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应该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很多人喜欢的一个论调。但是只是和共产党没有区别,是不足以否定一个论点的。
否则就像那个笑话,猪也是那么想的,驴也是那么想的。很快就会自己让自己陷入绝境。
但是,我们又总应该和共产党在一些问题上坚决划清界限,比如支持民主。

我们究竟应该在什么地方上和共产党有区别?
相对的,什么地方上我们可以,比如,师共长技以制共?
mahjongatom 帐号已弃用。品葱的朋友太愤怒,各种对于普通个人的攻击导致已无法完成理性交流。故退葱,并报以对整个民族的深深悲哀。The deep sorrow for the whole ethnicity.
这个问题我一直想回答,因为品葱有太多太多人,用的是共产党的思路在反共。

1. 停止加速主义。我在另一个葱友那里读到了这么一句话,深以为然:许多人,用加速主义的名号,行的确是小粉红和五毛一样的事情。一个例子就是,香港反送中的时候,多少加速主义者和粉红五毛一起,去twitter上迫害言论自由。这种行为自称是加速了中共的灭亡,实际上就是和五毛粉红同样行径,实在是不妥。

2. 允许不同意见的存在。我一向对扣帽子和反串这种东西非常厌恶,而这些正是共产党用来打压不同意见的拿手好戏。在国内,如果某人说一些共产党不愿意听的,就给你安一个“造谣罪”。更严重的,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粉红也喜欢给人扣帽子:美分党,带路党,恨国贼等等。然而很多品葱的人也会用这一套来打压与他们意见不同的人,一旦与他们意见相左,就会扣一些帽子,甚至脏话连篇。

3. 关心人民,停止冷漠。品葱很多人经常发表一些言论,比如“中国人不值得被拯救”,“支性太重”等等。其实需要认清的是,其实五毛粉红那些,也是受害者,真正作恶的是整个体制。面对受苦的人,抱有基本的同情心,是作为一个人的基本素养之一。

4. 停止报复和清算。在一些“畅想”类话题中,有的人会说,共产党倒了之后,一定要对所有红色家族进行清算,株连全家等等,这正是共产党的做法。我的想法是,改变体制后,对所有有反人类罪行的人,搜集证据,并按照世俗法律进行判决。
戈培爾同志 戈培爾同志,保守自由主義者,普魯士萊特人。學術界出身,曾經是海德堡大學古典文學歷史系哲學博士。1924年8月參加工作,1925年3月加入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為現任納粹黨和德意志第三帝國主要領導人之壹。
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要搞两个凡是了?凡是共产党做过的事坚决不能做,凡是共产党说过的话坚决不能说?

用批评共产党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品葱;把反贼和共产党放在一起进行道德比较,是毫无意义的。

品葱只是一个论坛,即便上面的言论再恶毒,也不会对中国百姓的生活造成一点影响。
共产党是一个党政军民学全部掌控的组织,有能力把说过的话实现,县委书记的一句话就可以影响全县所有人的生活。

共产党不会因为你道德比他高尚就自动解散。

反贼的终极目的是,推翻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建立一套三权分立的新制度。
这个新制度要做到,即便社会中充斥许多恶毒言论极端言论,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组织能把这些言论付诸实施,强加于百姓身上。一套好的,稳定的制度,就是要把‘人的因素’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

回到主题,如@Xinyonghu所说,我们与共产党有什么区别?答案是几乎没有区别。

我们都是人。

唯一的区别是,我们即便想作恶也没有对全社会作恶的能力。
而共产党暂时取得了不受任何限制的地位,并且正在利用这一地位作恶多端。

我们反贼不是要把自己变成“带善人”然后取代共产党的地位。
我们的理想是消灭共产党之后建立一套制度,这套制度不需要“善人”“好人”。即使人人都是“带恶人”,人人都曾经是共产党员,曾经是红卫兵,也没有任何人和组织能够为所欲为地作恶,能够取得不受任何限制的地位。


我想在此忠告所有反贼,不必每每奢求自己与共产党有什么不同。

不要总想着自己不能做什么,

不要忘了自己能做什么。

一定要记得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胡耀棒 沉默的大多数
个人意见,不同意的欢迎提出意见别乱喷就是。

1、正视匪党短期无法倒台的事实(但如果真的出现在十年内动荡发生哪怕某人下台甚至匪党垮台我不会奇怪,毕竟有苏联的先河)

现行民众乃至变革力量掌握的资源实在是有限。加速主义不能说没有意义但推动变革的力度并不明显,还有可能发生误伤。其他的所谓海外民运包括自媒体,局限在打嘴炮上面,对政权产生不了实质性威胁。

