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中国是党大还是法大?能否展开或举例说明?

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知道中国是党大于法,但我不知如何展开说明或者举例说明。请大家不要嫌弃这个问题低级,这对我劝服小粉红的过程来说很重要。
已邀请:
圣锹游侠 人终有一死,而五毛则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
最有代表性的,维尼修宪
这他们自己在四中全会都说的明明白白,还用得着举例吗?

”依法执政,既要求党依据宪法法律治国理政,也要求党依据党内法规管党治党。必须坚持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支持司法、带头守法,把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同依法执政基本方式统一起来……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必须依靠社会主义法治。“
这么长一段,翻译就是三个字:党管法

还有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一整个就是为了中共一党专政服务的奇葩“宪法”,你见过整个世界上有多少个国家,会在宪法中规定政党垄断?普京,马杜罗,埃尔多安都不敢这么玩
然后里面的主席还没有任期限制,司法也没有违宪检查,是第一条规定党的领导就足以把之后的所谓“言论自由  结社自由”给否定了,因为你既然都反共了,那不一样是“违宪”?



八十年代倒是做过制度化的尝试,但是现在呢,现在是根据政党内斗情况,按照山头谁是大王谁有最大话语权来改的王法,而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约法
lovemm 80后IT男
最高法院的院长说要向司法独立亮剑,意思是不搞司法独立。不独立就得被党领导,党如果不能干涉司法,怎么体现领导地位?党能干涉司法,而司法不能干涉党,所以到底谁大?
建议他了解一下年初王林清事件,一个国家的堂堂最高法院法官竟然要自拍发表不自杀声明保护自己,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我想这个问题,很少有人比前政法大学校长江平更有发言权,他于2013年发表了主题为“司法改革与中国未来”的演讲,文字内容如下:

江平:我认为法治的核心问题是两个权:权力、权利。权利是私权利,而权力是公权力。改革的方向应当是什么?我觉得既然讲改革,当然是不断扩大私权,公权不断被约束。如果背离了这个原则,公权力不断扩大,私权利越来越缩小,怎么能够叫改革呢?所以从这点来说,改革的目标应该是非常明确的。

   这次中央决定里专门列了一部分“法治中国”,我想这里面包含了五个方面:

   第一,树立法律和宪法的权威。这一部分核心的问题是,现在怎么样来树立宪法和法律的权威?很关键的一条是必须要落实宪法,也就是宪法在人民的心目中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但目前并没有落到实处。实际在人民心目中并没有把宪法放在那么高的地位。怎么落实?从两方面来落实,一是真正在生活中使人们能够感受到宪法的权威。可是严格地讲,我们的社会里,党的权威大大高于宪法的权威。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党的三中全会的决定很重要,因为人民心目中缺乏一种宪法至高无上的权威。一个会议的文件如此重要,恰好说明我们离法治社会还很远。其实扩大人民的权利也好,对政府权力的进行限制也好,都是以宪法作为准则的。虽然小平同志在30多年前就提到党政要分开,但我们现在还没有很好地做到党政分开。树立宪法权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公报里所讲的:对于那些违反宪法的行为必须予以制裁。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建立违反宪法的审查制度,这个审查制度现在没有。虽然我们有一个违宪程序,按现在的程序,如果有人提出违宪审查,首先交给全国人大下的一个局级单位,由他们来看,如果确实构成违宪,就提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来表决。但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真正的违宪审查制度,再加上现在法院还有一个规定:法院的判决不能够以宪法为依据。既然不能够以宪法为依据,怎么审查?违宪审查依据什么?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很缺乏一个违宪审查。

