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墙内马克思小鬼渐多,各位有没有类似看法

如题如是说!
在最近由996激起的各种讨论中,总常见我称之为马克思小鬼的人。其特征是常把“马克思”“资本家”“无产阶级”挂嘴边,复读几句刻进DNA的语录,用这资本家系列的恶臭表情包,对马克思本人暂不知其究竟观点是何。
我认为其实质上并没有什么观点,正因为没有认识,才拿起从小在耳边一遍遍被复读的?克思,然而在你国只有?克思,不错自嘲完美。
已邀请:
burleigh 好好说话
确实多了很多呢……。
我认为原因也许是因为讨论996的门槛基本没有,毕竟每个在大陆工作的人都很清楚自己的工作环境。所以自然的讨论这个事情的人就会特别多。
而至于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引用马克思呢?一来是因为马克思当年说的东西特别多,西方争取劳工权益的时候也时不时从马克思里面找几句出来。其二是因为马克思写的很多东西都比较空泛,自然比较容易引起一些共鸣。至于马克思写的实际操作的部分,由于过于扯淡,因此其实现在也没有什么人提。你可以留意一下,他们复读最多的部分,就是“资本家都想赚钱,不关心工人”,而不是马克思理论。
还有一点是国内现在很多问题都太低级了。如果连劳动法都没有被执行,那自然不会有什么“如何修改劳动法”的讨论。
“实质没有观点”应为没有什么新观点。他们选择复读马克思而不是复读毛泽东就是一个观点。毕竟在自称共产主义的国家里被封神的人里,相对靠谱一点的应该也就只有马克思了……。
gumtree 观察
我也发现这个现象了。过去都当笑话用的“资本家”等政治词汇,重新成为常用词。

我觉得这是言论审核和思想控制逐渐加强的结果。

我举个例子,知乎有个问题,“民国的军阀真的如课本所说的那么十恶不赦吗?”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782822

现在,所有的回答都是肯定的。而且变着法子告诉你民国时军阀比课本里说的还十恶不赦,课本为了保护你幼小的心灵做了淡化处理。
如果你去做个否定回答,再具体说几句,会马上政治敏感,被删帖,还可能被禁言几天。

无数的小粉红用生动的回答来诠释课本里洗脑材料的正确性。他们的回答对于其它学生相当于课外读物,或者爱国主义教育材料。这种新的洗脑方式非常有效。

这种洗脑方式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不会再怀疑课本内容的正确性。自然“资本家”,“无产阶级”等词,也就不再尴尬,成为他们的新的日常用语。
認同。不過我想胡說一通的是相信馬的孩子們本身。

先從一些事實說起吧:以北京大學為首的國內各高校曾經流行的反對運動,不知道各位怎麼看,我覺得純粹是一種鬧劇而已:學生打出的旗號不是對普世價值的追求,而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無條件支持和希望上頭能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勸諫。在他們看來,馬(及其後繼者)是絕對正確的,是無庸置疑的,中國之所以令人不滿意,不是因為馬列毛,而是因為當今聖上沒有貫徹馬列毛。所以說,他們從根本上就是滑稽的悲劇:對一套說辭完全相信。卻又對這套說辭導致的後果保有不滿,只能把不滿化為原教旨式的反抗。

有無條件相信馬這層精神枷鎖在,中國的青少年就不能健全而合理地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從而縱使想改變卻只能在馬畫出的怪圈內原地踏步,就算有不滿也只會像北京大學的同學等人一樣揮舞馬之理論無能咆哮,被真正理解並利用馬的聖上玩弄於五指山之中。且,讓我們退一萬步,就算這群勇敢而悲劇的學生成功拿下聖上,自己坐上龍椅,他們能做的無外乎改朝換皇帝,再次循環一次歷史,變成曾經被自己打倒的模樣,甚至更糟。

總結以上廢話,其觀點為:若信奉馬之理論,崩壞和血海是必然之事。為何?馬之本身作為一隻社會學學術流派,一隻過時的社會學學術流派,其漏洞遍佈和粗暴野蠻的主張只能在學術辯論中被否定粉碎而已,詳情可以參考【編程隨想】。而竟有人妄想用一套過時的幼稚的粗暴的疑似理論的東西來治理國家,他必然會發現這是行不通的,而為了維持這個國家必須引入真正支撐起國家運作的理論和策略。真正理解馬的太祖等人,決定以舊時封建體系為實體來運營國家,而被這套玩意忽悠進去的青少年,只能算作棋子或者家具而已,至於妄想掀起原教旨式的運動,則更是癡人說夢。

