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後,如何調整自己對警察/執法人員既有的厭惡感(來自於移民前的生活)?

從小到大對狗腳子的印象都一般(這點相信很多牆國人和香港人都是).
有牌黑社會,沒文化低學歷,做事愛不走正道(插贜/抓人交差),愛使用暴力.
然到這幾更加意識到在獨裁國家,警察這東西的本質就是把一群流氓招安,給他們權力+工資+會法使用暴力的機會,然後用他們來維穩.
慢慢的形成了對警察深刻的壓惡感.


人到了外國,其實外國也有惡劣的警察,也有很多看不起這個職業.
移民理性上知道他們和獨裁國家的警察是不同的,但總是還是沒能脫下有色眼鏡看他們.
井底支蛙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无耻而与中国格格不入
知道他們和獨裁國家的警察是不同的

同样都是肉眼凡胎,同样掌握暴力机器,同样有镇压异见者的能力及手段,哪里不同?

其实如果你了解暴力机构的体制你就会明白,任何暴力机构的运作(警队/军队)都是这样的。上下级之间有严格的指挥链,不管当权者是谁下令要求他们去打/杀什么人,他们都只能服从,下级只会听命于比他等级更高的上级。如果做不到,那这个警队/军队是不合格的。比如当年老蒋就是因为没镇住杨虎城张学良让共匪躲过了灭顶之灾然后就东方红太阳升了~
所以如果没有另外的权力机构制衡暴力机构的话,只凭良心做事(人性本恶),那么警察这个职业会立刻堕落成比黑社会还要糟的组织(毕竟人家可是有牌的烂仔啊)。因此警察是必须的,但也要有必需的制衡机制存在。就像你说的,国外也有恶劣的警察,但为什么他们没有被用来维稳镇压异见人士?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
NO,想多了。国外警暴问题一样不少,但是人家有法治,有权力制衡,如果你警察暴力执法会受到惩罚会付出代价。使得他们在日常工作时不得不三思而后行,严格遵循行动法例。而在你支这种专制极权社会恰好没有任何力量能制约牠们,牠们自然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了,你能拿老子咋地?

手无寸铁的人民在暴力机构面前本身就是弱者,所以才需要制定规则去限制暴力机构。而民主也是需要维护的,不要总觉得我移民到了民主国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以对民主国家的暴力机构刮目相看称兄道弟,那总有一天你会追悔莫及。要时刻有居安思危的意识,要清楚的认识到民主国家的暴力机构不敢为所欲为不是因为和独裁国家的警察不一样,而是有权力制衡。

言归正传
如何調整自己對警察/執法人員既有的厭惡感(來自於移民前的生活)?

平常心看待呗~井水不犯河水。反正每个人都为自己而活,他们作为警察的职责是执法,你作为公民的职责就是监督。只要不要走极端,不要像粉红那样啊警察叔叔在保护着我们也不要像白左那样警察都是恐怖分子要废除警察就行了。
厌恶就对了。
并且你有厌恶他们的底气。
很多美国人也厌恶警察。

而且也别把国外警察想的太好。
他们也会诱导你承认你没犯下的错误,
因为开罚单率,起诉率,也是他们的考核指标。
你完全可以厌恶并且不配合他们,网上也有很多类似的教程。
因为你和他们的对抗,就是保护自己的权益(不要直接产生肢体对抗)

比如警察找上门,先问有搜查证吗?
没有,不给开门,理都不理。
想起那个短视频,美国警察敲门,
Can we have a talk?(我们能聊聊吗)
Do you have a warrant?(你有搜查证吗)
No. (没有)
I don't want to talk. How many of you guys?(我不想聊,你们有几个人)
2.
Good, talk to each other.(很好,那你俩聊吧)
全程门都没开。哈哈

看不管他们的做法,你站在旁边拍就行了。
然后放到网站上去。
只要你全程没有身体接触没有言语攻击,警察看着你也毫无办法。
願榮光歸香港 雜種專業殺手,香港優質人口,新晉頂級反賊,黑警最大對頭
不用改,普天之下的“警察”骨子裡都是狗一隻,分別只差在有沒有一條叫“法治”的狗帶綁好而已。君不見就算文明如英美法澳等等,都會有警暴問題嗎?

