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是怎么看待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

如题,欧美,日本,韩国,甚至马克思的出生地德国都是怎么看待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在中国,中共张嘴马克思,闭嘴马克思主义,就连包子自己都骄傲地称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我10年前后在读本科的时候,经济学和社会学大三课程都有学习到马克思的篇章。但是分的比较开,
前者大概用了三堂课,一个星期来探讨从马克思划分的生产资料所有制资本家啥的。并且我记得我们还有一个小组作业,让我们去自己设计一个简单的流程图去概述马克思主义里的生产关系。
后者大概是用了两堂课聊了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国家,典型的优劣什么的。这个没什么印象了,应该就是纯讲了。

我感觉就是他们认可马克思作为一个学者或者是一个学派,但并没有把他当成唯一正论去深入探讨。这两个学科把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和社会主义理论分的比较开。
感觉这才是马克思应该被留下来的内容。听墙内大学马列要学一个学期我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在哲学和经济学上都是重要的人物

但是用他的理论(主要是经济方面)来搞政治带来了很多问题

你在中国听到的马列主义更多是列宁国家主意的内容

“共产党员的圣经是俄共布简史”(而不是马克思著作)
前些时候在B站找了点讲逻辑的视频看,有个UP主就从哲学的角度讲到过马克思的好像叫辩证法?虽然那个UP主没有说明,但是我能听出来他是比较否定马克思的。当时就想晓得马克思的辩证法是不是糟粕,可惜迫于生活琐碎只去知乎大概搜索了下,知乎上讲逻辑讲哲学的主题可真少!大家也别说还去知乎去B站,人在墙内,VPN都不晓得用崩几个了,再加上水平有限,没多少地方可以去查询的。
好在今天在这里看到有人提出了这个问题,虽然没有解答我心中的疑问不过也能窥探部分了。
我是前段时间在1024听到有人推荐这里才过来的,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西方學界仍有研究馬克思主義的。
不過對西方知識份子來說,恩格斯和列寧的思想,都沒什麼價值,老毛更不用說。
按他們的說法,中國現在不是實行馬克思主義。他們認為中國是資本主義,有些人甚至認為是新自由主義。

香港的大學也有教馬克思主義,我當年讀大一時,上過一門社會學導論,便有馬克思主義的內容。
BreakingWave Are we so helpless against the tide.
加拿大马克思主义大学肯定会学,政治或者经济有关的科目的话。会说马克思认为什么什么然后让学生自己分析。

但是政坛上没有人会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再左也不敢,这么做是政治自杀的行为。

反倒是右派尤其极右派很喜欢指控左派政党是搞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用这个作为一个标签贴在他们头上来拉拢自己的支持者。
Konnichiwa こんにちは
应该说作为一种理论体系和分析问题的概念框架,马克思主义占的比重很大。多的不说,在国际政治经济学(IPE)概论课里面,三大理论体系按顺序为自由主义、重商主义、马克思主义。我读过的教材是这样编排的,刚查了英语维基也是这样写的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ternational_political_economy#Historical_IPE_approaches
以前答过一个类似的问题,但是号找不回来了。我这里只能答一答学术界的观点,生活中我就知道一个德国女左,提起马克思,那还是一脸崇敬的。
学术界层面来看,简而言之就是与涂尔干韦伯并称社会学三大宗师之一(源自当代社会学大师吉登斯的总结),经济学异端学派奠基人物,非主流经济学思想源泉,学术地位是无需怀疑的,只不过被布尔什维克和意识形态宣传给搞臭了。

马克思的思想,要搞清楚最重要的一点,绝对不是共产党宣言里说的如何如何实现社会主义,而是反对劳动异化,反对人变成社会的零件。如果不反对异化,就没必要反对剥削,因为资本主义的剥削肯定比处在自然经济中的马尔萨斯陷阱里强。“你比旧社会已经过得好很多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马克思主义绝对不支持这种逻辑。

