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半年的香港新闻,心情低落了半年

从6月9日到现在一直关注香港,香港人挥之不去的612,721,831,1111,中大,理大保卫战我亦感同身受,但更让我难受的是身边当然朋友和亲人熟人对香港不是不关心不知晓就是撑警撑政府,误解带来的仇恨埋没了他们的良心,虽然很憎恨有人说香港人是暴徒废青,但是总不能因此和亲人断绝关系,和熟人朋友绝交吧,因此只能别下这口气深呼吸几口自行调整消气,在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有想过,为什么在一个大多数都在沉睡的黑夜里老天爷偏偏把我唤醒,让我承受无尽的寂寞与恐惧,为什么都在跪下的时候偏偏把我拉了起来,让我承受非议与攻击,为什么要我明白我不在天堂而是在猪圈,没有上帝只有屠夫,让我承受落差巨大的痛苦现实,老天爷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我?有时还挺羡慕小粉红的,起码他们可以有源源不断的快乐,脑袋里净是美好憧憬,尽管不现实,但还是自我陶醉其中,至少精神层面比我好,真希望醒的不是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也和我一样的这种奇怪想法,也许是我个人心理太过阴暗吧,也可能对是中国人大多数没得救的悲观吧,又可能如同鲁迅那样对当下中国充满了太多无奈之情吧。

我想我应该转移一下视线,把香港的新闻先撂一边,眼不见心不烦,或者干脆不再不看香港新闻,坚信香港人会胜利就足矣,也许香港本地人更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情绪,危害香港人的不止是黑警,还有自身的情绪,香港因反送中反到自杀的案例已经有好几起了。心态若是一直不好可是会得病的,所造成的伤害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上的。
32
分享 2019-12-02

24 个评论

只能是香港人倒霉碰到中国人,要是别的国家手足们早就抗争成功了
    我是广东人,都关注香港示威快半年了。
    身心都受到好大影响,很累。
    看到无耻政权的行为,连动自己的情绪都受到很大的冲击。
  但是我坚信这场运动香港人一定赢取最终胜利。
    光復香港,时代革命。
   
    
我理解你,作为一个价值观清醒的人生活在大陆真的不容易
你選擇了red pill就沒有回頭路再吃blue pill了,在牆內清醒是有代價的,你會很痛苦,很孤獨,很無力,但知情權也是基本人權之一,希望你珍惜,你不是為了開心才知情的,你只是有需要知道。

我是香港人,我不能代表所有香港人說話,但也分享一下吧。這半年來的心理壓力和負面情緒是前所未有的,尤其在雙11黑警開槍直到中大理大被包圍那段時間,我是嚴重焦慮和擔憂的。我找了政見差不多的朋友去訴苦,心情好了點,但回家後忍不住看直播,又看得情緒激動哭了。那十多天的時間裡我每天只睡2-3個鐘,醒了看看直播,就怕變成六四2.0,我是真覺得大學生是未來的希望,第一次感受到如果我是別人的父母,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去擔心自己子女的。

你既然清醒了,那你心裡支持香港就已經很好了,起碼讓香港人知道大陸的民意不是像微博控評後一面倒罵我們的,不是我們自己在賣命去為自由而奮鬥換來被十四億人唾棄,不是沒有其他華人看到真正的事實,那就可以了。如果每天看新聞令你太痛苦,那就休息一下,不用一直看,有大事留意一下,沒大事不用一直讓自己的神經繃緊下去,但希望你心裡繼續支持著香港,而且保持著這個信念。

最近對我們有利的消息其實也不少,如果有外語能力,去幫忙一下,沒有的話,在twitter RT/like一下,一點點力量也可以,身邊有誰有反賊潛力的,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嘗試轉化一下。你可能問,你也不是認識很多人,就一兩個有機會,有甚麼用?但如果新反賊又拉幾個人做反賊,那就可以越來越多了。有時候不要小看你出的一點點力,就算一張用十五分鐘做出來的文宣也可以很大威力的。大陸現在時機還遠遠不成熟,不用怕,香港人在幫全世界建立反共網絡 (其實共匪外交部也幫了不少),答應我,不要白白犧牲,先苟命,他朝時機一到,大家一起站起來。

Be water,共匪必亡,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原先我也会在ins给香港人打打气 现在感觉也懒得看香港了 很累 但是但愿他们能安全的继续抗争吧
身在北美的我也是帮不了你们香港人,感觉有心无力。但是我现在在努力地向身边的华人朋友传播香港的真相以及中共政府的邪恶(到现在我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是支持美国和香港的,其他的至少也是持中立观点的,小粉红真的还没遇见)。另外作为一名基督徒,我现在每个星期都会为香港抗争者做祷告。愿主保守在香港前线的弟兄姐妹们平安!
低落算是好事了。如果清醒的人这半年一直都看所谓的官媒的新闻,会被气死。
我是海外CS留学生,很想帮助香港人,正在学习编程,想从技术上帮助香港人,该怎么做

