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为何一线城市穷人不常见?他们都去了哪里?

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中国基尼系数“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数在2008年达到最高点0.491后,2009年至今呈现波动下降态势,2020年降至0.468,累计下降0.023。同时居民收入分配调节在加大。”
即使在2020年也有0.468,也就是说哪怕按照官方的“假数据”,中国的贫富差距也远在正常水平线之上,高于中国人天天黑的“寡头垄断国家”俄罗斯和“财阀黑暗世界”韩国。
但即使是这个数据,明眼人也能看出来是假的,因为在2009年之后中国的基尼系数号称“呈现下降之势”,但众所周知,09年之后是你国开始放水炒房的高峰期,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在大规模放水的同时,基尼系数居然会降的,这是完全违背经济规律骗傻子的统计。
因此按照民间西南财大的统计的话,抽样数万人,得出来的中国的基尼系数第一次统计竟然达到了0.61,第二次统计更是0.62。
这还是11年12年时间的统计结果。如果按照这种趋势,那么今天中国的实际基尼系数更是可能达到了0.7甚至0.8以上!为历史罕见世界上最高的贫富差距之一。
在这么高的基尼系数情况下,为什么其他贫富差距远比中国低的国家,你都能看到大量贫民窟,穷人衣衫褴褛,流浪汉成群结队,可中国现在大城市为何却不怎么看得到这些景象?
那些穷人在中国都去了哪里?他们的声音和消息在哪里?
中国的城建和城市发展是以中心为原点向外辐射,一二三四五环线根据时间,生活成本,就业机会,教育系统,供水供暖,城市交通和核心功能递进式向外扩散。 无法适应这种环境,成本的低收入人群会被递进排挤到外围,直至流失到城乡结合部、农村、甚至更惨。

由于中国没有最基本的普适性的医疗,教育和养老保障,城乡二元化固化,所以穷人生活在城市环线的压力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比如在沈阳,大概2、3十年前在城市边缘开一个“小卖铺”,只要你有一辆人力板车,有一间土坯房,有几千块做生意货款,有一个烧煤渣的单体煤炉,后院有一口井,那么你家在当地也算是中产阶级人人鲜艳了,至少吃点苦,小日子过得还是有声有色。

但是一旦城市疯狂的扩张以后,新的道路桥梁带来了新的交通规则,你的人力板车甚至电动三轮不可以走高架桥了,很难用高人力低成本的方式再去集散批发市场进货,那么生意成本和机遇成本就大大增加;

再后来,由于城市拆迁改造,集散批发市场被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大高楼,原来的批发商被迁入了高楼里,店铺租金贵了,管理费贵了,要分摊水电供暖和电梯费了,相应的批发价格也上来了,你原本几千块钱货款就要变成几万块,运营成本和周期大大增加;

冬天来了,原来的你会揣着200块钱,蹬着人力板车,去附近砖场门口等着,等着大门一开砖厂工人开开大铁门,跟做贼一样把烧了一半的煤渣卖给你,200块钱够你烧一冬天了。现在由于城市拆迁,新环保法的实施,集中供暖变动等原因,你再也无法以这种廉价方式取暖了,而且你旁边的居民都住进了小区,都变成“高档人”了,他们也不会再来你烧煤的小卖铺里闻那种烟熏火燎的味道,慢慢的你只能改成最昂贵的分体式电热扇供暖,一个月电费就1700,而且周围居民嫌弃你墙壁中含钠的那种洗不掉,丢不开的煤渣味,来消费的更少了。

后院的井水也是,原本那么甘甜,随着附近基建的拓展,煤气管道,净污水管道,光纤,防渗一层又一层,你家的井终于在有一天被串联了,污染了,无法再饮用和生活了。你去当地水利公司申请并入自来水系统,水利公司说了,请提供住建部门和街道的手续,你买了四条红塔山,四瓶榆树钱,两份大红包,好不容易跑定了手续,交给水利公司,水利公司说对不起,自来水联网并容走的管线没路过你家土坯房,土坯房也不计入未来自来水发展规划。从此以后你家就是高成本买大桶洁净水过日子。

