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陷区有没有可能在劳动党崩盘的时候避免张献忠化?

最近莫名其妙的在想这个问题 好像现在也只有贵匪能压得住沦陷区的张献忠了 假设贵匪崩盘 那么张献忠人口就会让任何有可能的统治变得不可能 比较正确的做法应该像伟大领袖那样把他们当做土改积极分子来使用 因为我老人家的设想是最起码改朝换代的时候至少要杀那9000万康米 至于社会精英的缺失是很不重要的事情 毕竟从49年后开始就是外部引进精英来替代自己内部的精英
话说回来 不存在有什么势力能把全国的张献忠统一起来作为统治基础 即便把他们纳入土改积极分子 用他们作为你的统治基础 那么不出50年你又要走上现在劳动党走的老路 我老人家对于沦陷区还是抱有善意的 希望沦陷区在劳动党崩盘的时候走上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如果把张献忠人口当做斗争对象 那要杀的就不只9000万康米了 会杀上至少3亿人口 甚至会上5亿人口 同样有效的统治也建立不起来 匪区会陷入长期的叙利亚模式
此外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引进外国太上皇了 而国外太上皇做的是可以给钱 但是绝对不会牺牲本国的军队来为匪区输出秩序的 让英国派个赫德爵士来管理海关是没问题的 但是让大英帝国派出能负责整个中国治安的远征军 那么英国会比中国死的还要快
所以我就有点绝望 劳动党崩盘只是时间问题 而同样随之而来的张献忠化是不可避免的吗?
荣誉非国民 老婆严令禁止键政,偶尔偷偷冒个泡🤪
“满街张献忠”是一种只存在于想象中的悖论。因为抽刀而向更弱者的张献忠行为本身就要建立在被社会孤立导致的软弱上。与同类抱团是人类200万年养成的动物本能。一旦张献忠开始成群结队出现化解了孤立感,那么他们就不再是张献忠,而会抱团变为李自成。

1、组织资源的载体是人,所以只要构成社会的人没有批量物理性消失,组织资源就不会蒸发,只会转移。
2、在前一条的基础上反过来说,只要社会存在,组织资源就不可能出现真空,人类的本能不允许。
3、中共的权力衰退不可能在某一秒钟凭空消失,因此随着中共权力在各个领域的衰退,释放出来的组织资源必然会被其他的小共同体所吸收。

举个现实的例子。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由于统治回报比越来越低,中共开始降低农村执政成本,收缩对农村进行直接统治的基层党组织,美其名曰农村基层民主化。而肉眼可见的事实是绝大多数农村并未因此陷入混乱的无政府状态,而是由某个本地共同体在极短的时间内取代了党支部的地位。
常见的农村自生共同体形态有如下四种:宗族、教会、企业、黑帮。这四种形态又分别对应了四种农村常见的社会关系纽带:血缘、宗教信仰、经济资源、暴力。

那么同理,当中共在城镇的统治力度衰退时,也会有基于各种社会纽带的小共同体吸收释放出来的组织资源予以补位。例如基于脱离上级政府管辖的原社区街道、基于小区业主委员会、基于原国有单位大院的既存组织结构(中国的大院文化几乎是天然的小共同体温床)、基于半黑社会化的原民警组织、甚至可能基于学校、医院、大型菜市场之类社会资源集散地……等等等等。
而那种张献忠横行的无政府状态很可能只出现在城乡结合部之类组织资源极度松散的原三不管地带,而且也仍然会在社会力量的冲突中整合当地组织资源,重新构筑秩序。

当然,在组织资源重组的过程中,地方小共同体很可能产生各种冲突,也不排除出现暴力流血现象的可能性,最坏情况(爆发内战另说)可能会滑坡到文革前期造反派武斗那种场面,但这和张献忠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negation 一切思想和行为的变革都要从激进的语言开始。
遍地车匪路霸的日子也就这二三十年的事,是真忘了芝麻什么德性了是吧?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现在匪党都没垮台,各地方的暴力事件都已经在上涨了,你说匪党没了会怎么样?
绝不绝望还是看你的目标为何。如果你是个民小,觉得我就是要救下全中国人,抱歉,你还真就没那个能力。
如果你只是想要自保,那说真的,张献忠不可怕,他们不会开坦克,怕什么。他们只是比匪更没底线,杀起费拉来更没有顾忌。但只要你自己够强,你砍不赢匪你至少砍的赢张献忠。
当然能跑路还是尽量跑,毕竟你搞自组织共产党不会答应的。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商业社会是不会发生战争和人权灾难的。

18世纪开始出现,论证战争非理性和可避免的新理论。

最早出现的是“文明商业”,即正和收益的交易,必定比零和或者负和收益的战争,更有吸引力。

如果你能够用小钱去向别国购买财宝,再作为自己的东西卖出去,
为什么还要花大钱再加上流血死人去侵犯别国,抢劫这些财宝呢?