实际上,大部分社会科学思想的精髓都不在于其结论及预测,而在于过程、逻辑和从洞见中抽象出的理论要素,马克思的思想同样如此。但布尔什维克实际上一开始就把精髓拿掉了,直接以脑补预测的结果作为旗帜,种种一系列操作就不奇怪了。学术上的后续马克思流派,仍然以劳动异化为重要问题展开研究,像法兰克福学派(马尔库塞、哈贝马斯等等)更把异化的范围拓广至全面的社会生活,意思我们不光劳动被异化,日常生活也会受这些资本家输出的东西影响,比如追求技术合理性失去古典艺术美blabla(表述不准确但大概这个意思)。而从这个角度来看,布尔什维克政权和法西斯政权搞出来的言论审查和意识形态管控,更是对人肆无忌惮的异化。资本家异化人群好歹靠输出广告、算法推送,政府异化人类就是直接异化,敢动弹就喝茶喝服你。

本来,剥削和异化的根源在于剩余价值(暂不考虑价值转型问题所针对的是否存在剩余价值一事),那政府控制强制力获取税收,和资本家控制生产资料获取剩余价值究竟有什么区别。从奥尔森流寇与坐寇的政府理论出发,政府本身和资本家就是一种东西(只不过民主政府是大集团分化政府,小集团独裁政府那就是高度垄断的资本家),布尔什维克相当于指望用一个更可怕的资本家来解决资本家的普遍问题,这不是在搞笑么。

实际上,学术上不管马克思主义如何变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可能不支持民主(比如认为民主只不过是转移阶级矛盾的方式),但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会反对自由。布尔什维克说白了就特么不是马克思主义,有些类似曹操和刘协的关系。碰上和自己利益冲突的,给你扣一个“汉室反贼”旗号,而自己干的和争霸诸雄没区别,但以为代表汉室正统更易于煽动他人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011年,耶鲁大学的公开课系列上传了Ian Shapiro主讲的Moral Foundations of Politics(政治伦理学基础)。其中第9课至第12课都在讲马克思,我个人推荐所有反贼都看看,因为研究政治学是绕不过马克思主义的。如果它是病毒,那你就必须通过系统的训练才能培养免疫力;如果它是解药,那你就必须了解它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

第九课:来自马克思的挑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D163Nr_tOk&list=PL2FD48CE33DFBEA7E&index=9

第十课:马克思的资本主义理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S3-_s-ghbk&list=PL2FD48CE33DFBEA7E&index=10

第十一课:马克思的剥削理论和分配正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lDcZ3Ce-Ag&list=PL2FD48CE33DFBEA7E&index=11

第十二课:马克思的失败及其遗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_0r5M_C5VE&list=PL2FD48CE33DFBEA7E&index=12
EvanCR1 没有神,也没有主人
西方各国在较为理性的领域,是可以把马克思主义与布尔什维克主义分得很开的。毕竟在马克思主义领域跟俄爹也不是父子关系,各国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不乏比俄爹更早的,也有如罗莎·卢森堡、李卜克内西之类的佼佼者。而且之后在冷战时期,新马克思主义也有孕育出自己的进步。

当然这些基本上被我国称为“西方马克思主义”、“西马”,既不被苏马派(黄俄派)接受,也不被毛左接受。




当然可能是最主要的一点,欧陆那边更多人清楚共产主义不是马克思发明的东西,但在很多场景下还是约定俗成的把马克思的那一套给称作共产主义。

我顺便科普一下,马克思主义乃至布尔什维克对“共产主义”这个概念的“垄断”其实是偷来的,在19世纪左翼运动刚刚起步的时候,共产主义一次是泛指诸多主义,包括蒲鲁东主义、巴枯宁主义、托尔斯泰主义、克鲁泡特金主义这样的无政府主义,也包括布朗基主义、马克思主义这样相对不那么无政府的主义。后来因为布尔什维克崛起,就给拿走了。

