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对现在才醒悟的小粉/岁静已无共情/同情?

LZ家在长三角, 来北美读书的时候虽然是个岁静, 但当时简单的从收入和职业发展的对比上,就下了决心要留在国外.

大概七年前,从习包子上台以后,我彻底醒悟... 早期完全是民主小清新的心态, 和高中同学+亲朋好友用平等沟通的方式希望能够唤醒他们...

但换来的大多是嘲讽鄙视, 甚至最近三年转换成辱骂.

疫情前,我回家过年, 亲戚当着我的面怒斥美国加拿大,孟晚舟事件之类的, 含沙射影提醒我移民了不要忘本,永远是中国人.

我当时讲了孟的三个娃都是加拿大国籍并且在温哥华过的是极度奢华的生活,引起他的强烈不满, 说我开始学外媒造谣.

我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群几乎所有人知道我是“五十万” “叛国者”.  特别是有人知道我加入外籍后, 各种变着花样问候讽刺.

甚至老同学告诉我, 在同学会上, 我成了包括高中老师和同学“惋惜”和批判的对象.

而且请记住, 这是中国几乎最开放最富裕地区的所谓中产阶层的精神状态.

疫情后, 我彻底转为冲浪TV的支持者...(支黑)

但是现在反转了,

最近半年, 微信上主动找我套近乎的老同学和亲朋越来越多, 特别是在朋友圈发一些遛娃和普通生活的照片, 都会引来他们的各种评论.

可能确实对他们来说,能养得起孩子住house就是无法触及的奢侈生活.

特别是上海大封城以后...

例如有曾经酸过我的朋友咨询我怎么用孩子留学陪读的方式来加拿大留学移民

在陆家嘴的外企工作的也问我润的事...

曾经训斥过我的亲戚不好意思直接找我, 让我妈问问我能不能帮他孩子申请留学..和规划移民的事.



但是, 我对这一切要求都是说NO NO NO, 而且肯定的告诉他们国外不好, 东升西降,别出来.

然后他们开始又生气了说我, 忘本了, 得瑟, 没有同理心了....

但我不仅不生气, 而且感觉特别爽.真的就是他妈的特别爽, 就跟喝了香槟似得舒服.

有葱油和我类似的吗, 请分享, 注意保护隐私.
深有同感,这几年曾今试过无数次唤醒身边人,本以为上海疫情就是一个好的机会,给他们看国内看不到的视频,不相信,上海封锁各种惨状,也不相信。最后没办法,知道那段时间上海菜价天价,亲自把位置切换到上海,亲自点菜给他们看,我说:“呐,我有骗你们吗?”,结果换来的就是,你造谣,不可能的,要是那样国家不会插手?国家会罚死他们的。我不知道人为什么愚昧到这种程度,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去相信毫无诚信,毫无透明度的媒体

有时候,我觉得他们有眼睛,可还不如瞎子。有时候觉得他们有脑子,却不带上脑子去思考...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跟猪说什么呢?这种人就那怕有人在他跟前当场暴毙,新闻不报道,那就是不存在,别人提起就是造谣的。

对了前几天看到一个短视频,拍的内容是:  上海街上空荡荡的,猫狗猴子动物都出来了,再不解封,都以为人类灭绝了

下面的评论,以及背景音乐一片喜乐。我却笑不出来,莫名觉得讽刺,这不说明了你们连狗都不如吗?狗都能上街,你却只能关在家里面挨饿

对了,这几天这边疫情,那个不听我劝的,曾今对上海受到迫害冷嘲热讽的人,已经尝到了铁拳的味道,他家被强制征收做隔离点,被暴力从家里面拖出来,现在开始在我面前抱怨

然而,我却在他面前告诉他,你不能侮辱国家,你要服从政府安排各种云云,好不快哉,并非我没有同理心,而是他们这种精致利己的人利益被侵害了才叫几声,过几天上面给一点黄粮,又是一片歌功颂伟,我在这里祈求上天,让他们加倍尝尝铁拳的味道
担麦人吃包子 当西方各国认为意识形态比国家利益还重要时,才真正值得我尊重
题主的身边亲朋好友只不过是一群趋炎附势、毫无立场、道德绑架的品德低下人罢了

稍有品德和自省精神的人都应该了解到一个常识:你向曾经被你嘲笑、戏谑、打压、鄙视的对象求救的时候,应该谦虚和愧疚,而不是别人拒绝了你还要恶语相向嘲笑别人无同情心、不顾亲朋好友死活等等

请问题主用尽全力逃脱猪笼的时候,被他们嘲笑的时候,谁又同情过题主呢?