  
依法行政,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我们的三中全会决议里涉及到法治建设的第二个问题是依法行使行政权力。公权力里行政执法权是最厉害的,而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我们所提的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如果我们能够把权力关在笼子里,人民就比较满意。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关键是两个问题,第一是把过分庞大的政府、权威过大、过重的政府变成有限政府,把它的权力限制起来。尤其我们这次提出“市场应该起决定性作用”,既然市场在资源配置等各方面起到“决定性”的作用,那么政府的作用就要相对减少。所以在这点上,要大大削减政府过多、过重、不该有的干预。在这点上可以看出,我们已经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应该说在这点上,过去也有一些成就,但也要看到过去做得并不是很理想。大家可能记得在《行政许可法》里,当时做报告的法制办主任说了一句话,“凡是市场能决定的尽量由市场自己决定的,市场不能决定的尽量由社会组织来决定。如果市场主体和社会都无法解决的,政府才来许可、才来批准。”这是一个很好的决定,是一个很有前瞻性的决定,但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的做法并不是这样,政府仍然在许多方面限制了许可和批准制度,因为它有自身、切身的利益,所以不解决好政府在资源分配上、市场准入方面的切身利益,要让它减少自己的功能很困难。

   我觉得依法行政、解决政府职能第二个重要方面是透明化,透明化是监督政府的一个很有效的手段,只有透明化,老百姓才能监督,再加上其它监督实施的制度,我们就可以很好地限制政府的权力。在这点上,应该说,从过去已经实施的情况看来,政府在这些方面都是建立了发言人制度、建立了公开制度。应该说,对于政府限制权力的措施,方向很准确很有希望。

  
司法改革,这一次纠正了方向


   第三个问题是要健全我们的司法权力的行使制度,也就是司法改革。司法改革核心是公正判决。公正判决既是一个公权力的正确行使,又是一个保护老百姓民事权利、人民权利的重要措施。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和过去有很大的改变。过去曾经说过,在法院的审判工作方面,在司法体制方面,我们是倒退的,有的地方还是大步倒退。但现在看起来,方向纠正了,在前进,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过去提“三个至上”,把“党的利益至上”放在“法律和宪法权威至上”的上面,是最高的。审判工作怎么来确定党的利益至上?党的利益至上就是以政法委的利益至上。政法委在十八大后作用大大降低,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这次司法改革里也提到审判权的独立,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这很重要。我们在这方面提出了去地方化、去行政化的手段。

   去地方化、去行政化是法院改革里至关重要的一条内容,如果你的人权、事权、财权都由地方县一级的政法委或者有关部门掌握,就没有办法脱离它的干预。只有把人权、财权、事权收到省一级,才能改革。原来有过一个建议,让地方法院脱离地方政法委的控制。现在也是这样,如果让地方法院的人权、财权、事权脱离开地方就可以了。所以从多个方面来看,我对于现在的司法体制的改革还寄予了很大希望,而且认为方向是很正确的。

  
劳教制度废除,完善人权保障

  
   第四个问题涉及到人权保障。要完善人权保障,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劳教制度的废除。劳教制度本来就应该废除,这次废除是顺理成章,因为这样一种制度完全是由行政机关部门、公安部门来剥夺一个人的自由3—4年。而且从程序来说也没有合法依据,凡是剥夺和限制人民权利的行动,应该是法院来做。所以从这点来说,劳教制度废除很好。但解决了劳教制度是否等于全部问题都解决了?这需要看后面的情况,是否有一种变相的劳动教养制度出现?也有可能,所以,这需要我们拭目以待。

   这里面还提到了禁止刑讯逼供,而且把刑讯逼供的各种定义、内容也说了。把刑讯逼供排除在合法证据的范围之外,而且规定了任何非法取得的证据都不能给人定罪。我认为这个非常重要,因为这个内容表示了在法院里应当是以“无罪推定”作为判刑的依据,不能以“有罪推定”的方式来做。有罪推定在中国法院里影响很深,因为过去我们长期以来都是有罪推定。自从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发表文章说“法院宁可错放也不能错判”,这就标志着我们的制度改变了。“宁可错放不能错判、错杀”,这和过去长期拘留人不同。从这方面来看,人权保障——包括户籍制度、人口制度等的保障,是在逐渐增多的。人民的权利、人民的自由,也比以前越来越多。