圣皮埃尔神父(The Abbé de Saint Pierre,1713年)、孟德斯鸠(1748年)、亚当·斯密(1776年)、乔治·华盛顿(1788年)和康德(1795年)都在文章和著作中,
赞扬自由贸易,因为它把各国的物质利益联结在一起,鼓励它们彼此珍重对方的存在。

正如康德所说:“商业的精神迟早会抓住每一个人,它是不能和战争共存的……
所以,尽管不完全是出于道德的动机,各国都会热衷于宣扬崇高的和平。”

埃利亚斯曾经表示,在向现代社会过渡的时期,人们不仅更加自制,而且培养起同情的意识。

他们这样做,目的不是为了身体力行尊奉新的道德标准,
而是因为要想获得成功,他们必须竭尽全力拉拢政界和商界的领袖。

财富的获得越来越依赖社会关系网络,而不是农耕和抢掠。

当然,嗜好残忍与协作社会的价值格格不入:
如果你想着邻居们会兴高采烈地看到你被开膛破肚,那你又怎么能和他们一起工作呢?

文明的进程减少了个人暴力,自然也就削弱了对严刑峻法的需要,
正如今天的“严厉打击犯罪政策”,也是随着犯罪率的上下而时紧时松。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刘远邪的张献忠理论夸大了中国未来变革的暴力程度。
这对党国投入更多资源维稳有好处, 但是也造成一些中国人不必要的担忧。

今天世界上战乱的血腥程度都是在降低的, 尤其是在美国输出几十年的秩序以后的东亚。如果放任梁家河干部内循环几十年以后或许会更暴力, 但是近期要共产党滚蛋带来的可能暴力大概不会比台湾转型多。
我也亲自车震 蜘蛛特技:①装的自己公平公正,实际上夹带私货;②说得过就说说不过就喷喷不过就变着法点踩。
不要自设底线自绑手脚。
关键问题是要彻底终结支那的秦制,
如果能够实现,
张献忠化又怎么样?
打扫屋子的时候你会觉得灰尘多所以就不打扫吗?
撇开中国,我个人把美国的校园枪击案也看成张献忠。
张献忠的出现是由于压力无法得到正确的释放。而共产党的崩盘前,肯定不会轻易放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到时社会压力巨大。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张献忠个屁,人家老张手下有人有枪,单论杀人,他比得过铁木真吗?哪个王朝又不杀人如麻?中共手上也都是鲜血。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权力游戏的参与者,张献忠也是玩家之一。

你说的那些根本就是日子过不下去,拼个鱼死网破的可怜人,但凡有点希望,人家也不会拼上一条命。
hkgusa 小熊維尼
能拯救牆內中國人唯一方法就是拉高不輸入秩序的成本
輸入的成本不論有多高只要拉的比不輸入更高就可以了
例如引發WWIII 生物戰生化戰各種無底線攻擊等等
雖然可能要吃上核平但還能救一部分人
如果沒能引入秩序就只能變成獻忠樂園
张献忠那么残忍的情况不会出现,但是张献忠化会出现。中国崩盘后暴民会很多,只能用时间来解决,或者是看环境的变化
民国时期军阀遍地 也没张献忠啊……刘仲敬的话听个乐就好了,特别是结论,千万别信。
一定獻忠,已經獻忠,絕對獻忠,我要看到血流成河
蒋介石接班人 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
避免不了,共党黑历史太多,失权就一定被清算,所以共党一定不会放权

但是真的政权崩坏的话肯定有局部地区处于真空状态,公检法都没了,人又没钱,那只能献忠

我都考虑过,真没钱吃饭我就只能砸商店,那就是献忠化了
如楼上所说,良好的商业社会是一个健康社会的基础。

比如民国时期的东北,土匪遍地。同一时期的广东就从海外采购各种武器,自发组织民团。

这是地区自治的典型例子。

如果未来中国的秩序失去平衡,理论上只要做到民间有学历高的(我为什么要说学历?)做统治阶层,并可以拿或买到武器装备,就可以保证一个地区的社会秩序正常。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