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莫言?

莫言,本名管谟业,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已邀请:

陈美丽 -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刘仲敬先生曾经评价过莫言的作品。

刘仲敬:莫言的小说是极其肮脏、文字极其粗糙的。从我的角度来看,文字的精致与否是关系极大的事情。而莫言的特点是,即使按照新中国无产阶级文学的标准来看,他也是非常粗糙的,像是毛泽东喜欢的红烧肉诸如此类的东西那样,只讲量大、肥腻,而完全没有质地可言,这样的作品按照传统的标准是根本就不足以登大雅之堂。但他也有他特有的优点,就是说,他的想象力非常出色,尽管这种想象力也是非常肮脏的,像《酩酊国》大概是他最好的作品,就是这样一种垃圾堆式的想象力,像闻一多描写的死水那样,死水自有其美,因为其中泛出铜绿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莫言能够获诺贝尔奖是为了照顾第三世界。

刘仲敬:是为了照顾第三世界的缘故。诺奖委员会一向有一个习惯就是,同一个地区获奖者如果太多了以后,它就会另外找一个获奖者比较少的地区,总之不能让哪一个地方留下空白。这种做法跟国际奥委会一定要在巴西举行奥运会的道理是一样的,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政治正确。日本已经有了两次诺奖获得者,所以从九十年代后期开始,一直有呼声说是下一次桂枝应该也出一个诺奖获得者。有很多人都被谣言传过,还有另一些人会自告奋勇,例如李敖就曾经说过,他的作品被诺奖委员会看中了。这种谣言大概不是空穴来风,诺奖委员会大概就是在那一段时间内想要在汉语世界找一个比较够格的人送进来做提名。这个提名与其说是对作家本人的认可,不如说是汉语世界已经到了该得一个诺奖的时候。

文学的价值在于从当事人的角度经历一个时代,因此莫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忠实的描述了这个时代普通人的视角,尤其是为西方人打开了一扇观察和理解那个年代中国人的视角,这些对中国普通人稀松平常的东西恰恰是世界不了解的和经常误解的,因此莫言受到世界的高度赞许。

陈士杰 - 原品葱用户陈士杰。划着独木舟去往不知名的远方,逐步沦为享受风餐露宿的独自旅行者。干着留学生和企二代的事儿,操着内阁总理的心。

看看这个节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qNYhvNN18w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

莫言是个诗人,他撕下了程式化的宣传海报,让个人在芸芸众生中凸显而出。莫言用讥讽和嘲弄的手法向历史及其谎言、向政治虚伪和被剥夺后的贫瘠发起攻击。他用戏弄和不加掩饰的快感,揭露了人类生活的最黑暗方面,在不经意间找到了有强烈象征意义的形象。

高密东北乡体现了中国的民间故事和历史。很少的旅程能超越这些故事和历史进入一个这样的国度,那里驴子和猪的叫嚣淹没了人的声音,爱与邪恶呈现了超自然的比例。

莫言的幻想翱越了整个人类。他是了不起的自然描述者;他知道饥饿的所有含意。20世纪中国的残酷无情从来没有像他笔下的英雄、情人、施暴者、强盗以及坚强、不屈不挠的母亲们那样得以如此赤裸裸地描述。

他给我们展示的世界没有真相、没有常识、更没有怜悯,那里的人们都鲁莽、无助和荒谬。

这一苦痛的证据就是中国历史上经常出现的吃人肉的风俗。在莫言的笔下,吃人肉象征着毫无节制的消费、铺张、垃圾、肉欲和无法描述的欲望。只有他能够跨越种种禁忌界限试图加以阐释。

莫言的小说《酒国》中,最美味的佳肴是烤三岁童子肉。男童成为很难享受到的食品。而女童,因无人问津反而得以生存。这一讥讽的对象正是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因为这一政策女婴被流产,规模之众多达天文数字:女孩子不够好,都没人愿意吃她们。莫言就此话题还写了一部完整的小说《蛙》。