只能是香港人倒霉碰到中国人,要是别的国家手足们早就抗争成功了



加泰罗尼亚人也没有成功。
其实更多的是绝望,因为抗争打不倒中共,也换不来自由。
这半年里我体验了一把文革,批斗,黑白颠倒,惩善扬恶。
苦心经营的公众号被封,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小粉红的谩骂,被冠以港独,被拉讨论组,被人肉。
表达问题只能隐晦表达,被小粉红围攻也不能拿真相去怼,一但亮出真相,就注定掉入陷阱被喝茶甚至被判以子虚乌有的罪名,所以我一直憋着,小粉红骂我我都不理会,发表的言论也永远在打擦边球 
每次打人杀人,都是打在自己身上,那样的嫉妒仇恨暴力,大陆哪天不是,你去上个班,到处都是这些恶心的坏人恶人。
新來的下屬,他沒什麼不好,就是撐警,可惜不能因此趕他走。比較理智的一個人,被洗腦洗成這樣。每當我想到一個人稍微有點良知也不可能撐警,我就會假定這些撐警人都是冷血。

我是海外CS留学生,很想帮助香港人,正在学习编程,想从技术上帮助香港人,该怎么做


发帖联系下连登的人,品葱有很多连登手足
吃人血馒头的不能阻止辛亥革命的成功
我也想天天看新闻联播处在美好生活幻想中大可老图也偏偏让我关注香港 感觉恶警天天打在我身上一样 说实话我宁愿支持香港人独立 也不要被自私 无知 辱骂大陆人拖死 可惜上天没有派给香港人大救星 更没有人来帮助大陆人民 嗨可叹可悲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破除大一统的诅咒?
答:当然只有各民族独立建国!

各民族独立建国之后,就要以自己的母语为官方语言,以本区域、本民族的历史教育自己的孩子,并建立保卫自己区域、民族政权的军队。这样一来,各民族的国语、国史和军队彼此会像法国和德国一样不可能统一。各民族的独立、自治政权通过中小学教育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就能实现民族认同和历史观价值观的彻底更新。而新生代艺术家们会把爱国主义精神通过文艺作品深入人心。到时候,中国大一统主义就会像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一样臭不可闻,被各民族所有热爱自由的正义人士永远唾弃!

只能是香港人倒霉碰到中国人,要是别的国家手足们早就抗争成功了


切实够倒霉,遇到支那了。
這邊臺灣人,做不了什麼事。
這半年來心情也超級差,看到警察攻校園那一幕第一次有種希望某些人死全家的想法。
後來發現轉移注意力是個不錯的方法,我最近靠抄寫佛經、正氣歌和吃素祈福稍微讓自己平靜一些。

這邊臺灣人,做不了什麼事。這半年來心情也超級差,看到警察攻校園那一幕第一次有種希望某些人死全家的想法...


唉tw勉强还能隔岸观火 你想想在沦陷区的得是什么心情……真是每天想死一百次

只能是香港人倒霉碰到中国人,要是别的国家手足们早就抗争成功了


曹县跟西班牙有话说XD
我香港人也在整理減壓清單,發現看跟自由有關的電影可以減壓哦 (例:馬達加斯加 1+2+3集,周星馳的電影)。不喜歡太多聲音可以看Charles Chaplin的默劇The Circus。

可能之後在品蔥post一文詳細說,幫別人就知道怎樣幫自己。

我是海外CS留学生,很想帮助香港人,正在学习编程,想从技术上帮助香港人,该怎么做


如果你对开发感兴趣就多学点Web或App的开发应用,说不定哪天需要建立有更多的品葱网;如果你对网络工程感兴趣就多点了解网络安全技术,做白帽或VPN技术都有用的。
我們香港這邊何嘗不是? 經歷逭 6 個月的逆權運動, 我們巳經有多少家庭朋友因為政見不同而四分五裂, 反目成仇, 有多少個血淋淋直播中的晚上 - 721 , 728, 831, 101...而夜不能寐, 有很多年輕人因參予運動被家人趕出家鬥, 流離失所, 即使被捕受傷而家人仍忍心視而不見, 一個個面罩下的年輕面孔帶著不同血淚的故事. 我們有一大班市民仍盡力去提供不論是物資, 金錢, 居所, 醫療, 嘗試提供各種支援給這相帶著遺書去為我們抗爭的年輕人, 但最心底裡那份得不到家人支持的傷痛, 我知道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彌補的. 
知道在國內仍有像你這樣清醒的同路人, 實在是一份珍貴的支持! 身處在眾人皆醉我獨醒的環境, 可以想像有多難過, 謝謝你關心香港. 我們在香港仍然在努力中, 希望你也請保重, 祈願日后我們能在巳有自由和公義的中國相見.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