要给人民更多的参政权利

  
   最后,我想谈谈民主政治。在三中全会决议里把民主政治放在政治体制改革里,没有把它放在法治建设这部分里。按道理来说,政治体制改革和法治建设的内容很难区分,当然也可以说民主政治是一种政治体制改革,也可以说民主是一种权利。我觉得在民主政治制度这一面,或者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这个决议的亮点不多。为什么说亮点不多?因为我觉得民主政治里面最核心的问题是民主选举的问题,民主选举是民主政治里面最核心的问题,而涉及到民主选举方面,没有多大的改变。我们在基层选举里还可以体现一点,但往上就不行了。或者说各级人民代表都是各级党政机关来确定,所以如果不解决这个根本的制度,不给人民更多的民主参政权利,由自己的意志来选举我所喜欢的人大代表、国会议员,这就缺乏建立真正的民主政治的基础。所以对于我国现在的法治建设,总的判断是:有不满意的地方,也有很赞赏的地方。这是我的看法,谢谢大家!

视频版youtube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RGpKDHc-3s

当时的司法系统还存在这么多的问题,在习包子上台后高呼:必须坚持加强党对依法治国的领导,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司法独立的路。直接把倒车开到几十年前,不知道这批体制内有良心,有资历的司法人们做何感想

补一刀
连辩护律师都能被抓进监狱,共党治下的司法系统就是笑话
附709维权律师被抓捕的维基链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5%9C%8B709%E7%B6%AD%E6%AC%8A%E5%BE%8B%E5%B8%AB%E5%A4%A7%E6%8A%93%E6%8D%95%E4%BA%8B%E4%BB%B6
这里有个机构叫政法委,专门管公检法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大陆的权力结构:
地方层面,法院院长是政法委书记的下属,而政法委书记是党委书记的下属;
中央层面,最高法院院长是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下属,中央政法委书记是总书记的下属;
西方国家很多是三权分立,法院不归某个党派管的,
中国大陆不一样,法院地位比较低,党管一切,不说党委书记,甚至副书记、常委发话,法院敢不听么,乌纱帽不想要了么?

大陆法律对那些人有效:
赵家人是可以无视法律的,中高级官员(包衣)最重视是党纪,其次才是法律;
当然你是普通老百姓,基本接触不到这两类人,法律才是100%起作用的;
还有洋人,少民,黑人,穆斯林(伊法治国)这些大陆高等人也可以部分无视法律;
共和国皇帝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最直接的一个例子,赵紫阳没有经过审判和定罪被非法软禁和监视十余年,彻底的违宪行为。
另外,在知乎上讨论宪法会因政治敏感封禁,十分荒诞。
你不能用党对比一个不存在的事物。
显然, 维尼 大于 党 大于 国 大于 法 大于 屁民

维尼新时代墙国不等式。

宪法就是维尼和党的草稿,宪法上面的人犹如开国大典那张画一样,上上下下进进出出的。

之前的宪法上还有林彪呢,当今有维尼的大名,不知道明天会有谁,还是这些人都会被当作狗屎。

对于宪法,可以搜一下毛泽东当年的态度。 另外,毛泽东最爱的一句口头禅之一: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

看到上面答案暂且没提,我就提一个,中共最讲究的次序问题,比如,每次高层有人去见马克思,就有一个送花圈的名单,你不妨注意到那个次序是否曾经哪怕乱过一次?

