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当年说"汉人根本无音乐细胞"是否贴切??

高晓松当年在《晓说》里面说:汉人根本没有音乐天赋,乐感极差,节奏感很差,节拍感也很差,只会XXX加油,XXX加油。而且自古不重视音乐教育。中国音乐天赋好的都是少数民族,全被汉人轰到了边疆。

他说的是否属实呢?汉人是否缺乏音乐天赋?

中国的当代音乐水平如何?和欧美日相比,有何特色和缺点?
高晓松说这些话其实是有科学依据的,不光是汉人,蒙古利亚人种中,东亚七系人种的确基因上就音乐方面不突出。

现在有一些科学临床手段可以用于有意向从事音乐科班道路的小孩子做测试,比如人的耳朵可以接收12频段节的音波,但是地球上大概每7个人,就存在1个人无法接收到全部音频,有的人缺少1频,有的人缺少2频,这个现在在一些欧美的大医院,比如凯撒医院就可以做测试,用超声波模仿各个频段,看无阴影回声就可以准确诊断。而亚洲人缺少频段音的比例比全球综合比例高13个百分点,这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东亚人种智商还高3个百分点,只不过是不同人种基因具有不同相性。

另外根据语言学“语言直接影响判断方式和认知”理论,中文母语的人会影响一些音乐上的认知,比如中国人理解五度转音,五度相生律要比白人难。 这是长期语言模式改变认知方法造成的,也就是为什么乐理、音乐知识框架100%都是西方人发明并且推进,东方人跟进的原因。

还有一个问题,很多管弦乐器和和声乐器演奏时,平韵律的音程听起来不完全和谐,要用音节、速率、或者贴近纯律去找,这个中国自古文化就不支持,中国古音乐是廊庙之音,一板一眼必须该怎么的就怎么的,没有那么多发挥余地。

你一个民族基因,身体器官构成,文化都不支持的状态下,愣说自己有天赋,那不是神经不好吗。
tdgvujg 想逃离
中国古代历来是重词不重曲的。你可以张口就说出十个古代诗人,能说出几个乐师或者歌姬呢?

汉语体系复杂意义丰富,仅通过文字语言就可以表情达意。但是少数民族语言相对比较简单,就需要辅以演唱或者舞蹈等形式进行辅助表达。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古代同样使用汉字的高丽人舞蹈和音乐水平高于汉族人。
写解放军军歌(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郑律成就是韩国人

当然也不能说所有汉人音乐水平都不行,但是中国的流行音乐很大一部分都是少数民族创作的,那英是满族人,韩庚是赫哲族,崔健是朝鲜族,腾格尔是蒙古族,凤凰传奇是蒙古族,宋祖英是苗族,沙宝亮是回族,张震岳是高山族,韦唯是壮族,何洁是彝族,罗志祥是阿美族,韩红是藏族,张惠妹是卑南族...

是不是三观被震撼了?这还不包括那些一看名字就不是汉族的各种卓玛们和各种古丽们。这还仅仅是歌手方面,舞蹈方面我相信更多

总之就是一句话,汉族各方面实力被严重高估,同样的少数民族被严重低估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節奏感節拍感是後天可以訓練的,相對音感也是可以訓練的
再説,這和音樂的成品沒什麽關係。好聽就對了
中國音樂教育歷來的確欠缺。西洋把音樂視爲獻給神明的祈禱,儘管也有過反對音樂的虔誠派教徒但最終還是音樂和正統派取得勝利。中國把音樂視爲令人喪志的玩物,就算琴棋書畫是文人雅士的愛好,那也必須只能是愛好
如果真的重視音樂,就不會用那麽多年繁複的漢字譜了,也會出現一種類似五綫譜或吉他六綫譜的簡易記譜方式才對,但是沒有
歐洲有偉大的車爾尼,中國有什麽?
歷史上欠缺也就算了,可現代中國有機會接觸到偉大的車爾尼還要裝沒看見,寧可學朗朗式抽搐還把那當成正道,那就無話可説了
説到底到現在,很多人還是沒進步。不論是讚美我主哈雷路亞還是我行我素搖滾是靈魂,都是把音樂視爲「表現自己内心的方式」的結果。我發自内心讚美神,於是爲了表達我對神的讚美,我就作曲。但如果有人把音樂視爲成名發財把妹的捷徑,那只要抄現在最火的人就有希望成名了,只要自己技術精甚就能贏得比賽大獎了
我觉得是,自古汉人就看不起唱歌跳舞的职业,被称为下九流
做官做皇帝才是上九流,对科学和艺术毫无尊重可言,只把读四书五经洗脑君臣玩政治斗争当正途
真正屬於漢人的東西
只有敲鑼打鼓
其他和弦樂器相關的都是來自遊牧民族
樂理方面自秦以後就沒再演進了
是的. 中國自古以來音樂就非常差. 孔子注六經, 唯有樂經徹底失傳. 樂府詩, 宋詞, 元曲, 原來都是配樂的, 也都失傳了. 唐代的宮廷樂依靠日本, 僥倖得以流傳, 但是其風格, 雖然有日本人的改進, 怕是也沒有幾個人聽得下去.

