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膜乎备份】为什么乳包、膜蛤、狗粉丝、淫梦民、esu、创蜜这几个圈子的关联度这么高

为什么乳包、膜蛤、狗粉丝、淫梦民、esu、创蜜这几个圈子的关联度这么高
我算是去年知道淫梦这个圈子,感觉非常的新鲜(确信),感觉一些同人作品也非常好看,最近知道了很多淫梦民也是混esu圈的,但并不想让别人认为只要是淫梦民,就是混esu圈的网络暴民,在此提问还想知道这几个圈子的关系是怎样的
2018-09-12
4 个回复



野兽先辈 - 24岁,是学生
赞同来自: 冴月麟 、lumiabc 、hei544n

乳包膜蛤本身是一类的,膜蛤已经非常大众化了,乳包相对小众一些,膜蛤不一定乳包,但基本上乳包必定膜蛤。
狗粉丝是因为inm民觉得抽象讲话方法很好玩,而且很适合骂人,不过狗粉丝和抽象本身不是什么少见玩意,抗压吧几乎所有吧民都会抽象说话法。
淫梦民本来不是很热衷膜蛤,但是他们热衷乳包,因为包子的倒车政策一样对网络文化造成影响,淫梦厨的聚集地已经被政策封了几次了。特别是最近紧抓视频网站,而批站小学生喜欢的re自然不能削除多少,所以淫梦成了替罪羊,他们在辱骂睿总亲妈的同时自然也开始了乳包。
恶俗圈构成极为复杂,不好说,原本淫梦厨没有那么多,大抵是后来逐渐被传染了吧。但是esu人都会淫梦语这点是真的。
创蜜本身是一堆人嘲笑一个傻子的事情,而且这个傻子也浪迹网络好长一段时间了,后来逐渐inm人发现了这个乐子,就加入了,加上不可能有人无聊到一直去骂一个傻子,新旧更替,逐渐就变成inm民为主了
2018-09-14



藻葉 - 凸殃突心咅(poǔ),身瘫死奶溢屋
赞同来自: Chinese淫 、hei544n

还和车万,过气页游等等也有关系密切(但是这样列举是不是有一种内定硬点的感觉

英为都是年轻人?
2018-09-12



冴月麟 - 是学生 ?
赞同来自: lumiabc

膜蛤兴起的其中一个要素是当下的现状,以及大量的...嗯,这个大家应该心里多少有数
乳包壮大的其中一个因素同样是因为现状,乳着乳着就形成了一种亚文化,例如黄红黄之类的...
//若尚有廉耻的话,它应为此自审,并急需大脑升级,,,
膜蛤和乳包勉强算是有些关联的  

狗的情况不太民白,您也没说事哪只狗www,即使是狗头人也不止一个。

银梦在中国也有一段时间了,似乎一直以来都对某屑运营以及部分“名人”不满,这一不满最早大致上源于大量的削除(然后屑运营最近又来了一次,不过隔壁re的情况也很惨烈),低劣创作的流行和大众对该形式的认同,后面那些更多的涉及到音MAD。
esu不太好说,就举出部分被挂出的名人吧:6Z,CGX,0+7,1X+,GF,wksn(这人的真身有待商榷),近期的w4z,这些“铁人”(w4z除外,海绵体的硬度不该包括在“铁人”内)大多在网络上有一些知名度(经营着自己的频道),但同样有恶名。
创蜜在本质上是一群人和一个精神病人的狂欢,尽管这么说也许会得罪一些人,但本质始终是本质,不过在其衍生后还是有了其他的一些意思。
不少银梦民上esuwiki,部分银民也曾找独人乐子。

       事实上,它们本应该没多少联系的(至少联系不大),将其联系在一起的,大概是网络文化自身的传播能力吧,以及某些即膜蛤又膜包,分不清银梦和esu,且随意跟风使用某些句式的人。
       作为发挥重大作用的“主力军”影响力无疑非常大,或大或小的亚文化圈子随时有被取代的风险,“哲学”取代re便是最好的例子,在制造了大量的小学生re厨后,原圈子被淹没或同化。
亚文化圈子并不会坐以待毙(也许是见证了re的结果罢),或多或少会行动起来,银梦民对:恶臭,目力,要素发现,我X我自己,打字带空格之类的词汇或句式已存在敌视并开始废除这些被滥用的词汇和句式,有时也会攻击那些在不包含要素或微量要素的地方随意使用语录的人,遗憾的是,不太妥当的攻击行为被部分小鬼模仿。。。这是坠痛苦的。
       蛤丝们也曾排除过粉红,不过其实施的力度显然没有银梦那样有力(墙外干涉墙内本身也很困难),否则也不至于出现此前某人在膜乎搞事的情况了。

话说得有些多了www,其实是否关联不关联,其实看看这次蛤诞祭的情况大致也会明白。

       大致上,类似于:一般通过路人,反感亚文化的人,X小鬼,X卫兵,搞事情的人,观众和部分亚文化爱好者像颜料板上的颜料一样硬是被混在了一起,造成了表面上的相关。

       但其实仅是在各说各话而已...


//这个问题其实您可以考虑在魔茶国际发,也许他们那有更好的回复。
2018-09-12



lumiabc
赞同来自:

半夜没有人吗
2018-09-12



来源:https://www.mohu.club/question/2592
 
已邀请:
布莱克洛克斯 没有人能知道我的结局
首先你的要求,不希望银梦民变成网络暴民。然而银梦在最初的时候就是依靠着万恶之源,多田野数人,而兴盛的,这也就使得这个圈子的发展,终究脱离不了迫害,而这个迫害,可以是取乐,也可以是任何东西,就算把出演的男优变成拯救世界的英雄,也还是脱离不了迫害他的本质。要说以上几个圈子的关系,先是膜蛤,由于大众化导致这个梗变得友好,从一开始的讥讽变为了崇拜,这使得我在当时见到就烦,因为它们的无孔不入,只是一个在海滩挖蛤的视频都能被这群小鬼诉讼暴力。接着是乳包,不同于膜蛤,也不同于上一代,也就是古月,古月的河蟹,终究只是是河蟹,这使得当时的网民以恶搞为主,使得整个网络披上了一层黑色的大衣,在没有屏蔽词,人人平等,人人都可以互相攻击而不用受到严重的制裁。直到古月下任,无所作为的河蟹,被变为了可怕的近言 近止平论 永久封近。网络遭到大清洗,这使得曾经被打压的种族,也就是菟雜,它们得以兴起。在习的领导下,人们被强行挤出笑容,不可以看,不可以说。曾经网络诸多的文化被政策所消灭,屏蔽词使得人们没法直接讨论母亲,被迫以emoji也就是马代替母亲,网络上活跃的往往为青春期少年,越是阻止越要逆行,被高压打击之下反而使得素质比以前还要差。
中日两国的恶俗圈明明并非是谁最开始出现,谁传入谁发展起来的,而是各自发展起来的,到现在他们的话语体系和行为模式又如此趋同,真是啧啧称奇
不过要注意,中国的恶俗圈跟淫梦民大量重叠,但是不是一回事,后者攻击性比较低
我个人认为就是网络的交融,再加上很多人就是喜欢热闹,这些文化大多都是不符合主流和国内所提倡的和谐价值观的,喜欢a的人就容易看到b,本质是那里有压迫就有反抗的网上泄愤和跟风取乐子形式,,,
14154
 问题描述里满是散发着恶臭的回答2333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