匪党控制了武器和可能变革征兆。短时间内在没有外部势力入侵的情况下不可能暴力革命。

括号内已说明虽然我认为大概率匪党短时间不会倒台,但政治形势瞬息万变,由于本次肺炎和其他事件让高层内斗到把习整垮台不是不可能,这需要看习自己的本事能不能坐稳。匪党本身垮台是上述推演的剧烈性体现,因夺权导致分赃不均触发势力划线站队,直至最后分裂。概率比习下台更低。

2、接上条,在此大环境下需尽量保证自身安全。
在肺炎肆掠期间,不要作死乱跑增加中招概率。储备各种物资为今后还可能发生的各种灾难做准备,也许下次灾难发生比肺炎还严重,产生诸如我小说中描绘的人人可能无征兆死亡受伤之内的。
静观其变,努力学习(不光指学生),多学习电子技术尤其是大数据和电脑科学,为将来形势转变后推翻卡在变革关键位置的防火墙和网络舆论做准备。
有条件者,培养身体素质,野外求生技能,为灾难和中国大乱做准备。或某天东窗事发若被政权追捕,可以保命。

寻找现实存在可能对匪党政权产生实质性威胁的诱因。如美国通过各种人权法案。探听海外中共官员的各种资产命脉,经济学达人去寻找可能威胁到他们海外资产的方式。

(不推荐)激化中港、中台矛盾,缩短匪党发动镇压和战争的进程,我放在这里主要原因是目前能动得了政权的只有用现有粉红舆论逼迫匪党用还没有发展完全的军力和腐败去发动战争,像希特勒那样必然倒台。一旦触发,倒台几乎成必然,且快捷。然而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会有无辜人士为此送命,包括你我。如果未来真的发展到只有用这种方式变革,那我也无可奈何

3、到底能有什么和匪党思想上的不同?我划重点。

匪党坏事做尽,但有一个舆论和执政合理上的死穴。这个死穴不管是谁,不可能轻易改变。即使公然开倒车的那位也会把党的宗旨写在横幅上。
改革、为人民服务、民主、发展
这恰恰是和自由派完全重叠的。
为此可以把匪党所做的一切都当成放屁,唯独宪法和党章非为匪党服务的地方,可以当作未来如果变革力量拥有势力后获得民众支持的尚方宝剑。
我敢说党章里的那些教条于情于理找不出任何粉红、自干五反驳的地方。(他们在乎的只是不能批评党而已)因此一旦匪党失势,这些完全可以瞬间把中国人的大脑洗回来。何况这些教条普通党员有敢说不支持的理由吗?
铭记自由派应该有的核心思想,是我说这么多的最重要的一点。哪怕是未来必须暴力革命,宗旨也不可以变。
Kongepingvin Fædrelandets kærlighed er min berømmelse
中共国逼穆斯林吃猪肉,不吃的送进集中营弄死。他也想着民主之后逼穆斯林吃猪肉,不吃的沙全家。

中共国恨法轮功入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他也仇恨法轮功,好像法轮功把他怎么着了似的。人家法轮功学员敢给公安国安打电话劝退党,他连电话卡都舍不得买。

当年美国联邦调查局搞麦卡锡主义抓苏联间谍,黑名单上几乎全是无神论者。这可不是无理取闹的。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中共最希望的就是反贼和它讲程序正义,这样它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因为你要讲程序正义就必然和理非,而和理非的抗争不会伤中共分毫,哪怕美国制裁让中国经济伤筋动骨,但中共官员仍然可以吃香喝辣。
不要为了和粪党有区别而有区别,如果品葱存在的目的要颠覆粪党建立现代民主国家,那么首先一定是要先颠覆粪党再谈建国,因为粪党已经没有给任何改良的机会,颠覆粪党就注定了一定会和粪党一样有很多相同属性。
埃里习冯曼施坦因 吾之荣誉即忠诚
不需要太拘泥于区别。支共的罪恶罄竹难书,至今仍绑架了整块中国大陆的党政军大权。我们手无寸铁,对待一个烧杀掠夺无恶不作的恶魔,本来就处于绝对劣势,再把自己的手脚捆住是办不成事的。

如果一定要说区别,就是我们的思维开放,欢迎各种自由风潮。即使是反贼中,也无法就很多问题达成一致,比如统独,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就反共达成一致。至于用什么方法,则完全采用务实,灵活的策略,无固定套路。不要把自己捆死。
 道德洁癖? 民主小清新? 忽然反共?复读机 ?  
对世界上最邪恶的政权讲人性 。。。
==============
跟支共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目的,如果目的在于取代支共 当然没区别

道德复读机跟小粉蛆 有什么区别 
中华合众国 自由属于人民,独裁必将走向灭亡.
我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回复你:

共匪要党性,我们要人性。
据说从纳粹集中营里出来的人有两种:

一种认为:“我受了这么多苦,就要让你们也进这集中营尝尝同样的滋味”。

另一种是:“我一定要让这个世界上永远不要有人再受一样的苦了”。

很可惜我看到品葱很多人还是第一种人。真的和中共没什么区别。
我觉得共产党的统治下很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把人群近乎危险的简化。
从建政开始的"反革命分子"、"右派",到今天的"反华分子","恨国党", 稍不注意就可能因为一个帽子被否认了你作为人的全部属性。
所以我觉得能承认人的复杂性,是和共产党区别开很重要的一点。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我只想要两条
1,言论自由
2,私有制

其他的可以讨论,可以慢慢来
本人其实秉承着人道主义的立场,一直认为大家都文明和有同情心是重要的。问题是历史上从来不缺慈悲心肠和善良的人。所以光是道义上的善良解决不了问题,还是需要有制度。
首先应该有人性,把人当人。
满脑子屠杀、迫害、清算的,我认为和共产党没什么区别。
小骂大帮忙 识别大外宣:问题不大,情况不严重,往好的方向发展,总体可控。
不得不说,pincong有水平的人还是很多的。 比如 mahjongatom 的理论真的说的太好了。
但是我真的忍不住想回一句,不是说人身攻击啥的,而是真的,哥们,“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

特别是第二条,"允许不同意见的存在。” 可以说是超级文明了。

然而,对待流氓,要么躲开,要么只能更流氓,这也是为何国内“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国内你可以找到一千种这样的被流氓毁掉的例子,因为太流氓了,你不流氓不行啊。
妈呀,这楼里一群00后吧?
我告诉你们吧,我们和共产党党员没有区别!世界上的智人都没有区别
人性就是这样的,反对自己反对的,打倒自己讨厌的,屁股决定脑袋!
不需要给自己立道德高地,共产党的蓝金黄给你,谁也扛不住。找个美女聊个骚各位就都投降了!

而民主制度,三权分立,司法独立,把监督交给社会和媒体
人性都是一样的!所以根据人性的恶和贪婪才建立民主制度啊

年轻人,你们要多提高姿势水平啊
因为人人都是贪婪、荒淫、热爱权利和金钱的啊
道德高的人肯定有,但是那不是因为她/他道德高,是因为激素水平低,所以佛啊,淡定啊

只有大家以动物的角度来看待人类,人类才有希望!
共产主义、乌托邦之所以是人类的毒瘤,是因为他们反人性啊!他们管人性叫资本主义的腐朽
其实是只有独裁者可以无限腐朽,韭菜就得按需交配

你们不要强调自己有什么不同,给你习进平的位置,你搞不好更贪婪!
所以政客,搞成一种职业才对,就是你干的好就干,干不好就滚蛋,选票让你下来
什么伟人,什么道德高啊,人人都要吃饭交配啊,谁不想要好的资源?
真的这楼里都是多年轻的仔啊
卢委员长 观察 活着是为了更好地死亡
我们不需要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民进党的组织架构很多都是抄袭的国民党。我们只要扮演一个反对力量就可以,我们没必要搞高姿态、唱高调。
明真 正義、智慧、勇氣永不灭
共产党是反神、反传统的邪教,每次政治运动都迫害文化精英。对法轮功的镇压更是史无前例的残忍,但是没有打倒法轮功,反而法轮功在世界洪传了。我们要做的就是首先退出党、团、队,与共产党划清界限,废除入组织发誓。其次,阅读《九评共产党》,清洗自身的党文化。最后,支持法轮功,劝身边人退党保平安。如此,共产党解体,中华民族有望!
退出党、团、队请回复我,真名、小名、化名皆可。
如果在革命成功之後,反賊建造了一個真正的民主體制,那就跟共產黨不一樣了。
手段啊道德啊這些,在事情發生之前跟發生之後才會被拿出來討論檢討,在正在發生的時候,大部分人是沒有餘力去想太多的。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一个党也好,一个群体也好,本身就是各种各样的思想,作为执政党,你犯下反人类罪行你下台接受法律审判。同样,就品葱而言,12月份管理员大战,姨学和反姨学的管理员先打起来。支持大一统的跟诸夏的吵起来,我对陈秋实有些微词,主要是他之前搞的生意有收智商税的味道,事情总是令人始料未及。还有骂我反向加速的。
   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就像帖子说的,我们跟共产党有什么区别。如果非要搞个人崇拜,非要选出最正确,最完美的主义是根本没有的。人思想要不要进步?错了,对了,死鸭子嘴硬,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看看孙中山,袁世凯这些人历史,共产党里还有李锐这样的同志,但是李锐就真的是好人吗?我看,品葱思潮再发酵,迟早会再出现对立和混战。就像共产党历史上一样,吵到最后,为了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正统厮杀清党。
Pherusa 新注册用户 Pherusa
尊重他人,尊重自己。不假大空,不虛偽,不欺騙,不惡毒。
只說台灣的話,單純就是很嚴厲的指控
但沒有人真的會說他真的是共產黨
例如民進黨近幾年執政就蠻常被這樣罵的
例如台大校長事件、私菸案也一堆綠營的跑出來罵黃國昌
人家黃國昌本來就是立委,監督政府本來就是他的職責
結果執政黨反過來跑去監督在野順便批鬥
那時候就蠻多人攻擊綠營為綠共
你不論在PTT還士巴哈,基本上只要執政黨做了一些不符合民主程序的事情
都會被這樣攻擊
我认为要理解共产主义最核心的两点,唯物主义和无神论。

