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 真基督徒(不是挂名的)对异教徒、拜偶像的戒心和敌意是否远超过对无宗教 无信仰 无神论?

虔诚的基督徒(教会语境里是 有生命的基督徒)有不少择偶可以不介意无任何宗教信仰的人,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者,共产党员(不止是刚开始交往或刚介绍认识,到谈婚论嫁阶段如果对象还是不入教也可以接受,婚后来日方长,盼望配偶有朝一日信主),但不会接受异教徒,多神教徒,拜偶像的,做迷信的;有的不允许自己的小孩去异教徒拜偶像的同学家里玩。这些都是近距离目睹耳闻,不是道听途说。

据我所知,很属灵的基督徒对“邪灵”非常敏感非常忌讳。在属灵的基督徒看来,无宗教信仰者,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者虽然罪恶深重灵魂空虚,但没有拜偶像迷信这样的包袱,不会给家庭带来过多邪灵的搅扰,仇敌的攻击。

以上提到的是有属灵生命的基督徒(明天灵修祷告,每周聚会查经不止一次)
挂名的基督徒另当别论

和平探讨
神謙卑的僕人 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
題主這個題目包括了兩個問題
我來掰開了回答

第一個是對異教徒/拜偶像的戒心和敵意
我覺得是有戒心,無敵意

第二個是對異教徒/拜偶像的戒心
是不是比對無神論者更甚
我覺得是的

先談戒心和敵意
基督徒認爲人都是可愛寶貝的
可恨的是罪
不能因爲人有罪就恨惡人
就好比不會把病人殺死
反而應該努力拯救
這就是無敵意的意思

但是不能因爲愛人
就全然接納一個人的罪性
因爲人都是軟弱的
經不起試探
罪性比聖潔容易影響人
舉個例子就是COVID-19
感染者容易感染未感染者
未感染者卻很難把感染者“傳染”成未感染
所以應該遠離罪性
這就是保持戒心
題主説到不允許孩子去玩
就是一個具體例子
當然除非說某個信徒
信心和能力都大到一定程度
憑著信心肯定自己不會被沾染
就像耶穌有醫治的大能
他會全然擁抱患了大麻風的病人
普通不完全的人
誰能做到呢?

再説異教徒和無神論者
這個好理解
一方面是異教徒有“傳染性”
無神論者沒有
另一方面是無神論者經歷過神後
很容易歸主
這就好比0總比-1更靠近1一些

當然令人很悲傷的一點是
現如今基督教的世界充滿了各種不同的教派
甚至一些被稱作“異端”
(邪教是另一個話題)
沒有見過比基督教更加分裂的
期待有一天
無論哪個教派
霛恩也好福音也好
大家都能在主内彼此合一
筱田君 为我们的兄弟Donald J trump 祷告,人非神不完美,臭皮囊也可以维护公义
无论对于无神论还是异教徒,我认为产生敌意的情况基本上分三种:

一、因个人的性格、脾气展现出来敌意;
二、因面对实质性肉身威胁或者伤害而产生敌意;
三、因信主的时间短和对圣经的理解程度低而产生敌意;

第一种情况下只是对当事人或者当时的话语有敌意,并不是真的恨某个人或者他的信仰。第二种情况我想不用解释。第三种情况则可能会产生“护主、护犊子”之类的心里从而产生敌意。就我来说,我属于一、三两种情况结合,别人挑衅一下我就会“上纲上线”,其次就是在最近两天看完“申命记”和“马太福音”的讲道之前,老实说我也曲解了圣经的话语(这里心虚的,给那些被我挑衅过的葱油道个歉,如果他们进来看到的话)。

而真实的情况是“ 因为我们知道谁说‘申冤在我,我必报应’,又说‘主要审判他的百姓’ ”--希伯来书10:30。还有“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马太福音11:30。因此基督徒不应该因为别人攻击基督教或者主耶稣基督而恼怒,因为祂是真神,不需要我们为祂争战、审判、懊恼,神自会按着公义赏罚各人,任由谁说亵渎的话去。

所以真正的、虔诚的、有积累的基督徒,不会恨异教(或者无神论)不会为异教(或者无神论)攻击主耶稣基督而恼怒,自然不会有敌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至于戒心,对于拜偶像的事,这是必须的也是神最厌恶的。但是基督徒不去拜就可以了,信和不信的有什么相干呢?这也是圣经的话语,传福音遇上挑衅的,拂袖而去就行。

其实拜偶像不止是拜实体的偶像,也包括金钱也就是玛门,一个人心里满是金钱、追求的目标也是金钱,那他在侍奉的也就是金钱,自然不会真心去侍奉耶稣基督了。

以上。对了天主教的十字军东征是违反圣经的,并且天主教的整个设置也是有问题的,不针对天主教徒,只是针对教皇的机制。新教也有问题,总的来说天主教和新教还是有可取和缺陷,但是东正教就是真的异教化了。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我个人更痛恨无神论者,因为无神论者不懂得敬畏,做事情更没有良心的底线。

极端的穆斯林分子的确会给世界带来灾难,但也只限于他们对他们眼中的异教徒制造暴力。有人见过穆斯林给本民族同胞吃地沟油吗?有人见过穆斯林给本民族后代吃三聚氰胺吗?

