像是疯了一样地想要争夺利益,哪怕那利益只是虚妄的正义感满足。
说来,中国人似乎并不笨,他们知道下跪可以拉政府下不来台,还能吸引注目来获取利益,他们会一边赚维稳钱一边口是心非,他们知道说实话会被消失,进而培养自己变成一个憨憨——而王侯将相一定会继续剥削到贫无立锥之地,只有这时,他们才被获取杀戮,掠杀和疯狂的勇气。
我们只是不太能忍受这种憨憨的状态而已,就像日本帝国治下的叶藏
yuanshao 巴不得TG赶紧灭亡,極端支黑反串爬爬爬
如果在民主社会那投票或者骂一骂执政者的欲望还是有的哈哈
游击队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做一个议员/行政体系里的决策级别人物。
但我愿意做监察相关的工作,我愿意为人们纠正错误,我愿意做一个平衡天平的砝码。
trtrtr2 迟到的正义,并非正义
小区居民有罢免物业的权力就够了,没必要自己当物业。
Mandoza1336 一個便當不夠,可以吃兩個啊。
認真回一下。

執政和發表言論(或是監督政府)是兩件事情。

大多數的國家都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制度,彼此之間互相制衡監督。那麼你所謂的執政,通常指的是是行政方面的領導者。換句話說,也就是最高的行政長官。

而各位即是談論政府以及政治的普通民眾,也就是是行政長官的統治正當性來源。「因為民眾的同意,所以他獲得了統治的權力」大概是這樣的概念,而行政的同時也是由民眾所選出的立法機構監督著。

所以你說一般的普羅大眾既然沒有要執政的準備,那為什麼要整天鍵政?因為我們即是統治者統治正當性的來源,我們的選擇會改變統治者的想法也會換掉統治者。

「如果沒有民眾的支持,及無正當性,那麼這個統治者就名存實亡。」

所以,民主社會下的一般民眾,是受到重視的。

當然,這是在民主社會下的一般民眾為何討論政治的意義,然而在非民主社會下討論政治的如果沒有真的準備推翻或是有所作為的討論,那很多時候真的只是取暖而已。

然而若是因為這樣就放棄討論也未免顯得有些絕望,在有限的能力內做有限的事情,多多了解國內外大小事偶爾鍵政在我看來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希望中國民主化之後我可以成為社會民主黨的議員,我的自我實現目標是成為社會民主黨的議員。
大步流星 大步流星
或者中國需要分裂成多個國家﹐問題才能仔細解決﹐在這地區之國家之間發展良性競爭﹐甚至組成中華聯邦
品葱反贼多是因为墙内几乎没法说中共政府,所以品葱键政的多。
具体事宜等中共死亡后便可知晓。
当然有的,比如品葱管理员今天警告明天折叠的,我看执政的意志就非常顽强。
其实我感觉中国人只是喜欢在小圈子里面显示自己的权力,并没有太大的抱负。
像包子明显就把国家当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那样管理,根本就没有整体思维和长远的考虑。
没有 脱脂就足够了 不是受虐狂为什么要去为一群末人负责
人性不可靠,需要建立一个分权制衡的制度来制约,check and balance
即使有,看到周围人的各种费拉属性就绝望了,真心扶不起来,最后剩下来还有这个意愿的,基本都是马基雅维利野心家,无非是在利用这帮费拉成就自己的野心。
Kwantung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这是次要的,我只在乎领导是不是民选的。现在呢?我敢说90%以上的中国人连自己市长是谁都不知道,肠胃能叫全的也没几个人。这种国家是不会有归属感的。
QTiger 小习维尼
不是有笑话吗,社会主义最喜欢宣称自己解决了别的国家没有的问题。中国的问题都是自找的,历史已经证明每个朝代崩溃都是没得解的,不是谁有个什么执政意识,有多聪明能干就能一直运转下去,要延续专制只有重启一个新朝代。只有消除了传统的大一统专制思想才能有所改观。
BanzaiCharge 观察 建議 品蔥 改名為 左-品蔥
我當場就念了兩句斯,溝裡國家生死已,奇淫禍福必趨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