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請入列】台灣疫情要「防堵」or「共存」?為什麼?

(最近中國和歐洲大事太多,來個跟台灣疫情的討論)

本來是想打「清零」的,但看起來不會再上升到三級警戒,而目前的防疫措施就清零的定義還有差距,改成「防堵」這個公衛詞語。

現在台灣已經面臨單日新增破千的情況,但因為omicron 本身的毒性較低再加上疫苗覆蓋率提升,目前台灣的中重症比例大概在0.43%;然而因為之前兩歲幼兒病歿又使得部分家長對於目前疫情感到擔憂,畢竟市面上沒有針對5歲以下的疫苗及特效藥,「清零政策」又被提上檯面。

大概看了一下各家網路社群的輿論風向,很難統整出一個統一的意見,有的地方對於清零v.s.共存是55波,有的是46波,也有的是64波(以及有一派認為CDC開記者會是幫陳時中助選台北市長?);依照民進黨政府比較民粹的作派,要從目前較嚴格的「防堵」政策進行到「減災」甚至「完全開放」應該不會太迅速,但一些政策還是值得討論的。

可以分開討論的政策如下:
1.口罩政策
2.匡列政策
3.需施打3劑疫苗才可進入特定場所(游泳池、健身房)
4.停課停班政策(早先是全校兩個人確診停課,現在是以班為單位,接近以前A型流感停課標準)
5.防疫分權地方與中央的責任劃分(2歲孩call衛生所叫救護車叫不到,call1922又叫他打給衛生所)
6.出國政策(邊境政策)
7.防堵、減災、完全開放的利弊
.
.
.
等等。
共存是必然趨勢 主要大部分國家都選擇共存了 台灣除非永遠把自己與世隔絕 否則終究還是無法避免疫情 

疫苗很重要 會降低重症率 感覺台灣疫苗的覆蓋率還不夠 應該要到90%以上 才比較安全 這幾天看疫情發布會 中/重症中沒有完成3劑接種的很多

感覺國民黨又在亂 輝瑞的兒童疫苗 其實moderna的效力最好 有研究是這麼說的 我們這邊醫生也是推薦moderna的 我前2劑輝瑞 第三劑打moderna 不知道國民黨又在吵什麼

室內應該有口罩令 研究指出 口罩是有效的 特別是N95 

匡列一定會越來越少 因為最終會發現 當感染人數大幅增加的時候 太過嚴格的匡列會造成社會體系大癱瘓 如大量的警察 消防員 醫護工作者都匡列隔離的話 就出問題了

停課這個按我們這邊的情況 其實開放學校並不會造成疫情擴大 小孩子感染機率相對小

分責問題 都會有問題 關鍵是及時調整政策 其實我們所有人都是在學習過程中 柯文哲不要亂 不要意見多多 其實還是好協調的

防堵要堵多久? 最終還是要走到共存 所以循序漸進的做 共存是唯一出路 看台灣政策 整體覺得挺穩的 有些細節 也只能在實際操作中改進
peace_world 烏雲密布的天空總會有陽光透出,願陽光普照
其實我身邊的對於防疫是站37波,7成是樂見能共存

共存派的想法是:
1.如果打三劑疫苗還要跟沒打疫苗前的生活一樣,那疫苗是打辛酸的?反正大多都是無症狀或輕症
2.許多國家都已經開放了,韓國也都開放邊境了(台灣人就是愛跟韓國比),再不開放就變成孤島,尤其我們是極需要與外界連結的國家
3.趕快開放邊境,好想出國玩