中國的古樂器發展也很有意思, 是不斷的外來樂器替代本土樂器的過程, 中國現在流行的民族樂器, 沒有一個是中國人發明或者中國人作出主要改進的. 中東發明的魯特琴與胡琴與差不多同時傳入東亞和西歐, 但是歐洲人改進出了各種提琴, 吉他, 而中國人手中的琵琶, 二胡則遠遠比不上歐洲的親戚們.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高手是有的,普遍水平确实比较差。

不过汉人基数大,所以比数量应该是不亏的。
自己的音乐教育失败的责任不要推给天份
少民音乐也一样,能出头很多是因为他们音乐的特色,基础知识一样烂
Kwantung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古代诗词歌赋不是说都有曲子么,结果流传下来的没几个,不是难听,就还是难听呗。

汉人确实没旋律感,因为汉人本来就没艺术细胞,艺术细胞来自于浪漫情怀,浪漫情怀来自于放荡不羁的自由主义。不光是音乐不行,是艺术全都不行。

除非你要抬出书法、水墨画,这俩确实是艺术,但表现形式太过单调。包括古典雅乐一样,中国的音乐就是两个字“单调”。

大多数人可能只关注欧美日韩主流音乐,如果关注关注别人的小众音乐、独立音乐、吃不上饭的音乐爱好者,你会发现中国的音乐也就是别人业余的水平,包括歌手也是,别人烂大街的唱法你这当宝
StevenMurphy 萨格尔王,蜂蜜罐的守护者,肩负百斤不换肩的筋肉王
 中岛美雪养活半个华语乐谈基本是常识
 至于中国人吹嘘的古风甚至比不上日本人创作的,比如:
            S.E.N.S  《故宫的记忆》
            吉田潔    《遥远的旅途》
            太田美知彦 《万里的长城》
            喜多郎    《丝绸之路》 《宋家皇朝》
            宗次郎    《故乡的原风景》
       矶村由纪子 坂下正夫       《风居住的街道》
           川井憲次  《一代宗师》
           横山菁儿   《英雄的黎明》

每当这个时候,中国人就会开始恬不知耻的说音乐无国界了,尤其是B站小鬼
绝对贴切。

我从小就不听支国音乐,所以总是和别人格格不入。

后来我知道自己欣赏能力才算是正常的。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话是没错,但高晓松肯定没像我一样在时间线上对 “汉人” 的概念进行区分。

“汉人” 是野蛮的纳粹秦国踏平华夏,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借壳翻盘、借尸还魂的产物。
所有地表活物,统统都被沐猴而冠的楚国猴子拉低到了猴子的水平,只不过把名字改成了 “汉人” 而已。

“汉族文化”,不是高贵而伟大的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反人类的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化之复辟。
它不是什么儒家文化、恰恰从来就容不下真正的儒家。
它是害人的 “伪道家” 文化。
老庄,这种反人类的共产主义神棍,才是汉民族真正的教主。

而极右的法家(法西斯)和极左的墨家(射秽主义),都是读《道德经》读出来的。
这两个都是 “非乐” 的。
而极左与极右,又都会导致同样的结果:极权。

一个群体被这样的体制折腾两千多年,任你曾经再有才华,也他妈得被折腾成僵尸。

我再不喜欢楼上那个 “最后的吐火罗人”,但它的话是没错的,先秦时期的人真的普遍具有极高的音乐素养(只不过它说得夸张了、把孔老二抬得太高)。

即便是伟大的管子,在当囚犯的时候,被从鲁国引渡回齐国,沿途也能即兴作词作曲、顺带讲讲荤段子,逗押运自己的士兵开心。
虽然肯定不至于是什么贝多芬、瓦格纳,但比喻成费玉清(污)总可以吧?

正统华夏文化,是很讲究这个的。
只不过后世 “儒党” 太流氓,非要把这说成 “六艺” 之一。

事实上华夏文化讲究 “乐”,却不局限于 “乐”。
“乐”,不仅仅是狭义的 “音乐”,而是广义的 “娱乐”。

但是,法家要的就是把别人全变成自己的奴隶,怎么会容许你这个?不然 “疲民” 不是白做了么?