好不容易挺了几年,周围熟悉的朋友大多搬家了,或者去更大的城市打工了,或者搬家到生活成本更低的城乡结合部了,还有一些上了岁数的人在农村有宅基地就回农村了。当然,也有混的不错的,接着城市扩容和改造的机会组成了装修队,赚了钱,住了大房子开了小汽车,但是,可惜不是你。

你所见到的仅仅是生活更加的拮据,不便利和不熟悉。 新迁入的居民有很多都是城市中心住腻了,来外围购置第N套住宅的,他们的衣着,谈吐,衣食住行和举止言谈都泾渭分明的跟你属于两个世界,你家孩子在学校也是被排挤格格不入的那一个。

当然你也不是老居民里混的最差的那一个,老张家小三子,去年因为偷了工地的水泥沙子,赶上严打被判了9年; 大前年,老王家的四丫头因为活的太憋屈,为了争一口气去了大城市,具体干什么不知道,但是回来探亲的时候穿的貂皮、抹胸和网袜;最惨的是赵四叔,全家五口因为拆迁协议和市政、工程方产生了冲突,两个儿子一个被打成残疾,一个因寻衅滋事被判三年半,老赵一股火就中风了; 还有田老六,以前好好的一条汉子,靠出卖苦力赚钱,城市扩容以后找不到工作就暂时流落在街头,被收容站的人带进了收容所,十几天后再回来的时候后脑上有个大疤,缝了不知道多少针,整个人痴傻孽呆的,话都不会说了,收容所和派出所的人说,他在收容所自己玩躲猫猫的时候撞到头了,录像坏了。

你问我中国的穷人都去哪了,我不知道,我见过,但是我说了你也不会信,富裕和安稳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谎言和麻痹蒙蔽了我们的双眼。

美国的确有流浪汉,但是不集中,因为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规划在60年代就奠基完毕了,匝道和高速作为天然的分割,人为划分了这些人群。 在美国东西海岸,跨洲货车司机的月收入大概在7-9万人民币每个月,不手动承担55磅以上重物操作的力功月收入大概在3-6万人民币,小个体经营者和小企业主的月收入均值在24000人民币上下,一个电工或者木工的周工作时间大概在24-32小时。真正的流浪汉往往只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信用破产。

讨论中美之间不同收入阶层的生活对比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美国有1100万人的最基本生活,最基本的活着,既:吃,是要靠政府的食物补助卷,但是在这1100万人中,住房自拥率达到了24%,他们住的地方有前后院,甚至有的人每个月花费110美金在园丁身上。我认识一个哥们领了6年食品卷了,但是他有一条20多米的帆船。

在中国,穷人去哪了不是一个个体问题,而是社会现象问题,上文的叙述讲述了2、3十年前的远景,它在今天的社会依然每分每秒在发生,版本或高或低,无人在意。

中国房地产占gdp的百分比高达464%,而美国是167%,高速的通货膨胀带来的是疯狂的城市拓展,基建和城市扩容向一只巨兽,吞噬着资金水池也同时吞噬着普通人的尊严和生命,在历史的长河中20年只是眨眼的一刹那,一闭一睁之间你无法看到,或者是选择性忽略了这些小人物的去向,为啥呢? 因为有人帮你,诱导你,把你的目光锁在了8000多英里外的美利坚,你看!那里的流浪汉成群结队。
会提出这个问题说明题主应该没有长时间在中国生活过。
没看见流浪汉、贫民窟是因为他们都被赶走了,那些1线城市的公共场合一天到晚都有黑警在巡逻,别说流浪汉了,你躺在外面睡觉都能赶你走,穷人其实本来就很少会在网上发声或者说根本没精力在网上发声,就造成了网络上好像没有穷人的错觉。中国在共匪的高压统治下社会的信息差其实已经很严重了,我估计连习近平本人都不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穷人。
亲眼看到过广州某城市半夜在公园撒水就是为了防止没钱租房的人睡在公园长椅上影响市容。
清理低端人不是一句笑话,而是在真实发生的,平时你看共匪自己的新闻都能看见某某民警送xxx流浪汉回家之类的所谓正能量新闻,贫民窟这种东西只有资本主义社会才有😁😁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极权会剥夺民众发声的权力, 要么沉默要么就说些非人违心的话

