膜法师/少女们都去哪了?

不考虑在这边给膜乎续一秒?虽然贴图功能不太吼用。
Artemis #1) Respect the privacy of others. #2) Think before you type. #3)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这里是品葱2,不是膜乎2,大家都入乡随俗不膜蛤了吧w

btw,今晚我这里rock域名已经被墙了,中共的包围网真是又快又大,恐怖。

今天膜乎主页从维护变成了被管理员关闭了,原本衷心祝愿膜乎的生命力就像虵的生命一样长寿的…借这个回答也顺便屑一点随想吧,膜乎刚开放(18.03.03)的时候,站长对网站防止攻击和对wecenter保护用户隐私的程序修改很有信心,此外还表态了除非人走到膜乎服务器的所在地关闭服务器,否则膜乎会一直存在;就算被攻击了也会和攻击者抗争到底。不久之后站长声明管理权交给了境外负责人(未明,也许是某蛤社成员)。副站长7月下旬发出离任声明,老站长账号的最后一个贴发于9月22日(回应一个问膜乎能不能保护隐私的),之后个人状态不明;自称小管家的v用户(原名膜乎员工的日常)也在9月中下旬就没有发帖(最后一个帖子内容是游戏相关)。膜乎有人认为,9月底至“关服”的这段时间膜乎就是无政府状态,就如网游关服前的最后玩乐。btw 管理人员罕见的在10月底做了一个锁帖子的操作。

在一般网站还没什么,但是在敏感网站上突然毫无音讯,其他人就担心你是否安全受到威胁,并且这个威胁会不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至于推特上的所谓膜乎官推是9月22日出现的,mohuofficial,然后这个账号在10月15日声明将移动至toadjianghama。建站初期老站长和新蛤社都没有生命过有官方推特这回事。tjhm推账号上写出qq号也不知道是何用意(这两个qq账号的头像与名字和膜乎用户李洪志反映的“一个反贼qq群,群banner是田所浩二脸的太祖"里的一管理员相似)”,这个行为不像是会保护隐私的老站长的风格。也许是膜乎在关闭前一个多月又更换了管理团队吧,我的理解老管理团队看到膜乎从建站初衷的膜蛤摸鹳娱乐变成了乳包增多,想退出的心也有了吧?这些也只是臆测。

希望老站长的确是将膜乎网站的用户隐私信息保护做的很好,系统不记录和透露任何用户个人信息,同时也衷心祝愿网站的新老管理团队安全无事。

这个答案可能会零星更新,想起什么可以share的就会添加。最后,因为膜乎已经关闭,上述相关信息(如发帖日期等)已经没法查证,只能凭印象写,如有偏差请指正。
LukaSkywalker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我也来说两句吧。

膜乎的老用户也许能认出我是谁莱——用户名入乡随俗地改了但还是Luka;头像换了一个但还是Luka;一句话介绍没变,只是入乡随俗地改了标点。

今年蛏诞节前后,由于偶然的原因发现了膜乎这个网站,开始只是潜水。但不久之后便赶上了某粉红用户@坚定的红被封禁的事件。当时膜乎的管理团队还比较活跃,记得是发了一个“如果再出现X起类似事件,膜乎将改为邀请注册制”的公告,于是毫不犹豫地注册了。

其实我真的不敢妄称自己是“真正的粉丝”。膜乎吸引我的地方,与其说是讨论长者,不如说就是看似肤浅无用的嬉笑怒骂。我并不排斥深入严肃的政治讨论,但只要睁眼看一下自己周围天朝的现实就会明白,当初鲁迅“铁屋子里快要闷死的人”这个比喻放到今天也丝毫不差,我们依旧终日生活在恐惧和绝望的黑暗笼罩下,墙外讨论政治也无法改变什么,只能努力做好自己。膜蛤乳包,看似阿Q,也不能像长者一般带来万里无云的天气,却的确能带来平凡却弥足珍贵的快乐,哪怕只是巧夺天工风趣幽默的一句话、哪怕只有短暂的一瞬。黑暗压抑的现实、工作和生存的压力、被一群天天中国梦厉害了我的国撸起袖子干的陌路人包围着……禁不住想把自己锁起来一个人大哭一场的深夜,打开浏览器,看到一句“不忘初心,继续喷粪”,我竟然能瞬间像吃错药一般一样大笑起来……

我个人的政治观点也许不符合膜乎主流——其实也无所谓什么主流不主流,人和人的经历不同,思想也会不同。即便如此我还是会偶尔写一点严肃的长篇回答,详细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比如支持川建国、支持小政府低税收低福利、支持过程公平什么的,能不能听取蛙声一片其实无所谓,能像微风般吹起一丝涟漪也就行了。

我在膜乎的经历大部分都是上文所谓平凡的快乐、一笑而过。然而还是有些膜乎上的事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内心。

十月初,某位膜乎用户提出的“在中国如何没有痛苦地自杀”的问题,像凄厉的防空警报一般刺痛了我的神经。我不知道当时她/他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经历了什么,但有一点很清楚:来膜乎的人绝不会相信什么“岁月静好”,越是清醒的人,如果对现实绝望起来,后果越是可怕、越难以挽回。于是,我写了一篇自己在膜乎有史以来最长的回答,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自杀只会使亲者痛仇者快;活下去并不需要什么崇高远大的目标,只要为平凡的理由活下去。而这篇回答,也成了我个人写的所有回答中获得赞同最多的一个。

在当初膜乎已经无人管理的时候,我就早已想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的确没料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如今膜乎已逝,上述那些回答,要么已经化为一缕清风消失于无形,要么被“六扇门”记录下来,作为拉清单的罪状,但都无所谓了。我不知道一个月过去,提问的那个她/他是否已经走出当时的阴霾、有没有在膜乎倒下后找到新的组织——只是衷心希望,此时她/他就在我们中间。

之前建立的膜乎8chan讨论板 https://8ch.net/mohu/index.html 如今依然活着,但比较冷清。这一点我能理解,8chan的使用方法本来就不那么直截了当,又没有中文界面,用的人不多也不奇怪。有空的话我可能提供一些译成中文的使用指导,只是工作繁忙,无法保证。能建备用基地的平台,其实还有很多,而且诸如ZeroNet的“去中心化”才是大势所趋。但我想大家都应该清楚,不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甚至整个世界)的政治现状,建立第m新膜乎、第n新品葱,都是无济于事的。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记得在膜乎上看到过一条回答,至今忆起犹热泪盈眶:“如果有一天我们走散了,就在新夹边沟相见吧”。我希望、也相信未来不会如此绝望,但还是要说句老话:相聚是缘,且行且珍惜。

以上
陈浩蓝 新注册用户
膜乎已经凉了。
soujistar 就这个样子了
膜乎,乳乎啥的也被封了。如果改成膜乎二,也同样会给原膜乎团队带来麻烦
带带大师兄 动画爱好者,欢迎邀请动画有关问题。
co↑co↓
如果部分魔法师是因为对J的个人崇拜而成为魔法师,甚至对某帮还抱以幻想,通过这次事件,或许会让部分人清醒一些吧!
由比滨结衣 葱油,有一个蛤蟆桑,隐居在密歇根的膜法少女,大岤图书馆管理猿
聚集在以新蛤社为首的等数个推特账号下面
欢迎大家来 reddit 继续膜,本版连机器人都会念诗
https://www.reddit.com/r/moha/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