防堵派則是都瞭解國際大勢所趨是共存沒錯,但他們可能本身、家人有慢性病、癌症、學齡前小孩,沒有接種疫苗,所以比較害怕,而且認為有一定機率可能後遺症

政策討論:
1.口罩個人認為還是要先戴著,畢竟有戴口罩可以減緩omicron的傳染速度,確診數若擴散太快,導致中重症人數急遽上升,對醫療資源有排擠作用,峰值變緩 對omicron病人、一般病人是有利的
2.匡列政策或許可以慢慢放開了,應該設立網站或LINE疾管家有通報系統,讓民眾自行測、自行通報,通報後提供SOP,輕重症資料填寫與指導→試劑一定要足夠
3.這個嘛...這政策確實稍微嚴格,不過我身邊很多中老年人第三劑都是指定高端,因為高端是所有疫苗副作用最小的,副作用頂多是當天食量會變大,如果沒有高端反彈應該滿大的
4.停班停課太過嚴格了,影響受教權,建議放寬,有打疫苗的年齡層可以更放寬,而幼兒園、小學小朋友的身體狀況則多注意
5.原則與指示規範歸中央,其他細則與執行歸地方(好吧,對這題放棄)
6.現在邊境管制是10+7,覺得5月份應該可以5+7,7月前0+7,讓民眾可以出國,實在是很想出國QQ...也能盡快讓外國觀光客入境台灣,畢竟這2-3年台灣在國際的知名度明顯上升,應該有些旅客願意來台灣觀光(但這樣的開放速度應該對於很多台灣人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現在CDC的政策是朝向共存沒錯,但是以減災為主,所以開放速度不會過快,不過相信哪天台灣確診數一天有超過萬人的話,許多人就完全接受,還會嘲笑沒有得過omicron的人是沒朋友、邊緣人,到時候就慢慢的可以摘下口罩了,這3年雖然戴口罩習慣了,但能回到沒有戴口罩的日子肯定更棒
白田與尼王 自由和民主都少了一點,我們慢慢走,有一天大家的國家都可以正常化
個人支持共存 說起來很自私 但身邊親朋好友沒有新生兒 沒有老人 支持共存起來相對沒有心裡負擔
作為海洋國家我們除非願意回到石器時代生活 不然我想是不可能不共存的
但我也完全可以同理不願意施打疫苗的  想拉長防堵時間 再共存的 以及反對共存的人
沒有人想拿健康開玩笑 生命就只有一次

該幹罵還是要幹罵 健身房強迫打三劑是什麼邏輯?那那些不適合打疫苗的通通不配健身了?

地方跟中央的問題從很早就有了 到底為什麼可以到現在還搞出一條人命?就算了,還踢皮球?真以為選民白痴?

邊境也是時鬆時緊破時鐘 我是政黨票投民進黨 不代表你可以拿翹 老子下次下下次通通投你以外的 

還有 身為官員不給罵是怎樣?我是不認同一些人罵的論點 但關你屁事? 挨罵就立正站好聽訓啦!

好了發洩完了我個人支持共存
希望不用戴著口罩能夠接待世界各國旅客的日子早日來臨
共存,強清零後果中國已示範
具體怎麼做還是那些官員跨部會討論吧
他們怎麼說我怎麼做 反正這不是我的專業
我打了三針不用上班也不用上課
我也不出門 對我沒什麼影響。

只希望學校行政快點,比你爛的學校都能馬上通知,你怎麼知道確診過了幾天才講⋯
天地反復照清明 來自台灣,希望世界和平
勢必要走到與病毒共存的一天,台灣沒辦法「學」上海那樣封城。
我認為實聯制不久後要退場,畢竟做疫調是在病例數相對低的時候才有用。
只要將中重症人數控制住,醫療系統就不會崩潰,未來應該是輕症者居家隔離,PCR陰性就解隔,不用等天數滿。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_ _ 非台灣人, 進來捧場加學習. 雖然强烈關心台灣公民, 但不會以我的情緒綁架台灣公民.
不是台湾人。澳洲2021.6之前也是防堵,实现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清零,现在是共存,密接都不用隔离也没几个地方要口罩了。
suewr 事實上不論粉紅還是反賊, G點都一樣一按就高潮
參照新加坡(共存), 香港(左右搖擺), 上海(封城)作例子, 在有足夠的疫苗接種率下做好共存的心理準備吧
眾生 死亦無死,破亦無破,道亦無道,眾生皆滅
個人覺得共存OK,但配套要先作好,目前看來整體政策上還是很混亂,快篩和新冠用藥都很不足。另外醫療能量還是不夠,也看不到什麼比較好的作法,就只能賭看看能不能撐下去(有心無力),然後少去醫院避免佔用到資源。

另外我會避免說風涼話,比如說重症率很低快點感染共存之類的,畢竟對於一些人來說重症%數幾趴都是100%,另外對重症或因重症過世的人的家人都是一種傷害,你也不知道未來你會不會不幸在那幾趴之中。

至於整體台灣社會對這次疫情擴大有啥感想,我想台灣的各大新聞媒體、奇摩的新聞下面的評語、或是一些PTT或DCARD都有很多討論文可以看,這邊就不多說了。
願意為安全放棄自由的,不配享有後者,也不會得到前者。台灣人最大的問題就是迷信政府。你給政府那麽大的權力,有考慮過以後的事嗎?
现在最讨厌的是这个病毒容易反复,没有持久的抗体, 我身边好多人都康复了然后过了一阵子又得了。