想统计看多少穷人? 这好说, 大超市周一到周五晚七点半后主食厨房区就能看到相对密集的在挑打折吃食

论证
0.这时已过大部分人晚餐时间, 还在挑吃食除了少数分饭点延误、超级节约者、不占便宜不舒服斯基. 余下均为价格敏感者, 他(她)们中有老人、民工、在职贫困、房车卡孩奴等不一而足

1.现场制作食品受鲜度所限卖剩打折一般乏人问津, 通常业者于饭点前多做、过后少做或不做等, 避免大量打折销售情形出现, 但这批价格超高敏感顾客已与业者互动到一定程度, 业者会供应保量低成本吃食满足他们, 因业者赚取更薄利润有违经济学原理, 顾判定业者也属穷困大军一员

2.莫被外在条件蒙蔽直视本质, 他们中有穿着光鲜者或许是从事销售行业, 可仔细观察服饰搭配和款型, 通常衣饰配件会显露端倪、多年前旧款或搭配古怪, 也不可一概而论, 某次观察到毫无破绽一身当季新款名牌且十分合身的反例, 怀疑这套分析手段实用性, 直到两小时观察结束离开时在超市不远的发廊看到这位小伙, 能一眼认出首先就是那一丝不乱的发型和那套行头. 而城市中的发廊小伙通常是深受大妈欢迎的心灵抚慰者, 在此应判定为贫困者

3.在此定义的的贫困者是有强烈意愿压低自身基尼系数的人群, 并非时常在街上见到的流浪者. 凭心而论知道食物决定生态位理论, 和不愿太迁就饮食等个人喜好因素, 相信大多数人不愿选择已经凉掉或再加热困难的卖剩吃食, 而饮食迁就到如此境地的人若要和富裕划等号着实令人难以信服

4.这套分析手段不能覆盖吃食堂的人群, 如大学生群体, 而众所周知学生群体普遍无收入一般会较为拮据. 也无法覆盖在家吃饭的人, 纯私人打脸粉红工具请筛选适用场景, 不应用作研究参考

基尼系数多年前已被共党列为国家机密, 即便陆媒有放风出来的也是安抚民众用的变造数字, 大陆经济数据若不附带研究方法或标准差一般可无视.

共党在这方面作假敷衍的很, 尤其是基础数据相关如此深刻牵一发动全身就改直接相关的那几个数骗鬼呢. 整体矛盾无解, 佐证了共党的傲慢藐视人智和一切内在规律, 有兴趣的人可以从前些年的七普数据入手, 鄙人统计学虽不精但共党提供了太多笑料, 这数据看一会也能哈哈大笑也是奇了
伞兵胡锡进胡BB 原账号 老胡的大哥-胡BB 由于品葱数据丢失 密码曾经更改 索性申请新账号
拿北京举例,二环内有很多老胡同。这些平房除了部分改建成文化旅游街区,高端四合院,四合院风情的餐厅民宿外,其他大部分是北京的底层人士居住的。

这些房子每间大概10平米,有的隔成更小的,甚至有的还改造了上下两层的阁楼。没有厕所,没有浴室,没有厨房。大部分是北京底层打工人士,以北京城区内的餐厅,商城,等低端服务人士为主。住的太远,他们的通勤时间太长,所以选择这些又老又破的房子。

