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鎮的戰鬥和她的背景

      田納西州有一個叫雅典的小鎮,在二戰以前至二戰爆發,這個小鎮跟美國中部大大小小的城鎮沒有什么兩樣,但是1946年的一場戰鬥讓她在美國歷史留下了一個特別的名聲。

這一切都要從1936年的治安官選舉開始, 在美國大部分郡和鎮的治安官都是由選民直選產生,由於通過地方普選產生,縣治安官因此直接向選民負責,而不受制於地方最高決策者如行政管理委員會 (board of supervisors 或 county commission) 、市長 (有些縣內有大城市,如洛杉磯縣) 等。但這次選舉產生的治安官 保爾 坎崔爾 (Paul Cantrell)將會給雅典鎮一劑特別的加速主義,他的上臺頒佈了一系列收費制度,警察每一次的逮捕可以拿到一筆錢,很顯然這是一個十分“靈活”的制度,各種各樣的毫無理據的逮捕開始湧出,裏面很多都是對游客和旅客所謂“酗酒”和類似理由的罰單。從1936年至1946年,這些罰單就聚集了大約三十萬美元的罰金。
           https://i.imgur.com/pOrXaSu.png
坎崔爾也沒閑著,他開始去競選參議院議員,這期間他把治安官的位置留給了他的二把手副治安官 帕特 曼斯菲爾德 (Pat Mansfield)。這下局子更加操蛋了,跟今天香港的人民警察有過之而不及,引起民憤。司法部介入調查不止一次,但卻仍然動搖不了雅典鎮的黑警腐敗問題,民衆跟局子之間的關係已經到達了沸點。

二戰期間,許許多多的男人參軍上前綫去,整個 麥克明縣(McMinn County)的青壯年自然也是其中之一,雅典鎮是這個縣最大的鎮。但是這帶來了一個問題,雅典鎮的治安官局子沒有可以指揮的合適警員,也招不到合適的新警員,於是它們開始徵用有暴力犯罪前科的人。

1945年,戰爭終於結束,麥克明縣大約三千名老兵從世界各地回來,才發現這個治安官辦公室要比他們入伍前更加的腐敗,所擁有權力也比之前更大。這裏還要再提一個人,E.H.克普 (E.H. Crump), 他他從1910年開始便是田納西州孟菲斯市的市長,1940年他又暫時當選了一陣子。就是他挑了坎崔爾作爲雅典鎮治安官選舉的候選人,而他控制的不知是一個候選人,他有一票狗腿子控制著當地的媒體,學校,當地政府能管得着的地方,都有他的人。

老兵們決定反擊,在1946年的地方選舉,他們成立了一個無黨派組織,老兵黨,推舉一名叫 諾克斯 亨利 (Knox Henry)的北非戰役老兵作爲候選人,去對抗已經從議員位置退下的坎崔爾,競選的又是治安官的位置,他的二把手 曼斯菲爾德 仍在那個位置上。

老兵們知道對方動手脚的尿性,所以打出了他們的競選口號----- 您投的票會被承認的

與此同時,老兵們也有一個預防措施。一名叫 比爾 懷特 (Bill White)的老兵組織了民兵觀察整個投票過程以防萬一。老兵組成的民兵自稱“一個戰鬥群”(A Fighting Bunch), 一共有六十個人加入了這個民兵,每人被派發一把手槍。

縣内選舉在1946年八月一號開始了,隨之而來的是各種突發事件。在雅典鎮某個投票站,一名叫 湯姆吉萊斯皮 (Tom Gillespie)的非裔農夫在投票前被一名警員擋下騷擾,這名叫 C.M. 懷思 (C.M. Wise)在民兵觀察員面前不僅阻止對方投票還以種族歧視的方式辱駡 吉萊斯皮,甚至用老虎指環襲擊 吉萊斯皮。倒霉的農夫丟掉了自己的票試圖逃走,結果 壞思(死) 更加欺人太甚直接拔槍往 吉萊斯皮的背後開槍

這下子閙大了,曼斯菲爾德的狗腿子們跟“一個戰鬥群”開始對峙。民衆也看不下去黑警們的無法無天,不僅無故妨礙,襲擊且射殺公民,更試圖干涉選舉,抗議和游行已經形成。

紙包不住火的那一刻,是 鮑勃 海瑞爾 (Bob Hairrell)逮捕。他作爲民兵觀察員發現警員載了一名疑似未成年的少女來到投票站投票,但少女既沒有人頭稅[b]收據(這種對每人課征得稅收,早年作爲投票資格,本來是作爲排除非盎格魯裔白人公民的投票權,現已被廢除)也沒有投票登記。海瑞爾就是因爲上去抗議而被逮捕,整個投票站的投票過程也被中斷,更混帳的是黑警們甚至把已經有選票的投票箱拿走,帶進了縣監獄鎖了起來,這個縣監獄就在雅典鎮。[/b]

民兵領導 懷特知道后,馬上召集民兵們闖進當地國民軍的軍械庫偷取武器。拿到后,他們這“一個戰鬥群”開始準備戰鬥,他們有六十把M1917恩菲爾德栓動步槍,兩把湯普森衝鋒槍(估計是M1928或M1A1),和足夠的彈藥能在整個 麥克明縣 打一場迷你戰爭。

投票結束,所有的投票箱被治安官和他的警員拉進雅典鎮的監獄裏。

據説,懷特當時説到:“乖乖,看來他們在搞一些玩意兒。我很慶幸他們真的這麽搞了。現在我們只需要往監獄鞭過去。”