當然,縱然這些孩子演出荒誕的鬧劇,其本身就是畸形教育誕生的悲劇。他們肯定會越來越多,說話越來越殺氣騰騰,滿嘴“無產階級”,“萬惡資本主義”之令人寒毛倒竪的暴力詞彙。畢竟,十幾年的教育就是一遍遍教導這些觀點,並剝奪孩子的思考能力,讓他們不使用大腦來記憶並條件性相信這些落後而無章法的教條。山中老人用大麻凝聚信徒,ccp用馬凝聚信徒,共通之處就是他們使用的東西,一定要是糟糕且虛妄的,而他們使用的對象,一定要是混沌且天真的。

對於增殖的馬教徒,我雖然覺得他們是悲劇,但是卻無法對他們發出任何同情,也無法想出任何挽救他們的方法。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幸存者偏差。站在其他立场上为劳动者说话的都被当成境外势力删帖了
基督教昌盛的欧洲,最初的改革不是自由民主人权,而是宗教改革。中国一直在宣传马列主义,而最终统治阶级腐败后,会引起马列主义的宗教改革,只要是改革,就会让人追求公义,文明和正确,会导致国家前进一步。

墙内马克思小鬼渐多是好事。
国内那些“马克思主义”复读机其实并非信仰马克思主义的。
真正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北大马协会不是被强行解散了吗?!
凡是跟当局起哄的所谓“马克思主义”,只是披了一张马皮而已,其本质是红色贵族极权主义。
bot1989 品葱娘作者
这是他们新的梗,被官方所鼓励甚至到了煽动地步的一种梗。

他们正处于智识活动占据生活大部分时间的上学阶段,因此不得不习惯于从那些僵化课本上内容开始构造自己的言行规则(尚不能称之为三观),从而在与身边人的交互中取得智识快感,并且也能够促进其提高成绩,得到现实利益。

我的意思是,这只是这类无知的、无能力参与正常讨论的巨婴们的自嗨,不必认为他们对资本论-马克思主义有多少了解,正如不必看他们自称唯物主义者或无神论者就认为他们对唯物主义或神学有什么了解一样。如果你见过诸如国内弹幕网站上一堆初中生激烈讨论牛顿三定律或热力学定律,一堆初中生激烈讨论课本上的某某作者的诗词生平,一堆初中生激烈讨论化学或生物学必修教材上的定理公式时,就会对这种类似的对马克思理论的无脑讨论见怪不怪。面对前面的那些行为,我们一般称之为dssq(大势所趋,音MAD圈用语),那么对于后面这种行为也就不必真的大惊小怪认为中国人一瞬大脑升级了。

只是另一种展现初中生情商的暴言而已。哪怕占据舆论多数,也只是群体暴言而已。
问题是中国大陆现行的连马克思理论也不是。
问题是中国大陆现行的连马克思理论也不是。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70后,80后,甚至部分90后怎么也是踏着计划经济的尾巴,吃过苦受过罪,通向奴役之路和1984当初也基本谈政论基本都看过,马克思这套谁信吗。信的也就是国企的遗少,95后不一定,生在你国经济 腾飞,马脚捏造(不错,确实是捏造)的资本主义罪恶一件不差,马教的应许地狱没受过,上学又赶上洗脑加强(猪圈女孩也不是这几年才认识字的,胡锦涛时期就开始加强洗脑),整出帮马教小鬼不稀奇,将来大洪水也别犹豫,有机会就U型锁手起锁落,这帮人早晚还是会坑人
有些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没办法,不这样的话什么都表达不出来。
应该是真多了。十几年前大学里的马会,基本上被当作神经病来看,也没有什么活动能力。现在(镇压之前)是人气很旺的了。北大的那个工人调查,能组织五十几个本科生去,非常了不起。
当小粉红发现中特社的荒谬后,一部分会转变成皇汉极右民粹,另一部分会转变成极左马教徒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我们应该支持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者,左派行动力不见得比右派差,佳士抗议就有左派学生组织声援,最后下场还很凄惨。

本来从民主角度上说,极端左派也应该有发言抗议的空间。更何况中国权贵资产阶级也是激进左派的敌人,我作为老右派,反而支持他们在中国的言论和行动。

国外AOC这类左派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这种社会主义者就欠来中国感受社会主义铁拳。
KillRabbits 水位观察者
不是坏事。