当然马教徒不光偷名词,连历史也偷。

譬如,巴黎公社实际参与者大部分都是蒲鲁东主义者和巴枯宁主义者,马教徒只有一小撮,但到今天都能强行给认领成马教运动。
当年带头争取8小时工作制和40小时工作周的世界产业劳工联盟,大部分人都是无政府主义那边的,其他的一些如法国那边搞8小时工作制和40小时工作周的工人国际法国支部,和马教徒关系也不大。但马教徒今天还能把8小时工作制说成自己的功劳。
而且,在早期工运中,大部分时候都是无政府主义者优先争取降低工时,马教徒是优先争取提高工资的那批。
我在外国从高中读到研究生,然后在两个西方国家的大学任教和做研究四年半,在中国大学教课一年多,反正我是真不知道主流学界还有专门研究马克思&马克思主义的。

我上学的时候因为家里有人是国内这方面的专家,从小耳熏目染,并且经常辩论,所以选课一旦碰到比较文学,社会法框架,亚洲策略研究之类的就会选,一来做过功课,二来我华裔背景会有利拿分。 但是和马克思主义相关的教材文献十分有限。

最著名的还是Michael Goldfield,这个人有两本书曾经在西方主流学界引起过不小的反响,第一本就是大名鼎鼎的《The decline of organized in Labor》他是第一个系统的尝试用劳工运动和劳工激进组织去解释1930s的美国民主党政治版图翻盘和形成的,并且坚持劳工运动和社会运动对于决策者动议有一个正值的滞后性,这在美国当时学界尤其是东西两岸的大学引起过不小的争论。 另外一本叫《劳工激进组织运动:论新环境下的劳工立法》,这本书也是作为战后,美国学术界,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阐述理论最为有力,也反响最大的一本书。 品葱里应该很少有人会看过这两本书,因为前者作为绝大多数研究生教材,也不会装入必修课,在study Guide中也不会列为推荐购买,意思就是说“嗯,有这么个东西,上网了解下大概就行,实在不行来图书馆借一下,一般都在这落灰呢”, 后者就更惨了,目前亚马逊啊,Paperback啊,MMP啊,或者主流学界的single issues渠道都无法买到这本书了,说白了就是已经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

还有非常出名的就是西达斯考契波,不知道为啥我看到这个逼就想起瑞秋莱文😂 不过她比变性人同志还是犀利很多,她撰写的《国家与社会革命》而引起的学界讨论可能是美国历史上关于马克思主义最大规模的探讨,但是也仅仅局限于工具主义和功能主义,尤其是在论证政治制度和政府形态的议题中,美国学界主要还是反射欧洲一些马克思政客的,比如米利班德或者艾朗怀特的实际政治行为。

现代社会中,尤其是学界这一块,讨论和研究马克思,马克思主义的已经非常少了,中国本身在2015年以前也不怎么研究马克思的,中国这方面的主修课通常是叫“社会主义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或者“马克思概论与政治经济学”,在纯粹的政治经济哲学范畴,作为主修或者专研方向的非常少,每年的国家级课题和省课题里,在2014年往前,这方面的单立项极少。 2015年以后,习近平给全国设立了37个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都在大学名校的分院,比如浙大,华中师范,清华啥的,最后加了两个,一共39个名额,拿到名额的学校一般能拿到2千万到2个亿人民币不等的资金,用于学院基建和探讨项目立项,才在中国死灰复燃。

西方国家学术界和大学、研究所里,马克思主义基本处于一个绝迹的情况,主要原因有四点:

首先,关于国家中心主义和阶级社会分析范式的探讨和研究在欧美其实非常早,要远远早于中共在中国的实践,比如巴林顿摩尔,弗朗斯派文这些人的理论在19世纪上半叶就在美国学术界被认真的研究和探讨过,无论是中国还是什么红缅、越南,美国看的非常透彻,因为你玩的其实是人家几十年前探讨过的,判定过行不通的这么一个玩意儿,一声炮响其实带有相当的历史际遇性和偶然性,列宁主义和斯大林的集中发展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蓝图的固有延伸。

