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龙应台发脸书批判民进党防疫政策?

龙应台脸书原文
河裏撈上來的、廁所裡發現的、陋巷公寓裡無聲無息的....遺體,全部成為官員嘴裡一個號碼、案例。

當他堅持每天用「公務常態」的語調報告,每天把它正常化,久而久之,他就讓大眾習慣而接受,麻痹掉心裡的刺痛和驚駭。

同時,對每一個孤獨猝死的「案例」,都要透露一些前置「形容詞」:猝死「案例」有多種慢性病,猝死「案例」肥胖,猝死「案例」喝酒...,暗示的意思就是:他本來就該死,不要只怪新冠病毒。

這三週來讓我寢食難安的,倒不是很多專家學者和認真的記者已經分析的根本決策錯誤,而是這個政府對同胞死亡的態度。

那種掌權的強硬傲慢,那種慣性的居高臨下,那種認為所謂「國家戰略」高於「庶民生命」的理所當然的霸道,令人駭異;這權力的傲慢、聲調的居高臨下、以生命為政治代價的權術,我們並非不曾見識過,但絕對不是在一個民主政府。

台灣人民的公民素養是非常高的,這絕對不是台灣人對民主政府的期待。

為那死得不知所以的同胞,為那被剝奪了死別最後一個溫暖擁抱的家人,我心沈痛。
—————————————————————
「如果篩檢出新冠肺炎的高齡患者、糖尿病、腎臟病等慢性病者,立刻打新冠單株抗體,可以減少5到6成死亡率.....那些生命是可以挽救的。」

「如今台灣疫苗要靠人家施捨,美國過剩的施捨你一點,日本不要的施捨你一點,再把台灣半生不熟的拿出來,「這樣對得起台灣人民嗎?這不只傷害人民的健康也傷害了人民的尊嚴。」——陳培哲

龙应台脸书链接
https://www.facebook.com/1388668931448060/posts/2827775804204025/
我覺得聯想力很豐富吧。

河裏撈上來的、廁所裡發現的、陋巷公寓裡無聲無息的....遺體,全部成為官員嘴裡一個號碼、案例
當他堅持每天用「公務常態」的語調報告,每天把它正常化,久而久之,他就讓大眾習慣而接受,麻痹掉心裡的刺痛和驚駭
同時,對每一個孤獨猝死的「案例」,都要透露一些前置「形容詞」:猝死「案例」有多種慢性病,猝死「案例」肥胖,猝死「案例」喝酒...,暗示的意思就是:他本來就該死,不要只怪新冠病毒


......龍女士的意思是,官員應該把死者的姓名公布出來是嗎?
應該公布姓名,年齡,現居地址,好讓死者不成為一個號碼或是個案,是這個意思嗎?

她能保證死者家屬的左鄰右舍不會對其避之唯恐不及嗎?
她能肯定新聞記者不會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鯊魚群起圍攻、一再踐踏死者家屬內心的悲痛?
她所謂的關懷善意,難道不是對死者家屬的二次傷害?難道就不是在啖食人血饅頭?

而且,什麼叫做「本來就該死」?這種話根本就是在傷害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吧。
如果她針對的是『孤獨猝死』的案例,那應該譴責的難道不是讓死者因為孤獨而無聲無息死去的社會?
把『孤獨猝死』跟『身有慢性病』再到『暗示本來就該死』連結在一起,聯想力還挺豐富的嘛。
是文藝小說寫久了,所以連邏輯都死光了是嗎?(笑)
天地反復照清明 來自台灣,希望世界和平
看了覺得還好。比起前幾周FB一堆每天喊要打倒民進黨政府,拖蔡英文出來遊街的,現在似乎冷靜一些。
主要幾個原因可以分析:
1.新增確診數仍在持續下降,雖然降得慢,但確實在降,到6/12日的七日平均確診數已經回落到255人,不過端午節又有一堆台灣人悶太久跑出來玩,也許月底又要再爆發一次,因為covid-19的潛伏期是7-14日。

2.縣市長面對疫情的危機處理能力,透過疫情看出差別。最讓人跌破眼鏡的是柯文哲,他原本是台大重症權威,作為一個醫生市長,他應該是最理解醫護想法的政治人物之一。當然,也有可能他太醫生,就是看數據做事,結果引發台北市醫師公會反彈。不過我認真想想,雖然柯每天炮打中央,用嘴巴防疫,但真應該負責任的,可能是黃姍姍。

3.疫苗分配問題,以及爆發打特權針,偷賣疫苗的,全都是藍營執政縣市(我也不認為只有藍營縣市會違法,就等司法調查,但目前是如此),這讓藍營打民進黨的力道就會轉攻擊致死率。
訴諸濫情的誅心之論
通篇廢話沒有提出任何值得參考的防疫論點

只能說不愧是龍女士
上千字的廢話濃縮成八個字就好:「我看蔡英文不順眼」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都蘭山中野書(50)
最近跟歐洲的兩個兒子視訊通話,內容有點超現實。

我說,街有猝死者,他們說,嗯,這是我們去年二月的狀況...

我說,老人院爆發感染,他們說,嗯,這是我們去年三月的情況.....

我說,「政府領導與藥廠有圖利勾結」的說法甚囂塵上,他們說,嗯,我們這裡去年中也有同樣的說法....

我說,政府之混亂、無能、欺騙、冷酷,令人憤怒,他們說,嗯,你記得英國首相怎麼說的嗎?「我寧可屍體堆積如山也不能封城....」

我說,社會分裂,各說各話,他們說,對啊,我們這裡一年半來都是這樣,而且每個人都說得頭頭是道。我們的耳朵已經滿出油了....