  • 在上述的两种观念下的生命观念,是“有限”而且是通过遗传物质传递。生命是有限的,所以共产党员们都想活得更久活得更长;中共的“首长工程”和腐败等现象就反应了共产党员的确是相信“生命是有限的”这种观点。表现在民众上,就是迷信“中医养生”,“贡香火,求神拜佛”
  • 共产党员的生命再怎么续,也毕竟会死。因此,他们需要生育大量子私生女,即通过他们的遗传物质来延续他们自己的生命;例如,“红色江山代代传”, “红X代”,“共产共妻”等现象一直从中共还是山沟土匪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表现在民众,就是宠溺自己的子女,各种“走关系”。


现在的中国文化欠缺英美的保守主义和对于神的信仰(对于天启的畏惧),前者简单说就是通过引进“案例法系”或者叫“海洋法系”;后者需要自己去观察生活并且学习圣经。
现在的情况下:
生, 请生得有尊严,对死亡的恐惧可以压垮一个人,但是希望不要压垮整个民族, 请保持对整个民族的希望,或许我们不能寿终正寝,但是我坚信我们的后代一定可以,但是请记住吾辈的灾难,也请作出力所能及的改变,我们真的太需要改变。

死, 也请死得有尊严, 中华名族从历史上来看从来不是一个劣等民族,这个民族从来是非常隐忍耐受的民族,虽然现在很多个体缺乏信仰,但是请不要因为我们自己的危机去侵占他族的生存权力,自己做的孽需要自己反省。

我们仍然有改变命运的机会,真正和共产党不同的地方, 我觉得应该体现在人性的光辉。

既然改变这个民族这么难,或许可以从这个无法躲避的灾难开始,或许不是太坏,因为不改变这种灾难会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這種話題中有一個謬論是肯定得訂正的
禁止追求獨裁者的言論自由是有必要而且已經實行近100年的政策
20世紀初法西斯當權事件後,這已經是文明國家討論完後得出的結論
這種不屬於「你跟中共有甚麼分別」的範疇
享受言論自由的權利必須遵守義務,不能提出以消滅言論自由為前提的言論
dvie 观察 文革出生,经历8964,旁观香港反送中,。。。
中共话语权在手,当说财产时没分别归国家所有,当说权力时是中共所有。
释放许志永 坚定的反共主义者,但绝不用谎言反对谎言,绝不像它们一样反对它们
1、不以謊言反對謊言(不做過多解釋);
2、不以暴力對抗暴力(在大陸包括香港的我們,面對的是武裝到牙齒的浸淫幾十年暴力經驗的這個世界上最沒人性的組織及被其強力洗腦的無知個體,用暴力手段對抗換來的不僅是對我們的身體生命的戕害,更可能讓盤觀者產生恐懼後在輿論引導下站到他們一邊);
3、擁抱普世價值,不卑躬屈膝,不狂妄自大;
4、理性辯論,深刻掌握歷史及他們的觀點,用富有邏輯的語言和文字勸醒世人;
5、完全拋棄中華文化中的腐朽觀點,例如:大一統思想、國家利益至上、民族利益至上、地域觀念、宗族觀念......
6、對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同一性的認知;
柯贤敏 呼吸自由
我们厌恶共产党扣帽子,却把粉蛆五毛的帽子扣在了异见者头上;
我们憎恨共产党没有法治,却想着推翻共产党之后宰了共产党人全家;
我们深知共产党的分化策略,却高喊着诸夏独立;
我们知道共产党骨子里高人一等,却学着他们傲慢的样子张口闭口支那人墙国人;
我们知道的共产党只会宣传不干人事,却也天天想怎么煽动别人做出头鸟;
我们知道共产党的官员只顾自己不顾百姓,却不想着自己的想法应验之后百姓怎么办;
我们知道共产党反民族,却也站在莫名其妙的道德高地批判民族性。
你说说,我们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