而墨家,认为这没用。射秽主义者不会认为娱乐业能陶冶情操、放松心情、甚至发展经济,它们认为这叫 “不务正业”——有那闲工夫作词作曲,就不能去编个竹框啥的么?按照这样的 “逻辑”,今天的电影行业都不该存在,因为拍电影要用到道具、太浪费,这些东西又不能吃。法家,要的就是你这么想……

所以我一直说:
“汉族文化”,是高举 “仁义道德” 的儒家牌坊,实际行的是 “势术法” 的法家手段,把受众洗成 “赴火蹈刃,死不旋踵” 的墨家脑子,以试图让自己得到 “清净无为” 的道家状态的反人类文化。
它不是在搞发展和建设、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的文化,而是 “制人” 的文化、是存心让别人全都活得比自己更痛苦的文化。
当然啦,从民乐团要用大提琴就能看出来了

还有日本歌曲养活了华语乐坛这个
支国的传统音乐被毛匪破[四旧]了。红色经典样板戏、芭蕾舞剧、歌剧都是瓦房店化苏俄的高雅音乐。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有道理。
明清之后的汉人,音乐不发达了。
这和墨子提倡的节用、尚俭、“非乐”有关。虽然墨学后来非主流,但这种道德优势,对后来的儒家形成压力。(类似毛泽东提倡的无产阶级文艺、样板戏,消灭资产阶级靡靡之音)

肯定会有知那人以此批判儒家,作愤世嫉俗启蒙者状。孔子音乐水平极高,在当时相当于莫扎特、贝多芬、瓦格纳、赛琳迪昂、帕瓦罗蒂。孔子讲课时候,音乐伴奏。孔子每天唱歌,除非这天哭过才不唱。(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但是:高晓松说的那种现代娱乐产业、奶头乐,也没什么好自豪的。放在古代,相当于巴比伦神庙的娼妓,是政治统治的一种手段。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不属实,我吹一下赵季平,这家伙的水平太高了,如果不认识就维基百科一下哦,他是配音高手,我都折服了。

传统中国音乐,我……🤮🤮🤮什么,恩恩恩恩恩恩啊啊啊啊啊啊~~~吖嗄啊~这叫京剧🤮🤮🤮。
当然不是真的啦,毕竟矮大紧自己多少也算有点音乐细胞,而他本身就是汉人嘛。

流行乐方面我支确实比不过日本,黄家驹当年都觉得日本的乐队太能唱了,实在是很强。而这些年大陆的流行乐实际水平还不如当年的港台。

古典乐方面,我支还是有不少高手的,除了众所周知的郎朗,王羽佳的炫技式演出风格我也很喜欢,还有杨雪霏在古典吉他这一块的成就同样不比郎朗差。
不清楚比例,但是台灣部分能進台灣國家戲劇院跟台灣歌劇院還有雲門的都不會差到哪裡去。


至於「中国的当代音乐水平如何」:
不曉得,我對「中國當代」音樂水平的認知只有抖音......所以沒辦法判斷跟歐美有什麼差別。
————-
我說你把馬友友放在哪...但是他是美籍華裔就是了。還有鄧麗君跟陳昇(透露年齡XD),徐佳瑩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屎經 唐屎 送磁 元曲


您複製的文字會自動顯示在此處滑動剪貼項目可以將其刪除
就像是黑人没有数学的细胞一个道理。事实就是如此。
HEHEDEMON 台灣嘿嘿
我覺得你們都好極端
小粉紅:美國人/日本人就是XXXX 
反賊:中國人/漢人就是XXXX

與其說汉人根本无音乐细胞
為什麼不反過來說:我們要提升我們中國人的音樂素養

為什麼不能健康一點去對待事務
不仅是音乐。美术,电影,文学哪样行?
除了吃和喝,阴奉阳违,汉人一无所长。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么?再加上文化上的压抑,去那些带唱歌跳舞的餐厅,老外不管会不会,都是跟着载歌载舞。我大中华人一个个都是死妈脸。有时候搞得唱歌的我看着都有些尴尬。
不懂音乐,不过文革前的民乐应该还是蛮厉害的。小刀会啊 闯将令 武侠电影常客。
老虎山文哥 点烟,抽芥末~~
宏观来看,其实整个亚洲都不太行。纵观历史,整个亚洲只有一个日本的作曲家武满彻能跟欧洲有得抗衡,但也只是相当于欧洲二线的水平。中国来说,中国作曲家中处于金字塔尖的王西麟,和武满彻比也还有很不小的差距。