你们要知道,公安部门对付毛左花的精力可远比什么民小、远邪多多了。

网络上涌现的新左派青年,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推墙的一份子。

现在墙内遍地纳粹分子的情况下,要团结大多数,而不是站队把观点不同的推到对立面。不然就犯了刘仲敬的错误。

先剿匪,再谈主义。
反资本家不反皇帝,宛如反贪官不反皇帝,都是假🐴,是指🦌为🐴
根本不是马克思小鬼,你支现在是封建国家
币圈奇葩8964 英文名cryptoweirdo,构建共识,我 #孙笑川258 推翻共产党
有人带节奏+众多人的自愿回答+有不同意见者删帖封号
其实你网上看到的都不能反映真实情况,大多数正常人已经被一轮又一轮的大清洗+手机号验证搞得不想或不敢说话,只剩马克思小鬼了。正常人都转移线下,只和少数可信任的人说话了。
mk999999999 深吹的克星
很正常啊国内自由派早就投靠了权贵资本主义,喜欢引用新自由主义为党国党国大企业权贵辩护知乎那群996程序员自然不可能也用自由主义为自己争取权利,那么马自然成了唯一能反对现状的言论工具,本质上是因为国内自由派只是党国的权贵主义分支而已背后是改开贵族
RandomID_1 金科律玉何精甚,颐使气指慢宽衣。
在共产党控制之下,他们不知道除了马克思以外的批判学说,只能拿起红旗反红旗。如同伊斯兰社会必然出ISIS。
应当给他们增加点 非马克思学说。比如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8/09/Book-Review-The-Errors-of-Marxism-Leninism.html
襄陽侯習鬱 高中生占卜术士
我入马教是为了跟随左翼阻止专制政府削剥人民和探听革命叛乱的消息。说白了像朱元璋入明教。我对毛派斯派托派没有进行正义行动感到悲哀,对邓派的谎言感到厌恶。
他们以资本家概括官僚主义的罪恶,民主自由的阻力。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为何墙内马克思小鬼渐多?
因为是它们大部分都是支共教育意识形态工厂里,批量制造的复制人、复读机嘛。
UCCMaoist 毛主席万岁!
毕竟你国就是完全符合马教剥削定义的奴隶制国家,屁民奴隶们自然与所谓无产阶级心有戚戚焉。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共从来没有给人民一口饭吃,不然哪来那么多赤贫家庭和饥寒儿童?
而是掠夺百姓的谷仓供养权贵和走狗,只给他们留了一口饭以维持生计为了繁殖更小的可供剥削的新奴隶。
VR46 普通咸鱼,坐等退休
嘴上说🐴跟真正用🐴是两个概念……北大的马克思学院学生现在不都不敢出声了吗……
既不接触现实社会,外界资讯又被墙挡住,再加上引导言论,过滤“杂音”,在一个封闭的环境内生长出什么奇形怪状的物种都不足为奇。(纳粹青年,昭和男儿,红卫兵,恐怖分子,邪教信徒等等)

话说回来,其实马教本身在这个时代没有多大的吸引力,然而在国内目前舆论环境下,其他“思想”,“主义”不是被边缘化,就是惨遭赵拳。于是只留下这个写入党章,用于洗脑,提供陈旧理论基础的马教了。若是马教那天再根据中共的需求进行“改良”,估计部分马小鬼会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这种事从共产主义诞生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不断重演

可悲的是,国人实在太健忘了(或者说求生欲过于强大?)
一般通过孟什维克 中左Liberal/反列宁主义/剿灭列维坦
无论是贵匪还是马小鬼,马克思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宗教符号”。(共产信仰确实有宗教的普世感)
就像中世纪统治阶级需要宗教为政权背书,百姓也需要信仰寄托,尤其是艰难时期。
当然,马会这种组织度高的我很支持,有思辨和行动力的马主义者跟盲信者不是一个水平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现在的一大问题是以中共为代表的共产教会似乎和高校左翼小鬼的胡歌诺共产派产生了分歧,前者在后者眼中已经沦为了资产阶级走狗。
因此这块是可以加速的。
周朝先 我出一個方案大家來研究
我做個類比。

每逢選舉,台灣各家媒體就會進行民意調查,也就是民調。由於委託機構的不同,各家新聞電視台、報紙支持的政治政黨勢力不同,通過部分技術性手段調整,民調跟實際結果都會有偏差。做得太過分,就是假民調。