用屁股思考都知道,你不會叫個道學先生跟黑社會打交道吧?
晕晕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六百多名墨西哥警察学炼法轮功(图)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5/六百多名墨西哥警察学炼法轮功-331870.html


图:印度,海得拉巴市(Hyderabad)的安得拉特警(APSP)在集体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https://telegra.ph/file/174f7d60f6329d73cb319.jpg

印度,警察训练大学的三千名学生学炼法轮功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
https://telegra.ph/file/45e7e7d0292c3f56db763.jpg


你在大街上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也会跟着举举手的。

除了中共及少数国家,那就是普通人。不要把中共那一套思想带过去。
thibetanus 大耳朵屠屠
是亲身经历让我对美国警察的印象有了改观。

我到美国之后第一次接触,美国警察留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具体细节,出于保护自身安全的原因我就不细讲了,因为我还有亲人在支那,我不想透露有关我身份的信息。基本情节就是,我在路上碰到一个警察,虽然身材魁梧而且还是看上去比较凶悍的那种秃头,但是说话非常腼腆,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和我寒暄了好几句才告诉我:“我的摄像头拍到你刚才撞了别人的车。”(如果你没听明白怎么回事也不要奇怪,因为我隐去了很多细节,只要你知道那个警察非常和气就好。)其实我是碰撞之后逃逸了,不过是非常轻微的那种。为了自保,我在碰撞的一些细节上还向警察撒了谎。那个警察的和蔼语气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事件最后完美解决,因为碰撞太轻微了,在对方的车上都没留下什么痕迹,所以也没有任何后续处理,和警察寒暄几句之后我直接就走了。

第二次和警察接触也是交通事故。后来我主动报警了,警察知道后安慰我说不用担心,很多人情节更严重,百分之九十五肯定我不用赔偿。后来没人再找过我,看来真的不用赔偿,这次和警察接触的经理感觉也很不错。

刚到美国的时候其实我对很多事物都比较恐惧,譬如警察和医院,因为我在支那的时候看了太多的洗脑文章,都是抹黑美国社会的,譬如警察一言不合就开枪、医院开出天价账单、护士没有经验扎n针都扎不中等等。后来都是我的亲身经历让我改变了对于美国的警察和医院的看法。

正式这种亲身经历和我在支那看到的那些文章之间的差异让我产生了好奇,究竟美国的警察和医院是怎样的,所以我才开始阅读一些美国媒体,如NYT,CNN, CNBC等等。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和支那洗脑文章不一样的,美国的警察并不是一言不合就开枪。“美国警察枪杀黑人”一类的新闻背后是美国警察面临的高度危险的执法环境,很多情况下警察开枪是出于自保。美国民众都有持枪和持有冷兵器的权利。我在支那的洗脑文中经常看到类似的说法:“其实美国对枪支的管制是十分严厉的。。。。。。”实际上在美国每个成年人都有保有枪支的权利,而且不需要任何额外的证件就可以把枪支放在自己的房子和车子里。警察执法的时候眼看着对方的手距离枪支只有几十厘米但是就是不能干涉,因为这是合法行为。但是警察又必须保证一旦发生冲突,自己必须比对方先开枪,因为后开枪的那个十有八九会被打死。这种情况下合法公民和歹徒的区别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曾经一个案例,涉及到一个坐在车内黑人被警察开枪打死,警察声称死者手放在了枪上,但是死者的亲属认为死者在车内睡觉的时候被警察叫醒,刚刚醒来的时候意识还不太清晰,手不经意的放在枪上。除此之外,在美国,冷兵器不需要任何登记就可以购买,很多美国人都有随身带刀的习惯,所以警察和民众交流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保持几米的距离,因为如果有人近距离持刀袭警,警察根本没有时间掏枪。这也是为什么在美国,警察暴力往往会以“枪击黑人”出现,而不会以“躲猫猫”的形式出现。
    
而且如果楼主是亚裔的话,基本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在美国,警察暴力的主要受害者是非裔,亚裔很少成为警察暴力的受害者。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要是你遇到可愛的警察,可能你就會改觀了
但如果你沒遇到,沒必要逼著自己改
蘇聯笑話「在美國,我可以有不滿意」
你移民不就是爲了可以不滿意?盡情的享受你的不滿意吧,直到你滿意了爲止
我也討厭政府的走狗,警察差不多也是那種類型的人。一樣是公務員,郵遞員或者消防員就可愛多了,警察和軍人就是走狗
但我見過好的警察
我有迷路被英國警察關心「需要幫忙嗎」然後送回家的經歷
也有幾次手續上有問題(中國人在英國需要在警察那裏登記地址,但我逾期沒更新)只是被念了幾句也沒被法辦過,説明清楚了原因(只是我忘了)文明國家的警察還是比較人性化的
糟糕的警察一定有,就是有多少的問題
參考監獄實驗,警察的權限越大,暴力的警察一定也越多。獨裁國家的警察比文明社會的警察暴力也是很正常的事,文明社會的警察如果有更大權限也會變得更加暴力
但至少他們現在沒那麽暴力,沒必要厭惡每一個警察
當然你也沒必要特意改觀,等到有一天你改觀了,那就改了吧。如果你一直討厭警察,那就討厭吧
只要你不要因爲你兒子想當警察就把他趕出家門之類的就好了
自由公民 死了骨灰都不要飘到东亚大陆洼地,telegram/ziyougongmin
只要是警察狗腿子,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一群人渣败类杂种杂碎!
科學證明最有效的方法是暴露療法(exposure therapy)或者說行為認知療法(cognitive behaviour therapy)願意的話找心理醫生,不願意的話讀一些相關性的self help book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3-24
  • 浏览: 2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