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下如果一个人他的父母亲戚在体制内有稳定工作,他还会不会想润出来?

首先假设范围去掉各路权贵,赵家人,更多还是讨论普通公务员或者体制内的工作的家庭.
或者大佬有亲身经历也可以分享一下.
我父母就是体制内,而且我做题应该也不输那些小镇做题家。不谦虚的说,要是留在长大的城市,靠学历靠人脉30多岁搞个处级40多干个副局都是保底。但是从小我家里告诉我的就是赶紧润,ccp不是好东西。从小看着官场那一套,看着那些人吸着普通人的血养肥自己,真的过不了自己良心这一关。所以趁着年轻早早润了,现在把全家都带出来,也不打算回去了。看着同样家庭里的孩子现在在墙内好像风声水起,心里有时候也会想,我要是不润会怎样怎样。但是那又如何呢?人生没有如果,如果在让我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人性和良心,选择做一个好人。 

PS:不过这两年风头变的不少,那些同样体制内家庭出身风生水起的人,不是挨了铁拳,就是被逼着躺平,忍着满嘴恶心身体却跟那个粪坑紧紧相连分不开了。
萨格尔王吃冰棒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锁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我家里体制内的很多,在胡温时代全员岁静,安稳的生活+有限的奢侈消费与出国旅游让大家普遍对生活满意。甚至还有一种过的不比发达国家差的优越感。

但是习上来以后,大家逐渐感觉不对了,似乎越来越难岁月静好享受生活了,条条框框也变多了,护照也上交了。大概到了17年以后,就有亲戚润了,19年以后又润了几个。现在还有几个亲戚虽然没润但都拿了他国绿卡当后路。

今年上海封城,我父母的几个体制内的上海朋友直接挨铁拳了,他们平常有头有脸自我感觉良好,然而铁拳来了和贫下中农下场别无二致。我父母肉眼可见的表现出对自己未来的担忧以及能否继续岁静的怀疑,因此不再反对我骂共产党。
Emmanuels 韭病成医
楼主问的这类人,是很分裂的一个群体。

50%润出来的这类人,父母体制内,把体制看得很清,知道没有保障。送子女出国。但是这些子女,从小就享受着剥削别人的福利,又没挨过铁拳,所以即使长年在国外生活,也是粉红。

另外50%润出来的这类人,一部分因为融入当地社会较好,最终会成反贼。还有一部分岁静和改良派。
鬼岛 吃果子愛拜樹頭 吃米飯愛拜田頭
开什么玩笑,润得最多的不就是体制内高官子女?
华春莹在美国的大house你怎么看?
还有齐邓北美居民的身份你怎么看?
嘴巴上说的话都是为了钱,墙内很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omesana 高强度浏览品葱已经严重影响我的生活与工作,所以还是决定戒葱了
多的是,这些人正是湾区和美东的离岸爱国的高华主力军。
吃包子的小學生 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樓主問的是那些中間層次的吧?
底層的就不說了,可能被條件限制,死工資,吃不到油水。
我覺得更多出現樓主說的這種需要考慮猶豫的情況的,是那些中間的,中偏上的。沒有那麼貪腐,不是純純的壞,但又不在社會底層。

這裡先說以免誤會,我知道有部分蔥油會認為一切土共都是往死裏壞的,一心想著如何坑人民。不是給這個人群洗白,但我想說事實沒有那麼極端,別一刀切。雖說一點不貪很困難,但也沒有壞到那需要唾棄人人喊打不可饒恕的地步。官商勾結,利用一些職務便利等,的確是腐敗了,但其也不一定就坑害人民了。
我比較相信平衡,有兩極的清廉貪官,就也有中間的,也會有在其位謀其職的。

比起被鐵拳砸醒的,這些人我認為更了解體制的運作,態度看法上可能會更明確一些。也因為可以有更客觀中立的權衡,所以潤的很正常。

但他們應該更多是考慮自身發展,不是為了逃難,哪怕是有反的思想,也不是為了反而反。不行了的時候,也不是出逃,較為從容一些。沒有潤的,多是一直留有這手準備,觀望到不行了,也會走的。

從歷史故事裡也能看到,這類人群中的一部分,在某一天推翻一個朝代的時候,可能不是最高領導者,但很多也是中堅力量,因為其有一定能力,文化水平相對更高一些,知己知彼,更高端一些的,或許也有內外交融的能力。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可能,也可能不
首先,父母和子女的關係就是因人而異的
我就是公务员(参公),一个月就几千块工资,给共产党拼什么命啊,早就想润了,自打被楼阳生折腾改革,更是转变成反贼了。
三民主义接班人 驱逐马列,恢复中华
一是看父母家庭成员开明程度。

二是看他们在国内资源和人脉的掌握程度,比如说能为子女谋求到一份体制内稳定工作的,大概率不会润。

三就是看个人选择,岁静改良摆烂派不会润,反贼要润的可能性较大。

我摊牌了,我是摆烂的_(:з」∠)_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_ _ 這個簡單, 上來二話不説要去留學去了就不回來的不少了. 包括習保國(近平)前妻. 確實有在自由國度賣快餐打零工也不回大陸當奴隸的人, 這看個人追求了.

_ _ 啊, 我也很想去加國快餐店或賭場打工啊, 日本的話我要當個死魚眼便利店員木然的説著 Irasshaimase.
adobeIE RTX9090
我半个赵家人我都在润 不过不打算强行润降低自己阶级而已 赚够钱再润就行 没必要那么急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润不润是他自己的事,你管他润不润干嘛?二十个字好烦。
反清复明2017 江湖剑客
我认识的正厅级,儿子宁愿做程序员也不想进体制内。而且还是个很水的程序员,哈哈。
老忘密码 功成不必在我
我家算是基层体制内。从小到大吃着公家发的福利。但是和我没关系阿,我又不是体制人。想润但是不想读书了,选课论文都好烦……别的润法需要钱……算了我还是烂在盐碱地吧
tb120923 翠翠平安
全家全祖辈体制内军队系统(中校到大校离休退休都有) 20年前就跑出来了,有些去新加坡 有些去新西兰 有些去美国。那时候体制内的人,尤其是沿海区域的就看清中共没前途了。
很遗憾。不会。哪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儿子或是孙子孙女不在自己身边呢。
視乎有沒有錢吧,沒錢潤個屁,職位能撈到油水的大多會叫下一代潤出去多一條後路,光領基本工資的應該沒能力潤出去。
除非他自己能得到利益 否则除了你父母其他都是别人而已....没区别
melkeson 悶聲發個大財
润可以,别瞎润。先搞到钱再说,除了中共,地狱还是有很多个的。
tuyangme 知識的良心,文盲的導師,蘿莉的救星
大膽點兒,那個人是不是妳自己?

(湊字數 湊字數 湊字數)
太子基牛B 我爱太子基,我恨习包子
我也勉强算吧,但是我内心早就知道自己跟国内的人不一样,所以我早想润了,正在找渠道润,我在上中学
会,经历过改革开放,生活不算富裕,但也从小对体制有一定的了解。学生时代痛恨腐败,走关系,渴望法治公平,自由和信息透明,以前并没有把这些和党对立起来,随着了解的越发深入,认为体制已经腐烂不堪。
现在体制内虽然已经比以前的腐败状况好很多,但是形式主义更厉害,包子对言论自由的打压,是非常严重且令人反感的,经历过江湖时代互联网环境的,我相信大多都痛恨包子,更别提经济下行的压力给体制带来降薪的重创了。
现在体制内的福利待遇已经少了一大截,但是基层的工作压力堪比996,将来如果公开反对包子当皇帝,基层是可以团结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