而中共在大陸做的就是假民調。

台灣這邊有個好處,投票投完,真正的民意調查就出來了。

中共跟他們的意識形態有沒有支持者?
一定有。
但是他們拿不出一套禁得起檢驗,眾人認可的真民調結果。
yogafire 四海为家,全球布种
我也是醉了,刚才去油压店,遇到一个马克思主义向的超级粉红的技师
我也是没有怎么立场鲜明地发表反贼言论,只是受不了她一开始就不停下来的各种被洗脑的自干五言辞(特别是体现在对“资本家”的仇视心理),我稍微调侃地指出了一些她的观点的内在矛盾,结果她就一直说个不停。
到后面我一边摸她的奶她一边帮我打飞机,她还在滔滔不绝地发表她的粉红言论。说的我心烦意乱出不了水。
我这辈子去这种半套店的次数快上千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
害的我现在回到旅馆还要找片自己打飞机。
已删除
wlslxwkp anxiety is the dizziness of freedom
其实不直是在墙内,现在欧美国家年轻一代里马克思的理论也是相当受欢迎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为什么一些台湾人香港人,不愿意承认和大陆人是同胞?
答:說了你不要生氣,給你說句實話,我遇見過的大部分台灣人,香港人,其實從內心深處是看不起大陸人的,甚至許多國家的人都看不起你們,這是一個刻板印象的關係

為什麼看不起大陸人?他們對大陸人的刻板印象是:大陸人素質低、沒水準、窮得饑寒起盜心、甚至於智商都有問題。準確的說,這個是一個身份認同問題,但是不是認同大陸人的問題,而是認同中國人的問題

中國人在世界上的名聲,其實已經臭了,背負著中國人三個字,就是背負著一項隱形的負資產,也就是說,如果你是中國人,你要比日本人、韓國人、澳洲人……在海外活得更加努力和謙卑,才能獲得別人的尊重,而這些尊重,是日本人、韓國人、澳洲人……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獲得的

我親身經歷過莫名其妙的國家歧視、民族歧視,我什麼也沒有做,僅僅是因為我背負著中國人這個身份,就受到了莫名其妙的傷害

相信我,如果你去海外生活一段時間,你就會理解,為什麼中國人三個字那麼臭,你也會理解在這個層面是,為什麼台灣人、香港人不願意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你如果見過文明世界,再回首看看中國人,你也會有這種感觸:我可別做這種中國人了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这些人正是梁家河的执政基础 习近平在逼急的时候大概会送员这种群众炮打司令部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吃谁家的饭?穿谁家的衣?这世界说是整体也行,说是大大小小的公司也行。左右成了手段,区别敌我的标签。实际上现代社会问题什么理论都无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毕竟都在政府干预,大家比的是生活质量,没人一定追求政治的最高形态。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从比例和恶劣程度上来说,赵家人看我们是巨魔,不是小鬼

We are trolls, not ghouls
遨游星汉的维尼 马克思主义者 反对一切专制集权 支持言论自由和政治民主
国内的马克思主义者一直存在,但是由于国内的马克思主义一直被中共垄断(解释权归官方),而且还以各种低劣恶臭和马克思主义毫无关系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维尼思想,伟大复兴等)滥竽充数,使得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成了一个大杂烩。现在国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基本都是民间自发的年轻人,高校学生(中老年左派基本上都是民族主义国家至上的文革造反派,思想上比较保守)。我认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第一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不是赵家权贵立场,第二,支持言论自由和民主。第三,国际主义者。
我也信过马克思,它的理想的确颇有魅力,对年轻人的确有吸引力。
但是我认为重点是邓式资本社会缝合怪已经暴露出了巨量的缺陷,那马思想没有被禁绝,原教旨的他们就会批判996等坏事。(我个人的观察是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有相当大的隔阂 这个未必不能利用)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習皇大力扶植馬列教,是這個大方向的使然。
需要拒絕民主自由思想,重樹馬列邪教權威則是必須的,這個與習皇開倒車完全同步。
穿墙邪仙霍青娥 無理非道な仙人
天朝现在是经济上权贵垄断资本主义,政治上寡头独裁,甚至要搞封建帝制,跟社会主义半分不像,马克思见了都要气活。还没有分权制衡没有司法独立,跟发达国家主流价值背道而驰,完全魔幻国度。