如果有一天,地球上发生毁灭人类的核战争,我相信那一定是无神论者制造的。基督徒和穆斯林都不会以摧毁人类作为面对上帝(真主)的见面礼,但无神论者尤其是没有后代的无神论者,他们的思维方式是:我死了,我啥都没有了,我才不管人类是否要在地球上延续下去……

对人类文明威胁最大的,不是宗教狂热分子,而是无神论者。
平淡如水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用「戒心和敌意」不是正確的用語,如果是從標題來說,一般認識朋友應該是沒有,至少不應該有。問題你內容舉的例子是谈婚论嫁,那就不是一般情況 ( 當然敌意是不當,戒心可能有),所以你到底想問的是一般情況還是谈婚论嫁 ? 

至於谈婚论嫁倒不是害怕来过多邪灵的搅扰,仇敌的攻击。而是的確相對一方無神論另一方是基督教,那雙方宗教不同有價值觀的衝突機會更大。

异教徒,多神教徒,拜偶像的,做迷信的 是四種不同的情況,不是同一種
按新約慣例 對假教師的警覺的確是有的 現在的西人教會也對false teaching比較敏感 知道而走邪道(無論有意無意)的確是件比較魔鬼的事 我所去過的一家教會有過因為意見不和出現激烈爭論 不過按劉的說法 衝突(比如新教門派林立)是大家虔誠的表現  因為真正關心真道為如何才會有意見的分歧 但對異教徒懷敵意就令人匪夷所思 希臘人羅馬人難道從最早就是只拜耶和華的嗎?
温存 破坏欲就是创造欲。
我讨厌泛神论和泛神论的无神论者是真的,对一神教的无神论者没什么感觉。
泛神论者是没有任何理念的,他们所拥有的的一切只是自然的反馈,就像泛神论的无神论者会去求签相信星座,在我看来这些都是很低能的行为。
正如泛神论的无神论者会受到泛神论的影响一样,一神教的无神论者也必然受到一神教的伦理观念影响。
不过不必把我当成典型的基督徒,宗教理念是我很多思维的根基,但在形成完整思维的过程中宗教的影响算是比较少的。
据说,真正的像耶稣一样的基督徒应该是爱所有人的,哪怕这些人一时走入歧途,因为审判权不在你这,在上帝那里,你如果去恨,那就属于越权了,因为你自己就已经审判他了。我不是基督徒,只是道听途说,不知道对不对。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還是因人而異
首先十字教內部的派系就有很大區別,中文語境裡說基督教很多時候指的是清教,很多比較虔誠的清教徒(我知道的範圍內,包括史書記載的和我認識的)就對天主教的『偶像崇拜』感到反感厭惡甚至滿懷敵意,並指責其為異端的
但也有的人對此就比較溫和的,認為『信仰自由是神賜予的』
個人覺得應該和這個人的過往經歷或教育背景有很大關係
比方說我的恩師A,外國人,天主教轉清教,就對異教的態度相對溫和,除了有一天說了一句類似於天主教會很腐敗之類的暗示他對天主教會沒好感的話以外(但並沒有對教義多做評論)對包括伊斯蘭教和猶太教的態度都很溫和。我們班上也以無神論者居多,但他也只是以一個教徒立場教無神論學生如何對宗教保有基本尊重而沒有多加斥責
再比方說我以前的朋友B,中國學校一路讀上來的清教徒(跟著家人信的),政治上應該屬於『天真的改革派』,認為中共是不好但不能推翻否則會天下大亂的那種。另外幾年前還對中共對宗教尤其基督教的打壓毫不知情,或者認為『我們市應該不會有』這樣一個人。他就是對偶像崇拜很有敵意,會積極傳教到安利的程度,還曾經發言『教宗這種人也需要尊重嗎?』的程度(我:他是個人就請你尊重他啦……)
雖然B君也經常有聽外籍傳教者在學校講經(我們是國際學校而且這不是檯面上的活動而是老師私下邀請來的,理論上不會受到中共影響,如果B君以前是聽中共教會那應該能起到一定的反洗腦效果)但一直到我們分開他還是那樣沒變
當時覺得可能是他還年輕,不知道如何宣傳推廣自己喜歡的東西,不得要領才顯得那麼強硬
現在回想起來,可能他有去中共教會,可能一路上的環境雖然不能讓他遠離宗教但還是讓他性格變得比外面世界的人更加戰狼吧
話又說回來,何為虔誠?
B君某種程度上確實是很虔誠,他很熱心的傳福音,他在日常中也以真誠為信條,他甚至連選擇自己未來打算從事的職業都是參考了他的宗教信仰。但是他不會推敲神學,他無法解釋而且似乎並不關心『多利羊的誕生是褻瀆神明還是神借了人的手創造的』『如果類似人類的AI是褻瀆神明,那尋找萬能公式為什麼不是』這樣的問題
相信是一種虔誠,你相信神或神的代理人在書中或教堂裡跟你說的,但是推敲也是一種虔誠,你花時間和精力在想神的事,你將你的精力獻給神。哪種才是真正的虔誠?又或者,兩種都是虔誠?
如果虔誠是片面的,那這就成了個筐,挑你喜歡的裝。如果你不喜歡那些排斥異教徒的人,你就可以說他們不虔誠,因為他們對不起神賜給異教徒的選擇自由
已隐藏
suewr 事實上不論粉紅還是反賊, G點都一樣一按就高潮
不是看宗教而是看人, 如果討論教義的話還可以說任何一神宗教都是對異教徒敵視的, 但執行層面則人人不同。
一萬個人信一萬個耶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1
  • 浏览: 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