这些家伙之前岁月静好,天天吹党国多舒服,只不过是享受了经济增长的红利,然后社会稳定暂时没锤到头上而已,他们也不会深刻分析国家、社会、人文关系等等机理运作,也没有坚定的信仰,如果中国一不小心回到胡温时代温水煮青蛙而不是加速铁拳的话,这些家伙肯定立马变个嘴脸

99%的中国人生活中除了吃喝玩乐和交配估计也没啥爱好,精神世界也就仅限于抖音、快手、爱优腾等等

不要对中国人报以过高的期待和同情,他们所经受的一切屈辱和苦难,都是自己应得的。
热爱党国的人必将获得自己德行与之相匹配的下场,这一切都得应验的。

(任何一个合格的反贼都应该记住这些话)
我也大体类似吧。

只是在国外读书的过程中,还粉红过,因为过得不顺, 也并不理解西方的制度,目光局限在欺负自己的一些小人身上,就中了大外宣的圈套。
后来回国了,很快就发现被骗了,而且当时特别悔恨,在国内各种不安恐惧,也很努力地试图唤醒很多身边人。然后就跟楼主一样,被各种攻击。

我性格看起来小女生,理工科所以男同学多,还各种教育我,当然女生教育我的也不少,语气和男生也差不多了,用那种先天优越感十足,底气十足,自大的支人语气。我DIY出国留学,我融入白人家庭和社会,我大概是个傻子啥都不懂的样子。
也许这个大烂环境下人都差不多吧,反正也没有什么性别魅力。

我以前男友 ,现在老公是白人,被亲友各种嫌弃穷,没车没房,被逼分手去找富二代,我不肯分手,甚至被自己直系亲属辱骂为只会陪外国男人睡。

因为海外镀了金,以前看不上我的男同学还想挖墙脚,大概觉得我出过国配得上他,带出去有面子。也有不少同学不把我老公当人看,大概就当是个动物园里的外来动物吧。

后来国内的事情结束我和我老公离开中国,很长一段时间他有asian hate,提到中国的男生他就恨,情绪就激动。女生他也讨厌,只是不到恨而已。我不恨他们,但是我不希望他们过得好。

上海封城前几天,我还是于心不忍,因为我也有亲友经历了武汉封城。提醒自己在上海的同学朋友,结果他们仍然大国自信的很,直到现在被打趴了不出声。看到上海的惨状,也治愈了我老公的asian hate,他们自己玩死自己,就是最好的结局。

我之前那些同学朋友倒没过多咨询我关于移民具体操作,只是问外国的生活如何,还想跟我比一比。因为他们都认定我是运气好,嫁得好,我老公过得好了是因为他是白人。
即使他们被铁拳砸了,仍然坚持否定他人作为一个有思考能力的个体的价值,否定白人为了自己前途的付出和努力。
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当然这些人我删了很多,但是也留了一些,我也和楼主一样会晒海外的蓝天白云刺激他们,有时候会很爽,有时候会空虚,但是不论如何,晒出来的,本来就是我自己的真实生活,也无所谓了。

我在海外的生活基本上和华人无关,毕竟海外小粉红也可怕的很,华人本就精于算计,谁知道会不会被坑呢。
最近我和老公出去吃饭,都会有华人想蹭我们认识,那盯利益的眼神盯我们盯很久。相当烦人。