不要以为中国古乐和中国武术一样"厉害",只不过"失传了",没有的事情。在老一辈作曲家从苏联学习西方音乐体系并用于归纳中国古乐之前,中国古乐根本不成什么体系。

也不要以为音乐很简单,古人随便跟西方专业音乐家比。说一个很普遍的例子,一个人如果每天系统的练习一个小时钢琴,要10年后才能勉强弹奏贝多芬的奏鸣曲、肖邦的练习曲。在一个专业音乐家的一生中,从幼年开始直到老死去,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乐器旁边度过的。更何况莫扎特、贝多芬这些人身兼指挥家、钢琴家、作曲家,他们所掌握的每一种放在现在都分别是一个博士文凭的内容。要花的时间精力可想而知。
且不说音乐天赋了,就问你们从小到大,实打实没有被数学物理英语化学老师或者班主任占用的音乐课占比有50%吗?高一过后我们学校连假模假样的音乐课都不给上!
小学初中音乐课乐理教育基本为零,每周一节音乐课能教啥?这都还可能被其他老师霸占,做得最多的音乐有关的就是什么纪念日儿童节国庆元旦学校组织歌咏比赛,红歌倒是唱不少!
所有小学初中高中最清闲的两位老师,永远是音乐老师和美术老师,体育老师好歹每天要带一些体育尖子。
我當然同意,感謝他同意臺灣人不是漢人
【看我關注列表一長串的臺灣年輕嘻哈歌手和各音樂人
Hokkien 閩南人
沒錯的。這個道理非常簡單,秩序越好,組織能力越高的民族,音樂能力就越強。
很多人誤以為音樂是作曲家寫了,音樂家表演了,觀眾聽了這麼一個流程。其實不是,這只是音樂在分工複雜的現代文明社會裡的商業運作形式。一般意義上的音樂並不是這樣一種“藝術作品”。音樂的本質是一種人類的社區活動。
古人解釋音樂的起源說“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什麼時候才會出現這種“言之不足”的情況呢?一般來說,都是在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中,在人群的活動中出現的。比如男女戀愛,對唱情歌;在教堂裡敬拜神,唱讚美詩;軍事訓練,唱軍歌;宴會用樂舞表演助興;等等。像我們現在這種無聊想聽音樂,耳機插上就可以聽的情況,其實屬於現代文明造成的一種特例,而與音樂的本質已經相悖很遠了。
為什麼很多人會覺得少數民族音樂天賦好?因為這些民族的秩序和組織能力都要強過編戶齊民的中國人,他們社區內部平時的交往互動頻繁,需要用到音樂的場合多,每個人的音樂能力都能很好地開發。而人的音樂能力有沒有開發是非常不一樣的,不用說少數民族的平民了,就是專業音樂家,音樂天賦也不見得有多麼特別,不過是早開發多訓練而已。
而可笑的是中國人不懂這個道理,以為音樂只要花錢學個鋼琴,小提琴什麼的就算學了,其實這學的最多算一門手藝,算不上什麼音樂。你去參加教堂唱詩班,一分錢不用花,學到的音樂要多得多。
因为奴隶多,奴隶会创作音乐,这就不合逻辑,还有电影,也拿不上台面
天赋这个东西不能一概而论,毕竟海外音院里华人学生占大头。