再说马列也不是什么“宇宙的真理”,党国迫真宣传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树立假想敌、民族主义、领袖崇拜是tg常用手段。

鹿克思小鬼接受一点tg洗脑教育就出来跳,不知道自己是代价,等着不明不白被割吧。
rtgzddgh 已停用
窝来模仿狗剩了。
这个问题加尔文回答过。


人就其本性而言,可以說是一個永不止歇地偶像製造廠。繼神降下大洪水後,人類經歷了一次更新,但不久後他們又開始為追隨自己的享樂而造偶像……。人的大腦裏充滿了狂妄和桀驁不遜。他們憑藉自己的想像力,肆無忌憚地杜撰出一個又一個的神。人的頭腦在絞盡腦汁地慢慢轉悠,被愚蠢之極的無知所充盈,所構思出來的神只是一個空洞虛無的軀殼,而非是真正的實體。
人心的邪惡會使他惡上加惡,這也就是說,他試圖打造出一個從他頭腦裏構想出來的神。因此,人的頭腦能生出偶像來,而他靠著雙手能叫這偶像問世。以色列人的例子說明,偶像崇拜的根源就在於:人不相信神與他們同在,除非這位神果真在他們面前現身。




人抗拒福音的结果总也会倒向其他假神的,马克思不过是一个稍微多一点信徒的偶像而已。
你看他们不准信马克思以后还会信许多别的东西的。
Shanghai1967 上海公社一月革命
下面这篇文章也许可以回答这里的问题:
周舵先生和马克思——自由派没落时代的哲学和经济学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28458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开头部分)


据闻,为了响应习主席关于“实现共产主义是共产党员的最高理想”的讲话,端传媒邀请周舵、徐贲、洪振快等三位自由派领袖以五篇文章“证伪共产主义”(其中周舵先生一人就贡献三篇),据说港台地区传播甚广,读者争相传阅,云云。

如果按照自由派队伍里面的资历来说,周舵等先生属于我的前辈。自1989年以来,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各位先生,你们似乎什么也没有忘记,什么也没有学会,还是生活在柏林墙倒塌的那个瞬间,还是陶醉于“历史的终结”,对于中国与世界大势的变化茫然无知。如果要比,今日之自由派,未尝不是在步上世纪八十年代斯大林主义遗老之后尘。

中国现代的自由派,作为一种政治力量,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它既不是真正地、完全地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也不是如它自己有时所标榜的,是代表了人民大众的利益;而是在特定历史时期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城市小资产阶级(这里专指城市专业技术人员、自由职业者等)的利益。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自由派曾经是强大的,你们曾经垄断着青年的思想,你们曾经那样接近权力中枢,眼睁睁地把机会错过了;你们那时虽然还不富裕,但是你们曾经是有理想、有激情、有献身精神的,曾经有些像当年的共产党人。后来呢,有的消沉了,有的被招安了,有的盲目地往体制的枪口上撞,有的做了资本家的食客、管家、御用文人,还有的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海外的队伍早就瓦解了,国内的也多半被体制吸收了。今天,还有多少有理想、有抱负(而不是为稻粱谋)的青年在追随你们?

本世纪初以来,一批又一批的青年在左转,已经成为内地在思想上、政治上最活跃的力量。对于马列毛左派在内地青年和一般群众中的实际影响,各位先生可有客观、可靠的估计?各位先生难道没有考虑过,除了“马克思主义的欺骗”,在这思想运动的背后是否还有更加深刻的原因?难道仅仅是因为今天的青年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就像当年的老共产党人责备青年向往资本主义是因为没有经历过“旧社会”?

二十多年前,空谈自由、民主、宪政(姑且不论这三者之间的矛盾)尚可属于天真。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仍然不进步吗?洪振快先生深为中共的合法性所忧虑。有朝一日,中共不“合法”了,中国就能够实现自由、民主、宪政了?今天受马列毛左派思想影响的青年数量这样多,整个社会这样脆弱,中国的工人阶级又如此庞大,并且眼看着越来越好斗、越来越激进,即便是城市“小资”也正在发展“仇富”的思想。

形势如此可虑,站在你们的立场,难道不揪心、不担忧?如何还会有闲情逸致来算“共产主义”的旧帐?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越发思考大自然的伟大和奥妙,越发觉出人类的无知和渺小! 环宇万物,自然良循,正德正善,方成大道! 必须实现中华伟大复兴和达成自然良循大道!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5
  • 浏览: 12790
  • 关注: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