这些年的创伤,不可能一下子就好,所以看到楼主讲述自己的经历,非常感慨,自己也想写出来,心里舒服不少。
coolshana 永恒的感知局限决定人类永远得不到“真实”。
上个月处了个女朋友,条件很不错,具体不细说了。发展的很快,感觉挺好的,直到有一天看完电影,聊到之前看的狙击手什么的,我才惊觉她是一个彻底的极端粉红。
虽然知道她在考公务员,但我之前表现过我讨厌只知道进体制的人。她还说觉得我很特别。
当天就差点吵起来。明明英文比我还好。却说我只听英文歌,不相信国产疫苗,提倡放开管控等等是崇洋媚外。晚上回家我就没理她,过两天她给我打电话我直接说了分手。
其实她还是很听我的话的,可能也是因为她追的我,但是我实在实在没有兴趣去修复她的价值观。
我现在对国内的环境越来越失望了,感觉身边的人都已经跳上了加速的列车,向着2.0狂奔而去,我已经明白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尽量离他们远一点。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我们要怎么样对待原始人?

Sentinelese -桑提内尔人
是生活在孟加拉湾上一个桑提内尔小岛上的原始人,他们强烈拒绝任何外来人,无论是传教的,还是送吃的,还是给他们医疗药品,他们都会拿了东西之后把对方通通杀死。

最后印度禁止任何人登陆该岛,仅“定期地从安全距离进行观测”。

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怎么对待中国人,他们本身强烈地拒绝现代文明,那么我们应该保护他们,让他们远离现代文明,自生自灭。

否则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灾难,比如很多原始人缺乏抗体,一旦进入现代文明人群,就会生病死亡。

中国人也是如此,他们对于疾病态度不是增加自身抗体,而是进行封闭隔离,远离其他文明,这种手段一直坚持下去,那么中国人出国如同原始人进城一样,他们很快就会感染某种病毒性感冒而死去,虽然这个感冒对于我们毫无杀伤力,甚至我们天生就从母体继承了抗体,但是他们没有。

所以,我们要保持慈悲之心,让中国人像桑内提尔人那样,成为遗世部落,直到他们自己消亡,或者终于进化到现代文明之后再接触。

PS:我认为外星人也是如此看待地球人的。
sonyhp 反贼
看到楼主的帖子,颇有感悟。特地注册来回复一下。我高中就是反贼了,因为读书多,然后父亲又鼓励我多思考,结果就是对这个国家特别失望,自小就和别人格格不入。现在还记得高中的语文老师特别喜欢我,因为我的周记本篇篇都是思想札记之类的文章,思考批判这个国家的文化和时事。老师还经常拿出来表扬。 但是大部分同学表示不屑,觉得我是个脑残。 呵呵。后来老师跟我说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不然走上社会你会吃大亏。我自然知道,然后立志移民,到北美读研究生,移民入籍留了下了。
记得以前没事被嘲讽,我现在也没事在同学群里嘲讽,经常回复 赢麻了 偷着乐 啥的恶心一下他们。哈哈哈
我真心觉得粉红应该是和脑子有关。我家全是反贼,没啥原因,都喜欢看书,看历史,看思想批判类的书,再思考思考,就知道现在的社会就是个病态玩意。
手机敲字,不太习惯。下次电脑敲字详细说说吧
以前是个傻白甜、岁月静好派,不了解政治,也不关心政治,对周围的环境也懵懵懂懂。从小吃屎,但是因为本人又傻又现实,很多东西都没有意识,别人让唱赞歌就跟着唱,唱完了也不知道自己唱的啥,既不感动于红色教育,也不难受于顺从环境,每天就是吃吃喝喝念书学习,高中学理,大学专业是经管人文,学的很水。从毕业后,一切都变了。先是因为自己是女性,找工作被因为性别拒绝,26岁换工作被职场PUA年龄,出身小县城看到了大都市,看到房价涨到我几辈子收入都买不起,看到周围的人要求我早日结婚生子当“好女人”。我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儿走出象牙塔,第一次睁眼看这个世界。我开始翻阅一些时事评论、经济热点评论,尝试用粗浅的经济学知识解释当前看到的社会现象(特别是房价、人口、地区差异),开始反思自己曾经的人生,读哈耶克、看黄仁宇,加入女权主义,在网上撕逼,对抗男权社会对女性的PUA,从粉红身上来反思社会价值体系对个体的影响。慢慢的我的思想价值体系和简中网络大多数人都有差异,这里年经历过的一些社会政策让我寒心,活在一个思想禁锢的环境让我痛苦。有一天我尝试使用了VPN,忽然发现外面的新天地,空气自由而新鲜,有很多人的价值观和我类似,并且他们比我更进一步,很多人表达的观点,都让我有耳目一新之感。我觉得快乐而有价值,感受到对人文学科进行逻辑思考的乐趣,喜欢这里,好像我生来就应该属于这里。无论肉身在哪里,我的思想永远自由。
shijiaqing 某中学物理老师(非本人)
之前我也是挺共挺习的老粉红,因为我小时候是穷小子,感谢共产党的考试制度,我当上了中学老师,之后又当上了年级组长。但是现在,得知这么多真相以后,我已经幡然悔悟,加入了革命队伍。