如果大家不相信,下次去北京,延着前面大栅栏商业街往周边走,随便找一条胡同一直走下去,离开商业区你就能看到这部分人的居住环境和生存方式。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在地图上搜"xxx开发区", 接着搜"xxx产业园区", 你会看到大量城郊的封闭工厂. 一般定义上的穷人都在这里.
“三和大神”笑而不语。
很多躺平的,靠撸小贷款救命,马云不知道救过多少穷人的命,这几年中国饿死的人应该少了很多,P2P骗局功不可没,共匪自己不舍得出钱救济濒临饿死的人,鼓励中产投资P2P去放小贷,暴雷了中产倒霉。
09年、15年不知道饿死多少人,15年天天在贴吧看大神视频直播饿死人(某个认识的年轻人几天没吃东西,然后过几天被共匪抬尸出来)。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欧金中那种住个破棚子的你也见不到,但不表示不存在啊。你自己去各大城市的贫民区考察过吗?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記得以前火車站或橋下之類地方經常能看到街友,後來有一段時間官方要打擊說有礙觀瞻影響市容什麽的,抓走趕走什麽的,就少很多
再説拉開中國貧富差距的主力本來就不在你看得到的範圍内
往上拉的富豪都在中南海,你看不見
往下拉的窮鬼都在山溝溝,進不了城
要么是无资本的入城进厂的农民工住在集体宿舍中 
要么是有点资本的入城小商贩还能租房子 普遍不是一套房 而是单间 甚至可能有房东改造成一个房间内住好几个进城农民的房间 总之就是集体宿舍
至于那些没钱不进厂的农民去了哪里 政府不给流浪 孙志刚事件以前你匪普遍用收容遣返制度搞一批免费苦力劳动 虽然现在收容遣返/劳教等制度早就取消了 不过法律上取消的东西 现实上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劳动党并不允许出现城市流浪汉的情况
Pullthetrigger 愚蠢是原罪
你要重新定义一下”穷人”吧,一线城市收入不过万,几个人合租小公寓欠一屁股小额贷款的月光蚁族比城市拾荒者多得多,他们才是真“穷人”,只不过不捡垃圾,那些拾荒的倒不见得有欠款。

目及之处不见有贫民窟那是因为蔡书记们把低端人口连同棚户区一起给清了出去,解决不了贫困就解决贫困人口。在统计上做文章是匪共的拿手好戏,相信它的统计那就别反共了。
困在大陆的人 新注册用户
北京管庄地铁站往南骑车10公里,先是老的小区/别墅/废弃市场/荒地/穿高速路而过的桥/村子/很多物流公司。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条路全部都是收费品的牌子,然后还看到一个穿着13年巴萨梅西球衣的小女孩对着墙一个人踢球。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提这个问题,证明楼主缺乏观察细节的能力。提这个问题,证明楼主缺乏观察细节的能力。
大清辣子鸡 贵葱生存法则:吹美国共和党支持的,骂共和党反对的就完了。
地域差异啊,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总人口占不到全国的10%,更多的穷人都在其他城市甚至农村的。
上面也有人提三和大神了,三和大神确实能很直观地体现大城市里的贫富差异,但即使是三和大神也不是李克强所说6亿月收入1000的人,能混到一线城市本身就不是最穷的了,当然大城市的花销让他们存不了多少钱也是事实。
Naive_student 知识水平有待提高
中国国情与外国不同。中国城市与乡村发展严重不均衡。部分城市如北上广已经发达到接近发达国家的人均GDP水平,而广大农村乃至二三线城市仍然不发达。因此中国的穷人主要集中于乡下,不会大批出现在城里睡大街。城里低收入群体蜗居与廉价出租房或城中村,但还不会,也不让流浪街头。流浪汉严重影响市容,因此城管会集中处理,安排进收容所或者遣返农村。
在更早的年代,政府对农村进城打工者审查极严,没有暂住证下场会很惨,著名案件青年魏则西之死便是一个血淋淋的案例。
前几天上海甚至传出要搞签证制,需要获得当局签证才能入沪。被网友同批“这不是在搞国中之国吗?”“这是要建沪国的节奏吗”“上海人钦定人上人了吗?”“北京的爷就是爷,上海的人就是上等人”
可想而知,下等人,哪怕是进城打工的农民工,有资格睡大街影响市容吗?
当然,还是有露宿大街,睡躺椅的穷人们,与“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宣传标语形成鲜明对比,讽刺十足。
都滚粗了,都被低端了