虽然最终结果肯定是共存,但我觉得现在两边政策各有利弊,当然前提是别和中国那样瞎搞。 最重要的还是做好个人防护尤其是对老人和病人。

ps. 非台湾人
無敵芒果冰 麗媛什麼時候來小巨蛋開演唱會
Omicron沒有防堵的成功案例

但是不希望貿然全面開放防疫措施

逐步開放 慢慢地走向共存 避免醫療系統過度擠兌
機關窮奇車妹二號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雖然中重症率低是大幸,但感染基數太高(近三日每日50000+),直接排擠新冠瀕死者以及其它病的收治,所有COVID19非COVID19病因為得不到即時收治的而不幸身亡的案例陸續有在發生。

快篩陽塞爆急診 北市聯醫工會發聲明「OHCA命危等嘸醫」走了

民眾恐慌感增加,因快篩陽就湧入急診,造成大量醫護人力投入在快篩陽及確診輕症病人上,導致重症病人的醫療照護品質大打折扣。

工會表示,昨(1)日蜂擁而至的快篩陽病人塞爆急診,在內部處理的一般病人的護理師只有檢傷跟一位護理師,此時通報OHCA,只有一名護理師可以進行急救,甚至醫生也淹沒在快篩陽性的病人中



基隆的那一位女士伴侶有訴諸社會,但衛生局回覆自申說,請她回家是現場醫生專業的判斷。會迅速惡化終至不治,卻也難說醫生有疏失,我覺得重要的是因為在現場無法全部收容的情況下沒有醫護人員巡房,救治的反應時間自然受到壓縮從而增加死亡率,但病情走向與現場醫生的預期不同卻不應該責怪她/他而關鍵是沒有辦法所有人都給最高規格安全網的無奈。

針對5點質疑,基隆市衛生局長吳澤誠也在今天出面回應做出澄清,院方是專業的醫療判斷,有沒有疏失要經過一個其他的認定,就他們回報的狀況,當時心跳有改善,所以就讓陳女回家做觀察。

針對死亡證明的部分,吳澤誠表示,基隆市立醫院的王院長是出於好意協助相驗,但當時無法證明陳女是確診者 ,所以王院長就沒有辦法開出這樣的證明,直到隔天才取得醫院的PCR採檢陽性報告,「在行政的流程上,其實一環接著一環,並沒有中間有一個縫。」


也不是給了最好的安全網就一定救得回來。但是,如上面聯醫工會所說的,如果是輕症可能要配合不去急診而主動先居家照護/隔離,才是對社區有大幫助的做法。實際情況,當然要看感到有恙的人的明智判斷。

如此下來如柯文哲所說醫院量能是底線一定要守住,就有很大的道理。但是一直提升對抗新冠的量能,必然擠壓到對其它病症的量能,這是痛苦的抉擇,上面講的是新冠死亡,但被擠壓的其它病症也有死亡了....柯也說「台灣平常就有很多病要看」提升新冠量能要暫時犧牲其它項目了,真的痛苦。


柯文哲:『(原音)底線就是醫院不可以崩潰,這是我作為台北市長的底線,我們不可以讓病人死在急診外面,這是我的底線。我現在算過,大概只有3.8%需要住院,我希望再壓更低一點,所以我要讓急門診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



減低隔離期間至3+4,最重要的目的就是降低整體防疫人員對每個個案所需投入的應對能量而期能夠足以對治整體兇猛來襲的爆增海嘯。這一個trade-off 是境外隔離時間不足會增加漏網之魚,但是臺灣目前社區感染來源vs 境外應該是大宗,所以我贊同臺北市府的說法。
https://img.onl/b582CK
疫苗絕對有必要性,但是極少數死亡的風險也是目前無法掌控的。在近日中重症死亡例子的追蹤當中,衛福部也有列出各病患的慢性病症,也有打了幾劑疫苗。有零劑死亡,也有三劑死亡,而個人的命運隨著年齡,慢性病,以及所打疫苗數量而成為看似亂數綜合Y/N結果。沒有人能保證剛打完不會死,打完不會染疫,以及打完染疫一定活的下來,但是我認為打了,是個人賭注生存未來的一種決心,是值得肯定。

洪峰還未到,大家多保重,口罩我個人是開始戴兩層。關於生活如何調整,我其實沒有太好的意見...戶外運動整體來說會比戶內安全吧?在最近?