15年二战胜利七十周年的阅兵,我还让学生放下作业去看呢。我一直都以为共产党在越来越往民主自由透明的方向迈进,习近平的反腐也是特别有迷惑性。就连18年习近平修宪,我都以为是习近平为了反腐不得已而为之。直到我19年无意中翻墙看黄片的时候发现,国家主席实际上根本没有实权,习近平只要一直保留军委主席和总书记的职位就可以继续反腐,我才知道习近平根本不想给我们民主——他修宪纯粹是为了当皇帝的面子,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反腐。就像前面说的,军委主席和总书记照样可以反腐,而且还不影响效率,何必霸占国家主席的宝座呢?即便如此,我也么有立即跳反,而是对共产党就是半信半疑,直到武汉肺炎抓捕八个造谣者,李文亮医生殉职,我才彻底跳反。所以,很多粉红准确来说是知识储备太欠缺,并不是傻和坏。作为反贼,还是多给粉红一些耐心为好,不然粉红都不敢跳反了。我在之前对共产党也不是完全没有意见,只是我翻墙看到什么杀光支那畜生,觉得还是挺共更好,因为反贼思想太极端了。相比之下共产党是五十步,民主斗士是一百步。当然不排除这些人其实是匪牒,为了让粉红更粉,中间派不敢变成反贼罢
Meltdown 反党->反国->反中->反华
https://i.imgur.com/rJ9bh0A.png
有意思

国民党在逃跑的时候,把中共的叛徒,统统留在了大陆,这一招够狠,但是也没啥鸟用,因为中共对付这些人比国民党要残酷高效的多,因为一波接着一波的政治运动, 别说是这些人,就算是与世无争的人,也难逃宿命,现在历史正在重演

好了

言归正传

现在有些人想跑,看出苗头来了,怎么办?
每个人做法不同
第一种:司马南:反正我已经跑了
第二种:郎咸平:我还是留在大陆,我的女人和房子都要靠小粉红呢
第三种:刘仲敬:
第四种:徐思远:不要指望造反,只有跑路,各走各的
第五种:法轮攻:
第六种:国民党:

楼主就是国民党的做法,小粉红还是留在国内当反贼吧,别跑出去了,反正我已经跑出去了,你们如果成功了,我可以反攻大陆,如果你们失败了,我也无所谓,哈哈哈哈,谁叫你们那个时候是小粉红呢,我就是要让你们留在国内,跑到国外,说不定还要倒打一耙
他們沒有醒悟,跑了美國后繼續當小粉紅,搞壞西方不説,還敗壞華人亞裔的名聲。反正我個人從來不是小粉紅,只是某天覺醒意識到原來我一直以來都是個反賊。難怪唱國歌的時候我都在對嘴型。
最简单的,岁月静好党无视了别人的苦难,那他们的苦难被无视。
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报应吗?
难道他们的苦难是苦难,其他人的苦难就不是苦难了吗?
那为什么他们的苦难要优先被处理,那些有同理心的善良的人要排在后面?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心地善良而又可怜的人?
等那一天所有善良的人得到了幸福,
他们的苦难才能有机会拿到桌面来讨论。
啊呀这是正常的,连现在整天"核平宜早不宜迟""献忠学"的刘仲敬,当年也是从真相党过来的,他还在网上以及现实生活亲朋好友天天普及百年之前就已经翻来覆去讨论过的常识,以及各种合订本,各种官方自己发的事实,有用吗?还不是渐渐明白不是智商问题,是品质问题,人家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耐烦撕破脸皮解释,于是乎他走的极其干脆利落,不留一点余地,里面的人开始嘲讽他,后来害怕他,最后嫉恨他。
所谓的垃圾桶,洼地,末人,难听吗?是就是,不想承认,心存幻想,那你会吃不完的亏。药渣尚可沤肥,人渣只会害人。
吴贵荣 朝鲜族
我严重怀疑,你是在讲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一摸一样,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差。你是不是偷看了我的日记?
这群人里巨婴很多,同情不起来很正常,比如在冰岛驻华大使馆下面要饭的,品葱之前有帖子说要美国如何如何救上海如何如何救上海的也是,自己就想躺着什么都不做,等冰岛和美国来把饭喂巨婴嘴里,吃相还不如因为不想读书就上街和上网刷屏的所谓“学生运动”
gikkabos I’m Nobody
我不仅不共情,甚至希望速度赶紧封国门。

