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香港普选问题的疑问

新来品葱。看帖子发现有用户会在香港政治体制相关法理的讨论下回答说”基本法承诺普选,结束”这样简单的回复,以视作终结话题。

个人在此很疑惑,因为一直在有了解香港的民主运动进程,0708双普选的背景就是基本法里面没有详细列明有一人一票普选的权利。葱友们可否告知哪一条承诺普选?我查到的文本是基本法45条“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这里说的是需通过提名委员会提名后进行普选。这个提名的程序并没有具体说明,个人理解是可以是公民提名,可以是政党提名,也可以是中央的委员会提名。
winkcat Thinker
其实已经有第三方给出了一个折中方案,那就是政党提名、公民提名还有特首委员会提名一起上,这样就可以保证中央的控制力,也能保证普选的广泛性得到保障和认可。

或者说,再不济也可以只留下政党提名,但中共方面的决定是不允许政党提名和公民提名,那么只允许特首选举委员会的提名,就等于中共选好了人给你普选,这也就失去了普选的意义。

退一万步,假设特首选举委员会是选民普选,那么单独靠特首选举委员会也是可以做到普遍性的代表。

但问题在于,中央同样拒绝改革特首选举委员会,其实不是民主派别不退让,而是中央一步不退。

831决定本身,就是否决了政党与公民提名这个议案的结果。

而且即便有政党或公民提名,也有应该写在法案条文里列明,而提名委员会也即是特首选举委员会,本身没有办法代表七百万人,里面大部分席位都是小圈子选举甚至自动当选,可以轻易控制,只要少数专业级别有民主要求的知识分子能控制部分议席。

从林郑月娥的得票来看,大部分席位都被垄断与控制住,没办法达到政党提名和公民提名的要求。

因此831以后大家互相摊牌,中共用实际行动表明不会给香港普选,公民提名不可以,政党提名也不可以,改革选举委员会也没门,而且在立法会还修改议事规则收缩普选议员的权力,那就没得谈了。
微笑的單車男 千悔万恨方自醒,只怨我非前线人。
備註:這是我回答另一篇問題的時寫得答案,我偷懶直接複製粘貼過來,原帖鏈接: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7211 

 首先香港目前的选举分两类,立法会选举和特首选举。特首在林郑月娥当选之前都是中央“钦定”。香港人民和泛民一直要求政改争取普选,从07年争到2014年。本来中央说好是2017年实现普选,结果在2014年8月31日,人大直接加了一条新法案到基本法里,特首选举一定要让普通选民在一个近1200人的委员会推荐的人选中选,而这1200人委员会大部分是由亲建制派(亲北京中共派)的人构成的,泛民的人选在这委员会中完全没有机会被选上,所以从客观上讲,特首选举在这样的方案里就一开始就不公平。这一下直接引发了2014年占中示威,最终在79天后,示威者被清场。
      
      好,既然中央坚持这样的1200人委员会筛选(袋住先),在2017年的特首选举中,最终出现了3位候选人,分别是曾俊华(建制)、林郑月娥(建制)以及胡国兴(无派系)。曾俊华在香港民调里比林郑月娥高得多(民调54%:33.5%,因为两人在委员会里的得票已远远高于胡国兴),结果中央却指定要林郑月娥上台,要求支持曾俊华的票转投林郑月娥,就因为他曾经当过彭定康的秘书。1200人委员会的口袋选举香港人都勉强接受的情况下都不允许选出自己认可的代表,那你认为这个选举是否公正。

      关于立法会选举,立法会总共有70个席位,然而只有一半是可以直接选举的,另一半35席为功能组别选举(小圈子选举或内推),而功能组别一般大多数为社会精英人士,立场亲共占多数,这样的立法会选举导致35个席位白白让给建制派,泛民派只能从剩下的35席位里和建制派竞争,好在民意一般大多都支持泛民,另外35个席位在自由选举的情况下都能拿下26-28席左右。试想接近80%的泛民当选率,如果放开70个席位完全直接选举,建制派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松地得到50%以上的席位。而且进一步对泛民议员产生不利的就是2016年开了DQ的先例(disqualification取消资格)。因为两名泛民的议员(隶属于青年新政)梁颂恒和游惠贞在宣誓时说了Hong Kong is not China (刻意发音像支那)引发争议,虽然当时宣誓时有效,但是后来被追诉宣誓侮辱中华民族而取消议员资格(被民众选出来的议员就这么被取消资格了)。这两人姑且不算无辜,但是接下来有接近4名议员都因宣誓不庄重等主观原因被取消资格(“长毛”梁国雄、姚松炎、游小丽和罗冠聪)。他们无一例外都被裁定為宣誓時有效然而遭到追诉後被取消資格。这在2016年之前闻所未闻,泛民原先这么玩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只要议员已当选,宣誓也就是个过程,这个过程的形式怎么进行都不能决定议员是否不合格。然而立法会建制派议员就是利用梁游打开的缺口特意DQ泛民议员。 建制派更加得寸进尺的表现就是香港众志的周庭被DQ事件。周庭参加2018年立法会补选(为了空出的六个席位和建制竞争),结果在周庭提交申请表格时里面提到“不支持港独,但是保留香港众志民主自决的立场”,结果立法会根据条例认为香港众志采用“民主自决”的主张,即使并不提倡港独,但同意公投应包括独立和地方自治等选项而取消周庭参选的资格。
廣泛代表性。

目前的公民組別被認定經過層層篩選後,代表性不足。
广泛性让你吃了么,中共的那几个人叫广泛?想跪舔就滚去微博,保证你这条言论能获得5000赞。
中央的委员会能代表香港?但凡有良心或有智商的人,都不会认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意思是由来自北京的委员会选出香港特首。
戾气好重啊。我是香港工作的内地人。理性讨论,不要谩骂。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