不凑字不凑下榻不凑字不凑字
一个情境主义者 想到了再说
没有所谓“穷人”一线城市怎么运转?!一线城市之所以能成为所谓一线城市不就是靠剥削民工、打扫卫生的人、外卖小哥、快递员、卡车司机....等等底层百姓才能维持其表面的光鲜?!
莫非在提问者眼中,这些人都不是人?
wbxshuai 边缘性人格障碍患者
“方圆二十公里没有穷人!”
都赶走了,赶到穷人区去了
晚上不许吵闹邻居 新注册用户 约法三章
中国穷人都在农村种地 你当然看不见啊
找穷人应该去农村去找
就像中国有几千万残疾人,你见到大街上有残疾人吗?
中国的穷人,被《北京折叠》了,藏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王老爷子心善,见不得穷人,所以穷人不得出现眼前碍事。
而且穷人连话语权与曝光权都没有,过去还有南方系还有ngo还有民间组织,现在接近消失殆尽,当绝望的社会边缘人无处可去,即使极少数报复社会也非常危险,剩下的就是行尸走肉一样的骆驼祥子与祥林嫂,不要指望他们能生育后代。
中国每个人都缺乏安全感,心中惶惶不可终日,以至于年轻人觉得把孩子带到世界上很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自己。
我认为当下的中国属于极权而非威权国家的原因之一,正是中共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所谓“看不见穷人”,正是党无限权力的一个体现。

身在天朝,不论穷人还是中产阶层,从城市规划,到市政建设,到城管维稳,到城乡二元(户口)和土地公有制,全程都无法发声以表达意见。他们既无法投票,也不能在党严控的媒体中露脸,即便曾经开放的网路申冤随着监控升级也没了踪影,指望上访更可能被监视报复。如此一来,民众的意见微不足道,党的权力横扫一切,使得中国城市无法像印度一样允许贫民窟和豪宅并存,也不能像台湾一样闹市中出现菜地,顶多是在市区的某些区域出现城中村和筒子楼,在公寓的套房中出现各式各样被改造出来的小单间和“青年旅社”,在各大网吧中出现通宵优惠和三和青年,在衰退工业基地出现买房一族,在地下室中隐匿足不出户的躺平族。而这些城市中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更多的都被户籍政策赶到市区以外和农村去了。

如今对这些社会下层的描写已成为“负能量”,没有新闻采编权的自媒体不敢发声,作为喉舌万马齐喑的党治媒体就更指望不上了。
p017hyt 新注册用户 反剝削
我不太清楚中國情況,但我推測也是因為窮人沒有話語權和發聲平台
我在香港生活,在影視劇集和新聞中,幾乎不會再怎樣看到真正基層的影像(尤其是以勞力維生的工人和前線作業者)
這裡有一條很明顯的分界線:就算是一些所謂報導人民苦況的新聞和自嘲的電視劇,那些主角往往至少有大學學歷。他們只是一時不順而已
我有很深的印象是:以前香港有很多電視劇是以廚師、紀律部隊基層之類的基層為主題,講述他們的勵志故事,但近十幾年這種主題逐漸消失了,現在講紀律部隊的劇集,主角都是那些大學畢業考進來的精英(督察),主要負責管理下屬的
再比如報章新聞,也只會為大學生抱不平,基層工人和露宿者的權益根本沒啥人關注
再看看中國搞的大灣區,所謂幫助香港青少年,其實吸納的也是大學生
在各種媒體上,沒有文憑、貧困的基層逐漸被非人化,從政府官方上而下岐視
阿朱先生 火星人,三流小说家,原账号无法找回密码只能注册新帐号的“新人”
我之前在上海骑自行车的时候,就大华那块,骑武威东路接近外环线地区,绕进一个隧道后出来就看了低矮的棚户区藏在一片高草丛里,还有不少人拿着痰盂罐往外倒水,再从那里面出来就是高高的住宅楼,我想他们被遗忘不是没原因的,只是城市真的发展太快把他们遗忘了。
火力加速王 俺啥也不干,直接加速倒车。
第一:中共恶心的户籍制度,穷人根本无法获得,毕竟无权无势,而且随时都会被城管赶走。就比如我吧,出生在农村,后来来了国际大都市,家庭环境还好吧,能在城市里立足,没有落到被赶走的地步,但依旧还是农村户口。
  第二:我估计他们大都住在城市偏远的贫民窟里吧,这样既不起眼,又可以掩盖六亿人月收入不足一千吧,而且割完年轻的韭菜就可以以各种理由赶他们走,到时候再割新的韭菜。
unname 新注册用户 智人,躺平中
在中国,你不工作就饿死了 