这帮人要是出来了,过两年很大几率又会变回粉红。

粪坑爆炸的时候才知道往外跑的蛆,只会把另一个好地方变成粪坑。
他们并没有醒悟,只是利益驱动而已。

我要是你,早就把这些人从好友列表删光了。
阿尔塞斯王子 一迷为心。决定惑为色身之内。不知色身外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
所有app早全部删除,当初被他们群起攻之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现在只想静静看结局……
自己与论坛/有亲戚关系的粉红的各个阶段:
1. 讲道理摆事实
2. 争吵逐渐激烈到如果对方先人身攻击我也会以牙还牙
3. 删中文app/拉黑/对某些人的信息设置免打扰
4. 对大陆的新闻偶尔议论/评论, 但绝不“恋战”, 虽然偶尔忍不住多写两句
5. 不管大陆的新闻/信息有多么的操蛋,但内心完全波澜不惊,偶尔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冷血,但是我的生活却愉快了很多,就这样吧~
晕晕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你们在用错误的方法对待国内人士。

美国对待人质事件,有个看法。你在被劫持中,那你说的话是不可信的,

1,比如:劫持者人很好,我们很安全。等。
2,你本身就是人质,那你说你怎么看其他人质。我好一点,我更好一点。其他人质都是狗屎。
3,你不跳出来,你说你怎么看待人质。
4,有人主动三退吗?
退出党团队是个荣誉,更何况能远离属于共产党的灾祸。你没有退出,那你和中共是同一个组织,无论你说你怎么清醒,我都不信。

就像你说中国人不值得救一样。你想,你在一个清醒的地方,说里面的人不该救,是不是是一种更坏的表现。就像你会游泳,不去救掉到水里的人,还寻求组织,是不是坏的表现。不要以为我在岸上就是好人,我们中国人受到中共教育,一脑子中共思想,怎么是好人了?那外国人人人都是好人了。我们清楚的认识到清除中共思想是一个过程,它也体现在救人,本贴的思想一看就是中共思想。你们不觉得而已。中国人是要去救的,他说什么是你是无关的,说句笑话,你把它看作是一种挣扎。你去水里救人,是会被掩的。你不要有得把我供起来的感觉。不然不救你。

你要把退出党团队当作是一种荣誉。难道不是吗?