整個縣監獄被大夥兒包圍了起來。坎崔爾,曼斯菲爾德和他的五十名條子正好在數票呢,而且是沒有第二方在場監督。 老兵們占領了監獄街對面銀行的二樓,如果治安官想作死,那麽老兵們有一個佔優勢的反擊位置。坎崔爾和他的幫凶雖然完全在老兵們的火力網下,但是大家都知道如果事件不在州政府派國民軍下來前解決,那麽這有可能會變成一場血戰。

有些警員沒有進去陪坎崔爾的警員試圖在外邊解圍,但都沒有效果。而監獄裏的一些警員則是扔下槍往後門逃出去了。懷特 命令民兵們可以給這些人放行,不過還是有一些警員準備陪著坎崔爾死磕到底。

民兵們扔燃燒瓶,想把他們都趕出來,但也是沒有效果。對峙中間,有一輛救護車過來了,懷特下令不要開火,讓救護車轉移可能的傷員。結果坎崔爾和曼斯菲爾德這哥倆就用這個機會用救護車溜走了,放下他的人不管了。

懷特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證投票箱沒有丟失。有傳言說當時在整個突擊監獄的過程,有老兵甚至用上了炸藥把監獄炸出個洞,不管如何,監獄門最後是被砸開了,裏面剩餘的警員都直接投降。這些作惡多端的黑警自然少不了被憤怒的民衆海扁,其中包括向黑人農夫選民開槍的懐思,整個小鎮的居民忍了許久的怒氣終於爆發,他們上街砸起了警車。
           https://i.imgur.com/KfmNbCV.jpg
動蕩之後,驗票開始,諾克斯 亨利 (中間)作爲無黨派的老兵黨候選人,成了 麥克明縣 的新任治安官。
                     https://i.imgur.com/4LH1DNP.jpg 
這此反抗引起了田納西很多縣城對當地政客官員的反抗,很多都與 克普 有關聯,當然這並不是一個童話故事,這個故事并沒有一個完全美好的故事。老兵成立的政府最後也有腐敗的問題,老兵黨的一些成員甚至説出“我們成功毀掉了這個政治機器結果替換了一個更厲害的政治機器。”

1947年,老兵政府自行解散,中間甚至有類似坎崔爾政府的復辟,但如今雅典鎮和她的麥克明縣變得平靜許多,雅典鎮的戰鬥倒是成了一個傳奇。雖然故事的後續并不是那麽振奮人心,但是他的過程是我們應該記住的,因爲他代表了當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濫用權力而沒有任何監督的情況下,一支受規範的武力乃確保自由國家之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及攜帶武器之權利不可受侵犯。
大致資料來源:
     https://www.warhistoryonline.com/world-war-ii/last-survive-op.html
     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sheriff/
28
分享 2019-12-15

8 个评论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
墙内很多人认为拥枪对保护民权毫无作用,因为平民再怎么拥枪,在军队的重火力面前也不值一提。实际上在军队国家化的国家,军人政治中立,用武器维护民权是完全可能的。我不是说维护民权就一定要用武器杀人,而是在军队国家化的前提下,持枪就像引而不发的核武器,在法制无效时,让任何暴政都得三思而后行。

不幸的是,可以想象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必定会演变成军队镇压。很多国人认为军队可以合理的屠杀平民,这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本质上还是把古代专制皇权的逻辑代入到现代国家。六四事件证明了共产党政权确实是古代专制政权的延续。
问题是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平民,他们是退伍老兵,而且他们的武器是从军火库偷来的。我觉得这个历史事件更大的意义在于民主制度下如何限制那些手里拿着武器的公职人员,美国警察滥用暴力的现象据说蛮严重的。
问题是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平民,他们是退伍老兵,而且他们的武器是从军火库偷来的。我觉得这个历史事件更大的...

擁有武器的公職人員當然是需要被監督和必要的限制的,但是就像軟件一樣,總會有bug出現,而這個bug出現的時候,被威脅的公民只能靠自己。其實翻譯這個事件的時候還有更細緻的版本,但是我選擇了這個精簡一些的版本,戰爭結束前,有些回到雅典鎮的老兵剛下火車就被曼斯菲爾德的警員騷擾,後面還發生兩個老兵被他們幹掉的事件,他們原本認為自己為國效力應該至少能被官方尊重結果照樣被這樣侮辱甚至失去生命。公民能反抗濫用權力的公職人員和機構其實也是一個共和民主制度下也不能缺少的一環,這些老兵退伍之後也是公民,只是他們經歷了很多人無法想像的事情。
在讨论中国持枪权的时候,应该同时讨论公民枪支训练素质。
要落实持枪反抗政府暴力的权利和能力
光有枪弹没用
训练、保养、组织能力等,才是重点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墙内很多人认为拥枪对保护民权毫无作用,因为平民再怎么拥枪,在军队的重火力面前也不值...

完全同意,枪械在个人/家庭单位的层面上保有的意义与核武器在国家层面上保有的意义相似——一个并不轻易使用,有巨大杀伤力,无法随时完美防范的武器。而在人民作为一个集合体的时候,武装的人民(armed citizen)所拥有的力量是现有的国家机器无法有效镇压的(此处“有效”指“镇压之后当权者仍能依靠既有国家机器获利”)。尽管在现实中可能有枪支获取资格,枪械知识/能力训练等方面的问题,但我认为普遍的持枪权是一个值得讨论和实践的概念。
擁刀權都沒有
有意思的是,后来这个镇没有发生一而再再而三的武装权力更迭。

英文维基条目雅典镇之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