他也提醒,衛福部研議長者用藥縮短投藥時間,把握高風險族群治療時間;並研議公立醫院開設綠色通道的可行性。為避免輕症湧入急診採檢,各社區也增設篩檢站,降低民眾排隊等候情形,另為強化清重症收治,再擴增加強防疫旅宿。

蘇貞昌表示,實名制快篩劑方面,原本本月底跟下月才要進口的快篩劑,希望都盡可能提前交貨,讓每個藥局配發的量再增加,後續請副院長沈榮津督導,持續加速個多元管道進貨。



居家照護/檢疫/隔離

向醫護人員致敬
血汗考慮轉職
許多同仁在職場、社區或家庭被感染確診,但民眾就醫需求仍不斷攀升,造成醫療量能過度負荷,已經嚴重危及醫療品質。以台大醫院急診室來說,同一時間超過10名同仁確診,但來診量卻是平時的2倍以上,且完全沒有改善的跡象;專責病房當中每名護理師照護病人量更是比去年疫情最嚴重時還要爆增2至3倍,且病情嚴重度有增無減。

台大醫院工會轉述現場慘況,最嚴重時的台大急診,2名護理師必須負擔100名病人的照顧事宜,包括檢體採集、抽血留尿、撰寫護理紀錄,此外還有各類無關醫療的工作,包含幫忙跑腿拿外送餐點、忍受病人等不到住院病床的不滿咆哮。專責病房護理師滴水未進、毫無休息照料呼吸器的確診患者及臥床長者已是家常便飯。





https://img.onl/7bV2CU
非台灣人,只提供一個參考:北韓也防堵失敗了。請問全世界有沒有一個地方的先天防堵條件是優於北韓的?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這次應該共存一段時間,疫情就過去了。

將來假如(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再發生類似的病毒大流行,甚至可以把健康的年輕人和重症風險的老年人在地理上分開。為年輕人劃定的城區遵循「共存」的防疫策略,確保經濟和社會的正常運轉。為老年人劃定的城區遵循「防堵」的防疫策略,減少有高風險人士的患病和重症風險。
魔都這次陽性樣本量夠大,可以作為中華民國臺灣的防疫借鑒,其實在不同品相的社區,感染比例可以說是天差地別,以我個人觀察
一、房齡10年以內的品牌開發商商品房,90平(25坪)起跳,3500萬新臺幣起跳甚至破壹億新臺幣那種,自住為主,業主營養好又普遍高知自律,電梯房大棟距,容積率低、人口密度小,煤衛獨用,一層樓才2戶或3戶,感染率很低,相比防範武肺,大家更熱衷通過食物網購團團長團購肉蛋奶煙酒茶咖甚至切花,小區內極少數合租租客甚至會酸「以前說魔都local有錢還不信,這次總算領教到了,一天到晚團購都不帶停的」...其中容積率更低的物業感染數更少,甚至約等於0
二、那種所謂祖傳老破小,30-65平(10-20坪)不等,勉強能賣個2000-3000萬新臺幣那種,步梯房,自住、合租、群租混雜,棟距小、煤衛獨用,一層樓3-8戶不等,業主和租客營養不良又疑神疑鬼,恨人有笑人無,甚至會舉報提供寶貴食物的食物網購團團長...這種小區一般武肺感染率很高,而且層出不窮交叉感染
三、比祖傳老皮小更垃圾的所謂滾地龍、兩萬戶,面積更小、人口密度更大、木質樓梯,煤衛不獨用,自住、合租、群租混雜,棟距約等於0,業主和租客更營養不良更疑神疑鬼,恨人有笑人無,部分因小區規模極小甚至湊不滿食物團購最低門檻(譬如20000或者30000新臺幣),即使湊的滿也會因部分住戶舉報食物網購團團長出幺蛾子
四、還有部分介於「一」和「二」之間的房子以及獨棟、排屋,不再贅述

如果想避免武肺大爆發,應該想一切辦法遏製病毒在「二」、「三」這類房子裏社區傳播,因為像「一」這類房子和獨棟、排屋業主普遍營養很好、住房條件又好,其實很不容易感染武肺,感染後也很容易康復,做人一般也比較自律,不幸中招後也不會故意害人之類的,而「二」、「三」這類房子住戶本身居住環境惡劣,營養不良體質差,做人也很不自律,有些還有反社會人格,所以政府層面一定要多加重視,即使身處自由世界,在對這類弱勢群體施以援手的同時,必要時也要對不自覺著施以最低限度專政手段,才能最大限度遏製病毒社區蔓延。

一句話,武肺本質還是窮病,所以對弱勢群體必須援手和必要專政手段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當然反例也是有的,譬如徐匯徐家匯街道部分小區,和浦東的仁恒世紀和世茂濱江雖然動輒一億新臺幣,但因為是武肺首批隱匿社區傳播點,所以連保全帶保潔幾乎團掛,但總體仍屬於特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5-15
  • 浏览: 3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