三退
https://santui.tuidang.org/
讀書明理 新注册用户
q其實呢,所謂的海外民運人士,應該都被有組織的共黨人士滲透的差不多了。一些人,也就是所謂的反賊,之所以那麽極端,尤其是在20年大選期間的挺川反川人士,大都是故意的,正如你所想的,他們其實是故意給所謂的中間派和剛剛翻墻出來的人士留下壞印象,以此達到破壞目的,讓一些本該團結在一起,能形成組織力量的人變成散沙。現在海外的這些所謂民運名嘴youtuber,真真假假虛虛實實,誰知道誰是真匪諜真民運,但起碼我知道一點,挺共反共都是生意事兒,都要往錢上想!而且他們不能對改變大陸的現狀產生一絲作用,也不能提升他們在美國公民心中的知名度,踏入美國主流政治圈,從始至終始終都是邊緣群體,而且鬆散的無組織的民運,輕輕鬆鬆便會被滲透或者摧毀!
瘋魚 信仰只是自己與上帝之間的事.跟其他人沒半毛線關係.
應該也不用刪.
來找的就過去幾年的份一起揶揄回來.
國外哪有祖國好.要相信黨.我們是不得已才離鄉背井.永遠心繫祖國.
中國比歐美好多了.千萬別出來自己找罪受.....(就這樣告訴他)
什麼要求幫忙.一律以國外生活艱辛.哪有水深火熱困難國家人民幫助發達國家的道理呢?皆以難以幫忙推脫.
   反以前口供的.一定要規勸他.不信謠不傳謠.都是境外勢力造謠.政府怎麼可能做這種事.?你是不是收人家(境外勢力)錢了?(反質問他)
ds3jkdf9 维尼爹
经受上海式防疫折腾的支国人现在也就10%,其他人只要还能苟活就不会觉醒。这不,刚才我去小饭店吃晚饭,店里没别的客人生意惨淡无比,老板跟我骂了二十分钟美国,说疫情都是美国人搞出来针对中国的,中国很快就会造出好几艘航母到时候跟美国人清算。
Vinvinland 保持憤怒又不失風度
ex是个帝都的男生,我自己出去之后一直想让他过来(当时我刚刚开始思想转变并没有意识到他是粉红),然后他来上了一年学,表示无法融入并且找不到他满意的工作,尊贵的帝都人选择了分手回家。

现在北京也开始进入上海模式,看他翻墙在推上继续嘴硬,我心里只觉得万分感激对方早早放过我………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我这儿有个人更夸张,自己被封城在家,前一分钟还在赞美大国盛世朗朗乾坤,下一分钟就在抱怨政府防疫粉饰太平欺压百姓,还让群里的人不要相信官媒的宣传。我就纳闷他是精分了么,前后两者是如何在他脑海里并存的?
wget 高墙内的程序猿一枚, 无神论者, 精神大和族, 不关心支那民主化等议题
对于支人(对支人的定义是有支那自我认同的人)还是要冷血, 我现在对支人被铁拳的新闻纯粹就是在以看笑话的心态在看的
Agnes 愿编程随想平安归来
他们找你咨询的这些事,感觉醒悟得很有限吧,哪怕猪被饿着了都会想逃。如果原来是岁静,现在找你探讨哈耶克和中共苏共历史,咨询怎么上品葱呢,楼主会有共情吗
这种人肯定有还很多,前几个月前两年跟身边人说共匪怎么样,还都是比较委婉的,还都劝我别这么悲观。现在都被这封城干懵了。 不过如果共匪一直是江胡这种倒还好,习是真的🐂B,劝别人成为反贼你怎么说都不如习的几个政策来的实在。
我和楼主情况差不多,一线城市,不同的是我身边没醒悟的还是没醒悟,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说了清0不可能后,好几个都觉得我不懂,“中国人口基数大”不能开放。可悲的奴隶心态!
没有私人社交,从来不显露自己生活,有人过来问就都说不好,省却所有烦心事
你现在帮了,到时候他们的孩子真在海外受了点委屈还要回头来骂你。没准还要来颠倒黑白说当初是你骗他们出的国
mhbkq466 北地有兽名曰支共,体若瓷,乳甚滑,触之滚地撒泼不已,弃之嚎即止,啖民血肉,为祸八方,害畜矣。
我是无时不刻的对这些墙头草表示同情的,以至于总是觉得人道毁灭才是对它们的最终解决方案。
我已经两年不发朋友圈了,你过得好他们不会祝福,你过得差他们不会同情,分享些观点不是被禁言就是被扭曲。 要是想记录生活我发Instagram也可以,转发新闻或观点我用Facebook也可以,何必在被阉割被审查和搅混水的圈圈里玩
Chouwq2020 新注册用户
有些观点不能和身边的人交流,更不要试图说服他人
止痛药 21世纪流浪汉
大多数人哪里叫醒悟,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罢了
粟悟饭和龟波功 栗悟飯とカメハメ波
上海剛封城的時候也是被以前的中產朋友問候過的如何。
我這邊的態度就是,你不關心政治,政治早晚會來關心你。
五毛和粉红没一个是无辜的.jpg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共情,?笑话
小粉红被洗脑那个样子
以为自己是人上人,诸不知自己就在1984
动物农场自己就是韭菜
没被铁拳打醒怎么会明白?
QLJ 无知是愚昧的温床
粉红没有一个是无辜的,但在品葱的反贼哪个不是自粉红转变过来的?当他们遭受苦难时,我的心情除了出于人道主义的同情,还有活该。我会同情帮助粉红,但我更愿意同情帮助志同道合的反贼。
你们还真的有空 去跟岁静/粉蛆交流
正常情况是直接拉黑 在你的生活圈彻底排除掉支人
對於那些維護黨到了漠視人命程度的粉紅們,我真的一點同情都沒有。不論什麼立場都應該保有最基本的惻隱之心與對生命的重視。那些對他人的苦痛視而不見甚至落井下石的群體,如果有一天他們也落入井中了,我只會恭喜他們得償所願、求仁得仁!
20年之后就不再同情中国人,看他们正在享受的社会主义优越性感觉非常得愉快。
极权之下无产权 好好说话,任何话题都是可以被讨论的。
例如有曾经酸过我的朋友咨询我怎么用孩子留学陪读的方式来加拿大留学移民