阶级固化是最严重的问题,寒门再难出贵子
Colonel_Rabbit Colonel_Rabbit
低端人口都被驅離了可不是看不到嗎XD

爭取湊夠二十個字
去前几年北京很多的。街头捡破烂,拉人力板车,骑人力三轮送货的比比皆是,你去中关村,商品集贸市场看看,小农贸市场,旧货街都是多得很。 这几年大概清理低端人口清的差不多了。 之前北京四环内还有大片的几十年历史的半人高,半在地下的破烂砖瓦房。这些年也拆的差不多了。别看那房子拆迁价格高,其实房东自己都不住,租给低端人口住的,一间房也就是几百块一个月。
医院、地下室、防空洞、立交桥下、基建工地、城乡结合部,多去看看!
都在住地下室罷了,沒見過不等於沒有,事實上多的可怕
一线城市穷人多的是,你这问题是云问题吧。杭州上海深圳睡大街睡公园的都看到过。捡破烂的。坐公交车很多天没洗澡浑身是臭味的。还有月收入1000-3000的很多。上海市中心破烂的建筑也随手可见,前几年住市中心的青旅,旁边的建筑就都是很老旧的,但是地段是很好的。
北上廣深都有大量的貧民窟,名字叫做城中村,地下室,石庫門
一線城市的底層住哪裡你問問快遞外賣小哥就知道了

廣州和深圳外地人7成以上住在城中村,基本上是給外賣快遞員之類的苟活之地,也有少數剛進入社會的白領做第一站

上海以前也有城中村,現在村被拆得七七八八了,外賣小哥們跑去了茂名路附近的石庫門,外表看是一排排的紅磚小區房,算比較乾淨,但內部線路管道老化嚴重,通風差,衛生也不行

北京則是各種地下室和青旅,這兩年清理低端人口跑了一波
一线城市穷人很常见。北京来说,一元店,重庆小吃,成都小吃,搬家工人,修车师傅,清洁工,煎饼摊,建筑工,外卖员,饭店服务员,都是穷人。 也有很多残疾乞讨者。

我倒是很奇怪怎么有很多人会忽略他们的存在。
Underpass 新注册用户
q窮人?煎餅攤老闆?你要知道,煎餅攤一般掙的比大多數人都多。
説句不好聽的,現在,你想雇傭一個扔垃圾的,都很貴。
19年我裝修房子,雇傭幾個工人搬運垃圾,每個人每天要300.那你覺得他們是窮人麽?
農民工,在村裏花幾百塊就可以買上醫療保險。然後去城市裏面打工。你覺得他們實際可支配的收入會比大城市的上班族還多。有的時候“窮人”不是穿的破破爛爛的,而是每天擠地鐵的工薪層。

蛙人們啊,有機會來大陸工作吧,體驗一下吧。
基本没有贫民窟,主要原因是中国人勤劳,山区的、农村的,只要愿意出来打工,糊口没问题,穿一身整齐衣服没问题。只是社会太不公平,穷人钱挣得很辛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