不管是受传统文化束缚也好,共产党洗脑也好,中国人接受新事物的动力和能力低到发指。大众欣赏的永远是克莱德曼,班得瑞,土耳其进行曲。连院校学生也只能听懂钟,月光三,拉赫G小调这种简单粗暴的曲子。久而久之,中国人对音乐的认知已经固化了。为了迎合市场,演奏家永远只会弹耳熟能详或者无脑炫技的曲目,作曲家只会给歌词套卡农和弦。加上高压审核的推波助澜,听众,音乐人,教育者自发地划地为牢,不愿意去尝试自己认知以外的音乐,从而形成了一个负反馈。
仁波切尿袋王 89年在洛杉矶买房,贯君孙瑶是我的私生子,王健案主谋,喜欢双修吃阴枣,除了手指硬哪里都不硬
现在有条件的进行系统的声乐学习,基因上的差异就不是很显著了。
怎么没有音乐细胞?中国戏剧,诞生和发展于地方乡野,而且水平相当的高。而且是舞台综合艺术。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我說秩序窪地這件事情是我從人生經歷裡面總結出來的,有很多具體的題目,例如關於音樂和歌曲。小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認為他所在的環境是天經地義的,全人類應該都是這樣的,然後我發現,我習慣於唱的一些流行歌曲其實是從香港和臺灣盜竊知識產權來的,也就是沒付版權費、直接換了一個歌詞就傳過來,變成我們小時候習慣唱的流行歌曲;然後接下來我又發現,這些流行歌曲中很大一部分其實是臺灣人從日本那裡剽竊來的;接下來我又發現,這些東西又有很大一部分是從美國的教堂音樂中間搞出來的。直到不久之前我最後發現,我從小就知道的那個叫做《兩隻老虎》的童謠,我相信臺灣也有人可能知道,因為張系國在他的科幻小說當中曾經提到過這個童謠,兩隻老虎跑得快,最後我發現這玩意兒的原版講的是關於歐洲天主教會的某一個修道院的修士的故事。另一些事情我知道得比較早,就是北洋軍的軍歌、紅軍的軍歌、國民黨的軍歌不是原唱的,是從歐洲的某一個不相干的歌曲中間抄來的,只是換上了符合他們意識形態的各種詞句而已。很好,這就是現成的秩序低地的證明。你以為你獨創的所有東西,其實都是第九手抄來的。而且不僅如此,就連你抄襲的對象,自己都是從別人那裡抄來的,你跟原唱的距離差得很遠很遠很遠。這是流行歌曲,因為我是音樂方面的外行,但是假如你是音樂學院學出來的專門負責作曲的人,你能夠得到什麼樣的音樂傳統呢?美聲唱法、氣聲唱法。這些不外乎兩者,要麼就是滿清末年西方輸入的那些東西,要麼就是從蘇聯輸入的那些東西。而蘇聯的輸入等於是一條支路,蘇聯也是從歐洲輸入的,只是稍微正規一點,仍然是二手當中的二手。

這些東西如果從世界文明當中消失了,老實說對文明沒有任何損失。我們可以說,莫紮特如果死了,對文明是一個重大損失,但是莫紮特的學生的學生的學生的學生的學生在青海的一個中學裡面教出來的幾個音樂小學生如果死了的話,對文明沒有任何損失。只要莫紮特和他的幾個大弟子活著,他那些二傳手、三傳手、八傳手和八十八傳手是有一萬人還是有一百萬人,從信息量的角度來講一點區別都沒有。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中国传统——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极端的说,除了八股文其他方面的发展都是西方炮舰带过来的。
假的
所谓能歌善舞的少数民族都是谎言
中国古籍有关音乐乐理的很多
没有脱产的经济基础你搞什么音乐?音乐细胞?那是什么?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他说的是否属实呢?



从现状看,是的

汉人是否缺乏音乐天赋?



不见得。古典音乐东亚跟西方没法比。但如果只看流行音乐,20世纪初那批音乐家就很有水平,大胆创新又不失民族特色。黎锦光,陈歌辛都是杰出代表,当时中国流行音乐基本和日本旗鼓相当。后来还能有的翁清溪这样的神人。当然,流行音乐后来在大陆这边是全断掉了。

中国的当代音乐水平如何?



低,拙劣地模仿。反正我听不下去。

和欧美日相比,有何特色和缺点?



没有特点,即使在台湾保留下来的汉文化比较浓厚的民歌传统也基本走不下去了。

音乐这方面,亚洲是没法跟欧洲竞争的。人家宗教积累上千年,教堂就是方便唱诗回音的。中国佛教寺庙也有音乐,但实在是弱太多了。西方音乐跟宗教甚至跟他们的文明都是从根子里捆绑在一起的。复音音乐Polyphony这种东西,显然是西方文化对‘上帝无限’这个概念的表达,也才会有巴赫的赋格曲这种东西。
这种种族主义言论还有市场,想让汉人落得当年犹太人的下场吗?音乐医药这种专业话题也有仇华主义者大放厥词,搞笑不,对中国的古典音乐史能说出什么子丑寅卯来啊。麻烦极端主义者发表评论前找几首古典音乐听一些,好平静一下极端暴虐的内心。
muhammad 反攻大陸 統一地球 殖民外星 征服宇宙
不是,華夏文明比較另類。
吟詩作對的文人墨客才是上品,音樂舞蹈是下品。文學是上品,科學是下品。
個人也認爲吟詩作對比唱歌跳舞好玩多了,只是不適合大衆。
谈基因就是在扯淡,中国人几时闲过,不是在抵御外敌就是被外敌征服不断的奴役,汉人思考的事情太多没有了闲情逸致。
annoymouse 黑名单
不贴切,汉人只是缺乏音乐理论的教学。
即使瞎按键盘作曲也得跟着调式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5
  • 浏览: 6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