这些朋友在咨询你之前,有没有先为之前嘲讽谩骂你道歉?如果没有的话。根本不必理会。而且这更显得他们厚颜无耻,上一秒嘲讽谩骂你,下一秒就能腆着脸过来咨询。
没有必要和傻逼们讨论这些,哪怕到了海外也要远离中国人
每个人的认知是受环境和自己的年龄、学识、经历影响的,醒悟的时间也不同。某种层面上说,他们也是受害者,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从人道的角度来讲,你上岸了,应该拉一把还在挣扎的人。当然,如果仇恨让你失去理智,想报复或者看笑话也是你的权利。
岁月静好可能还只是过着自己日子。那些人已经要歌功颂德要做铜墙铁壁了。
我也遇到,共产党这么爱人民,为啥维稳费用不用来改善民生,对方还一脸耻笑,你这个都不懂,维稳当然重要。
行吧,其中一个开培训班,因为疫情所有门店不给营业。过来吐槽,我回他一句,别抱怨,国家是为你好,他只能嘿嘿。
这些个人,就好像敲锣救母的,网友帮了她,反手就对党感恩戴德,去骂网友,不值得同情。
如果能说出来,我是最后一代这种话的,才值得拉一把。
EllisLecter 新注册用户 Per Angusta ad Augusta.
情绪上没办法做到同情是合理的。客观来说,许多人的生长环境让他们更难有机会看到真相、想清楚事实。口说无凭、随意听信消息就对无辜者发表攻击性言论的,是难以饶恕;但纯粹因为不了解而被蒙蔽双眼,内心本质上是尊重真相、不无理攻击无辜者的,道德责任并不特别重。越来越多人意识到真相是好事,对于本质上不坏的人,宽容一些为好。但主观而言觉得无力、觉得不对他们抱有希望,是很正常的情绪。
TIAN_KUAI_HUO 井中瞭望西朝鲜
我不会这么觉得,毕竟在土共1984式的洗脑下要清醒真的很难,能醒就不错了

但听你被粉红如此网暴,还对你前倨后恭,似乎也能理解你的心情
unixxzfd2 新注册用户 麻了,又不想
蠢坏是一体两面。

仔细想想,凡是动用逻辑、有基本同理心、观察过社会真实状况的人,怎么可能被刻下牢固的思想钢印?

远离就是了,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或者程序设置只有吃与睡的废人。
小粉红不会挨几下铁拳就醒悟的。他们只会觉得上面的政策是好的,都是下面执行歪了。或者这届不行,这几届都不行,还是毛泽东时期好。
自己在国外过得好 也从来不发支友juan
自己的生活 与支那无关
sagan1999 新注册用户
他们也很可怜,虽然蠢。但实际上谁也做不了什么,无力反抗,无从反抗。
parkjs 新注册用户
我觉醒了,想润。想润就是治安好的地方,m国枪支还是比较可怕的。老哥,有什么注意事项请不吝指点一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