莫言的故事都伪装成神话和寓言,将所有的价值观置于故事的主题中。在莫言笔下的中国,我们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理想具有合乎标准特征的公民。莫言描写的人物都充满了活力,不惜用非常规的步骤和方法来实现他们的人生理想,打破被命运和政治所规划的牢笼。

莫言所描述的过去,不是共产主义宣传画中的快乐历史,而是他用夸张、模仿以及神话和民间故事的变体重现五十年的宣传,令人信服、深入细致。

在他最杰出的小说《丰乳肥臀》中,女性角度一直占据主导位置。莫言描述了大跃进和1960年代的大饥荒。他嘲笑试图用兔子精液让母羊受孕的伪科学革命派,他们把所有对此表示怀疑的人斥为右派分子。这部小说的结局是90年代的新资本主义,所有的骗子因为兜售美容产品而致富,仍在试图通过异体受精孵化出凤凰。

在莫言的作品中,一个被人遗忘的农民世界在我们的眼前崛起、生机勃勃,即便是最刺鼻的气体也让人心旷神怡,虽然是令人目瞪口呆的冷酷无情却充满了快乐的无私。他的笔下从来没有一刻枯燥乏味。这个作家知道所有的一切,并能描述所有的一切,各种手工艺、铁匠活、建筑、开沟、畜牧和土匪的花招诡计。他的笔尖附着了所有的人类生活。

他是继拉伯雷和斯威夫特之后,也是继我们这个时代的加西亚·马尔克斯之后比很多人都更为滑稽和震撼人心的作家。他的辛辣是胡椒式的。在他描写中国最近一百年的宏大如挂毯的故事中,既没有跳舞的独角兽,也没有跳绳的少女。但他所描写的猪圈般的生活如此独特以致我们觉得已经在那里呆了太久。意识形态和改革运动来来去去,但是人类的自我中心和贪婪却永存。所以莫言为个体反抗所有的不公,无论是日本侵略还是毛主义的恐怖以及今天的狂热生产至上。

莫言的家乡是一个无数美德与最卑鄙冷酷交战的地方。那些敢于去的人,等待你们的将是一次踉跄的文学冒险。中国以及世界何曾被如此史诗般的春潮所吞噬?在莫言的作品中,世界文学发出的巨吼淹没了很多同代人的声音。

瑞典文学院祝贺你。请你从国王手中接过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华涌 - 一起杀猪,喝酒吃肉

莫言他的文学水平同贾平凹其实是差不多的,都是以写以中国本土农村、农民的生活的小说,展示中国人原始、落后、丑陋的一面,像他起的书名什么丰乳肥臀啦,都是用这类题材吊人的眼球,贾平凹也在他的小说里故意夹杂性描写,还故意自己删自己,瑞典那些西方人没见过中国这么土、落后的一面觉得新鲜,所以才会把奖发给莫言,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刘晓波,和平奖颁给刘晓波,中国政府说刘是罪犯,不让他出国领奖,实际领奖的是把空椅子,瑞典科学院就想那我再给你中国人一个奖,恶心你一下,看你来不来领,这回找个没犯过事的总行吧,就找上了莫言,所以莫言运气也是不错。但真正论水平他是没有多少的,你想想看,现行中共这种思想高压的禁锢体制下,能出什么大师?莫言得奖,那作协主席铁凝还不服气呢,铁凝想小说只论造诣你莫言能有我好?中国国内作家小说水平超过你莫言的不太多了?所以都是些见风使舵、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墙头草,个个言不由衷,有几个是有风骨的?民国时期倒是有大师,文学奖如果颁发给胡适,钱钟书这样的人大概才名符其实。
本人只是用一个具有想象力都作家的当时如实记录所见所闻,结果无意中迎合了西方对中国的猎奇心理。。。
楼上的都是大师……有点不理解,像莫言这样黑天朝的作家,居然在这里还被批判?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