其次,当前社会中,马克思主义的研讨材料其实并不全,马克思恩格斯我们一提起来都是说“选集”,为啥? 请问各位谁站起来说“我看过全集”,没有人! 因为全集没有再版延续至今,全集在法国Saint博物馆里躺着呢,一共114卷和2卷补遗,其英文译本一共112卷和2卷补遗,原本在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二月革命后,列宁和季诺维也夫跑去开创了《国家与革命》 选的是其中的76卷,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立宪会议后删减节选到74卷,俄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会议后,为了缓和民主集中派和工人反对派在社会活动上的针锋相对,保留74卷总数,但是对原文进行了很大程度的修改,尤其是具有学术考据意义的手稿,信件,备忘录都剔除、修改、删减了。1934年,谢尔盖基洛夫在行宫中被三枪爆头,斯大林和红军之父托洛茨基爆发了激烈的党争和清洗,斯大林在放逐托洛茨基后第一件事就是重组内务部,第二件事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列宁的重要理论、书籍、资料从新整理,修改为66卷。 中国拿到的和主要借鉴的就是这66卷,建国后修改为56卷,75宪法后修改为44卷,82宪法后修改为40卷,也就是说,我们今天中国的大学生,摇头晃脑加睡觉流口水修的那个马哲毛邓新三,它是个删减版,大概就是1/3原文,而且里面全是私货!

第三,那么有人就问了,不是法国和美国有全本吗?怎么不拿出来自己研究研究? 嘿嘿,中共一大的原本议程记录还在美国呢,有必要拿出来研究吗? 毛泽东和董必武记不住一大到底啥时候开的了,扔骰子一样决定7.1是党的生日,人家美国死拉着他说哥们别丢人,日子记错了,毛泽东硬说这是美帝的阴谋😂 所以有的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一些欧美国家,他们真的是人类文明的保存和记录者,而不是某些政权,只有湮灭和毁坏。 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些保存的资料在学术和社会范畴会适用,及影响到欧美国家。 比如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准确的说不是“衰落了” 而是从来都没兴起过,不是没研究,而是因为没有钱研究,嗯,你没看错,我也没写错,二战后美国国家政治和社会研究,它在研究对象和成果上的可行性,很大一部分被资金问题所左右,而当时的资金来源,不论来自社会、学界还是大集团,都受到了冷战态势的影响,也就是说不管你研究这玩意好与坏,苏联要的,我们就不要,苏联对美国也是一样,包括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 也是一个意思,他说就是好,但是说不出具体哪好,为啥好,反正就是好,于是社会上的、企业上的一切资金,学术上的一切研究都要受到这个环境的挤压,美国是运气很好,第一他坚持的理论和道路的确经得起推敲,第二他在探索道路上有相当强大的自我修复和修正能力,而相反的,苏联和中国所有钱,资源,人力都去研究“就是好”了,下场就很不美观。

第四,二战后科技飞速发展,人文主义迎来了第二春,工业革命的成果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快速爆炸式发展的社会进程中,实践成为了最高的前进指南,而马克思主义在二战后其实没有得到有效实践,斯大林和毛泽东都绝非马克思主义践行者,北朝鲜红缅甸和越古老也是各说各话各画各色,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尤其是经济观点受到了左右两方的双面夹击,一直到1970年代,现代意义的公司出现了,《就业与货币通论》出现了,短短20年间,地球被新凯恩斯主义裹挟着飞速前进,邓小平说过,棍棒打不倒经济规律,面对本杰明的微笑,所谓的“主义”实在不值一提,在实践主义引领下,倒爷的社会地位要高于大学教授,尤其是研究各种生僻主义的,你喊100句打到资本家,资本家月底不给你发工资你也傻眼,何况所谓的“资本主义”爆发出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自我修正能力,轻描淡写的用股份制一招就彻底粉碎了生产关系决定论,赫鲁晓夫的假牙套子都被砸个细碎。 简单的说其实就一句话,你这玩意,吹吹牛逼可以,拿出来练练很拉稀。

这就是当前西方社会马克思主义的现状,没人研究,没人学习,也没人真的把这玩意当成一回事,唯独还有一群人去晦涩的啃他,也就是跟我似的,从这块破布里再戳几个新洞,看看能不能吸引一波眼球,仅此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十公里越野不换肩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5-10
  • 浏览: 6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