所以,那些见马克思的讣告,从来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XXX; 维尼和历任匪首的职务,从来都是先“中共中央总书记”,然后“国家主席”。 等等。不言而喻。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去年崔永元、王林清披露出来的副卷制度,即党政领导在法律副卷上批示,指使法官判决,干预司法,未审先判。你说,到底党大,还是法大?
mikko 沿海一线城市某高三学生
抛磚引玉,國內沒有新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vvgvv1 长期潜水进行中
当然是党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曾经有一些公民在海外媒体上直播批评国家主席,后果怎么样,大家都知道了……
https://youtu.be/2KviM5r7gjo

自己看 有國家前大法官
辉夜姬 你说你??呢
首先,你得明白中国所谓的的法是谁制订的。
其次,你要了解宪法中规定谁才是唯一合法的执政党。
最后,你最好清楚如果在某地官员滥用职权胡乱判决后能否有合理解决的通道。
去你妈的习某 编曲,碟机师傅
包子一改宪法就能说明什么了
你去百度一下下 百度会告诉你问这个问题的人用心险恶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陳光誠那個時期雖然司法不完善,但是司法的文明程度還是可以接受的,對政治性案件(如法輪功)還是毫不手軟,但對待維權,官民糾紛還算有申述機會,甚至有些疑難問題可以協商解決,不過解決後就受到清算打壓。709後就真的可以宣布司法已死了,完全進入中世紀的時代,完全是宗教式的迫害了,法官王林清案就是典型案例,最近不是有個上海民警也出視頻嗎,也是很好的案例。整個司法系統成為了共產黨政教合一的打壓工具了,不問是非對錯,只問立場利益,正因為這樣,造成上訪維權持續增加,群體性事件頻發,最終結果就是天文數字的維穩經費了。
党就是法,法就是党,党法一体。 这个问题还用问?宪法都顶个球了!
ASIbibibi 语言学
中国这种丛林社会,最狠最狡猾最无耻最没下限的势力才是最大的;党和法都可以随时利用随时践踏随时抛弃的。就像毛腊肉和邓矮子为了一己自私可以随时违反党纪党规打倒党内干部,随时践踏法律。
初中肄业上清华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同意二楼说法,坚决不司法独立,说明党大于法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徐显明:『共产党既在法律之中,也在法律之下,还在法律之上。』
党越大越好,越大内斗越激烈,早点民主。如果高层不惹民怨,像胡总那样温和,反而看不到中国解放的那天。
黑杰克 共产主义起初是一种伪科学,之后演变成伪宗教,最终具体化为一套僵化的政治体制
共产党既在法之下(名义上受法律的约束),也在法之中(共产党执政写进宪法),还在法之上。


当共产党的意志和法律不冲突时,按照法律办事;

当共产党的意志和法律发生冲突时,按党的意志办事。


题外话:假的国家,假的法制

自二战结束以后,以往占据不小份额的君主专制已经很难再继续下去,各个国家的政府即便再怎么专制独裁,也得假装出一副民主自由的样子:譬如苏东集团,个顶个的专制,每个却也都在国家名字里加“民主”两字。

专制独裁者必须改头换面,戴一张“民主自由”的假面具,而它们的专制统治也得粉饰一番,非得安上一个“法制”的名头,为自己的残暴统治披上虚伪的外衣。

所以专制国家的一切都是假的:假的国家,假的政府,假的民主,假的自由,假的法制,假的共和……
宪法第一条,苞子政府就违宪了,大陆哪有法律?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习大 毕竟习大大(滑稽)
蛋蛋很疼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包子自己多次强调司法体系要服从党的领导,你说呢。。。
最高法院长:向司法独立的错误思想亮剑
台灣人對於中國有憲法感到震驚⋯⋯不是一直以來都是黨主席說了算嗎?
当然是人大
法制和法治是完全俩个东西,世界主要国家采取的是前者,强调制度的完整和不可分割;中国采取的是后者,强调治理的必要性和适用性。

法制在执法层面来讲,无论大陆法系还是公共法系,既要有可追溯性,也要有民众参与;
法治则刚好相反,需要特定的释法空间,禁止民众参与,其根本还是封建王朝“以吏为师”那一套。

所以根本不存在党大法大,党是主体,法是党的工具,你和螺丝刀谁大?懂了么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8-22
  • 浏览: 2763
  • 关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