我說,每天都很悲痛、憤怒,又覺得無能為力,非常挫折....

他們說,你這樣多久了?

我說,一個月。

他們說,我們在封鎖中悲痛、憤怒、無能為力的狀態下活了整整一年半,所以可以告訴你:不必這樣。該怎麼活就怎麼活。該運動就運動,該讀書就讀書,該走路就走路,該吃飯就吃飯,該種花就種花,該開心就開心。生活是自己的堡壘......

我就走到園裡去看親手種下的絲瓜,剛剛開了花。


隔了一天後龍應台的po文,要說是生活自省嗎⋯感覺也稱不上。
老實說台灣目前的情況跟去年英國根本沒得比,「冷冰冰的數字」根本沒到需要用貨櫃車衡量的程度,Rt值就降到1以下了。
讓兒子教一堂課也算是種獲得吧?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支那(地名)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你們家的馬英九在和平醫院,小林村滅頂的表現遠比民進黨面對武漢肺炎時冷血。
eeexplorer 共同體愛好者
還是得從階級成分分析。她其實就是從中國大陸逃亡來台灣的大中華小資產地主階級。從大江大海就能夠看出,龍應台喜歡用煽情敘事,兩岸各打五十大板,說共黨對於她家人在浙江的不幸,也傾向於認可長春圍城。於此同時,也譴責蔣介石在台灣的惡行,但卻歸因於失去政權的「恐懼」,所以才對台灣人大開殺戒。批判之餘,也擅長為惡行找藉口。這種人物,非常容易被白區黨統戰,而蔡英文作為統戰型人物,搶佔了國民黨的生態位,想必是有諸多不滿的。
zhantunwaijiao 观察 百年未有之大便菊,将由总加速师亲自指挥,战豚外交所向披靡。
她既不是医生也不是医学专业,只是个文人。
当然台湾现在防疫形势确实很紧张,希望改进。但改进的手段绝不是向支共乞讨。套用她的原话:既伤害人民健康,也伤害人民尊严。
steptw 迷路的金屬史萊姆...
當他堅持每天用「公務常態」的語調報告,每天把它正常化,久而久之,他就讓大眾習慣而接受,麻痹掉心裡的刺痛和驚駭。

麻痺也是因為這種批評聲音已經有20倍聲量,從來也沒提過看起來可用的改善方式,全是紙上談兵

同時,對每一個孤獨猝死的「案例」,都要透露一些前置「形容詞」:猝死「案例」有多種慢性病,猝死「案例」肥胖,猝死「案例」喝酒...,暗示的意思就是:他本來就該死,不要只怪新冠病毒。

這是科學事實,當你有慢性病死亡率本來就會比較高,多講可以讓有慢性病的民眾更注意安全,避免過多接觸,也同時告訴他人建立良好生活習慣的重要性,這是健康推廣,跟毒品宣導沒啥兩樣
這三週來讓我寢食難安的,倒不是很多專家學者和認真的記者已經分析的根本決策錯誤,而是這個政府對同胞死亡的態度。

同時也有很多專家認為,國家疫苗戰略上大致是正確的,這是有兩派之爭的,不是你相信哪派,哪派就是正確的。你又是啥態度呢? 我不認為你表現得有多麼悲天憫人,作秀大家都會,即使總統下台還是掉眼淚,我也不覺得這是能夠彌補啥,我反而會覺得不夠務實假惺惺。
民主国家吐槽政府做的还不够不好不是常态吗,难道要像舔二百斤那样舔蔡英文才正确?
他文寫的好像自己悲天憫人
不就是一個譁眾取寵,機會主義者

如果他真的擔心台灣人的生命
早就會發些,戴口罩勤洗手少出們之類教導對抗病毒的實用文章,更有心的話,呼吸器血氧儀,買好買滿捐出去了
路人丙 路人丙
看了一下她的臉書, 完全是蔣勳德不配位文體.
填滿二十字.
TISU 牆外人士
不給案例號碼難不成要直呼名字
報告本來就是公務常態,懷疑龍女士沒開過會,還是他希望看到陳時中嚎啕大哭的爬來報告
龍女士難不成希望蔡英文為死者披麻帶孝來表示對死者的正確態度
把案例的慢性病也列出也可以讓有這類病史的人提高警惕加強防護
全世界所有的專家學者也確認有這些病史的人為高風險
龍女士是希望政府為死者上香後直接結束事情?
不懂這邏輯,如果他要講疫苗就針對事件提供看法就事論事理性數據
處理事情只用感性的文字像下三濫的記者只會把事情便更糟
還是乖乖去寫小說吧
林肯 我們一定可以做到,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而且都是自由的。by-進擊的巨人(愛蓮.葉卡)
民進黨政府是我中華民國公民委託執政的,發發意見、監督施政也挺正常,只是中天集團這種通匪的團伙,假監督之名行顛覆之實,那真的可以去吃大便了。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民主国家嘛,本就是政府做得好理所当然,干得孬万劫不复。想必龙应台女士的生活因这疫情受到了严重影响,以私人身份在网上发发牢骚倒也无妨,这属于言论自由保护的范畴。

中共病毒已经导致多个国家发生政权更迭,不乏从民主倒退回专制的,现在民进党露出这么大的破绽,国民党自然要利用此天赐良机大幅收复失地。不管龙应台女士怎么想,她的这篇文章势必成为蓝营攻击蔡英文政府的弹药,去误导那些真正决定台湾选举结果的非蓝非绿人士。
河里捞上来的???哪个武汉肺炎死亡患者是从河里捞上来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